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耐‧忍耐‧娑婆訶

比丘尼恆頤 講於2011年12月15日星期四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Yi on December 15 (Thurs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師父上人及各位善知識,今天呢又輪到恒頤上來做報告。

師父的偈頌是這麼說:「你念佛,我念佛,你我念佛為什麼。了生死,化娑婆,處處極樂阿彌陀。」

阿彌陀佛呢,是無量壽、無量光,但是我們人卻是無量苦、無量障礙,無量生死輪迴。所以為什麼我們要念阿彌陀佛。

那我們念念呢,光明,就是佛。我們這個心呢,一念的善就造天堂的因,一念的餓就會結地獄的果。所以我們學佛,念佛的人,每天都要像佛那樣歡歡喜喜,造極樂的因。要像光明的太陽,不要陰氣沉沉的。所以呢,一念光明就是佛,一念黑暗呢,就是鬼。

我們這個心呢,一念的善就造天堂的因,一念的惡就造地獄的果。那麼我們成佛和下地獄呢,都是在這一念的裏面去分別。所以我們對這個心呢,時時刻刻都要管著它,不要讓它生出一種狂心野性,癡心妄想。這整個世界都是由眾生的心所造出來的。這世界的三災八難現出來的也都是由眾生的業感所成就。如果我們不守規則,將來就會受到很多的刺激,還令我們受不了。那現在我們在這一起,能夠聚會在萬佛殿裏面來念佛呢,是一個最好修行的道場。我們在這念佛呢,就會把我們種種的狂心野性,癡心妄想啊,乃至貢高我慢,染汙雜念等等,也都可以慢慢地調伏了。所以說,這念佛的法門是微妙不可思議的。所謂“了生死,化娑婆”,處處化極苦為極樂。

佛和鬼的分別,也就在這一念之間。一念的光明就是佛,一念黑暗就是鬼。念念光明就時時都是佛。如果我們念念黑暗呢,那時時就是鬼了。所以佛跟鬼的分別就在這一念之間。我們常常是一念佛,一念鬼。一念升天呢,又一念墮到地獄裏去了。所以這一念是很重要的。在這個念未生之前,要特別特別地小心。一念的光明,這個世界就平安了,一念的黑暗呢,這個世界就亂了。所以我們一念之中呢,和這個世界有相當的關係。所以要深深地明瞭,深深地認識因果,然後呢,世間的人都是很顛倒,愚不可及。越有錢的造業會更深,乃至為了爭家產而不惜下蠱,或者下降頭去迫害自己的胞妹親戚等。孰不知已造了地獄的因,實在很可憐。那我的大嫂就是這種受到蠱毒跟降頭所毒害的犧牲者。三十多年來呢,她被折磨地精神錯亂。她乃至很悲戚地叫道——最嚴重的時候她說,“求求你們不要跟著我,求求你們!”你們知道這是什麼在跟著她,在害她?每天她就會受這種苦。所以我的大哥也飽受精神的折磨。他每天要聽到我大嫂狂喊狂叫。幸虧有佛法,幸虧有上人,不然他早就也會精神錯亂。幸虧他對上人很有信心。

他以前本來每天持《地藏經》,後來因為工作改每天誦持,虔誠地誦持一百零八遍的《大悲咒》。所以呢,他遇到什麼事情都能夠遇難呈祥。

有一次呢,那個對方要借我大嫂的手來致我的大哥于死地。幸虧得到《大悲咒》的不可思議的力量,就把它化解掉了。事情是這樣發生的。在一個深夜呢,因為我的大哥要處理大堆的家務,就很累了,就倒頭睡了。突然間呢,聽到蟋蟀在尖叫,他就猛然醒過來。你知道他看到什麼嗎?他一眼就看到我大嫂對他怒目而視,並且呢,她手上還緊握著閃閃的尖刀,向他狂奔過來,要殺他。說時遲,那時快,我的大哥立刻閃過一旁,一手緊緊地扣住大嫂緊握住尖刀的手。當時呢,大嫂的臉顯得非常地痛苦,因為我的哥哥捉著她的手,並且也是當然有那些鬼怪附在她身上。我的大哥呢,立刻就念《大悲咒》。當時呢,我的大嫂就沒有那麼痛苦了,並且就恢復正常。這時呢,我的大哥才將手伸開,並且拿掉她殺人的武器。

