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七心得報告

楊全黎娜Eric Spoeth鄧建青王雪、Fedde Devries講於2015年10月31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PB181100

比丘近巖:各位法師跟各位居士:大家晚安!今天我們觀音七結七,來一起聆聽各位參加觀音七期間的一些感受心得,跟大眾分享。請大家記得時間控制好。記得先介紹您的姓名、從哪裡來、因緣,然後再講十分鐘到十五分鐘。請女眾一起幫著翻譯一下。

*** *** *** *** *** *** ***

楊全居士:諸佛菩薩、上人、尊貴的法師們、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大家晚安!我叫楊全,法名親法,這次很高興也很感恩有這樣子的機緣來聖城,把計算機科學的課程介紹給聖城的高中同學。

有時候想,我們為什麼要到聖城來參加法會或者是做佛事,因為在家裡也可以念該念的經,持該持的咒;如果有辦法的話甚至可以做早晚課,拜《大悲懺》。唯一的差別是聖城的法師們和善知識們為大家撐起一片修行的天,能滿大家修行的願;這個願有多大,天就能有多大,這個是無與倫比的。

來到聖城要能夠契入聖城,我們要以一種表列的方式,比如說一、二、三、四、五,把上面的五件事情都做到了,就契入了;恐怕很難這樣子表列,因為每一個人的感觸不同。總覺得要在兩件事情上做的圓滿些:一、該吃飯的時候吃飯;二、該睡覺的時候睡覺。

通常覺得吃飯睡覺很簡單,因為飯嘛,張口就能吃;覺嘛,倒頭就能睡,應該一天就能完成契入;可是我們想想,聖城的齋飯是十方的供養,供養佛、供養法、供養僧,那我們是佛嗎?是法嗎?是僧嗎?每次用齋之前,我們做「三念五觀」:「為成道業,應受此食」。就是因為這個,我們沾到了一點點的邊,吃了這口齋飯,「為成道業」,這是何種的沉重。該吃飯的時候吃飯,我問我自己:是不是有不該吃的時候也吃了呢?是不是有不該睡的時候也睡了呢?來到聖城,在財、色、名上接觸的應該相對的少了一些,可是在食和睡上卻是天天接觸,自己也覺得很慚愧,沒有能把這兩件事情做好。

到聖城來修行,當我們看到一個人很有修持,我們說這是一個修行人,不會說這是一個修行佛或者說修行菩薩。修行人,修行人,是人在修行,我們不要把自己綳得很緊,身心得不到舒展,但是我們絕不放逸,聖城的規矩要守。總之,我們就是做一個很平凡、很正常、快快樂樂的修行人,在佛道上一步一步地走著。這一條道路是一條法喜充滿的康莊大道,可為什麼我們走起來卻是很難,覺得遍地荊棘、崇山峻嶺?

那我們怎麼辦?我們把鋤頭拿出來鏟呀鏟的,好不容易把荊棘都鏟平了,我們很高興;可是走著走著荊棘又來了,怎麼辦?再把鋤頭拿出來,再鏟;花了很大的功夫,再往前走,可是荊棘又來了;我們怎麼知道什麼時候是盡頭?我們真的鏟得盡嗎?直到有一天,我們驀然回首才發現,原來那哪裡是荊棘,那是綠草如茵啊!我們做了很多的白功。

修行要修心,行為上的偏差都可以改,可是我們要失去了佛心,那就要隨波逐流,很難出離了。佛心就是成佛的心,不管在任何的環境下,絕對不可以失去成佛的心。

修行首重「信」,我們要相信。那麼娑婆世界的眾生都以科學為標準,親眼所見,這個是「信」;超出了這個,都說是迷信。所以對佛法最廉價的一種挑戰,就是你證明給我看!自己有時候也開始懷疑,試著我們怎麼證明給人家看,好像連自己都開始有了懷疑。就像我們抬頭看天,今天看天,跟昨天的天有什麼不一樣?我相信我們再看十年、二十年都會覺得,今天的天跟昨天完全一樣,沒有什麼差別。直到有一天,有一個人他看到的天,他說:我看到今天的天跟昨天不一樣。所以他把他的鄰居都請來了:你們看,今天的天跟昨天的天不一樣了!我想他的鄰居會說:你大概是個愚癡的人,今天的天跟昨天的天是一模一樣嘛。

