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七法會圓滿心得報告

Jay Lee、Chuc Tường、Aaron Friedman、李青華、王洪良、Lê Hồng Ngọc、李果華、王親平講於2015年4月11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比丘近巖:諸佛菩薩、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阿彌陀佛!今天是四月十一號,兩千一五年。我們今天星期六晚上,來做觀音七的圓滿的心得報告。男眾、女眾,我們還像往常一樣,大家分別介紹一下個人的姓名,從哪裡來,然後再講心得,時間大概控制在十分鐘、十五分鐘。

*                     *                  *

Jay Lee:大家晚安,我的名字叫Jay Lee,是在越南出生,但是我的祖上是從中國大陸來的。我是差不多四歲、五歲,就從越南搬到紐約,在紐約生活了三十多年。再過幾個月,我就過我四十歲的生日了。差不多兩個半月之前,我先從紐約搬到了三藩市;又過了一段時間,我把我的父親帶過來。因為我是在佛教家庭長大的,所以當他過來之後,他就問我,這邊有沒有佛教的寺廟,能夠去參觀。我就上網去找,找到了萬佛聖城,並且看到,這邊現在就有一個觀音七。所以就過來參加這個觀音七。參加觀音七。我認為對我的幫助很大,因為它給我帶來的經驗,與我長大時遇到的佛教的經驗是不一樣的。

因為從小,我雖然學到一些佛法,卻沒有真正去體會在日常生活中修行的感覺。我的父母每天都會去寺廟拜佛,有慶祝的法會都會去參加;但是我卻沒有,所以來到這邊時,每天都有日常的功課,並且時間表很緊,讓我能夠一個個去參加這些法會,我認為說,這次的觀音七對我有很大的幫助。不僅是給會講中文的人有幫助,並且對那些,像講英語的也很有幫助。像《普門品》或者其他的經典,翻譯成英語,我們可以對佛教有更好的瞭解。所以我想謝謝大家,給我這麼好的經驗,並且謝謝萬佛聖城,讓我能夠有這樣好的環境修行。

*                     *                  *

Diệp Thị Vân: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叫Diệp Thị Vân,法名Chuc Tường。這是我第一次來聖城。我來自荷蘭。我今天晚上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來聖城的因緣。

我有一個朋友住在芝加哥。他跟我講過一些關於聖城的事情,我覺得他很幸運,很有福氣,可以在聖城附近住。這個地方是我非常非常嚮往的。他就介紹給我幾個在荷蘭的法友。這樣呢,就給了我可以來這裡參加三天基礎禪的機會,而且還有接下來一個禮拜的觀音七。

第一次參加三天的基礎禪,我覺得自己經歷了很大的考驗。第一天還是不錯的,但是第二天我的腿就非常疼;到第三天的時候,就非常非常痛,我就非常勤地換腿。這樣呢,我覺得時間過得很慢。我一直看牆上的錶,看是不是到了時間。我看到周圍的人,坐得非常端莊,都在很專心參禪,我覺得很慚愧;沒有別人看錶,只是我在看錶。所以我自己告訴自己,需要更加努力。

這是我第一次來參加兩個法會,禪三和觀音七。我其實不懂中文,對英文瞭解也很少,所以在頭幾天,參加法會是蠻困難

的;尤其是唸經的那一部份。但是我並不覺得很無助,或者是失去信心,反而覺得大眾唸誦的聲音非常美妙。從唸誦一直到唸觀音菩薩的聖號,尤其是在最後三天,我經常被感動到熱淚盈眶。所以,在過去的兩個禮拜,我遇到了很多非常非常熱心的人,他們都是佛菩薩,非常慈悲地告訴我聖城的規矩是怎樣的。因為有的時候不知情的情況下,我有違反到聖城的一些規矩。

