傳授在家菩薩戒之感想

比丘近永講於2014年10月21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今天是輪到近永跟大家結法緣。在開始講之前,我要先聲明這次沒有做太多的準備,所以等一下講的如果語無倫次啊、沒有道理啊,請大家多原諒!

我想先談談,在八月初的時候,聖城這邊傳在家菩薩戒的一些感想。我想很多法師、居士也都談過的,不過,我是再加一點我自己的看法。

在男眾這邊,我們是照語言分成三組:中文組、英文組,還有越南文組。近永是被分配到英文組;英文組我們大概差不多有二十個戒子,大小二十個人,是很適中的一個班。所以,在坐的時候,我們是像開會那樣子把桌子排成四方形,所以大家都面對著面,彼此間討論哪什麼都很方便。

這樣子,將近一個禮拜下來,彼此間大家都很熟悉,也都處得非常好。所以,後來他們到要結束的時候,就決定受完戒以後大家回去,還彼此之間保持聯絡,所以他們還組了一個電子郵件群組,可以繼續通信。

原來我是沒有想到太多這組成員的情形,只是覺得說這班的戒子大家都處得很好,大家也都在程度上蠻齊的。剛剛坐在下面的時候,我再仔細想一想,其實這班教育程度都很高的:有兩位教授,一位是從澳洲過來的,另外一位是在東岸匹茲堡那邊的 Carnegie Mellon University大學的一個 Program (中心)的主任。除了這兩位教授以外,還有一位醫生也是澳洲過來的;有兩位牙醫,這兩位牙醫我想大家都很熟悉,常常到聖城來做義診;再加上葉教授,大家都很清楚的;還有聖城的史蒂夫都是 Ph.D. (博士),還有其他的,都受了相當高的教育。

還有一些年輕人,都是受的相當高的教育的,所以現在我想起來,確實是一個有相當教育水準,教育程度是很高。當初我和實法師提起來的時候,他說了一句,這組人哪,他說有很多brains,很多頭腦。我當時也沒有想到什麼,現在想起來確實他的意思就是他們都是知識分子。所以有機會和這組人在一起相處將近一個禮拜,那也是近永的福報,也是從前修來的一個因緣。

他們在電子郵件裡頭常常有提到,有好幾位都提到,他們受完戒以後,都非常法喜充滿,很多人有些感應的事情:比如說做很多事情都非常的順利,這些東西。葉教授也曾在台上面談過,原來他是以為他沒有辦法好好持八關齋戒的,因為受在家菩薩戒,一個月有六天要能夠受八關齋戒,但是他說受完戒以後,他發覺居然在傍晚的時候,只要喝一杯果汁,就可以打發過去,不要用藥石了。另外有一位聖荷西那邊的居士,說有一次他在外頭,家附近,鄰居有一個小孩子帶了一頭狗來;這個狗很兇的,在那邊叫。結果等到靠近他的時候,這個狗就突然安靜下來,坐在那邊不肯走,就坐在地上。他也認為這是一種感應哪;是不是感應我是不清楚。

我要提的就是說,在受戒當天,受戒體時需要觀想。之前我們上課的時候是有跟他們談起觀想的方法,就是傳統的觀想方法;不過後來方丈和尚教他們一個比較簡單的觀想法。這個觀想法很多人使用,而且都非常喜歡,這個是很容易觀想。當然令他們更高興的是,他們受完戒之後,出去又在下雨,因為觀想的結果;我想,你不上菩薩戒的課的話,你不曉得觀想法子,我等一下再給大家解釋一下。

方丈和尚教的觀想方法就是:第一次觀想的時候,就觀想到心裡頭就像整個藍天一樣,沒有雲,叫萬里無雲;第二次觀想,就觀想這個萬里無雲的天空充滿了一些善法雲,比如說,慈悲喜捨哪、六波羅蜜,善法雲充滿了;第三次觀想的時候,是觀想這些雲就開始下起雨來了,夏天嘛,甘露雨。所以他們一出去看到下起雨來,真的都很高興,認為是感應。

但那天其實氣象預報也說要下雨,不過我都看到氣象預報是說中午要下雨;結果中午沒有下雨,是到了受完戒的時候,開始下雨,所以是不是感應,我們不曉得。當然這個雨是下得很特殊哪!大家都曉得,加州這個夏天半年都不下雨的,而(這次)會在八月下雨,而且下得雨還不小,也是很稀有的事情,所以這點我想也是很值得提。

另外這班戒子呢,他們有陸陸續續的電子郵件在聯絡,他們有提到自己這個持戒的情形怎麼樣,犯戒啦,有犯戒了他們就很老實地發露。我個人的感覺是他們對這個戒是非常非常地謹慎,非常當著一回事情,所以持戒持得非常嚴謹、非常清淨,態度我是覺得很佩服他們,他們把(持戒)當成是一件非常非常重要的事情。

在上課的時候,近傳師也是在那邊幫忙,也在那邊教,他就認為這組人會是西方佛法的一個種子。我當時不覺得真的是這樣子,我現在想一想,他講的話有一點道理。我想從他們持戒的態度,還有他們在社會上的地位,他們是可以影響到很多西方人,是沒錯的。

另外,我想提提的就是上課的方式。因為男眾這邊和女眾的上課方式是不一樣;我曉得女眾是有兩百個人吧,全部都在道源堂一起上課;男眾那邊我剛剛講了,是分成三班來上,我們本來人就比較少,最大班是中文組,大概有三、四十人左右吧。

大班的上課在美國大學裡頭很多是這種情形,沒有錯,幾百個人上課;不過在大學裡頭他們會再分成小組作討論,每一組十個、十來個,不會超過十五個人,就是除了教授講課以外,分組來作,都有時間去討論,這樣子讓學生有充分發問的時間。

太大班的話,學生是沒有辦法發問的,你幾百個人的話,學生發問怎麼發問法?每個人問一個問題的話,那教授就不要講課了,所以不可能的事情。那當然大家一起上課的好處就是說,教師不需要那麼多,像男眾這邊的話,我們分成三班,就是各組都必須要有人在講課,這個用的人力就比較多一點,但是人力多也有它的好處哪,因為小班嘛。

所以在這樣子調配上,就是說你要有足夠的講員,才能夠分成那麼多的比較小班那樣子;當然大班的話,我們在聖城這邊也要有同步翻譯的人才,上課才能省時間;男眾這邊的話,恐怕就比較有困難,女眾人才比較多,所以女眾沒有什麼問題。就是說上課方式怎麼樣,我想我們可以再好好地考慮,因為以後還是會傳菩薩戒,我們怎麼樣好好地去替這班戒子上課,讓他們得到最大的利益,這個是我想我們可以好好地思考的問題。

還有兩、三分鐘,我談一下我們星期一,近傳師在這邊帶著大家開始練習蒙山的英文唱誦,這個蒙山英文唱誦我想很多人曉得,其實很久就做出來了。James他做的,他翻譯,他也在這邊唱給大家聽了好幾次。我們是拖了很久,到現在才開始正式地(開始)練習。我原來就想到說這個事情大概不會成就的,沒想到星期一又開始這樣做了,那我個人當然也很高興,樂觀其成。

在法總這邊我們要訓練的就是忍的功夫,事情不能夠急,什麼事情都要慢慢地來。當然我想,近傳師功勞也不小,他是沒有放棄,永遠沒有放棄,積極爭取機會;有這個機會,所以OK。時間也差不多了,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