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佛七心得報告

王親棋、Alex、親勇、邵俊杰、張祖羽講於2012年12月29日星期六晚佛七圓滿日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比丘近巖: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阿彌陀佛!

今天是我們七天佛七的圓滿日,也剛好是彌陀誕,今天是正日。所以今天晚上就來做一個總結報告,分享大家的心得;如果有問題,也可以問。我們有男眾女眾,交替進行,請大家把握好時間,大概在七到十分鐘之內。另外,上臺報告前,跟大家介紹一下您是誰,來自哪裡,大致的因緣跟大家講一下,讓大眾知道是誰在作報告。

*            *       *

王親棋: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諸位佛友:阿彌陀佛!我皈依的名字是親棋,原本來自臺灣,目前在夏威夷大學的曼諾校區讀博士,主題是「經濟地理跟環境保育」,現在正在研究「農業的全球化及地下水資源的管理」。

今天我主要跟諸位分享的是我這次參加佛七的因緣及簡短的心得。必須先跟法師們道歉,因為昨天中午交講稿的時候,我沒有太多心得,還是覺得腿痛。不過周五下午兩支香過後,或許是佛菩薩加被,有些感想萌發,所以又交了份新的講稿,希望沒有造成太多的困擾。

個人在2012年暑假,原本規劃要參加聖城舉辦的觀音七,無奈被一場病障礙。事情來得非常突然,一陣暈眩,加上我的心跳突然變得非常快,這時我的同學就開車送我到醫院的急診室。

因為時間是在半夜,所以到醫院的那個過程,我感到非常地惶恐,這畢竟是我第一次遇到這樣的事情。我不太確定說,我能不能夠順利從醫院出來,如果我到急診室去的話。所以,為了讓自己安定,我就試著念佛,去觀想佛的形象。可是,我就是沒有辦法把精神集中在觀想的過程,及佛號上面。雖然我可以隱隱約約地把佛號誦持出來,但是其實我的心並沒有在佛號上面。到了醫院之後,我雖然比較安定下來,但是那種恐懼感讓我很難專心念佛。

生病的過程中,我反而比較關心我的學生保險,能否cover我的醫療費用,還有改用什麼樣的方式讓我的家人知道,不要讓他們覺得我非常嚴重。還有下學期的課程,如何才能完成,以及很多瑣碎的事情。那其實,這場病並不是真的那麼嚴重,可是我當時就覺得,無常真的來得非常快。我還蠻有感觸,所以就開始把念佛加入定課裡面;以前都是走路,去散心地念,現在就是加入定課。在期末的時候,我就決定計劃要到聖城參加佛七。之前其實不是很專注在念佛,一直覺得還早。當我把念佛加入定課之後,覺得專心念佛是不容易的,必須要有一定程度的定力。

這是個人第二次參加聖城舉辦的佛七,但是一些感想其實還在整理中。我自己還在忍腿痛的階段,但是這次佛七跟我第一次打佛七比較起來,相對會輕鬆一些。我個人的業障是比較重,因為我的腿以前受過傷,所以盤腿比一般人要辛苦。

但因為佛七的儀軌以及聖城的安排,例如配合上拜佛,讓我覺得這種苦,對於身心的負擔不那樣重,反而是有好處。例如,我覺得我自己忍耐痛苦的能力稍稍增加了。另外,我參加佛七之前,先上網聽上人的佛七開示,就是我們中午用餐的時候聽的錄音帶,所以有一些心理建設,因此就不覺得那樣痛苦。另外,我這次佛七盡可能禁語;雖然持得並不是十分圓滿,但是對於專注念佛還是有一定的幫助。

在昨天下午,我一邊忍腿痛,一邊默念佛號的時候,我突然間想到,自己跟宣公上人以及法總的初次結緣,也是在彌陀法會。當時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情,我的一位大學的老師,是宣公上人的皈依弟子,他帶我到臺北的法界印經會去共修,那一天就剛好是彌陀法會。當時是非常地感動,可是那感動我已經遺忘很久了,就突然在這次的佛七過程中,念佛聲中,又一一地浮現了。