我覺得,非常高興能夠參加這次法會,和在座的法師,和各位善知識都一起參加。我看到這個道場是多麼地莊嚴。上人講得是非常對的,能夠找到這樣好的寺院道場,在現在的社會下是非常不容易的事情。我非常希望我的女兒能夠來這裡上學,以後可以出家。這是我最大的期望。

我很高興這兩個禮拜可以在聖城度過,這個地方實在是非常寧靜、非常美好。我感覺就像回到家一樣。我非常想全心全意地感恩各位法師,給我們提供了非常舒適的住宿、美妙的食物,以便我們專心地修行。

我們有一組來自比利時和荷蘭的人,大家都很想表達我們對上人的感恩;感恩他在這邊建立了這樣一個道場,讓我們可以有機會來修行。我同樣想對各位法師和義工表達我的感恩,因為有的時候,比如說我們迷路了,或者在法會的時候不知道唸誦到哪裡了,他們都會很慈悲地指出來。而且,我想感恩各位廚房工作的人員,我們都很想說,非常非常感謝。希望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都可以健康,平安。阿彌陀佛。

*                     *                  *

Aaron Friedman:我的名字叫Aaron Friedman,我今年二十六歲,我是從加州來的。我首先想感謝大家,能夠給我帶來這麼多的支持,能夠有這麼好的社區來讓我進來,住一個星期,並且參加法會。我本來是跟我的父母一起開車上來的。當我們進來登記之後,我覺得我們所以的事情都很順利。我也發現聖城的環境很寧靜,帶來一種祥和的感覺。我一進屋之後,發現一切都安排得很好,並且屋子裡也很乾淨。我遇到的人都很和藹,都善於鼓勵。我在這個禮拜,雖然犯了很多的錯誤,比如說不知道什麼時候唱誦,不知道在哪裡唱誦,打坐的姿勢不對,等等。但是,大家都能夠原諒我,我也很感謝他們,因為我知道,我在這種地方很難事事都做得很完美。感謝大家能這麼地包容我。我第一天來的時候,我拿了一個很大的行李包進來,不知道我在這禮拜要做什麼。跟我一個房間的人,他來得晚一點。他進來之後,就拿了一個杯子,牙刷牙膏,和他身上的衣服,別的什麼都沒有。這種很大的差異讓我覺得很奇怪。當我得到聖城簡單的介紹之後,我就比較瞭解說,聖城主要提倡的是什麼道理;在這個禮拜中,我需要參加什麼樣的法會,等等。我也在空閒的時間,有爬一些山,或者走一些小徑,我也看到,萬佛聖城是多麼地大,給我帶來很好的感覺。在這邊住的人,我都必須要感謝,感謝法師,甚至到一般的居士,因為他們給我樹立了很好的榜樣,並且讓我知道,我應該做什麼樣的事情。雖然我們不一定講同樣的語言,但是我們能夠從各種,像臉上的表情,微笑,等等,互相地溝通,並且相處地非常好。所以我認為說,這種好的環境,好的社區,給我的修行帶來很大的幫助。

*                     *                  *

李青華:諸佛菩薩、宣公上人,還有諸位法師、所有的法友:阿彌陀佛!我的名字叫李青華,在San Jose City College念商學院管理,目前住在聖荷西。這是我的榮幸,跟大家分享我的經驗,還有跟大家結法緣。

在第一天,是全天的法會。在白天的時候,我很忙地參加所有的活動,也很開心。第二天對我來說,是比較困難的一天。為什麼?因為我戴禁語牌,沒辦法跟人家聊天。但是呢,內在一直有個聲音打擾我。譬如說,它一直在抱怨,「這個天氣太冷了。下雨天太冷了,溫度這麼低!」自己罵自己,說,「為什麼那麼笨,來這邊參加什麼觀音法會?」我試著忽略它,很嚴肅地,很認真地,一直在唸觀音菩薩的名號,讓這個內在的聲音慢慢消失掉,不要管它。

