爺爺的往生啟示

李親賢講於2015年4月17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今天輪到梅芳,法名親賢,上臺來做心得報告。如有說得不如法的地方,請各位慈悲指正。今天的題目是,爺爺的往生啟示。

小時候,除了家門口正對的一座觀音廟,隔壁街的殯儀館和棺材店之外,我家附近屈指一算,也有十多間大大小小的廟宇。有佛教的、道教的、幫人跳童的,等等。而媽媽,常常帶我去家對面的觀音廟拜拜。當自己熟悉了,就常常自己去廟裡找那裡被領養的孤兒玩。

我房間的窗口,是向著殯儀館的方向,而殯儀館的打齋聲,就成了我每晚的安眠曲。小學時期,殯儀館被迫搬遷,因為附近的居民投訴太吵了。從此,我的安眠曲沒有了。剛開始幾天,我還有些睡不著覺。

我父母親年紀很大才生下我。大約在初中的時候,我開始擔心,如果父母去世了,我應該怎麼幫他們辦身後事。於是,我就開始在報章上找尋,哪個佛學會或者哪個寺廟有結緣品,如書籍或光碟等等,讓大眾寫信去申請。

記得有一家佛教會結緣金光明沙,報上寫著,「只要在亡者身上灑上金光明沙,可以讓亡者往生到善處。」我想,將來可以用在父母身上,也希望他們得生善處,自己就寫信去申請。沒想到過了十多年後,我還記得把它用在爺爺身上。

二〇〇五年年尾,我正在紫雲洞(又名般若觀音聖寺),參加恆持法師舉辦的一星期禪七和三天的《楞嚴咒》課。就在《楞嚴咒》課的第一天早上,爸爸緊急打電話到廟上,叫我馬上搭巴士回家鄉,因為爺爺緊急入了急診室,可能過不了今晚。我帶著依依不捨和忐忑不安的心情,向當家師告假,馬上搭巴士回家。

一下巴士,就被爸爸載到急診室,探望爺爺。我一進到急診室,就被爺爺的情況嚇到了。爺爺身上插著很多管子,呼吸非常急促,臉色蒼白,眼皮被一層亁掉的眼屎包著。當時我真的是手足無措。

突然間,我起了一個念頭,我要幫爺爺皈依。於是我馬上打電話,給我的小舅母。她是我的親戚當中,唯一一個正信的佛教徒。我想請她廟上的法師幫爺爺皈依。這位法師曾經到過我們大學講佛學課。舅母說,妳真是幸運,法師正好在這裡。為什麼這麼說呢?因為這位法師擁有幾座道場,常常都是各處去的。

我非常高興和感恩,駕車載著舅母到廟上找法師,希望法師可以幫爺爺皈依。法師二話不說立刻就答應了。兩個小時候,我們把法師載到醫院的急診病房裡,只有法師一個人在病房為爺爺皈依。

直到晚上,我才有機會再次回到急診病房探望爺爺。當我看到皈依後的爺爺時,我很震撼。爺爺的情況和皈依前完全不一樣了。他的呼吸非常平穩和緩慢,臉色紅潤,眼皮那一層亁掉的眼屎變成了淚水。我第一次親眼見證到皈依三寶的力量,是多麼地不可思議!

第二天,醫生說,如果要救爺爺,就必須把爺爺送到設備比較齊全的大醫院,但救回來的機會只有百分之三。叔叔跟姑姑們決定讓爺爺回家。爺爺被救護車送回家。當護士要幫他戴上氧氣罩時,發現爺爺已經沒氣息了。正確的斷氣時間沒有人知道。

接下來,家人們各忙各的。有的人打電話,叫醫生來確定死亡時間。有的打電話叫棺材店的人來。有的打電話給其他親戚,通知他們爺爺去世的消息。有的就一邊哭,一邊罵著,為什麼爺爺這樣就走了。而我,站在爺爺身邊,獨自看著他,心裡很想哭。但我告訴自己,現在不是哭的時候,我不可以哭。

我就看著爺爺的臉,心裡跟他講話,叫「爺爺不要怕,你要跟著我唸佛。現在,只有阿彌陀佛可以幫你,你要跟著阿彌陀佛走。」講完後,我跑上樓去拿了一張西方三聖的圖像,貼在爺爺的床頭上,繼續站在旁邊唸佛,直到棺材店的人來,要幫爺爺換衣服,我才離開。

當時我沒有能力要求家人讓我唸佛八個小時,因為他們都是無宗教主義者,我就鼓起勇氣,向爸爸要求,希望爺爺的喪禮是用佛教儀式。爸爸說,我們都不是佛教徒,如果要用佛教儀式,上哪裡去找法師來唸經。於是,我馬上和小舅母打電話給另一位法師,希望法師有空可以幫忙辦爺爺的喪禮。剛開始,法師說不能,因為他正在幫另一位亡者誦經,那位亡者明天才要出殯,所以他今晚不能來。我開始著急了,希望法師再幫幫忙,最後法師決定,爺爺喪禮舉行五天,今晚來灑淨,明天晚上開始誦經,而且在五天內家裡必須要煮素食。