雖然佛說凈土法門是難行之法,而且就如同近梵師在結法緣的時候提醒大家發菩提心的重要,以及可能要發菩提心,也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至少對我而言。但是,當我看到萬佛城的法師們這樣認真修行,嚴守戒律,而且這幾年身邊的摯友,又紛紛發心在萬佛城出家,延續正法,讓我自己對於佛法以及淨土有更深的信心。

最後,我就借用蕅益大師的兩句話總結。這兩句話大師常寫在他著作的開頭,用他的墨寶,他說,「未經一番寒徹骨,焉得梅花撲鼻香」,與大家共勉,阿彌陀佛。

*           *         *

Alex:大家晚安。我在臺上有一點緊張,因為我從來沒有跟這麼多的觀眾講話。我的名字叫 Alex Aguino,是從德克薩斯州的休斯敦來。我今晚上要講的是聖城和佛法;更詳細地就是我要講修行和苦行。我學到了聖城的一些資料,都是我的一些朋友在漢堡大學,他們都來過聖城的。他們告訴我這邊怎麼樣。我第一個對聖城的印象就是,這是一個很好的地方,因為這裡的人都很喜歡修行。這個地方就是為了修行而有的,這就是我喜歡來這邊的一個原因。

在這個世界的各處,都會有很多的地方來迷惑人。沒有很多的一些真理,來讓大家能夠來懂;但是在聖城這邊,有很多道理來迎接這些人到正途上,不會帶他們走歪道。這樣如果你能真正地修行的話,你就可以受益。當人們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的話,那他們就可以變成更好的人。聖城就是一個很好的地方,是為了讓人們可以自己改進,讓自己變得更好。另外我對聖城有好感的就是,它鼓勵苦行。例如每天早上,你要問自己,吃不吃一餐。這就是一個苦行。

比如,在聖城外面的很多地方,人們都不知道什麼叫苦行,這是很遺憾的。對我來說,苦行是很好的一件事情,因為它可以讓你心能夠清淨,也可以幫助你更了解佛法的道理。我覺得,日中一食是很好的,因為誰都可以做到,在每個人的日常生活中,就可以放進去。如果你有時間來吃午餐的話,那你就可以守日中一食。如果你每天只吃一餐的話,那你有更多時間來反省。你可以看說,什麼是更好的來了解自己,或者來看自己,以後要怎麼修行,要怎麼了解佛法。還有就是你會有更多的精力來做更多事,因為你不用這些力氣來消化食物,這樣就能夠讓你修更多,也可以讓你能夠身心清淨。

所以日中一食其實真正能夠讓你身心清淨,因為你就不用花那麼多錢買食物,至少可以減少百分之五十。你也可以用這些錢來買香花,做供養。或者你可以買很高級的念珠;這樣的話,你如果給佛供養,也可以念佛名號念得更多,這就讓你有一個更清淨的心。然後,因為你有很高級的念珠,所以你就會比較想要念佛。總結來說,如果每天吃一餐的話,這決定會對身心清淨有幫助。

還有很多別的苦行,但是我還沒有試著來做;如果我試著做的話,有可能它們會有更多的好處。但是這些可能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但是還是可以來想一想比較好。就好像如果你每三天換一棵樹,在底下睡覺,這樣你就會更了解無常。一般人都會住在一個地方,睡很長時間。例如如果你有房子的話,你在那裡住了很多年,一直在那裡睡覺,有可能就對你沒有什麼幫助。但是如果你每天都換一棵樹來睡覺的話,這可以讓你對無常有些見解。

另外一個苦行就是在墳墓邊睡覺。這會是很有趣的,因為你不會在活著的人旁邊睡覺,你會在活人留下來的骨頭旁邊睡覺。在平常生活中,人們都不會經常遇到死亡,但是如果你沒有這個機會來想到它的話,那你就不會對死亡有更好的了解;除非你是一個醫生,或者有別的專業來專門救這些快要死的人。所以如果你能住在墳墓裡的話,這當然會令你對死亡有更多了解。

所以總結來說,我喜歡修行,喜歡苦行,因為它們是很好的一件事情。我希望我以後能夠更加深入來研究這些苦行,希望大家也能這樣子。最後我想用上人的法語結束。他說,「受苦就是了苦」,這樣與大家共勉,阿彌陀佛!

