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光大師的生平事蹟

比丘尼近經講於2014年12月23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是近經跟大家結法緣。今天是農曆十一月初二,再過兩天就是十一月初四,就是十二月二十五號誕節,也是印光大師圓寂七十四週年的紀念日。所以今天我想以淨土宗第十三代祖師印光大師為主題,來分享大師的生平的事跡。最後有時間的話,就分享一點他的淨土法語,以這個來紀念中國近代佛教史上,影響非凡的一代高僧。

上人也講過,印光大師是大勢至菩薩的化身,到娑婆世界來度眾生,所以我們在這個時間來念佛,來打佛七,也有一番特別的意義。其實很多人都讀過印光大師的文鈔,或者是印光大師對修淨土法門的一些法語。

印光大師一八六一年生,一九四零年往生,在短短的十五分鐘內要把他的生平事跡都講完,可能會比較困難。所以我想節取比較前面,就是他從出生一直到印光大師文鈔的印行,這一段比較前期,五十歲之前的故事,大家比較少知道的,跟大家分享。後面有時間就分享一點法師的法語。

印光大師是陝西郃陽的人,姓趙,名聖量,字印光,別號叫常慚愧僧。印光大師是在一八六一年出生,清朝咸豐十一年。他有兩位哥哥,他排行老三,可是他在生下才了六個月,他的眼睛就患了急性結膜炎,差一點就失明。後來雖然眼睛的病治好了,在他很小的時候,眼睛就已經受傷,看東西不能看久,看久了視線就模糊。

印光大師小的時候,就跟著他的大哥讀書,二哥在家務農,父母在鎮上就是很有德的人。他七歲到十四歲的時候,在家讀書;十五歲時,就跟著他的大哥到長安讀書。在還沒有遇到佛法以前,他讀了韓愈還有歐陽修辟佛的一些文章。因為印光大師的資質非常聰明,他還沒有學佛,讀到這樣的文章,也曾經跟著這些理學很嚴重地辟佛、排佛。他排佛之後有一段時間,生病了很多年,後來眼睛又差一點失明。

所以印光大師在文鈔裡面,後來回憶到他的病折磨他了很多年,他說他好多年就像廢人一樣。但在生病的這個幾年裡面,他非常仔細地思考跟反省,覺悟到自己排佛的錯誤。後來他轉研佛典,因為他非常的誠心,眼睛後來也就好了。

因為印光大師從小就在家裡跟著大哥一起讀書,所以家裡對他的期望是希望他考取功名、做官。他也曾經去同州考秀才,他在那裡偷跑想要出家;但是沒有成功,反被他的哥哥帶回家;印祖當時一直想出家,但苦無機會,那是他第一次想要出家。

在大師二十歲的時候,一八八一年,他的哥哥回到老家去住,就留印光大師一個人在長安讀書。大師便趁這個機會去終南山蓮花洞去拜訪道純老法師,在那邊剃髮出家。道純法師就給印光法師取名叫印光,字聖量。當時候出家衣服都要自己準備,所以廟上就只給大師一件大衫和一雙鞋子。當時候生活很貧困的,地方也很小,所以大師就自己親自燒飯、打掃衛生等。

印光大師出家三個月以後,他的大哥就找上門來,跟他說:「媽媽病得非常嚴重,你現在就要回家探望。你想出家的話,你要先跟母親告別,才可以再回來修行。」大師知道哥哥是騙他的,但是探望母親也是為人子的義務,所以,他只好跟著哥哥回家。走到一半,大哥就突然拿出一套俗家的衣服,很嚴厲地斥責他說:「你現在馬上就把這件僧服脫掉;你如果不把它脫掉,換上俗服,我就馬上把你打死在這裡。」大師很無奈,就只好聽他哥哥的話,把衣服換了。後來回到家裡就發現,媽媽並沒有生病。

回家後大師發現,其實母親對他出家沒有反對,也沒有同意。但是大哥呢,非常反對就教訓他:「誰叫你可以擅自出家?你自己想出家就可以出家嗎?你從今以後把出家的念頭放下;不然,我就要繼續再痛責你。」大師只好跟他的哥哥說:「好了,我不想出家了。」他的哥哥本來準備把他的僧服要改成普通人的衣服,大師就趕快說:「哎,你不要改!如果廟裡要派人來要,我還要還給他們呢。如果沒有還,到時候要打官司怎麼辦?」大哥說:「好了好了」,就把這個僧服收起來。

家裡的人很怕大師又偷跑回去廟裡,就嚴加看管他。為了要找到可以回到廟裡的這個機會,大師也很故意地隨順他的家人,掩蓋他要出家的真心。有一天,親戚家辦喜事,大師就故意在酒席上夾起肉就開始大吃起來。哇!他的哥哥看到他的弟弟開始吃肉了,非常開心,就想:「哇!我弟弟不想出家了。」從此以後就不太看管他,非常放鬆。他就這樣子在家裡住了八十幾天。

有一天,印光大師就終於等到他要出家的機會了。因為大哥去探望親戚,二哥又在外面工作,大師就趁機趕快拿了他的僧服和一點錢,馬上就離家到蓮花洞寺,去看他的剃度師父。因為怕他的大哥追來,他在廟裡只留了一天晚上,隔天走了以後,就一路行腳到湖北的蓮華寺。

