禪卄一 隨喜有感

Simon Lau 講於2012年4月9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Simon Lau on April 9 (Mon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諸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是Simon Lau。今天在這跟大家分享一下我上一次參加禪七的感想。

這感想,有四個字我想到分亨的。什麼呢?我證到什麼呢?證到「不增不減」。怎麼講呢?因為打完禪七,自己智慧也沒「增」,所以不增,煩惱也沒有「減」,所以不減。也沒開悟,所以就這樣子。後來就寫了幾個字,在這裡跟大家分享一下沒有開悟的話。

就寫了幾個字,也不算偈頌,但是因為我不會講話,所以就寫幾個字給大家報告一下。下面我是這樣寫的:

二零壹壹一月一       萬佛城中打禪七

未敢妄求來開悟       隨喜參行隨喜跑

盤腿攝身觀自在       甜酸苦辣五味全

忍盡千般刺骨痛       又如抽筋脫臼苦

如此這般參痛禪       細把自心搞清楚

痛時知痛這是誰       未痛之時又是誰

青菜白飯盤中餐       更要早起睡晚眠

正要合眼會周公       又聞板聲遠處响

坐完雪櫃睡冰箱       原來如此有文章

早知麈勞即佛事       何必當初被迷倒

莫說解脫容易事       方知僧衣披最難

夜不倒單一食宗       勞作參禪少閒談

臥虎藏龍如來寺       貌骨神清威儀揚

菩薩何須天外尋       對面就有活羅漢

禪定何曾口上說       腿下功夫表忍力

不爭不貪人間希       自度化他菩薩僧

僧寳僧寶三界尊       堪為人天作師表

上一次參加禪七,是我十多年來住最久的一次。因為以前這十多年都很少回到家裡來多住一陣子,所以這次,藉這個禪七我就在這兒又「睡」了二十多天。「睡」的時候,妄想也多,所以就寫了這一段,再回到家裡,跟家裡人分享一下。在萬佛城打禪七的時間,妄想了很多邋遢(沒智慧)的東西,但也有我真心裡的感想。所以打禪七的時候呢,我並沒有想過我這次來,要到禪堂裡開悟怎麼樣,沒有想。所以是在跟自家裡的人,來這邊學習學習,也只是學習。因為有很多年輕的,我這個殘兵敗將又來這兒盤盤腿看看自己在不在。所以在打坐的時候,腳痛,這兒哪兒痛,都是少不免的。

在這兒也學習得很多,期間對我感受最深的就是我打坐痛。以前打坐都痛,但是這次的痛不一樣,痛到我就感覺到有三個人在我裡邊:一個是腳痛的,一個是有一個人在看他的腳痛;有一個就去看,唉;有一個人在看那個腳痛的人。所以三個人在我裡邊,這是以前沒有這樣子痛的時候就找不到,所以在這痛裡找到了。為什麼有三個人呢?所以就寫下了我在找到痛的是誰。我怎麼有三個人呢?有三個人在那兒,可能有很多,但是我還沒找到。算了,腳痛就腳痛吧。所以那時候覺得,誒!為什麼這個人會去看他的腳痛。那個去看腳痛的人後面又有一個人在看着,唉!你為什麼去看那個腳痛的人。好像三個人在那兒商量,參禪,這就是那個時候的感覺。

原來這些禪堂裡面的每一個動作,還有上齋堂,晚上回寮房睡覺。以前我睡得都很少,這一次,坐在那裡,我們都知道,金山寺本來是出了名的冰箱,萬佛城也是金山寺演變過來,也就是雪櫃一樣,所以在禪堂裡面呢,我叫它雪櫃( 如來寺裡找不到暖爐)。那個寮房裡邊,是冰箱, 因為我睡的地方也沒有暖爐。所以後來覺得這些過程,裡面都是大有文章,不是沒有理由,原來祖師立下的規矩,或者這樣的一些環境,都是讓後人來練習,去體會去在感受。因為人的自我很難放下。所謂不經一番寒徹骨,怎得梅花撲鼻香。在這個地方呢,每一樣,每一件都是不可思議的。都讓你去體會自己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說我以前,我年輕的時候就想,披袈裟多威風啊!要不要披一披呀?當時,還以為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這幾十年來總覺得,不是那麼容易的事,所以我一直都沒有披上。在這兒,這個袈裟真的很難披。古人說「將相容易為,袈裟披最難」。這話很有意思。但是,如果放下,也不難,放得下嗎?

