訪歐日誌〈一〉

文:比丘尼 釋近育

英國倫敦  6.23 – 6.27

2011 年 6月 23 日,法界佛界總會歐洲訪問團一行二十九人,從四面八方陸續抵達英國倫敦,展開為期近一個月的歐洲訪問。


六月二十四日(星期五)   天氣:晴

倫敦的天氣早上非常涼爽宜人,到了中午太陽也並不燠熱難當。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英國人對傳統建築的維護,真可謂不遺餘力,他們寧可犧牲舒適、方便的現代化,也不願意濫改室內、室外的設計,對古蹟如此……。此外,英國人是一個得生活的民族,放眼望去街燈下盆花耀眼奪目,即便在首都,大小公園就錯落在建築群之中,或一片綠草如茵,或參天古木,各有不同風趣。

    

早上我們搭公車到中國城,餐畢,便步行到西敏寺附近的財政大樓演講,這是英國這一站主辦人Katherine上班的地方;等時間一到,出乎我們意料之外的,湧進了83位上班族,聆聼實法師有關打坐的講演。Katherine說,原本以為如果有 20人就不錯了,沒想到海報一貼上,報名踴躍,她只好趕快改訂另一個較大的會議廳,期間還得不斷地加椅子給遲到的人,足見現代的人生活壓力龐大,積極尋求解脫之道。

    

一個小時的演講之後,有些人留下來和我們進行討論,氣氛融洽。緊接著我們搭了兩段地鐵,趕到倫敦大學,沿路經過唐寧街、白金漢宮等景點。因此時正值暑假旅遊旺季,人潮洶湧自不在話下。五點左右開始兩個鐘頭的演講,首先實法師介紹打坐須圓滿孝悌之道。接著我們五個尼眾分享了各人有關佛學在日常生活的應用,鼓勵與會者放下執著,反聞聞自性。從現場爆滿的聽眾,可見歐洲人渴望佛法的殷切。

六月二十五日(星期六)   天氣:晴

早上十點趨車前往蘇美度法師的道場。車子駛離繁華的市區後,映入眼簾的儘是廣漠的草原和點綴其間的樹叢,以及偶爾錯落在綠海中的農莊。可想而見,道場就位於祥和、寧靜的鄕村。

    

由於蘇美度法師已退位雲遊去了,因此接待我們的是現任住持阿曼諾法師,他率領僧尼熱誠地歡迎我們。首先引領我們參觀大殿,阿曼諾法師向我們介紹建寺的過程,實法師也分享兩寺創辦人的情誼,並鼓勵大家不要有大小乘之分,共同戮力如來家業。另外實法師也分享他的故事:1999年造訪此寺時,正值寺廟完工階段,廟上有一傳統,就是在大殿的地板下,僧眾可供養寶物,當時法師就把父親僅留的遺物——手錶,替父親做了供養。

    

接著午供,今天有一家庭在此為親人舉辦入塔,並有信眾求皈依,受五戒,儀式莊嚴肅穆。午齋依南傳方式進行,住持阿曼諾法師慈悲,特別叮囑廚房凖備適合我們的膳食,所以我們可以在豐盛的餐桌上,看到一面面上面寫著DRBA FRIENDLY的小旗子。我們依序取食畢,比丘尼便到一靜室,接待的法師十分慈祥謙和,她引導我們進食,因為所用全是鐵缽,鐵湯匙,所以進食時須一心一意,十分專注,否則會聲響亂飛;另外值得一提的是:米飯、菜蔬、水果、甜點等等,全部都放在缽中,我真是體驗一頓不垢不淨的饗宴。

    

餐後,實法師向僧眾開示了佛陀的本生故事,他以幽默詼諧的方式,解釋佛陀並非拋妻棄子,不負責任修行去;相反地,他想幫住太太離苦得樂,所以出家訪道。

    

下午三點離開道場,到百年學府牛津大學參觀,所到之處莘莘學子,氣度非凡,經導遊解釋方知:該校擁有一萬多學生,卻有一百多座的圖書館,每個學院都有專屬的餐廳、祈禱室、圖書館等,學風之盛可見一斑。