那麼直到有一天,有一個科學家;現在科學進步了,我們把宇宙上面的很多的星球都可以定位,那麼他們說,我可以在實驗室裡證明給你看,宇宙是一天一天在長大,分分秒秒在長大。親證以後,我們才信。可是佛法不是這樣一個過程,是不是?我們不能等到我們親證以後,才相信佛法。那我們可以相信上人,因為上人親證才告訴我們的這些佛法。

我們看我們修行的目標,大概不外乎這幾種情況:第一,我們要求得人天的福報。比如說,我們在這個世界上好像找到了真愛,要生生世世結為夫妻,這個很好,好事情;我們也在經典上看到這樣的例子。如果這是我們所求,我們就積極地行善。

第二種情況,我們要出三界,想要成佛,要做主。有時候我們看到有一個人說他很有善根,這個善根從哪裡來的?佛在《華嚴經》上說,是因為我們在這一生裡,雨了法語,我們每次雨了法語,我們就增加了一點悟性。然後,我們這一生就沒有了;來生,我們好像又有一點點的佛緣,又雨了法語,又增加了一點悟性;然後呢,又沒有了;這一步,我們要能跨出去,就像佛在經上講的,要能夠攝眾生。

總的來講,我們內要真的業盡情空,沒有絲毫的情執;在外呢,要能夠攝眾生,想做利益眾生的事,我們才有辦法出三界。

今天很沒有章法地佔用大家的寶貴時間,有不如法的地方,請大家指正。最後祝要大家早證菩提,阿彌陀佛! 

*** *** *** *** *** *** ***

黎娜居士: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尊敬法師、善知識:阿彌陀佛!首先,我想說不好意思,中文已經學了好幾年,但是我的語言水平還是很差,所以謝謝大家對我的耐心,給我這個機會來練習我說話和翻譯的能力。

我今天想講的,是對於我個人的體驗而已。但是我樂於分享一些想法和體驗,不知道是不是對的;如果有錯誤,我很抱歉,歡迎大家來改一改。

這是我第二次來萬佛城,第一次是參加八月的佛經翻譯課。但是,我從2010年開始,每次有空都去住在法界佛教總會在許多國家的分支道場,包括馬來西亞、臺灣、香港和加拿大的道場。現在我在哈佛大學宗教系讀書,我的研究題目是《佛教的現代化與全球化》。在我看來,學習也算是一種修行的方法,所以,不論在佛堂打坐,或者在大學讀書,都可以是修行的機會。關於這一點,我非常喜歡上人說的一句話:「我們必須行住坐臥都在參禪,時時刻刻都在參禪」。

我今天想講的,是關於一個比較有意思,比較神奇的修行體驗,是每一次來道場都感受到的;其實我個人沒有辦法把這個體驗說清楚,為什麼呢?因為太神奇了,無話可說。但是,有一次我跟一個朋友討論到這種體驗,他的一段話,準確地把我的感受描述出來。他說:有時候,並非事出偶然,如果你堅定地想做一件事情,不僅僅是為了自己,而且目的是嘗試的,一些驚喜的事情會突然冒出來,來幫助你,支持你。我在最近的觀音菩薩法會中,發現許多像這種事情,讓我來舉個例子。

舉個例子,我在萬佛城的時候,對我有最有幫助的一件事是集體共修的支持;這個支持,不需要說話的,而是默默感覺到的。比方說,有時候早課的時候,我累死了,幾乎受不了了;但是只要看其他人那麼認真,天天都在這兒,這種認真的精神影響到我的心裡,鼓勵著我。