在這麼多年,我見過的出家人,就是在我們聖城,老和尚座下出家的男眾、女眾,我都認識了很多,見很多,共事過的也很多,給我的印象,就是天上沒有,地下也沒有,只有萬佛城有。他們的每一個動作,每一句話,都給我這一生非常深刻的影響。因為他們都是很認眞的在修行。我雖然說是在家,但是我都非常想出家。因為這一生沒有什麼機會,所以就在那兒想,希望想一想下一次有機會就可以出家。所以,我說如來寺裡邊的出家人,我不是單單說如來寺,因為如來寺是代表上人的僧團,所有的比丘、比丘尼都包括在內,他們都是真人不露相,他們外表顯得很隨和的,其實我都知道,他們的功夫都很深。所以我說「臥虎藏龍如來寺」,我就這個意思。還有出家人日中一食,不是說他們不夠吃,而是要省下應該吃用的來作布施給需要的衆生。其實我們現在大家在廟上吃的都是僧侶省下來的。想到上人曾經開示說我們大家現在都是吃他老人家的血和肉,一點不差。

這個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這六大宗旨我想是其他地方不容易找到的。我記得以前有一次跟上人獨自在一起,那一次因為上人看到有一些徒弟沒有那麼理想,做了點令他不開心的事情,上人就說:「你拿寶劍去把那些人給殺了吧。」當時我就說:「師父呀師父」,我是這麼想的,我說:「萬佛城裡面的出家人啊,天上找不到,世間其它地方也不容易找到;因為師父你要求高,就看到徒弟有一點沒合你的意思,你就要罵他們一下。我怎麼會去罵他們呢?他們都是我覺得我們這兒的寶貝。」上人聽了後說,你給他們做律師。我說:「師父不是的,這是我的真話,世間上其他地方找不到。你看他們都是在我心裡邊,我說不是第一,也沒有人說第二。」

上人聽了後,有點笑了笑,說:「唉,你就是做律師。」但這樣他就有點寬心了,有點笑容出來了。這個不是一次兩次,很多次師父要是看到一些不開心的事情,就講同樣的話,但是我還是同樣地答他,沒有第二句。這是,我在這兒就分享分享一下。

因為在這兒上一次打禪七的時候,也是近年來跟這麼多出家眾相處得最久一次。因為以前到廟上來,法會期間來一段時間就回去,就跑出去了。所以這次在這兒,真的就是把以前多年來我所見所聞,一起來做一個總結。這些就是我對這兒的出家人的看法。

我有一個感覺,就是上人對出家眾特別嚴格,有一點點毛病,他就找出來了。我跟上人說,我們都在學習呀,都是你的學生,所以毛病是不免的,大家都還沒有證果嘛。所以說,我在這兒,請在座的這麼多出家人,出家比丘、比丘尼,趕快證果;趕快證果,因為上人都在等著。阿彌陀佛。

補充:

1)這日中一食的「一食宗」之典固是出自上人有一次出外講法開示時,答覆有關有人提問上人屬何「宗派」,時上人未加思索即答: 「一食宗」。 (此「一食宗」公案是一位老居士當時隨行筆記。)

2)修行的道埸,不容易遇到,有清淨修道人的道場更加難遇。遇到了更要珍惜。所謂:

莫將容易得,視之等閒看。此處甚希有,多刼一遇難

所以說在萬佛城,「菩薩何須天外尋,對面就有活羅漢」,莫當這是信口開河講好聽的,其實活菩薩對面就是,看你認得否。

1 則迴響於《禪卄一 隨喜有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