六月二十六日(星期日)  天氣:晴

早上10點抵達一越南社區中心,我們在此演講,吸引了百三十人參加。演講在大眾齊聲稱誦觀世音普薩聖號中掲開序幕。法師鼓勵大眾一心體現觀世音普薩同體大悲的精神,然後開放現場問答。

    

有人問:如何將佛法弘揚於西方?用啥方法念佛最有效?更有人問老年人應該在家,或者出家修行?看到鬼,怎麼辦?法師一一作答。此趟英國之行的主題是觀音法門,所以會場比丘尼們分享個人與觀音普薩的經驗和故事。會後主辦人表示:向來他所參加的法會,多以嘈雜作收,從未碰過歷經7個小時之久,聼眾仍安靜,耐心地聆聼法師講法的。

荷蘭鹿特丹、阿姆斯特丹  6.27 – 6.30

六月二十七日(星期一)  天氣:晴,炎熱

一早5:30集合,趕赴7:34的火車前往荷蘭。火車在廣袤的平原上奔駛,一個多小時後抵達比利時的布魯塞耳,然後換車到荷蘭的鹿特丹。我們接獲通知,上下火車只有3-5分鐘的時間,所以所有的壯丁們嚴陣以待,分配好車廂,及時地把50件行李搬下車。

    

到了鹿特丹,我們需要上另一個月臺再換車到阿姆斯特丹。在這兒上下月臺沒有電梯,也就是說我們得徒手搬運行李,多虧這群可愛又善良的年輕人,否則單憑我們這群年過半百的大人,肯定陣亡歐陸。

    

晚間和十來位當地人談打坐,並進行問答。主辦人之一Thuc-Hui表示:訪問團在8周前才臨時決定增加荷蘭站,所以並沒有把握有多少人前來參加。其實對我們而言,誠如上人所說,一人不算少,萬人不算多;不論多少我們都以誠相待。

六月二十八日(星期二)  天氣:早–雷雨,午後晴

荷蘭的義工笑說我們把加州的太陽帶來了,原本陰雨綿綿的荷蘭,在我們到達後豔陽高照,甚至高達攝氏35度。荷蘭是個低於海平面的國家,運河到處蜿蜒,河流、沼澤所到之處花木扶疏,更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是它的創意建築。我們住的招待所便是一例,遠看像是一個個魔術方塊,近看不得不令人讚歎設計者利用空間的巧思。還有最讓我心動的是:在這個小而美的國家,腳踏車是全民交通公具,一來不會有塞車之虞,二來兼可運動,一舉兩得。

    

九點坐火車到Goes校友Anne的家,她的父母平日提供家宅給越南信眾共修,所以當我們抵達時便有二三十位佛友列隊歡迎我們。這場的演講題目鎖定在:「人道盡,佛道成」。因為很多移民的第二代,對文化的認同與父母有很大的差異。佛法如何幫忙他們解決問題,成為我們今天討論的主題。也就是說當小孩拿個C的成績,或撞車時,身為父母的是否仍能誠信念佛?

    

實法師分享了個故事:有一位上人的老弟子,脾氣很大,偏偏他執教於高中,天天得面對高頭大馬,情緒不穩的青少年,彼此日子都很難過。一天他請教上人,上人二話不說地傳給他一個咒:「忍耐、忍耐,需要忍耐,切莫生氣,娑婆訶」。果真,隔天當一學生又要找老師的麻煩,試探老師的忍耐底線時,他想到這個四句心咒,念了三次後,氣也沒了,智慧生起了,老師的心一柔軟,學生也就知難而退了。法師鼓勵大家:學佛就是在長養自己的慈悲心,而不是每天念了幾部經,又拜了多少佛,脾氣卻一點也沒改。

法會一直持續到下午五點才結束,雖說大夥在35度高溫下無一不汗流浹背,但卻個個法喜充滿。

六月二十九日(星期三)   天氣:早–陰涼,午–晴

早上坐火車到Leiden的大學做演講,中餐是昨天Anne的父母那兒的居士特別送來的。值得一提的是:原本我們的居士們在前一天去做凖備時,跟她們有些許的意見不同。我們的居士們希望他們可以按照我們講法的規矩進行,他們說:我們曾經邀請過許多出家人來做法會,都沒有這樣,為啥你們的就不同?結果一天的法會後,下一天他們主動煮食物給我們,還有些人跟到法國去參加法會。