因為集體的精神鼓勵著我,所以,我覺得對我最有效的修行方式,是出聲來念觀世音菩薩。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在一起念的時候,你很明顯的可以聽到,集體的聲音很特別;這個聲音不僅僅是每個人的聲音總和,超越任何的聲音,而且是一種精神的傳遞。所以,我們在一起念的時候,我慢慢感覺到我個人的聲音好像已結沒有了,聽不到的,只聽到集體統一的聲音。

好,所以我用聲音念得非常幸福;但是,反過來,我認為默念是比較困難的,特別是因為我太累了的原因。有一天,默念的時候,我努力讓自己不要睡著,心裡懇求觀世音菩薩說:「啊,觀世音菩薩!請幫我醒起來啊!」當下,一隻蒼蠅突然地飛到我的耳朵上,我聽牠嗡嗡的聲音,我認為這個蒼蠅可能是觀世音菩薩飛到我的耳朵上,來勸導我,他說:「黎娜,醒起來吧。加油!加油!」

後來,我打坐或很累的時候,用我的耳朵深深地聽佛堂裡寂靜的聲音。寂靜哪有聲音呢?其實,如果你真正聽的話,你會發現寂靜有好多個聲音;不僅僅包括這個小念觀世音菩薩的蒼蠅,而包括旁邊的人的咳嗽,因為那個咳嗽的聲音,讓我一下子停止妄想,回過神來。所以這個咳嗽的聲音,也變化成南無觀世音菩薩的聲音。從這個角度來看,所有的聲音,裡面的和外面的,都變成為觀世音菩薩的聲音。

Thank you!阿彌陀佛!

*** *** *** *** *** *** ***

Eric Spoeth: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叫Eric,從加拿大小鎮的一個農場來。我來參加觀音七的這個經歷,其實心裡還沒有完全沉澱下來;與其現在來分析這個經歷,我不如和大家分享一下,我為什麼來到萬佛聖城的因緣–因為我本身是天主教徒。

我出生在一個天主教的家庭裡,有一個哥哥是出家人,是天主教本篤會的僧人。從小我父親會給我們講一些天主教的經文,像是天主教的孝經一樣;等我們長大一些以後,我的父親反而希望我們成為佛教教徒。當我的兄弟成為天主教的出家人以後,我父親其實非常地失望,他原本希望我的兄弟可以在萬佛聖城出家。

因為我的父親,經常向我們講佛教,有的時候我們會有一些反對;講到萬佛聖城的時候,萬佛聖城在我心目中,是一個充滿神秘的地方。在父親77歲的時候,終於有機會來聖城打觀音七。在他打完七不久,我就發現他非常大的變化,他的性格柔軟了很多,不會很強硬地讓我們做什麼;但其實在父親打完七不久,就中風了,身體有一半不能動。我記得,在他住醫院的時候,有一位中國的護士,帶著一個佛教的項鏈;我的父親看見這個項鏈就開始掉眼淚,我從小到大都沒見過父親掉過眼淚。

我記得在父親恢復的期間,他就在看實法師的網上講法。我記得,我會把我的電腦帶到他醫院的病床前,挪到視窗那邊,來接收一些無線的信號,就是這樣一起看實法師的網上的講法。父親就是這樣一路恢復過來的,等我回家了以後,父親就開始鼓勵我來聖城打觀音七。

所以,我本來計劃是在上次的觀音七來參加打七,我的父親也為我定好了往返的機票。但是,在來打七之前的幾個禮拜,很多事故發生在我的家庭裡:在我們農場,有森林大火。後來,我的母親又有兩次車禍,一次母親撞到了一頭鹿;另一次撞到了一個人。在我要上飛機的幾天以前,我的母親在割草的時候,差點失去了一隻手。所以,我就決定不來參加上次的觀音七,而來照顧我的母親,那個時候我父親是非常地失望。

這次打觀音七的時候,之前也是我的父親為我訂了機票。他每隔幾天,就會提醒我說:「記得這是你能為這個家庭所做的最重要的事情,所以不要讓任何事情,擋住你的去路。」我來到這裡打觀音七,我發現他是對的。