*            *          *

親勇: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我的法名是親勇,從加州長堤來的。第一我想要跟大家說,我本來是一個非常隨便的佛教徒,每年就只去寺廟一次,新年的時候去燒香。

但是這個功德一點一點這樣子累積起來。五年前,我有一個非常特別的機會,我突然想要去參加宣公上人的紀念日。這是五年前的事情。我第一次來到萬佛聖城,這就讓我對修行的態度完全改變。所以我一回到長堤,我就開始去長堤聖寺,每個禮拜天去參加那裡的法會。我也問那裡的一個待得比較久的女眾,我如何可以把我自己日常生活,變得像我在聖城的這種生活。

她馬上就了解我的意思,所以就帶我去選一些CD、一些書,也給我早課、晚課的課誦本。所以我就每天早上三點半起來做早課,大概一個小時之後,我就念佛念半個小時到一個小時。所以我每天在家裡就是這樣子做。

你如果年輕的時候就開始修行,你比較有時間懺悔,改過你自己的過錯。因為我開始得比較晚,所以我就感覺我時間真的不多。所以我每天這樣子做功課的話,感覺像要準備去旅行。我們準備出門的時候,要帶食物、錢跟衣服,就是像去往生淨土。我真的很感謝宣公上人,還有各位法師、各位法友,因為他們讓我知道要有這個正念,這個生命過了之後,就要往生西方。

所以我唯一可以回報這個恩德的方法,就是努力修行。該走的時候,希望身體不會有什麼痛苦,心也沒有什麼貪戀,這樣子就可以往生淨土。謝謝,阿彌陀佛!

*            *          *

邵俊杰:諸佛菩薩、尊敬的宣公上人、尊敬的各位大德師父、各位同修師兄:阿彌陀佛!在下法名親功,俗名邵俊傑,來自中國上海,是骨科醫生。非常珍惜這次來萬佛城參加佛七法會的殊勝機緣。能夠親近善知識,親近正法道場,是每個佛弟子莫大的福報。也非常感恩萬佛城的師父能給我這個機會,和同修們分享佛七心得。

我最先和宣公上人結法緣的,是在網絡上拜讀了宣公上人的《楞嚴經淺釋》,受益很大,也了解了萬佛城是一個持戒精嚴、家風嚴謹的正法道場,心裡就發願能夠到萬佛城來結法緣。

結果不久,醫院就給了我一個公派美國留學的機會。和我們醫院對口的是匹茲堡大學,離萬佛城有幾千里路。結果匹茲堡醫院聯繫公派一直不能成功。一個很偶然的機會,聯繫到舊金山醫學中心學習,而且很快很順利。當時我就在想,這一定是佛菩薩慈悲,能讓我達成來萬佛城的願望。

為了從舊金山來萬佛城,沒有車是很不方便的。我就去買了車,並考了美國駕照。大家都知道,因為駕駛習慣和語言的問題,中國大陸的駕駛員想考美國駕照並不容易。我就在路考前誦《大悲咒》,求觀世音菩薩加持。結果竟然讓我遇到一位會講中文的考官,並破天荒地採用中文進行了路考,一次性通過了考試,並在來萬佛城的前幾天拿到了駕照。終於讓我能夠順利地參加佛七法會,不得不感恩佛菩薩的慈悲和宣公上人的冥護。

我和三寶結緣的時間很早。在十四歲時,就在普陀山做了皈依。但真正深入研究佛法和修行的時間,卻只有兩年不到。回想過去,我深深地內疚自己浪費了太多的時間在吃喝玩樂上。

佛說,人身難得,中土難生,正法難聞;宣公上人大行大願,千辛萬苦將佛法帶到美國萬佛城,使我們這些業障深重的眾生,能夠得到正法的熏習,有機會從六道輪迴中解脫出來,回到佛的極樂淨土。