一直到第三天,它才消失。在此期間,我的心智、我的頭腦,就變得一片空白。有時候我還覺得,我好像變笨了。

在第三天早上,打坐的時候,我看到一點點小小的白光。這個對我來說,是一個小小的突破。但是我很害怕,因為我害怕這可能是魔。又加上我戴著禁語牌,沒辦法跟任何人請教。很慶幸地,我在女眾的入口那邊,看到公告欄上有一張海報。那個是宣公上人的解說,他教我們說,當我們唸觀音菩薩名字的時候,我們是在叫他的名字,請他幫我們一個忙。幫什麼忙呢?幫忙把眼睛上面的眼罩拿掉,所以我們能夠看到內在的光。還有他一再提醒我們,所有的有情眾生,內在都有智慧、有光,只不過是我們的眼睛被遮住了而已,看不到。

雖然我自己本身以前有打坐過,但是,我還是很害怕。因為我以前聽過太多負面的公案或者故事,說人家如何打坐,結果著魔,然後住到精神病院去了。不論如何,讀完上人的海報,還有他的解說之後,我覺得放心多了,很有安全感,也更有信心了。

在第三天下午,我並沒有很好地打坐,因為吃太多了,就打瞌睡,看不到白光,看到灰灰的一片。

然後在第四天早上,我又看到明亮的白光,感覺到法喜充滿,很滿足,心中很平靜。

我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觀音法門是最好的醫藥,而且是治療憂鬱症最好的辦法。

在二〇一三年四月的某一天,我的姐夫自殺。他是在羅馬尼亞出生長大的美國人。他在美國拿到博士學位,然後在IBM工作,申請了二十幾個專利,有一個很美滿幸福的家庭。所以,你從世間法來看的話,他幾乎是很成功的,在各方面都很成功的。但是,他得了憂鬱症,卻沒有任何徵兆,所以我們都沒有辦法事先預防。如果他學過觀音法門,而且也練習打坐的話,或許他的生活就會不一樣了,他就會被救下來。

在第五天的時候,我又看到明亮的白光,變得越來越大,越來越寬廣,大過一整片牆。我的嘴角兩側就一直在往上揚,很自然地往上揚,我沒辦法控制。同時,我又覺得很有安全感,覺得很滿足。在休息期間,我自己問自己說,我是不是有在打妄想,或者看到白光是我的想象而已。事實上,我試著回想,我閉上眼睛的時候,我看到的是雜訊,有黑色和白色。要我很認真,很專注地唸觀世音菩薩名號之後,這個白光才會出現。所以沒有奇蹟出現,是我認真努力地去練習而做到的。

就我個人而言,我看佛教是一個很棒的哲學,是一個很棒的教育,是一個很棒的宗教。但是,它更是一個可以由實驗證明的科學。所以,唸觀世音菩薩的名字,並不只是在催眠我們自己;事實上,可以幫助提升我們自己的精神跟靈魂層次。

最後一個總結,為什麼要告訴大家我這麼一個痛苦的故事,是希望大家把我的故事跟其他人分享;尤其是憂鬱症的患者。希望告訴他們,「有觀音法門,是可以做得到的方法,可以幫助他們解決或者減輕他們憂鬱症的痛苦,帶給他們一個希望,未來,還有明亮的白光。」阿彌陀佛!

*                     *                  *

王宏良: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同修:阿彌陀佛!我是中國山東煙臺人。我這次從澳大利亞來到萬佛城聖地,學法求佛。這次參加了觀音七法會;我是第一次參加這樣的法會,覺得挺激動。我簡單地說一下我參加觀音七法會的心得體會。