為我這次來打七,很多人都付出了很多;不僅我的父母,還有我的妻子、孩子,都付出了很多。我在這裡打七,這項非常偉大的一個事業,不僅是讓我得到了很大的幫助,這裡打七的整個的集體,一起都做了很多的功德;那這個功德,不僅能幫助我的家庭,更能幫助整個世界。

至於我作為一個天主教教徒,來這邊打七這個感想,我覺得這邊的修行方式是非常熟悉的,我是很熟悉天主教出家人生活的方式。作為一個天主教教徒,我們也禮拜觀音菩薩的;因為天主教也有聖母,這個聖母有很多名字,二十到三十多個名字。比如說:天堂之門、或者是為苦難的人、平復苦難的人,或者是對人的拯救者;我們的信仰就是認為,如果我們能夠加入她的修行,那可以廻向這些修行的功德。所以我來這邊打七,看到這邊對觀音菩薩的法門的修行,其實是非常相似的。

我在這裡希望能夠感恩在這裡的出家眾以及在家眾,感恩那些和我講話的人,從他們身上學到了很多。我覺得我們在這邊的修行,讓我們很多天主教徒,都非常羞愧;因為你們修行的精進以及戒律的嚴格,是讓我們不能比的。我希望能把這個學習的經驗帶回家,讓我能夠成為更好的天主教徒。

*** *** *** *** *** *** ***

鄧建青居士:諸位菩薩、上人、各位法師、法友,阿彌陀佛!我叫鄧建青,法名音靜,來自洛杉磯。

非常感謝給我這次上臺分享的機會。我是在今年九月份,知道萬佛城以及宣化上人的。弟子實在是無才無德,福報甚微,所以今天在各位大德面前,只能是說把我這幾天的真實的感受以及起心動念跟大家分享一下。不妥之處,就當弟子在這發露懺悔。

法會的第一天,我就收穫了很多感動。首先是早起做早課的時候,我身邊是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女生;我心裡驚歎這麼小的孩子也能起那麼早,做早課。更讓我佩服的是,早課中的經文,很多她都能背誦,我自歎不如,自是慚愧。接下的朝山活動中,同樣看到很多小孩的身影,也有年紀大的老菩薩。

拜了幾拜後,我想起了我的媽媽。我的媽媽年紀也大了,拜佛對她來說,肯定很辛苦。想到這些,頓時一股難過之情湧上心頭,淚水傾盆而出。當時我就一個念頭,為了媽媽,我要多多地拜佛,要好好地修行。我要把我所做的功德,都廻向給我父母;同時,也替一切幽冥界的眾生禮拜;替一切,還沒有聞正法的有情眾生禮拜,願他們能聽聞佛法!早覺悟!早出離苦海!

說句實在話,我念觀音菩薩名號並不多。《普門品》也是在來萬佛城之前,為了熟悉經文,讀了一遍。對於觀音菩薩的十二大願,以前也不知道。但參加這次法會,讀誦《普門品》的部份,卻是我最喜歡的。法師的領唱、領誦,可以說堪比世界一。於是我想,我回去一定要多讀,也要背下來。

當拜到觀音菩薩十二大願的時候,其中那句「慈悲喜捨平等願」,以及「尋聲救苦」,觸動了我的內心,感動得我淚流滿面。觀世音的這種慈悲精神,真是我所缺乏的,也是我所渴求的。我拜觀音菩薩最大的祈求就是,希望自己能像觀音菩薩一樣,有一顆慈悲、平等眾生的心,能像觀音菩薩一樣清淨自在。

也就是在這種心願下,我想到了給我一個朋友的父親寫一個牌位。我朋友的父親因為高血壓,昏迷了十四天。他們遠在中國,不信佛,所以我也沒有跟他們提起牌位的事,只是在來之前,讓他告訴我他父親的名字,我給他祈福並為他父親廻向。但好幾天過去了,他的父親還是處於昏迷的狀態。我想:如果我寫一個月的牌位,是不是好一些呢?於是我就給他父親寫了一個月的牌位。如果因緣成熟,能救回他父親,那豈不是一件善事嗎?而且這種做法更重要的是幫助我自己,對治自己慳吝不捨以及不平等心的習氣。所以我在沒有告訴朋友的情況下,做了這件事情。

蒙佛菩薩的慈悲,昨晚聽朋友說情況好轉了很多。朋友父親的名字叫羅黃楊,在此謝謝大家在心裏一起為他祈禱,阿彌陀佛!