佛法是生命的說明書,它告訴了我們生命從哪裡來,到哪裡去;沒有佛法,生命就是一場災難。然而佛法三藏十二部的經典,博大精深,非是我們這些末法在家眾生所能承受。但佛永遠是最慈悲的,他把整個佛法濃縮成了六個字--「南無阿彌陀佛」,用念佛法門這艘大法船來救度眾生。

念佛法門橫超三界,普攝三根。根性利的眾生,可以通過念佛法門明心見性,花開見佛悟無生,當下往生常寂光淨土。業障重的眾生,也可以通過一心持念阿彌陀佛名號,而帶業往生到淨土,繼續受大菩薩的教導而一世成佛。用一句俗話來說,這是一個一本萬利的生意,世間哪裡還有什麼生意會比念佛往生淨土更划算呢?

因此,只要有可能,我們就要在二六時中,行住坐臥都念佛。就像宣公上人說的,念佛要念到吃飯睡覺都忘了,能夠讓這聲佛號透過所有的境界。你打我罵我,我不生氣,一句阿彌陀佛;好吃難吃,我也不動心,一句阿彌陀佛;用一句阿彌陀佛攝受所有的境界和心意識,這才是一條回家往生的路。

在萬佛城參加佛七法會,除了念佛之外,還能聆聽宣公上人和大德師父們的法語。這在其他道場的佛七法會中比較少見。宣公上人注重理事不二,理事圓融;我們一定不要辜負宣公上人的苦心,做到念佛明理兩不誤。

最後,我想用一首偈,表達我這次參加萬佛城佛七法會的體悟和收穫。「五欲勞心苦不堪,聲聲彌陀求心安;一念不生心清淨,娑婆原是彌陀岸。」

感恩佛菩薩慈悲,感恩宣公上人冥護,願所有眾生能乘阿彌陀佛的願力往生西方淨土。阿彌陀佛!

*            *          *

張祖羽:各位法師、大德、同修:南無阿彌陀佛!我叫張祖羽,來自中國江西,現就讀於威斯康辛州麥迪遜大學計算機專業博士一年級。祖羽能來到萬佛城參加人生第一次佛七,真是非常幸運!

祖羽第一次知道宣公上人,是兩年前在清華大學東門外的素食館;那裡結緣的善本中,有介紹上人生平,及其十八品大願的內容。當讀到上人第十四大願,「願一切眾生,見我面,乃至聞我名,悉發菩提心,速得成佛道」時,我感歎上人的願力如此之宏大,頓時萌生了此生一定要拜會宣公上人的心願!

去年參加廬山東林寺淨土文化夏令營時,師兄得知我正在申請美國留學,就向我介紹萬佛聖城,並借我請自聖城的上人對《佛說阿彌陀經》的淺釋。上人旁徵博引的解釋,讓祖羽進一步體會了佛經的微言大義,與廣博精深。

來到美國的第一個寒假,我就計劃到萬佛城做義工,修福修慧。當工作人員得知我是第一次來到萬佛城,就建議我參加此時的佛七,並囑咐我路上安全。而我猶太裔的導師聽說我要來萬佛城,就告訴我說,他曾經也來過這裡,並對萬佛聖城的環境讚不絕口。

打佛七之前,我還是有些擔心自己心沒法平靜下來。畢竟這是第一次參加。然而,第一天的修行即消除了我的疑慮。整個活動的安排很適合我這樣的年輕人。繞念後的坐念使整個人專注於佛號上,之後半個小時的止靜恰到好處,既不會因為痠麻的腿腳而影響默念的心境,又能繼續保持念佛的專注。因為半年沒有參加法會了,首次繞念的時候我就流露出喜悅的淚水。然後迴向念《心經》時,淚水又靜靜地湧出,像是再次找到了久違的心靈歸宿。

最後我要感激阿彌陀佛的慈悲救度、感謝萬佛城給我這麼好的修行機會。南無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2012佛七心得報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