這幾天唸誦《妙法蓮華經・觀世音菩薩普門品》,以及「南無觀世音菩薩」的聖號,讓我對《普門品》有了初步的認識,讓我感到觀世音菩薩救苦救難,普度眾生的慈悲心;尤其是在《普門品》裡說到的,觀世音菩薩發的十二大願,讓我感到由衷地敬佩。在《普門品》中講,觀世音菩薩摩訶薩的威神之力,巍巍如是。觀世音菩薩的威神之力是非常非常大的,有時候是無法想象的。從古至今,有許許多多次,觀世音菩薩神奇地現身說法。所以我們對觀世音菩薩,應當深信不疑。我覺得,經常誦唸觀世音菩薩的聖號,對觀世音菩薩有所求,或者遇到危險的時候,觀世音菩薩能保護我們,使我們逢凶化吉,遇難呈祥。

我就簡單說一點。最後,希望大家和觀世音菩薩多多接觸,增加我們的福報和智慧,以及功德。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                     *                  *

Lê Hồng Ngọc: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大家晚上好!我的法名是Chin Ci,是越南人,現在住在加州的Fresno。有人告訴我說,聖城是一片佛土,很多人想來,但是因為各種的因緣,不能滿願。對於我個人來說,能來到聖城,這個經驗是非常曲折的。所以我今天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我來聖城的因緣和道路。

我聽說過聖城,我很想來參訪。但是,我不知道怎樣才能過來。有一天,在慶祝觀世音菩薩聖誕的法會,我在Fresno當地一個寺院,遇見了一位新的朋友;這位朋友的名字叫Mai。他答應我說,他下次來聖城的時候,一定會帶上我。預計的時間就是盂蘭盆法會,那是二〇一〇年的九月二日。

我的生日也是在盂蘭盆法會附近,所以我的同修和他的父母答應我,會一起到聖城來。我們當時打算在禮拜六的八點鐘出發。但是,當那天到來的時候,已經是八點了,我們還在家裡。為什麼呢?是我同修他說,他沒有衣服穿。他想穿他最喜歡的一身衣服,但是那衣服髒了還沒洗。所以呢,與其換別的衣服出門,他乾脆開始洗起衣服來。所以,在當時我覺得同修好像不是他自己一樣,不是很正常。我就告訴我的朋友Mai說,你向上人求,看我們可不可以平平安安地到達聖城。

所以我就非常耐心等待。終於,他同意出門。開車開到半路的時候,他突然要轉車頭回家;我提醒他說,我們這次來聖城是為了我的生日。他聽到這個就說,好吧。所以就可以繼續開往聖城。

我們在開出高速路,然後去朋友Mai家裡的時候,我同修就突然說,「我不要去Mai的家裡,我們要吃早餐。」

終於,我和我的同修,還有Mai和他的同修,四個人坐在車上,在高速公路上。但是,開到一半,他又不願意繼續走了。這次的理由是要買一個新的GPS。我們當時就同意了,因為沒有別的選擇。

五個小時之後,感恩阿彌陀佛,我們終於到達了聖城!

在我們等Mai和Steve的時候,我就說,親愛的同修,你想不想向佛菩薩還有上人頂禮呢?他非常冷淡地拒絕了。他繼續講,他們又不是我的聖主。因為我的同修是美國人,是基督教徒。所以我就跟他說,那不然的話,鞠躬也可以啊,就向打招呼一樣。

我跟他說,「你來到別人家裡的時候,應該先向家裡的主人打招呼,對不對?」他說,「我不要,妳要拜妳自己拜。」所以,他就把手插在胸前,看著我自己在向上人頂禮。我當時非常地傷心,就向上人講說,「上人,我需要一個奇蹟。」

幾分鐘以後,我們和Mai、Steve見面了。Steve就問我同修,跟他一起講講話。幾分鐘以後,我看到Steve和Ryan兩個人都在向上人頂禮。我和Mai很震驚,所以我們就慢慢走開了。回想起來,我非常高興在第一次來聖城,我可以通過各種各樣的考驗。

所以我現在學到,所有的一切都不是很簡單的。就像上人說的,「一切是考驗,看你怎麼辦。」我現在非常珍惜我能夠來聖城修行的機會。我知道,將來我會有更多的考驗。我希望自己會很堅強,可以衝破各種各樣的考驗。阿彌陀佛!