但是大師這個時候還是沙彌的身份,想要在別的寺院掛單其實很不容易,大師就討了一個很辛苦的工作,專門負責做基層的事務。比如說像飯頭、水頭這種工作,就是最基本的,維持廟裡運作的很辛苦的工作。大師一個人就做三個人的工作,他當了柴頭,還做水頭,還要負責打煤炭。全寺有四十多個人要用的水,他也不止要挑水,還要砍柴,還要日夜二十四小時保證熱水都供應不斷。他把水挑回到廟裡以後還要燒水。還有打煤炭,煤炭燒完的渣,他也要自己扛出去倒掉。

大師我們前面就講過,年輕時常常生病,他那個時候二十出頭,身體也很弱,所以一人領三職的工作,對他來說是非常非常地辛苦。但是因為大師為了能出家修行,他完全無怨無悔,也沒有怨言。他也知道他是沙彌的身份,廟裡能夠讓他來掛單就已經很慈悲了。所以大師就一邊勞作,一邊持佛名號。雖然很苦又很累,但他都一直能夠堅持下來。

同年的農曆六月初六,是廟裡曬經的日子,大家都知道印光大師是讀書人,就讓他也幫忙整理。就在他整理經書的時候,看到了殘缺不全的書,叫《龍舒淨土文》;他翻一翻就覺得這個勸人念佛的道理,非常的合情合理,也覺得這是一本接引初機念佛人的一本奇書。他很認真看完後,就了解淨土法門的基本教理跟修持的方法,也因此更堅定了他的信仰跟修淨土的決心。

再來講到第二個時期,參學跟閉關的時期,大概時間只能夠講到這一段結束。他出家的第二年,二十二歲,他就開始幫忙廟裡管倉庫,就是當庫頭,即管理日常之穀、錢、帛、米麥等之出入,職位低而任務重。因為方丈覺得他做事很負責,言行一致,也非常的誠實,所以就讓他來管理庫房。法師他深明戒律,知道因果,所以他非常地慎重,不敢貪廟上的任何便宜。

同年的十月,雙溪寺要傳戒,大家都知道大師未受大戒,便約他一同受戒。也因大師很擅長書法,就請他負責傳戒期間各種文疏的書寫,大師也隨眾出坡,背戒,演習儀軌等。但是,剛才有講過,大師在小曾經患過眼病,雖然好了,如果眼睛太過勞累,眼疾就會復發。也因為這一次書寫大量的文疏,他的眼病就復發了,有時候奇癢難忍,有時又痛得不得了。當時也沒有什麼藥可以用,為了不因病誤事,一有時間他就念佛,求佛的加被。夜深後,大家都睡了,大師又坐起念佛,並默默懺悔。只有一心念佛時,他才感到清涼,眼睛才沒有這麼痛;平常寫字的時候,他也是一筆一劃都默念著佛號。後來整個戒期圓滿的時候,他這個書寫的工作也結束了,但很奇怪的是,大師的眼病也不知不覺完全好了。

後來二十三歲到二十五歲期間,法師都隱居在終南山。二十六歲,聽到紅螺山資福寺是修淨土法門的道場,法師也就到那邊去常住念佛。然後,二十七歲的時候去朝五台山,朝五台山完又回來紅螺山;三十歲的那年冬天,大師到東三省行腳,白山黑水,一缽長征;三十一歲回到北京的圓廣寺。

三十二歲的時候,有一天他在寺門外面,看到一個丐童,大概就十、五六歲,跟大師要錢;大師就說:「你如果念一句佛號,我就給你一錢。」那個丐童死也不肯念,大師又說:「不然你念十句,我給你十錢。」那個孩子還是不肯念。後來,大師就把整袋錢都拿出來,大概有四百多錢,就笑笑跟他說:「你如果念一句呢,我就給一錢。你儘管念;你念多少,我就給你多少,錢給完為止。」這個乞丐孩子聽到印光大師這麼講,就開始大哭,至始至終都不肯念一句南無阿彌陀佛。

大師看到這個情況,就悲嘆這個孩子太缺乏善根,但還是給了他一錢,就離開了。

所以,今天我們有因緣來打佛七,天天念佛,念得好像很輕鬆,也沒有人付我們錢,我們可能還要花錢買機票啊,還要付住宿費啊,還要來這邊念佛。所以我們要知道能來念佛的這個因緣是非常殊勝,這也是往昔我們種了很多很多的善根,才有這個機緣來打佛七,所以我們都要好好地珍惜。

印光大師三十三歲的時候,就到浙江普陀山的法雨寺,在那邊曾經有兩次閉關,一共六年。之後,印光大師住在法雨寺大概有二十多年,從來都沒有下山,唯一就是閱讀藏經、念佛,也不求名也不求利。一直到五十一歲的時候,他寫了四篇文章,有居士把文章刊登到《佛學叢報》上,署名「常慚愧僧」,名震遐邇。

這四篇文章是《淨土法門普被三根論》;《宗教不宜混濫論》;《佛教以孝為本論》;《如來隨機利生淺近論》。大師的法緣因而開展。 這四篇論文算是印光大師在中國初轉法輪。 接下來的幾年,有許多出家人或居士們在佛法上有疑問,就直接寫信跟印光大師請益。後來幾位居士,更多方收集大師的書信和文章,刊行《印光法師文鈔》,使中國社會萬千信眾,都沾濡大師法雨。印光大師之名,因而傳遍中外。時間到了,今天講印光大師的傳記就講到這裡。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