    

上午這場演講完有些人意猶未盡,不僅把握和我們共進午餐的時間問問題,更一路跟我們坐火車到Amsterdam Virjie University對百多位的師生作一場精彩的演講,實法師提出四個主題:一是眾生皆可成佛;二是眾生彼此間息息相關;三是副合科學,他指出科學講究假設、實驗,拿佛陀訪師成道的歷程就完全契合此科學性;四是對西方人最為關注的男女平等問題,的確地,在藏傳達賴喇嘛花了十多年的工夫,仍無法讓比丘尼僧團成立。斯里蘭卡也是到近二十年才有比丘尼僧團。反觀大乘佛教比丘、比丘尼則彼此平等,互相尊重。

    

四點乘船遊運河,飽覽荷蘭風土民情。其中令我們吃驚的是,在荷蘭販賣大麻是合法的,所以只要看到商店外面有彩色蘑菇的招牌,便可在這商家買到毒品。真的是每個國家的國情各不相同!略略遊覽了荷蘭風光後,六點和當地曼達拉佛教學校的教職員交換意見,他們想向我們取經,以爭取政府的核准,我們同時也吸取他們以慈悲喜捨,及六波羅蜜為校訓的理念。雙方同意日後再進一步交流。

法國巴黎  6.30 – 7.6

六月三十日(星期四)   天氣:晴

今天將結束荷蘭之行,前往法國。一早法師集合大家,請每一個人分享所得,或者是最感動,或者是最難過處。從談話中得知,此次訪歐行程,全由年輕人一手包辦,打從訂飛機票,路線的安排起,到法會進行等等,無一不順當妥貼。由此我們看到了法總的傳承,和未來的希望。他們這批年輕人不僅思慮周密,而且團隊的精神特佳,沒有人要爭第一,全部都不自私地為法而努力。所以全團的人深感我們來自一個大家庭,互相支援,彼此幫忙。

傍晚抵達巴黎,法國居士接我們到未來10天辦法會的越南廟--靈山佛學院,晚間9點拜見廟上老和尚。老和尚勉勵大家將佛法弘揚於西方,他老人家畢生致力於將大藏經翻譯成越文、法文等,其為法忘軀的精神令人敬佩。

七月一日(星期五)  天氣:晴

實法師集合團員以及法國居士討論法會事宜。由於該廟有位比丘尼對我們的規矩、做課時所站的位置等等多所意見,我們借用別人的道場,因此實法師指示:如果行事作風不同,一切都真認自己錯,不要起爭心。上人在時曾告訴我們:碰到這種情況,我們可以用英文的方式做課。

    

果然,順利地解決了問題,令人不得不折服於上人的睿智。

七月二日(星期六)  天氣:晴

觀音法會開始,約有二百人參加,大家都十分誠心,但絕大部分的人對寺廟的規矩並不熟悉,所以吃飯時非常嘈雑。法師開示:無論儒家,或是佛教都教導我們食不語,細細作五觀想,如此不僅可以吸收食物的營養,而且可以得到滿分的功德。大眾在往後的法會期間都能依教奉行。

    

下午大悲懴後開放問答,晚間講經,實法師跟大眾分享果通夫婦婚後不孕,上人指點他們誠心祈求觀音普薩的感應故事。另外法師也說他朝拜聖城時,一年正值國慶日,很多人趁此外出郊遊,因此塞車長達百呎。他在如龍的車陣中三步一拜,心中甚是害怕,不知如何是好。但繼之一想,朝拜祈求和平乃自己的願,怎可退卻,於是稱念觀音普薩的聖號繼續往前,果然一切都順利如願。

他說:觀音普薩又叫做施無畏普薩,她不見得只以白衣大士的身份出現,尋聲救苦,她也會在眾生心裏害怕時,幫他把恐怖攆走。

七月三日(星期日)  天氣:晴

法會順利進行。法國站主辦人跟我們分享她的故事:她在1990年上人到歐洲弘法時皈依,此後每年回聖城。今年是第四次邀請弘法團前來,因經濟不好,一開始實在沒把握可以辦成,可是一些佛友跟她說:阿姨,妳不要擔心錢的事情;錢我們負責,只要請人來拜佛就好了。另外這群年輕人幫了很多忙,有人把經文翻譯成法文,有人跑腿,有人跟寺廟溝通,事情就這樣做起來了,大家都不自私,所以佛菩薩總加被我們,令一切都滿願。

