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七及大悲咒

比丘近永 講於2011年7月20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 Jin Yong on July 20 (Wed),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諸位法師、諸位佛友:阿彌陀佛!今晚輪到近永在此練習說法。近永是在六月一日,萬佛寶懺結束後第二天回去臺灣;上星期六剛趕回來聖城,參加觀音成道法會及觀音七。

在臺灣,現在天氣非常熱。白天都是熱到攝氏35、36度,晚上也涼不到哪裡去,也是28、29度,和聖城比起來是差很多。聖城近幾天比往常涼爽;今天雖比較熱,下午也還不到26、27度,而且一到晚上就會涼下來;臺灣則不是這樣,一天到晚都很悶熱。臺灣還有許多其他的問題,諸如人滿為患、噪音,污染……等等。所以,回到聖城來,就好像離開那個五濁惡世,到了淨土來一樣。臺灣再一陣子就要選總統及立法委員,目前兩個大黨的參選人都已經出爐了;為了權位,大家爭得你死我活的,真是「清淨是福人不享,煩惱是罪個個貪。」

在臺灣的時候,近永住在俗家,生活在五欲中。所以,很能夠體會到《在家菩薩戒本》所說的:「出家之人持出家戒,是為不難;在家之人持在家戒,是乃為難。何以故?在家之人,多惡因緣所纏繞故。」在世俗的環境下,要持戒修行,確實是件不容易的事。因此,大家能到聖城這麼清凈的道場來修行,是大家的福報,應該多珍惜。將來有機會,也不妨多到聖城來。相信在座有人是第一次來聖城參加觀音七,甚至是第一次來聖城。接下來,近永就談談自己與聖城及觀音菩薩的因緣。

近永是在1989年,也就是22年前第一次到聖城來,碰巧也是來參加觀音成道法會。那次是從洛杉磯搭金輪寺租用的巴士來。當時我對佛法一點也不認識,連「三皈依」是什麼也不曉得!當初的印象是聖城很大、很幽靜、樹木很高大,。

第二年的夏天,我帶著10歲大的兒子來聖城上暑期班。那時的暑期班有三、四週之長。我的兒子聽說我要來暑期班幫忙,他居然也要來;我喜出望外的就帶他來了。暑期班結束,我們即將離開前,我認識了一個剛來聖城打觀音七的居士。我根本不曉得什麼是觀音七,就問他:「你為什麼要打觀音七?」他說:「你看看佛殿裡的觀音菩薩像,那麼大、那麼莊嚴,你在哪裡能夠找到這麼莊嚴的觀音菩薩像,能在他面前稱念他的聖號呢?」我當時也聽不進去,還是如期離開了。

但是再過一年,我倒回來參加觀音七,而且不只回來一次!從1991年到94年連續四年,每年的夏天我都來參加觀音七。當初我在臺灣任教;當老師的一個好處是有寒暑假,可以到處跑。那時候,我的家人住在加州,所以我每年暑假都到加州來。

也許你會問,為什麼我會一年接著一年的來參加觀音七呢?是不是看到什麼好相了?答案是:沒有見到好相。不但沒有見到好相,我看到了壞相–自己的醜相!在打觀音七的時候,心很靜,可以清清楚楚的看到自己從前所犯的錯誤,也深深了解是自己的錯。所謂「罪從心起將心懺」,因為從內心的深處看到自己所犯的錯,所以就能誠心地懺悔。

另外一個參加觀音七的利益,對我而言是:可以作一個明智的抉擇,決定人生到底應該怎麼走下去。當時個人的工作應該算是不錯的,是很多人羨慕的工作;但是在打七期間,我自己體悟到不應該再繼續走下去;最後我就決定把工作辭掉。當然,把那個工作辭掉不是一個簡單的決定,因為當時我已成家,有兩個十來歲的孩子;如果把工作辭掉的話,以後怎麼辦?現在回頭看,也不曉得為什麼當時自己有那個勇氣把工作辭掉。相信是因為觀音菩薩及上人的加持吧!

1995年我離開臺灣到聖城來,到現在16年了;我對當初作的那個決定,從來也沒有後悔過。所以,我覺得打七實在是佛教的一個法寶,讓我們看到很多意想不到的東西;不一定是看到好相。每一個人的因緣都不一樣,但只要我們誠心地、好好地打七,自然就會有所謂的感應,或者看到一些什麼、了解到一些什麼。

接下來想談的是誦念《大悲咒》。相信《大悲咒》大家都很熟悉,上人《大悲咒》的偈頌大家也不陌生:

大悲大咒通地天,一百一千十王歡。

大悲大慈能祛病,孽鏡一照匾高懸。

意思是說,大悲咒是通天徹地的。『一百一千』就是說一天誦108遍,誦1000天,也就是念3年。『十王』指的是地獄的十殿閻君,十個閻王都會很高興。『大悲大慈能祛病』是講大悲咒能除去所有眾生的病。『孽鏡一照匾高懸』就是說在地獄那邊有孽鏡臺,每個人往生以後,神識就會到那裡去;我們一生所做的事情,就像錄影帶一樣,全部在這個孽鏡臺裡顯現出來,從出生到死亡,所有的事情都一一顯現出來。每天誦大悲咒108遍,誦3年的人,到了那邊,在孽鏡裡頭顯現出來是沒有任何的罪,罪都除了。閻羅王還會替他在地獄懸掛一個匾,說:「某某人的罪業已經清了,所有地獄的鬼神都應該禮敬他,就像禮敬諸佛菩薩一樣。」

當然,初學的人一天要誦大悲咒108遍,不是件容易的事情。剛開始不妨分成兩次或者三次來誦,這樣子比較容易做得到。持之以恆繼續誦下去,就會越誦越快;快到1分鐘可以誦2遍的時候,一個小時就可以誦完108遍了。速度繼續加快下去,甚至可在50分鐘、40分鐘、30分鐘就誦完了108遍。不過,快速誦念時要留意有沒有跳行;我發現自己就經常跳行,而且一跳就跳了很多行!

這次在臺灣,我有一個機會去參觀一所特殊的學校--弘明高中。他們附設的小學及幼兒班的學生都在讀經。在他們的書裡頭有一句古德的名言,我覺得很受用。這句話是這麼說的:「讀溫書好像生時讀」,意思是說讀舊的、已經熟悉的書,要像讀新的東西一樣,要字字分明,要用心地去念。

我發覺自己的毛病就是這樣子;因為讀熟了,就心不在焉,像念佛機一樣在念,心都不曉得跑到哪裡去了,跳行也不曉得!

我有一個建議供大家參考:我們如果目標是要誦完多少次的話,就會急著想把它念完,交差了事。不妨一天挪出一段時間來,30分鐘也好、60分鐘也好,就去誦它;不管誦了多少次,時間到了就結束。這樣子的話,就比較不會有急著誦完的問題發生。

我的時間已經超過了,就在這裡結束。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觀音七及大悲咒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