*                     *                  *

李果華: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法名是李果華,是從東岸華嚴精舍來的。我事先沒有準備,但是法師說,還有點時間,所以跟各位結法緣。

我們這次打觀音七,我想到我母親跟我講的一件事,是關於觀世音菩薩感應的事蹟。

我母親跟我講,是在中國跟日本抗戰的時候,大概是在一九三幾年的時候;那個時候因為中國抗戰,死傷很多人,所以那個地區,有點像瘟疫一樣的傳染病。專門都是那些很年輕的孩子,就一下子,像出麻疹一樣。那個時候也沒有藥醫,死了很多人,而且聽說都是年輕的女孩子。

我二姐,那個時候幾歲,很小,也得了麻疹;我母親很緊張,就問朋友,要看醫生還是怎麼辦。那個人就跟我母親講說,「妳不用緊張,妳唸「南無觀世音菩薩」聖號,觀世音菩薩是救苦救難的,會幫助妳。妳要很虔誠,那幾天要淨素。」雖然那個時候在抗戰,本身就是物質缺乏,也沒有什麼葷的東西吃,素的更沒有什麼,只有蘿蔔、青菜,水煮一下。我母親聽了那個人的意見,就開始很虔誠地稱誦觀世音菩薩聖號,求觀世音菩薩。那個時候他們是講說「娘娘」。所以求「娘娘」,「娘娘」就會來保護你,會來幫助你。我母親大概一個禮拜,還是十天,吃得很淨,然後就求。

有一天,她就覺得好像是在黃昏的時候。那個時候她們在逃難,臨時住的都是很簡陋的旅館,睡的是板床。那個時候我二姐很小,發高燒。我母親有一天在黃昏的時候,在求的時候,就先聞到一陣香味,然後就隱隱約約感覺床板有一點聲音,好像有人上來一樣,但是也沒有看到人,就是聞到香味。我母親心裡就想,這肯定是「娘娘」來了。之後,我的姐姐就不藥而癒了。這是我母親跟我講了好幾次的故事,是一個真實的觀世音菩薩感應的事情。所以,我母親對觀世音菩薩是非常有信心的。

她跟我講,她在小的時候,年輕的時候,她第一次聽到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是在躲警報,也就是中日戰爭的時候,躲警報。那個時候,她們年輕,抱著孩子,躲警報。那次轟炸得很厲害,他們很緊張。很多人在哭,很害怕。就有一個人,跟大家講,「你們安靜,你們不要害怕,你們就唸觀世音菩薩聖號,求觀世音菩薩,都會遇難呈祥,化險為夷。」這是我母親第一次聽到觀世音菩薩聖號。

我們何其有幸,今天可以在觀世音菩薩的道場來共修,來聽經聞法,學習。我們的上人,他是教導我們誦《大悲咒》,誦《普門品》,以及種種的法門。還有修大悲法等等。我們非常感恩,有這個道場,有這麼多的法師,來帶領我們,讓我們能夠——不但是觀音七,不但是說幫助自己,也可以說是幫助我們整個世界,甚至所有的法界眾生,都因此可以得利。在此非常感恩,阿彌陀佛。

*                     *                  *

王親平: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以及法友:這次觀音七是我皈依萬佛聖城三週年紀念日,也是我第八次來到萬佛聖城。

我的法名叫王親平;平的意思是平安、平等、平和。我想藉這個機會,慶祝我的三歲生日。我想給大家分享一下,關於《普門品》裡面的一個小故事。

我在瑞士生活了兩年半時間,但是我的德語卻是非常糟糕,不能夠讀懂信,但是我可以說簡單的日常用語。我常常會收到很多信件,大部分都是廣告,所以我也沒有太在意。

有一次早晨,大清早,我仍在睡夢之中,聽到很大聲音的敲門聲。我不知道是誰,但是敲門聲此起彼伏,持續不斷。

我也不敢太忽略,所以只好起床,準備開門。因為我獨自居住,所以我還在想,這會是誰呢,這麼大早上?當我打開門的時候,我完全被嚇到了。猜一下會是誰呢?

