淨土法門說切願

比丘近巖講於2012年12月26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阿彌陀佛!今天晚上是近巖跟大家來結法緣。 我們在打佛七,已經是禮拜三;從禮拜天開始到禮拜三,應該是一個漸漸地上軌道的過程,不知道大家是不是有這樣的一個感覺。我們體會一下,在誦《阿彌陀經》、唱彌陀讚、誦念六字洪名,四字名號,以及靜坐──所有這些念誦之中,我們可以體會總結從中哪些地方可以比較得力,然後在此基礎上,慢慢地切入這個法門。

凈土法門不離三個方面:信、願、行。祖師大德都一而再、再而三地苦口婆心地教導我們;信要深,願要切,行要真──就是信深、願切、行真。個人感觸比較深的是「願切」。這個「切」字是右邊是帶刀部的,也就是說:願,不容易發;發了,也不容易很切──沒有一種迫切感。所以為什麼上人會在以前教導弟子的時候,有時候舉以前的例子說,如果你現在是(文革期間)共產黨在批鬬你,叫你跪玻璃的時候,你那個時候就知道會發這個懇切之願。

我們此時比較安逸,不容易發很迫切的願。加上我們平時如果對凈土法門的心修不夠深的話,信心也不容易發得深;信心不深,願就不切,行也就不易真,就不容易構成三足鼎立的穩固法門。所以今晚想跟大家再來瞻仰一位凈土中的祖師,回顧他的生平及著作,以此自利利他,自勉勉他。這位法師我們都很熟悉──凈土宗九祖,蕅益大師。

蓮池大師、憨山大師、紫柏大師及蕅益大師,乃明末四大師。四位之中,兩位偏禪,兩位偏凈。蓮池大師早,跟蕅益大師晚,兩位一前一後,較注重凈土法門,亦身列凈土宗八祖跟九祖。憨山大師跟紫柏大師兩位(差不多同一時代),比較偏禪宗,在《佛祖道影》裡,他們兩位也都是禪宗祖師。上人也有特別提到的有兩位,一位是憨山大師,一位是蕅益大師。

蕅益大師對凈土法門非常提倡與弘揚。他說,「禪是佛心,教是佛語,律是佛行,同歸一念」;這一念就是「南無阿彌陀佛」這一聖號。上人說「無不從此法界流, 無不還歸此法界」,用藕益大師的話就是講,就是禪、教、律、密,無不從凈土流,無不還歸凈土。他的著述非常豐富,但是指歸凈土法門。

他的著作有很多﹝其實這四位大師每一位都有他們的全集﹞。蕅益大師的全集共有二十冊。也是因為今天晚上需要練習講法的緣故,個人有機會去看一下《靈峰宗論》。

平時我們聽上人的開示比較多,個人如果有一些缺點錯誤,通常在讀法語、聽開示的過程之中,會馬上被上人痛下針砭,馬上指出。除此之外,個人還沒有碰到蕅益大師這樣子,看他的開示會這樣被鞭子抽的感覺──照見自己一切的的習氣毛病、與缺點錯誤。所以讀這個《靈峰宗論》,個人的收益非常之大。

《靈峰宗論》有十卷,整部書像是蕅益大師的一部文鈔,或是他的開示錄匯總。看了之後,真的是有時會有汗流浹背的感覺,會看得很心虛。為什麼?就自己的所行所做很不真,很多違反戒律的地方,都被他指出來。雖然他是講開示給某位居士、某位法師,或某個場合之下講的,但是讀了之後都覺得在講自己,所以這部書我覺得非常好。弘一大師也很贊嘆這部書;他把《靈峰宗論》的一些警句匯編成一本書。這本書其實大家也看過,也曾在流通處流通過;後來不是很常見,現在更少見了。這部書叫《寒笳集》。弘一大師匯編了之後,三易其稿,然後定名成《寒笳集》。

我忘了講,靈峰就是在杭州北天姥山那邊。蕅益大師在那邊終老,後來往生之後,弟子在那邊給他建塔,所以後人也稱他為靈峰大師。

蕅益大師生在明末;他從(明)萬歷到(清)順治年間,經歷改朝換代的兵荒馬亂與瘟疫饑饉,有時每天餓死者上千人,親眼目睹這份世間苦難,激發起他的一份憫世悲心;其次歷經家道的變故,如本來在朝中當官當好好的舅父突然過世,及一位正當成長中的幼年侄兒也突然夭折,更激發起他的出世之志;另外,出家之後看到很多佛教門中的諸多流弊,激發起他發匡扶正法的大願。如是種種使他出家後發願發得非常真切,修行上非常用功──最讓我感動的是,他對自己要求非常之高。他曾所發三個願:一、如果沒有證得無生法忍,一定不收徒眾;二、不登高座;三、寧可餓死、凍死、窮死,也不去給別人趕經懺,來賺這個錢。