那在二零零九年呢,對方都用不同的方式對付我的哥哥他們。然後呢,在二零零九年呢,他們又對大哥施行了孤立的邪法。所謂孤立呢,就是說,誰要幫助我的哥哥的話呢,他就有災難。或者呢,是讓他的親人對我的哥哥痛恨,或者不孝,就像我哥哥的孩子就痛恨他。那在二零零九年十二月中旬至二零壹零年一月中旬,我大哥哥受邀到聖城來延生堂畫雲彩。在之前呢,我的大姐出資來幫助他。結果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了?突然間,不知道怎麼搞的,她就生蛇,然後她有性命的危險。幸虧她們有持誦《大悲咒》,所以就救了她的病。不然她也受害了。所以你看,他有多厲害。誰要幫助他呢,誰就有災難。這次呢,我的大哥受邀到聖城來為延生堂畫雲彩,他非常感激上人加持,還有萬佛聖城法師及各位的安排,令他在不可能的情形下,竟然可以來到萬佛聖城拜萬佛,還有探望及叩拜忍法師。很巧地,忍法師就在同一年十一月一日就往生了。所以他很感激他有這個機會見忍法師最後一面。那麼這次我的大哥到來呢,也有不可能的事情發生在我身上。在報告這個不可能發生的事情前,先問大家一個可能發生在你的【身上的】事情。請問大家,假設一天,您搭乘了一個飛機,就像就“九一一”一樣,你發現這台飛機竟然向前撞樓,您應該如何面對這個極為恐怖的事實?

有答案嗎?

有人說尋求幫助,那我們現在什麼法會呀?

—對啊,阿彌陀佛可以幫助我們。我發生的事情不像飛機撞樓那麼恐怖,不像飛機那麼大,可是也不小。是怎麼樣呢?就在那一年,二零零九,我們忙著做葡萄汁,所以我們很忙。忙到七八點才回來。當時有位法師找我。然後就是現在這位翻譯的居士,她當我們的司機。那個車是我們每天坐的。可是那天我們一坐上車,你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嗎?忽然間,那個車就猛地向前撞去。你知道那個車在哪裡嗎?就停在現在的廚房外面那條路。那麼它的對面就是法大的建築物。一坐上去呢,你只有在高速公路,你開快車才會很快向前撞。可是你才剛剛上車,不可能有那麼厲害。當時我就感覺一股邪氣,一股力量,很恐怖的。它把我們整個車開得很快很快,就像現在那個“九一一”飛機往前衝一樣。當時,當然是非常恐怖的事情。可是我不知道為什麼,我那時候忽然間可以產生出一種力量,我就念“南無阿彌陀佛!!”,念了一下它就停一下,我再念“南無阿彌陀佛”它就停一下,可是還在向前沖,再念第三下“南無阿彌陀佛”,唉,它停,可是還在衝。我就念,“南無阿彌陀佛!”,你猜念了幾次?我再念“南無阿彌陀佛”等到第第五次它就剛剛停,衝衝衝,念一次停一次,衝,剛好停在法大樓大概幾寸吧。幸虧阿彌陀佛救了我們,不然第二天那個消息就會有頭條新聞說,萬佛聖城發生車撞樓。然後我們就很慘了。

結果呢,第二天呢,我們也是坐了同樣的車,同樣的人回去。那時候我就因為心有餘悸,所以呢,就比較提防了。我就坐下去,可是坐下之前去我就有點感覺了。我就用手托著,摸一摸看坐的地方是什麼?你猜下面是什麼東西嘛?一堆剪刀,差點沒坐剪刀上面,所以很危險。所以這也是阿彌陀佛又救了我們。

在萬佛聖城,阿彌陀佛就在時時幫助我們。譬如說呢,大事小事都在幫我們。像我們也在那個書庫搬書,有時候那個書很重,搬不起來,或者那個車子裝了太多書,推不過去,我們就念什麼。請問如果是您,推了很多書,很重,你會念哪一位菩薩來説明你?我們念“南無大勢至菩薩”,唉,就推過去了耶。有一次,我們念“南無大勢至菩薩”,還是不動。後來我念什麼你知道嗎?“南無阿彌陀佛!”哦,過了!

請問大家,如果您常常念《地藏經》的話,那你往生的時候阿彌陀佛會不會來接你?你念大勢至菩薩呢?其實八萬四千法門門門第一,如果能跟你相應呢,就是第一。阿彌陀佛都會接引我們去的。

在去年我接到一個 email。那時候剛剛,忍法師她往生。然後呢,在—紫雲洞(般若觀音聖寺)那邊他們有設一個牌位。有位居士他去打佛七,打到腳很酸很痛, 就要放棄。可是當她抬頭一看,看到恒忍法師的牌位,竟然增加她的力量,她就真的忍著,因為“恒忍”,就過關了。

所以 “忍耐‧忍耐‧娑婆訶”。讓我們精進前進,實行“三不退”,共同努力,把佛號念到充滿三千大千世界。

阿彌陀佛,願大家早日成佛。

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忍耐‧忍耐‧娑婆訶

  1. Thanks for placing up this article. I’m unquestionably frustrated with struggling to research out pertinent and rational commentary on this matter. everyone now goes in the direction of the amazingly much extremes to possibly generate home their viewpoint that either: everyone else within earth is wrong, or two that everyone but them does not genuinely recognize the situation. pretty numerous many thanks for the concise, pertinent insight….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