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懺悔得解脫苦惱

沙彌尼近養 講於2011年6月23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Shramanerika Jin Yang on June 23 (Thurs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的名字是親涵近養,今天輪到我跟各位結法緣。如果我在講的當中有任何的錯誤,請慈悲指正來幫助我,讓我在下一次結法緣的時候能夠得以改進。

在越南,當我上國中的時候,每天下課以後,我很喜歡去回家路上的一個小廟,一個小佛寺。除了它簡單的生活之外,我也被它很安祥寧靜的氣氛所吸引,所以我總是整個下午就待在這個佛寺裡,一直到晚餐以後。因為在越南,我們上學只上半天。

甚至在很年輕的時候,我就已經感受到了法喜,從佛法得到喜悅,而且我喜歡花時間來研究佛法。等到我十年級的時候,我問佛寺的方丈,請求方丈讓我出家。有位法師到我家來問我的父母,看我出家的意願,為什麼我要出家。他只想知道我出家的動機是什麼。是因為我想學習佛法?還是因為我有傷心的往事?

我的父母跟方丈說,我沒有任何男女之間的關係,而且他們非常地以我為榮。之後,我發現這個佛寺裡面有一些人跟政治活動有關係,就這樣子我打消了出家的念頭,因為我純粹想要學習佛法,享受寧靜的生活,而不要加入任何的政治活動。兩年後,我有一個很好的機會來感受無常,因為我的父親得了肝癌,短期內他就往生了。

1975年早期,革命之後的越南非常混亂。大部分西貢的醫院裡,很多女性的病人因為不同的原因來要求墮胎,這些病人當中,大部分人是在政府上班的官員。

因為這些墮胎的數目不可思議地增加了很多,相形之下就必須要有很多(負責)接生的護士,來幫助這些病人墮胎。也因為這樣,有很多的護士都產生了精神上的壓力,因為她們要看很多無辜的生命,還沒有成形的小孩,從他母親的子宮裡面被結束他們的生命。比如說有兩個護士就因此自殺了,因為她們沒有辦法承受這種工作的壓力。我自己覺得我當時非常地幸運,因為我不需要來幫助這些人墮胎。但是,我卻也非常地同情我工作上的夥伴,而且對那一些被墮胎的小孩子,小baby覺得非常地難過。

1983年,我們全家移民到比利時,展開全新的生活。有一天,我母親要我幫她清理家裡的佛堂,當我在清理釋迦牟尼佛像的時候,我看著他的臉,我非常地感動,因為他的臉是這麼的祥和平靜。從那個時候開始,我就覺得我生活裡面有一種遺失,也就因為這樣,促使我來找尋生命中缺失的地方,但是我卻沒有辦法描述那到底是什麼。

直到1996年,我在一次宗教的討論會裡--這個是我和朋友之間關於宗教的討論--我問他們:「有沒有人知道宣化上人,或者是萬佛聖城?」之後,我就決定到萬佛聖城來了解宣化上人。當我兩次造訪萬佛聖城丶聽上人很多的開示以後,我知道我已經找到我生命中遺失的東西,就是這個道場跟上人的教化。就像一個迷失在沙漠裡面的人,饑渴很久,我現在突然覺得非常地寧靜自在,因為我聽了上人的開示。

從一開始知道上人跟萬佛聖城,我就一直想要參加萬佛寶懺,來懺悔我往昔所造的惡業,這些惡業不論是我故意的,或者是無心所造的,是今生,或者是前生。但是,我有一些朋友建議我先開始誦念八十八佛懺悔文、水懺或者是梁皇寶懺。但另外一方面呢,有一些朋友告訴我:如果我真的想要出家,我必須要參加萬佛寶懺,因為我禮拜諸佛越多,我就可以懺消我所造的業障,更快一點地懺消我的業障,然後我就可以滿願出家。

直到2004年,當我的侄女Laura到聖城來求學,我的家人請我陪同Laura到聖城,以便照顧她的生活起居,因為那個時候Laura才10歲。我馬上就把握這個機會來到聖城照顧我的侄女,但是最主要的原因,卻是要照料我自己的修行。

但是,縱然這樣,我第一次參加萬佛寶懺卻是在2006年。在那之後,有人問我:「是不是還有出家的意念?」我回答說:「出家的念頭一直跟隨著我,但是我恐怕這個機緣還沒有成熟。」她建議我跟一位法師談談,請求建議。當我跟這位法師談了以後,我在2007年就被允許出家。從那個時候開始,我每一年都有機會參加萬佛寶懺。

回想從2006年到現在,我參加萬佛寶懺,都一直有很多的妄想。當我禮拜諸佛的時候,雖然諸佛的名號是這麼地莊嚴,我們唱的曲調是這麼地優美,但是我還是有很多的妄想。我一直在煩惱我自己的身體狀況,還有我日常所必須要做的工作。

但是,比較往年,我今年的妄想少了很多。今年,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當時自殺的兩位一起工作的護士。很久以前,當我的心還没有受到佛法滋潤的時候,我除了哭以外,都不知道如何對待我朋友死亡的這件事情。甚至有時候我還會有一些懊惱地問:為什麼這樣的事情會發生在她們的身上?

來到聖城以後,我接觸到佛法–佛的教義,聽到上人的開示,我的菩提心就好像一棵小小的植物,被放在一個適切的地方,有足夠適當的肥料,現在生長得非常的健壯。當我聽上人的開示,我學到了因果,也知道怎麼樣來減少這一些不好果報的形成。

我也了解到,懺悔是我學習佛法眾多法門中的一個,可以幫助我更有信心地在這個修行的道上一直走下去。除了為我父母親懺悔之外,我也為眾生懺悔,希望眾生可以很快地在他們的這些業障中獲得解脫。維那師優美的聲音,也好像幫助我解脫我所有的業障跟我的苦惱,讓我非常平和滿足,這些是我在以前從來沒有感受過的。

這就是我今天想跟各位佛友分享的,希望每一個人的出家因緣可以趕快來到,可以早日出家。希望各位不要像我一樣,在修行的道路上蹉跎了寶貴的光陰。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從懺悔得解脫苦惱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