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我在法大的學習經驗

陳原霖講於2015年12月16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大家晚安,阿彌陀佛!我的名字叫原霖;今晚要跟大家分享我作為法大學生的一些感想。在馬來西亞有一句話,大概意思就說,我還是個小孩,而且還在學習,所以如果我說的有任何錯的地方,請大家指正。

現在我們這個世界有很多很大的問題。比如說,上週末在巴黎,有差不多兩百多個國家,一起開一個協會,是有關於地球暖化和天氣之變異的一些問題。他們訂出來的一些主要的決定和抉擇,雖然不能完全避免在這個世紀會發生的重大改變,但是也算是一個開始--一個能夠初步讓我們能得到國際和諧的一個開始。那麼在他們國聯所用的一個方法,就是需要所有的國家都同意一個步驟才能夠去實行。所以他們開完這會之後,還有很多事情要去做,才能夠讓這地球上所有的眾生,能夠得到保護。

很多人都認為我們現在正處於一個極大滅亡的時代,也就是很多不同種類的動物和植物,都在逐漸滅亡。有一個統計,是統計現在全球這些動物的衍殖,是上升還是下降。根據維基百科的統計,從1970年到2010又跌到了52%。也就是說,現在我們的自然環境,正處於歷史上沒有過的一種很不好的狀態。跟以前這種滅亡的時刻不一樣的地方是:以前(的滅亡)都是因為自然的事情而發生的,而我們現在的這個滅亡,是由人類創造的。

那以上都是人類和大自然的這種不合。也有人類之間的一些戰爭和不合,也逐漸地在增長。如果大家看最近的一些時報的話,就會知道--比如說,根據研究有關和平的一些的地方,就有統計說,總共這些戰爭之類,從1946年到2008年,有加倍的發生。大部分的這些戰役、爭議,都是出於國家內部的事情,比如內地和內部的一些爭執;這些我們可以在中東這些地方看到很多。

那一個主要原因,讓我決定來法界大學來就讀研究所,就是因為想要去尋找有關於苦的一些答案,也就是我們現在今天所看到很多在世界上所發生的事情。在我申請的文章裡,我也寫到,漸漸地我發現到這些很多事情,什麼戰役、什麼大自然的毀壞,它們的緣故,其實都是很深遠的。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就應該問自己:我們如果只看結果而去做事情的話,那我們究竟能夠做多少?什麼是真正造成這些事情的緣故。

在法界大學讀完一學期之後,我發現我到了對的地方,來改變自己,並且希望自己能夠改變這個地球。那法界大學所構列的這種學習的計劃,也就是讓我能夠不僅為自己的修行而建立良好的基礎,而且能夠讓我去瞭解,並且真正地去幫助世界上的很多問題。我再描述一下,並且分享一些我在這幾個月中所學到的事情。

這個不二的道理,也就是說一切唯心造。就是我們所看到的一切,都是用我們的心去看這個實相,是虛幻的。他們雖然是描述這個實相,但是卻描述得不正確,而且有時是不完全的。我們的所作所為,也都是出自於法。我們的心是能夠產生一些思想、一些感情,和一些直覺;這些思想、感情和直覺,就會讓我們去做我們所做的事情。所以,如果我們想要去瞭解並且改變我們的所作所為,那我們就應該去瞭解,並改變我們心中的這些法;如果要達到這個目的的話,我們就必須要知道我們的真心在哪裡。

這個學期我上了一門課,是關於佛教的一些經典,有一部就是《六祖壇經》。從學習《六祖壇經》中,我更容易地去瞭解我這個人心和人性,從最基本的這種程度上去瞭解。雖然這種像用心去得到這些知識;這種世間的知識,雖然只是像用手指指月,但是有時侯能夠更清楚地看到自己的手指,也是有幫助的。所以正知和正見也是我們修行的一個基礎。

當我讀到經文中「明自本心,見自本性」的時候,我就有一種瞭解和省悟--就是說,「一切法的不二」的這個道理,也就讓我們能夠去瞭解六祖大師所講的一大堆的很多中心的思想。如果一切這些法塵都是由我們的心造成的話,那就可以瞭解到它們並不是由真實的自己而自己存在的;它們只是像夢幻泡影一樣。這也就包括我們的我相,和一切內在和外在的一些這種物品(東西)。從這個「不二」的道理和「空」去瞭解的話,下一步就是不執著。所以一切的法都是虛幻的話,而且是不完整地去描述實際,那真正還有什麼是能夠得到呢?