他有這種悲願,為竭力挽救佛教的種種弊病,挽回劫應,他付諸力行方面也非常的真,做到他所要求的言行相顧,心口不相違。很多情況下,他常常是發願;發願完了後就刺血或是燃香以銘志。有的時候是用自己的血來寫《佛名經》,或者寫一則發願文。我看了下他的發願文,很多發願──已經書上有記載的情況下──他發願的身上燃香,如果加起來,都有上百炷。那麼,那些沒有記載在書上的燃香,次數就更多了──以此類推,他燃香的次數之多,用一個成語來說,幾乎已到使他身體「體無完膚」的地步。這些是我之前看他的書沒有注意的。

蕅益大師還有另外一個比較突出的貢獻,就是很多人閱藏,看了一遍、兩遍、三遍之後,就看過去了,沒有寫下什麼東西供後人看;但是,蕅益大師看了藏經──律藏、論藏、經藏這三藏之後,不僅能夠有他的心得,而且還將讀經閱藏的方向,概貌寫下成一本指南書,這就是我們現在看的:一本是《法海觀瀾》,一本是《閱藏知津》,告訴我們怎麼樣讀《大藏經》,怎麼樣一個次第,這是大師留給後世子孫非常寶貴一份法寶。

講完這個之後,時間比較有限了,我想跟大家分享一兩則關於念佛的我所見所聞。

因為我這次從香港回美國的路程,我有經過廈門,看看父母親,途徑深圳,之後轉道去一下成都的昭覺寺、文殊院,以及西安的臥龍寺﹝在那兒隨喜他們的禪七一天﹞,還有還去扶風的法門寺。在深圳有兩位的學生要申請我們育良小學、培德中學,我把他們的申請表順便帶回來。其有一位學生的家長姓何,她談到她在佛法的修持;她之前是很躁動不安的一個人,但是她一個好處就是──如果老師跟她吩咐什麼,她一定會如實去做。根據她講的,她的老師給她一天安排許多功課,她都能好好落實去做。每天早上她起得很早──大概也是兩三點就起床,先是三百拜的拜佛,然後誦一部《無量壽經》,之後再誦阿彌陀佛聖號。她老師給她的功課是一天五萬聲的佛號。她就先是計數器,後來計數發現不是很管用,她就按照定時來唸──以一個小時七千聲的佛號來念,她自己每天這樣修行。到她功課基本上做完之後,才給她的先生孩子準備早餐。我聽了之後也是很感動,因為看她拜完佛後身體看上去很健康,精神很钁爍。像她一個在家居士,能夠力行日課,持《無量壽經》,持佛號五萬聲。她這個不打折扣,沒有放水的這樣子修持,我不常見,給個人一種鼓勵的作用,想說一個居士都能這樣做,像我是出家眾,更應該認真地在這個法門上面投入心力跟時間。

第二個事例是在九華山,有位比丘尼大約是一百一十六歲了,也是得念佛三昧的。若有帶著病人找她;她也是給他念念「南無阿彌陀佛」,然後在頭上摸一摸,那病人的病就好了。因此很多人知道她有這種神跡,攜兒帶女地去尋訪她,求她幫助。很多記者也準備來跟她,但是被她拒絕。另外她從不講別人的過失是非,如果有緣的,就作法上的開示,其餘的她都一概以「南無阿彌陀佛」──把一些言不及義的東西,當下就堵住,還轉到這個法門上面。這個故事也是讓我印象很深的故事。阿彌陀佛。

3 則迴響於《淨土法門說切願

  1. 六祖大師云:迷人念佛求生於彼。悟人自淨其心。

    未能頓悟 鈍根顯見
    迷人不知 祖師能識
    若可神會 念念自審
    忍心安住 誓願往趣

    … 勉之…

  2. 末學學習佛法的目的乃於生活中蕩除煩惱,盡形壽時脫離六道輪迴.
    泯煩惱不難;出離火宅實為難矣!!自力解脫需臻至業盡情空始能成就,
    實非濁世眾生可及.念 彌陀求生西方淨土之念佛法門乃 “釋迦金口說,
    彌陀親攝受”,實是當下唯一(穩當)解脫之道.
    莫遲疑,無二念,句句 “阿彌陀佛”直心奔西方!!
    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