在第三天的早課期間,當法師念到萬佛城的宗旨時,我感動了;雖然在這之前的兩天,法師也天天在念,但好像沒有觸動到我的內心,直到第三天,我那顆遲鈍的心才有了感覺。其中的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妄語,師父每天這樣念,其實就是為了提醒自己,在這一天中,要從關注自己的起心動念開始,

要以一個無我的佛心來要求自己。我想這何嘗不是我們每一個佛弟子的宗旨呢?我們在家的弟子,也應該每天早課的時候這樣提醒自己,每次的起心動念這樣關照自己,不讓自己造更多的惡業,那我們當下就會收穫喜悅。所以萬佛城的宗旨也將是我以後常常警惕自己的法語。感恩上人給我們可遵循的目標。

在我第四天的記錄中,是那些小朋友帶給我的感動;看到那些小朋友那麼自覺虔誠地禮佛,我升起了一種慚愧之心,覺得自己不如那些孩子;這鞭策著我更努力地去學習,同時也讚歎這些孩子的福報。我想到了我9歲的兒子,他要是能有福報來這裡該多好啊!所以在那一瞬間我有了一個念頭,為了我的孩子能順利來這裡上學不受任何阻礙,我願意去做一切為兒子修福報。同時我也滋生了另外一個念頭,希望兒子長大也能續佛慧命,弘揚佛法,自度度人。

回想這七天,我很慚愧沒有做到上人所說的念兹在兹,但通過這幾天的學習,我認識到了自己的差距;通過這幾天的熏習,進一步增進了我對宣化上人的了解,堅定了我對上人法門的跟隨,對大乘佛法的信奉。所以回去我要給自己定功課,精進學習;更要在每天的生活中,每次起心動念中,提醒自己迴光返照。

如果說在佛前還有一求的話,那我懇請佛菩薩能慈念我,讓我在今後的生活中精進勇猛地去學習,道心不退。最後我也衷心的祝福大家道心永固,法喜充满,早日登上般若彼岸。

*** *** *** *** *** *** ***

Fedde(親德):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對不起;為什麼我說對不起,有两點原因:第一個是我很久已經沒有講中文,所以我的中文好像壞很多了,不是那麼好。其實黎娜剛剛給她自己翻譯,讓我覺得很不好意思,因為我的中文現在那麼差,雖然我每天都讀中文的經典,我的普通話不是那麽好,所以我讓Angela來幫我翻譯。還有一個因缘,就是因為本來有另外一個人要講法,所以,我都没有凖備什麽。

我的名字是Fedde,法名親德,本來在柏克萊讀碩士班讀了一年,現在從柏克萊回聖城。

我這個禮拜都是帶著禁語的牌子,覺得帶禁語牌是很好的修行方式。感恩各位法友,這個禮拜都沒有和我講話。其實除了講話以外還有別的交流的方式,因為在這裡我也有很多朋友,也很喜歡可以坐下來長談;更有一個人本來答應要寄給我一篇文章,但是我的收件箱還沒有看到這篇文章,所以我要去問這個人要這篇文章。

另外一個感想就是,這禮拜在禮拜二的時候,我有很多負面的一些想法:比如說有的時候我會自己很瞧不起自己,或者很自卑;我在打坐的時候就會帶著這種自卑感,一直坐下去,心情就不是很好。但是在禮拜二的晚上,我去法大聽了Doug Powers的講法,對我非常非常有幫助。到禮拜三的時候呢,我的念誦讓我的心情平静了很多。這些自卑的想法,有的時候還會出現,但是出現又會自己又消失了;然後一下子出現,就像一個老朋友一樣,啊,你又回來了!然後又走了。所以到這個地步以後呢,我覺得有一些自由的這種想法。

