「烈火真金」講座──上虛下雲老和尚生平事蹟及開示

法界佛教大學邀請比丘尼恆雲法師所主講的「烈火真金」講座,於4月11日(星期一)至15日(星期五)在萬佛聖城展示中心開講,總共有八場講座──星期二至星期五上午8:00 – 9:30,星期一至星期五下午3:00 – 4:30。此講座由中文授課,並提供英語和越南文同步翻譯。課程內容包含:

1.動亂時代的悲憫──簡談虛老的一生
2.禪宗泰斗──不可思議的禪定,續法禪門、並弘五家
3.一脈心傳──談「虛老與上人」
4.從詹寧士‧阿難陀來華親近虛老習禪說起──談佛教的東傳與西傳
5.兼容並蓄的現代大德──禪律並重、禪教並重、禪淨並重、解行並重、內(學)外                                         (學)並重、護國護教
6.從雲門事變談起──維繫佛教聖脈、維繫僧伽命脈
7.雲居歲月──虛雲老和尚在雲居山的事蹟
8.承先啟後──虛老及其弟子對當代佛教的影響

主講者恆雲法師為把虛雲老和尚生平最真實的行誼傳達給聽講者,廣泛蒐集史料,並以自己的筆記為輔,以戒慎之態度旁徵博引,侃侃而談,期使聽者皆能獲得最大之法益。更由於虛老的傳奇事蹟和崇高德行,每場皆吸引了上百名城內、城外僧俗二眾來聽講,此講座可說是聖城開春以來之一大事。

綜觀虛老一生的經歷,一百二十歲的生命,經歷近代中國歷史最動亂的120年,正如他對自己百年的總結:「坐閱三朝五帝,不覺滄桑幾度;受盡九磨十難,了知世事無常。」從太平天國、八國聯軍、辛亥革命、民國成立、軍閥割據、日本侵華、國共內戰,到中共統治中國。雖然,時代是如此的動亂,民心是如此的不安,生活是如此地困難,虛老仍然能夠帶領著一群又一群有心向道的人士,在修行的路上堅毅地前進著,生活愈是清苦困難,道心反而更加堅定不移。就猶如這次講座題目中所提到的兩個譬喻──「烈火」與「真金」。唯有如此動亂的時代「烈火」,才能鍛鍊出百分之百的「真金」;而且也只有純淨的「真金」,才能經得起這熾盛時代「烈火」的千錘百鍊。

虛老為禪宗泰斗,一身肩挑五宗法脈,分別是臨濟宗、曹洞宗、潙仰宗、雲門宗及法眼宗。五宗禪法及化導眾生的方式不同,而虛老能身繫五宗法脈,可見虛老在禪法上已達圓融無礙的境界。虛老,除了在禪宗卓越的修證與成就之外,對於其他法門也是圓融地親修實證,弘揚不餘遺力,絕不會獨讚禪宗而譭謗其他法門。因此虛老常常為大眾開示說道,佛所說的所有法門,都是要幫助眾生了脫生死的,實在沒有高下之分,所謂「藥無貴賤,治病則良」。而且,無論修持何種法門,都要信心堅固,把得住、行得深,方能得到圓滿真實的利益。

細看虛老中興六大祖師門庭的事蹟──雞足山祝聖寺、碧雞山華亭寺(雲棲寺)、鼓山湧泉寺、曹溪南華寺、雲門大覺寺、雲居山真如寺,重建小廟八十餘所。所到之處,無不改革弊習以清淨莊嚴道場,重申戒律以挽救祖庭道風,創禪堂安僧眾以續佛慧命,傳戒法立學校以培育人才。其間又有很多非常不可思議的感應事蹟,真所謂是「道人一動念,有情來護持;道高龍虎敬,德重鬼神欽。」

在談到「虛老與上人」這一脈心傳時,恆雲法師特別提及虛老與上人都是硬骨頭,不拿佛法當人情,給眾生不掺假的真實佛法。法的本質是樸實、清淨、踏實的──這些虛老有,上人也有。上人將這最真實的佛法帶到西方來,給我們最好的。我們呢?在面對紛擾的世界、諸多熱鬧多元化、企業化的佛教,我們應該更珍惜虛老有的、上人有的,向他們學習!

講座結束前,恆雲法師問聽講者:「我們可以從雲老和尚的一生學到什麼?」聽眾紛紛發言,表達自己之心得。一代高僧嶙峋的風骨與堅毅的行持,確實能讓後人五體投地,爭相效尤,而這次講座的餘音也將迴盪在聽講者的心中,繼續啟發他們發廣大無上的菩提心。

1 則迴響於《「烈火真金」講座──上虛下雲老和尚生平事蹟及開示

  1. 最近一兩個月來, 聖城內的聽法因緣很特別,或許是因緣巧合,或許是佛菩薩有意的安排,大眾陸陸續續學到三位祖師的生平事蹟。一連幾個星期日晚上,在實法師生動活潑的解說中,大眾一起觀賞慈濟製作的動畫電影「鑑真大和尚」。四個星期六晚上的特別講座,隨著中國精心製作的大型紀錄片「玄奘之路」一集一集地播放,大眾彷彿也置身其境跟著玄奘大師到印度留學取經,遊歷了由絲路到印度的風土人情。閒談課餘時,同修之間也會分享自己的心得,無形中一股向祖師大德學習的風氣隱約地在發酵著。而整個向祖師大德學習的風氣,在四月十一日至四月十六日,由雲法師主講「烈火真金 — 虛雲老和尙生平事蹟及開示」的講座,帶到了最高峰。

    華嚴經云:「親近善知識,能勇猛勤修一切智道。親近善知識,能速疾出生諸大願海。」雖然,感嘆自己罪障深重無法親身跟在三位祖師大德的身邊學習,但這一次的體驗也可以說是另一種「親近善知識」的學習。雲法師在講座中曾經說過:「真正的修行是感天動地的。」這是一句非常發人深省的一句話。怎樣的修行才能感動天地呢?在這次一連串的學習體驗中,我看到鑑真大師、玄奘大師、 虛雲老和尙,三位祖師如何用他們「這一生」的血淚來回答這個問題。那我是否也可以問問,自己又會如何用「這一生」來回答這個問題,甚至不只是用「這一生」,而是盡未來際的生命,來回答這個深刻的修行問題。突然覺得,這次的講座雖然已經結束,但它無形中卻把我帶向另一個修行旅程的啟始點。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