所以,如果我們沒有執著的話,我們就不會有煩惱;沒有煩惱,那我們自己本有的智慧--般若智慧,也就會自然地顯現。用我們的智慧,我們就可以在任何的情況下,都能夠做最好的決定。並且見到這一切的法,都是像它們實際的樣子而看到,也就是說,它們都是從心而生的,並且是空的。從這邊,我們就可以瞭解到我們原心的這種虛妄,並且知道我們真心和本心的存在。

所以,從修行就可以回到我們本來這種心的狀態,並且從這邊就得到一個心,就是離開二法並離開一切的執著。從「離開一切的執著」這種省悟當中,我發現,能夠自己去研究並且悟到這個不二的道理,讓我了解到佛法其實不是那麼奧秘,而是能由我們自己去了解,去研究,而最後去省悟的一些道理。

所以,從這一個讓我們知道本來這個心和法的這種關係,那我們下一步再從西方的哲學去看的話,我們就可以又更上一層,就是看到這些法,跟我們人類的所作所為的一些關係。有個西方的哲學家,經過這種研究之後,發現這個法跟人類的所作所為的關係,並且從中能夠影響幾個世紀以後的人類。

這個哲學家的思想,也就可以是一種客觀的思想,就是說:除了我們心裡的思想之外,還有一些自然存在的真理和道理;這個就造成了物理、數學、生物和化學等等的這些科學的發明,和研讀。這也造成了現在科技的發展,也造成現在我們人類對自然環境的破壞的一個因素。

雖然,我們已經發明了一些不同的科學,讓我們能夠去控制外在的這種的大自然,但是我們卻沒有同樣的這種科學一樣的東西,讓我們能夠去了解,並且掌握人性。所以,當我們就一直都往外看,而不去看我們自己心的一些思想或情緒。我們其實都在往外看,當我們遇到全球這種問題,比如說,現在全球暖化這種事情的話,我們就只會去用科技的發展去解救這個問題,去把這個問題解決。所以,我們就會去發明更好的車,或者去制訂一些法律,刻意去控制人類不去污染環境。這些種種的舉動,都是從人性外面,刻意去控制人類而做出的措施。

所以,我們應該怎麼做呢?就像上人告訴我們的,必須要「迴光返照」。佛法也告訴我們:我們一切的苦,都有種種的因,所以我們就要從不同的地方,去尋找解決的方法。荀子說:「自知者不怨人,知命者不怨天。」我們要用對西方哲學和對經典的研究;從這些對語言的研究,我們就可以得到人類所研讀的一些菁華。這些也就能夠讓我們有最好的東西,去了解苦的因,並且從中得到解脫的方法。

除了以上所說的之外,我們也有其他讓我們能夠跟現在的人類、現在人類的思想去共鳴的一些特別的技巧。我們並不是重新開始,我們也並不是沒有任何的幫助。其實一些過去的這些聖人和偉大的哲學家,都已經給了我們很多這種智慧和道理,讓我們能夠開始去幫助我們的地球。

從這些種種的發展,有可能有一個新的知識面生出來,它就可以和這種自然的科學相反而言;這是一種人心和人性的科學,即是「科學」。

英語 science,是指一門知識,並非只是專注於科學。這從一方面,它也就會描述人類不同的生活或者思想、所作所為和所得到的一些結果。它的定律和它的道理,也就會描述我們人心所做的事情,和我們人性所能夠達到最大的作為,和一些前因後果的這些事情。它也就會讓我們從「因」,去了我們自己的這些苦痛,並且讓我們能夠去培養人才和社會。

那用這種有關於人心和人性的這種科學,就能夠幫助很多人去了解他們自己,並且了解自己所經歷的事情,讓能夠指引他們去做正確的選擇,更少為自己和他人造成苦痛;不僅一般人能夠用,而且一些企業、國家或者國際團體,也都能夠用來做為他們的選擇,就像他們現在用科學的證據,去做他們的選擇一樣。這能夠去形成這種有關於人心和人性的這種科學,就存在佛法裡和其他的一些宗教的的思想裡。這種證明科學也就是從我們人類培養的智慧而形成的,並且是供給大家一起可以用的。

所以,我一開始來到法界大學時,我有很多的問題,但是我逐漸找到了答案。我覺得我們這邊是很特殊的--大學就在寺廟裡;這個寺廟幫助我們有這種精神上和宗教方面的基礎。另外一個就是研究智慧的細節,在我們生活中怎麼去運用,讓我們更好地去幫助世界。我們其實就像一個團體或團隊一樣;如果我們一起努力的話,可以造成很大的影響。我希望對和我一起的法大學生深深地感謝,感謝大家所付出的一切,支持我們,讓我們能夠在一個很安全平靜的地方,來研討一些生命中最重要的問題。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