另外一點,就是想談一下身體上的疼痛。我在過去幾年之中,尤其是因為學習的緊張,積累了很多背部的疼痛,背部的毛病。這次觀音七,在打坐的時候,有的時候就會背痛,那就很難找到合適的坐姿;我想分享的就是有的時候這個疼痛可以消失。比如說在疼的時候,你可以察覺到自己的身體緊張起來,如果你去把這個緊張放鬆的時候,那這身體,可以感覺到身體後背的脊椎就自然而然地直起來了;這樣的放鬆,不僅放鬆了身體也放鬆了心理。

第三個,第三次想和大家抱歉的,就是我的講法非常表面,沒有講到什麼;但是如果有講錯的,請大家指正。希望大家早成佛道。阿彌陀佛!

*** *** *** *** *** *** ***

王雪居士: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叫王雪,法名親同,來自艾達荷州,很高興今晚有機會向大家報告這次參加觀音七的心得。因為前幾月剛剛參加過萬佛寳懺,還有上人的涅槃法會。我本來沒有打算這麼快再到聖城來參加觀音七,但是兩個星期之前,突然有一個小因緣,讓我改變了主意,臨時決定來參加觀音七。

回想兩年前這個時間的觀音七,是我第一次來到萬佛聖城,也受了皈依和五戒。當時我對上人和聖城了解不多,懵懵懂懂,只是想找一個道場受五戒而已。一晃兩年時間過去了,來來回回參加了幾次法會,我和聖城以及觀世音菩薩的緣分也越來越深了。接下來我想要跟大家分享一個觀世音菩薩和三個夢的故事。

去年四月份,我來聖城參加萬佛寳懺和做義工。寳懺開始沒幾天,一天凌晨我做了一個很清晰的夢,夢見我的先生開車帶著我和我媽媽走在路上。突然在夢中我感覺到很危險,一扭頭看見外面的路邊橫七豎八地停著好幾輛車,似乎是出了事故;再看我先生他居然趴在方向盤上昏睡過去了,而車還在繼續向前開著;情急之下我就急切地大聲唸:「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薩」!我每唸一聲,坐在後座我的媽媽也跟著念一聲「觀世音菩薩」,然後夢就消失了。醒來之後我依然覺得很驚險,就去佛殿向觀世音菩薩磕頭。過了幾個月,有一天我收到我爸爸發來一條短信,他說夢見我出了很凶險的意外,他在夢裡很傷心,短信裡就對我千叮嚀萬囑咐要好好自己多加注意。

到了十月份,我的媽媽突然決定從中國來看我們,和我一起來聖城參加十二月份的彌陀期。然後,我和我的媽媽先飛到聖城;這個時候,我的先生就提議他可以在佛七的後面幾天,從愛達荷州開車來聖城和我們會合。這個時候,我發現,這個情景和我夢中所見到的有點類似,我就有一點緊張。

從愛達荷州我們的住處,開車來到聖城需要兩天的時間,所以當我和我的媽媽在聖城唸佛的時候,我的先生他第一天在路上開車。第二天早上我一大早醒來就收到了一條朋友從中國發來的短信。我曾經給這位朋友發送過聖城千手千眼觀世音菩薩的照片給他看,他自己平時也會誦《大悲咒》;朋友說他剛剛做了一個夢,夢裡有人告訴他,我在去萬佛城的路上發生了意外,他想要通知我,但是怎麼也找不到我。他在夢裡非常著急又很傷心,就大哭了起來。看完這個短信我的心砰砰地狂跳了起來,但是轉瞬我又覺得非常放心和感激。

時間已經到了,故事基本結束了。在這三個夢之後,我當天就一直在念誦觀世音菩薩的聖號,結果我們一路非常平安順利回到了家,沒有任何意外,阿彌陀佛!請大家指正。希望大家早成佛道。阿彌陀佛!

*** *** *** *** *** *** ***

比丘近巖:我們今晚就到這邊,最後還要跑西方,大家珍惜這個時間。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