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白話 不簡單

宣公上人傳法西方五十週年紀念徵文比賽——

社會組慈悲獎  Compassion Award  


吳平   中國陜西科技大學 

我是「法語繽紛」欄目的義工,因爲還算積極(儘管錯誤犯得也不少),我得到了一套《大佛頂首楞嚴經淺釋》,很是高興。

每晚閱讀,時而有所體悟,但更多的是看得雲裏霧裏,不由感慨自己還是太淺。

看完了幾本,父親來學校探望我,我便讓他把這幾本帶回去給祖母看。

臨寒假,我將其餘幾本也帶回家,想著祖母一定會高興的。

結果卻出乎意料。

“奶——我讓我爸給你帶的書看完了沒?”

“看了。都是大白話,這書不好。你看我這個書,看了多少遍都看不懂。我這書好,這書深,你不用給我再拿了。”

祖母說的是別人送給她的《佛說觀無量壽佛經講記》,我看到過幾眼,是一位台灣的法師講的。繁體字的原文,文白夾雜並且不怎麽長的講解,難怪看多少遍都看不懂。

無奈,只得把整套書放在一起,伺機而動。

寒假一個月,我催促了祖母幾次,她都是同樣的回答。這讓我很是痛心。上人的講法居然被如此地看輕!理由竟如此的不著調!可我能責怪年近九十、女兒往生才五六年、又聽聞到妹妹身體不好的祖母嗎?

收假前,我想到了個辦法。

我打開電腦,把被子放在電腦桌前(電腦桌在床上),讓祖母墊著,給她看電腦裏的《白山黑水育奇英》,把字調到很大。

“哎呀!這老和尚是吉林人啊!雙城!是雙城!”

“哎呀!你看,他天天給父母磕頭!還給螞蟻磕頭!”

“不要撥過去,就看那個,剛才他怎麽在孩子裏面當皇上的?撥過去不,不撥我不看了!”

“呀,這狗來咬他了!”

看了幾個小時,看到祖母的老骨頭終於受不了,終於不看了。

“這個老和尚!這個法師真好,就是菩薩變的!”(此處記不太清)

我告訴祖母,“那個書就是他講的,你沒事就看!”

祖母沒答應什麽,第二天我就回學校了。

兩個月後,我回到家中。

“奶——那個書你看了沒?”

“都看了,看完了!這書可好了!全是大白話,我全認得。講得可清楚了!什麽是什麽,什麽從哪兒來的,地獄怎麽來的,那個阿難哭得厲害……一看就明白了!”

“看完了?”

“看完了,就那個《楞嚴咒》,全是大字,我不認得,也看不懂,也沒講啊!”

“那你再看一遍。”

“奶奶前陣子身體不好,沒看,有空再看。——沒事,都好了。你安心念你的書,好好念書,奶奶要能活到你畢業呐!”

於是,我有些明白善巧方便是什麽意思了,我也更加體會到,上人的德行的魅力。

“欲令入佛智,先以欲勾牽。”儘管開始是以故事性的內容來讓祖母生起興趣,但耄耋之年,能堅持看完這麽多本厚厚的書,誰會不欽佩她呢?誰不說祖母和上人的法有緣呢?

我們很多人,無能見聞上人,只能從上人的弟子們的回憶、記錄中,一窺上人的德行。但我們不應一味懊惱,而應作如是想——不論上人離開我們多久,我們距離上人多遠,既見法寶,如見法身。

頌:

諸佛出於世,皆由大因緣。

滅衆生煩惱,悟入佛知見。

我今思維義,宣公亦如是。

慈悲憫衆生,弘法遂下凡。

地有千里隔,人本無差別。

攜法來西土,宣說廣大願。

禅教密律淨,聖法無貴賤。

育良又培德,教育重爲先。

東南西北方,開枝與散葉。

普願衆弟子,常恭敬憶念。 

阿彌陀佛。

2 則迴響於《大白話 不簡單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