    

晚間法師開示:上人說,到無求處便無憂。禮佛不僅可收拾內裏的垃圾,去我慢,而且把我見、架子放下。如此一來,我們心裏培養善根,這個世界也就增長善法。這也就是說要改變世界,需要先改變自己。同時學佛先要問問自己:脾氣改了沒有?一發脾氣,護法善神全都跑光了。

七月四日(星期一)  天氣:晴

早上誦《普門品》;下午拜完大悲懺便進行佛學問答。

有人問:如何處理破損的佛教文物?法師答:主要在一顆恭敬、虔誠的心。大部分的時候,我們喜新厭舊,說穿了,這是我們的分別心作祟,總有新舊、好壞之分。但如果真正遇到破損不堪時,可用乾淨的布把它包起來,然後置於高處,心態一樣是誠敬的才可。

又有人問:自從學佛吃素後,家人就抱怨素菜難吃,怎麼辦?法師答:人道盡,佛道成。我們也要去學學做好吃的素菜給家人吃。所謂:欲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牽。同時也可以把日常功德迴向給家人,令他們歡喜學佛。

    

法師分享他在分支道場的經驗:有位太太非常虔誠,可偏偏先生就不學佛。一天,她告訴先生想到聖城去參加法會;先生一聽馬上非常反感地說,一開始妳在家裏拜佛念經,後來去廟裏,現在竟然要飛到加州去?所以法師告訴她,要走中道,學佛不可以讓家人起煩惱。於是她打消了念頭,開開心心地在家陪先生。先生覺得很納悶,太太回答他法師所說的話。先生說:佛教也教這種嗎?太太答:是啊!從此先生對佛教便有了新的觀感。

七月五日(星期二)  天氣:悶熱

法會順利進行,但是我們也遇到考驗:因為每天來聼法的人很多,而且使用的語言不同。所以最後我們商量的結果是:越南人坐一角落,需要法語的人坐一起,講中文的人也在一塊,同步翻譯。

    

我們偶爾會有不同的意見,但我們都願意,也希望開誠佈公地討論,大家有一個共識:表決並不見得是最好的辦法,反而花多一點點時間商量、討論,在集思廣益的情況下,事情更能一一得到圓滿的解決。

七月六日(星期三)  天氣:陰;晴

下午的問答時間,進行法大和中小學校的介紹,吸引近百位人士參加。其間最為精彩的莫過於學生們的現身說法。其中有一位校友說:他原本是個不做功課,天天電視加漢堡、薯條的學生。後來有位原分支道場的法師建議他的父母,將他轉學到培德中學,於是他們舉家遷到加州;一開始上學並不習慣,後來生活規律,加上老師、同學們的幫助,漸漸學習就上了軌道。所以他說當初如果沒去聖城讀書的話,不僅上不了大學,現在都不知道身落何處呢!

    

另一位說:我在學校宿舍住了六年,同學們就像姐妹般。而且除了讀書以外我們要做很多事情,像法會時要洗碗,浴佛節要幫忙佈置,還要畫行進的路線等等,都幫我成長很多。還有一位只在聖城就讀一年的同學說:那一年是我一生中最難忘的,在那兒我學到佛法、禮貌、待人接物。在沒去聖城前,跟家人的關係很不好;等離開家之後,才發現我有多想念他們,所以我在一年後回到荷蘭和我的家人一起。我覺得家庭是最重要的。更有位校友表示:去培德中學讀書是一生中最好的決定。

    

有位仍在校的法國同學說:印象最深刻的是當夏令營的輔導員,要把平日所學的打坐、舞龍、舞獅、六大宗旨等教給學員,同時幫學校遴選合適的新生。這個工作很酷,也很有意思。他們真心的分享贏得了滿堂彩。

訪歐文章: An Unforgettable Experience in Paris

Congrégation Bouddhiste Mondiale

影片及圖片: http://www.dharmasite.net/Europe2011/

(待續……)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