爺爺喪禮期間,我突然想到,十多年前在報章上申請的金光明沙,於是我請法師在爺爺身上灑上金光明沙。法師在爺爺的額頭,喉嚨和胸口,各灑上一些金光明沙。

除了平時必誦的《阿彌陀經》和《心經》之外,法師還為爺爺誦了《三昧水懺》、《金剛懺》及《彌陀懺》。而我會在空檔的時間,為爺爺誦《地藏經》,迴向淨土。隨著日子一天天過去,爺爺的臉色也一天天地改變。從開始的蒼白,到出殯時的紅潤,好像臉上撒了紅粉一樣非常好看。父母和親朋戚友們,親眼見證爺爺臉色的改變,開始對佛教有了信心。法師對家人說,爺爺已經皈依了三寶,現在已入了歷代祖先排位。從此以後,祭拜祖先必須用素食。我真的非常感恩佛菩薩讓這一切順利圓滿。

爺爺往生後的四十九天內,我繼續幫爺爺做功德,如唸經、供養三寶,等等。恰巧碰到法界觀音聖寺(又名登彼岸)舉行開光法會,並傳授幽冥戒,我就幫爺爺報名受幽冥戒。就在幫爺爺受幽冥戒後,不知過了多久,我做了一個非常奇怪的夢。

我夢到爺爺的靈堂是藍色的,可是爺爺真實的靈堂是黃色的。突然,棺木裡面的爺爺不停敲打著棺木,家人都嚇到了。於是我們把棺木打開,爺爺一聲不吭地從棺木走了出來,一手指著旁邊的桌子,示意要我們打開桌子。

當我們打開桌子後,爺爺就在桌子上寫大字。我也不知道他哪來的紙和筆,也不知道他寫了什麼。當爺爺寫完大字後,就離開了。家人們看了爺爺沒死,又活過來了,高高興興地跟著爺爺離開。一位叔叔就叫棺材店的人把棺材退回去,把靈堂拆下。

我從夢裡醒來,愣了一下,爺爺到底有沒有死?這個夢是那麼真實,真實到我去跟我的室友確認。我非常擔心,到底這個夢是要告訴我什麼。於是我馬上跑去我家隔壁的紫雲洞去找法師。
著急的我一看到法師就抓著法師不放,馬上把剛剛的夢說了一遍。法師想了想,告訴我,我的爺爺應該是往生到人道了,因為唯有人道才會做這些事情,如從棺木裡走出來,和寫大字。

不管法師講得正不正確,我選擇相信爺爺是往生到人道,因為人道也屬善道。爺爺往生後,所有的善因緣給了我很多啟發。

讓我印象最深刻的是,皈依後的爺爺,整個人變得非常安詳,和眼角浮現的淚水。我知道,身為佛教徒,必須皈依佛法僧三寶,但是一直以為那只是個儀式,卻沒想到皈依三寶的力量會有那麼大。爺爺的淚水讓我覺得他非常感動和感謝三寶吧。

人在死之前,冤親債主都會來向病人討債,讓病人不得好死。記得爺爺往生前,也曾經緊急入院過一次,而我也是從外地的學校坐巴士趕去醫院看他。當時我和家人,還有學佛的舅母,一起去探望爺爺。爺爺躺在病床上,家人就在旁邊,也不知道能做什麼。我自己就在心裡默唸佛號。隔天,爺爺病情好轉就出院了。事後,我也通知了舅母,爺爺出院的消息。舅母就問了我一個問題,「妳相不相信是妳回來在病床旁唸佛,所以爺爺才能這麼快出院?」我當時想了一下,就回答她說,「怎麼可能,我哪裡來這麼大力量?」

回想起這件事,現在我相信了舅母的話。我不是相信我有什麼力量,我是深深相信三寶的力量,唸佛的力量;是佛菩薩的力量幫助爺爺的。爺爺在緊急病房裡,雖然眼睛閉著,身體也不能動彈,但是他感覺得到生病的痛苦,冤親債主討債的痛苦,也懊悔自己生前所做的錯事,慶幸得到三寶的力量和法師的開示,爺爺也誠心地懺悔,才能安詳地往生。這件事讓我深深體會到,皈依三寶和真心誠意地懺悔,是非常重要的。

爺爺往生前,我很感恩常常有機會跟紫雲洞的法師們,到往生的居士家,為往生者唸佛,或者唸《地藏經》。這些經驗讓我學習到如何辦理喪事,還有應該用怎麼樣的心態來面對家人的死亡。最後分享一首偈頌:

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

不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阿彌陀佛!

2 則迴響於《爺爺的往生啟示

  1. 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
    不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

    近日邻居办丧事,哀乐声声,心里的确感慨。不知我的亲人故去时,该如何为他们办理后事,助其往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