我把門一打開,發現是兩個身材魁梧、高大強壯、荷槍實彈的警察。

我想說,我是受過三皈五戒的佛弟子,我也沒有做什麼違法亂紀的事情,他們找我幹什麼呢?但是我還是有點緊張。

那個時候我很緊張,很擔心出了什麼事情。我覺得自己是個很虔誠的佛教徒,我也遵守三皈五戒,也沒有殺人放火,也是吃素的。他們找我幹什麼呢?我還是很緊張。但是在這種情況下,我還是迅速地在心裡默唸了一遍《大悲咒》,然後默唸了一下觀世音菩薩……。

這個時候,我就問兩個警察說,「你們在這裡幹什麼?」這兩個警察彼此互相看了一眼,說,「哦,他不說德語。」我就問他們,「你們來幹什麼呢?」他們告訴我說,他們代表的是執行部。

這個時候我覺得稍微輕鬆一點,沒有那麼緊張了。

然後在警車上,我注意到,這兩個警察在打電話。雖然我不知道他們在說什麼,因為他們說的是德語,但是我可以感覺到,他們好像是在幫我求情,意思就是說我可能不懂德語。

然後他們帶我到了執行處。我在那個地方才知道,我犯了什麼樣的錯誤。在那個時候我才知道,我這個錯誤可能會帶來嚴重的後果。

執行處的人告訴我,他們代表政府,因為我沒有付我的醫療保險的賬單。我不熟悉瑞士的醫療系統,我以為是公司給我付了,而且在所有的信件當中,我都以為是廣告,因為那個信的標誌是一個傘。

在一番比較長的教育之後,他們看我的態度很好,有警察幫我求情,他們就沒有把我送進監獄。

我很感恩,我有唸觀世音菩薩的名號,讓我在最危險的時刻渡過難關;否則的話,我現在可能就在監獄裡,就不能跟大家講話了。阿彌陀佛。!

我認為《普門品》的旋律很優美,每當我聽的時候,都有一種很愉悅的感覺,它也有治癒作用。

我認為《普門品》的音樂,是一個不錯的法門,可以用來好好練習。阿彌陀佛!

*                     *                  *

比丘近巖:時間過得很快!我們大概還有五分鐘。等一下大家就要一起跑西方。我們想感謝所有成就這個觀音法會的法師們和義工們,讓我們有這樣七天好好用功的機會。這些弟子,有一些他們由於工作關係,今天下午有一部分人回去了。

每次來的弟子,我都會留心觀察他們在此期間的表現,他們如果有特別誠心,或者作工很用心,我都會注意。王居士他們是這次從澳洲專程趕過來,頭一天在三皈五戒的時候,他們在那裡受。他年紀也不小了,但是他能夠這樣,在那邊很誠心地由始至終地跪著;這是種誠心的表現,在法上的誠心。

像李果華居士,他在禪三的時候已經來了;從禪三開始,之後一直幫道場,清理道場,莊嚴道場,很投入。從其所作所為可以看到他在佛法上的薰陶,是相當地誠心。我為什麼會說到誠心,其實反思個人,在法上是不是有投入應該投入的心力跟時間。這也是個人一種觀音七之後的反思,對照。

最後,就以蘇東坡的那首詩來與大家共勉我們在聖城的人:「橫看成嶺側成峰,遠近高低各不同。不識廬山真面目,只緣身在此山中。」我們在聖城住得久了,慢慢覺得是稀鬆平常,容易有這樣一種心態,不會把它作一種難遭難遇的法門來加以修行。阿彌陀佛!

4 則迴響於《觀音七法會圓滿心得報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