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慈如空不可盡

比丘尼恆音講於2015年12月17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今晚是恒音跟大家結法緣。經典上說:「世間所有廣大慈,不及如來一毫分,佛慈如空不可盡,此妙音天之所得。」上人就是講一些故事,關於父母為孩子犧牲一切地去照顧孩子或去救他們,但是孩子並不一定會這樣子對父母。我想,這個的確是這樣子的,我們沒有好好地報父母的恩。

上人也是我們的法身父母,佛菩薩也是我們的法身父母;上人雖然肉身不在這裡,但是,我相信上人一直在照顧我們,還給我們這麼多福報,讓我們可以在二十年來都生活得很好,都有法,有環境可以修行,有師兄弟一起互相學習,一起修行。上人已經給我們立下很多像「六大宗旨」、「三大條款」這些道風,讓我們盡量去做;當然我們可能做得不好,但多多少少我們還是--如果還留在聖城的話,都是有這個心。

僧團最重要的就是要和合、包容。今天我們開比丘尼會,聽到大家的心聲都是說我們要多多溝通、互相了解,這樣可以保持和合。因為我們僧團有很多特色,有東西方、不同背景、不同年齡的人,所以,有時候不容易相處,因為互相誤會。但是,如果我們記得,像《楞嚴經》裡面講到,我們有了兩種妄見:有「同分妄見」跟「別業妄見」。我不很懂,我的認識就是「同分妄見」好像就是我們有同一個背景,所以我們有同一種看法;想我們都是從哪個國家,或是哪個文化來的,我們會有一些了解,認為應該會是這樣子的。但是呢,我們要認為這些都是妄見,不究竟的,這也是一種方便,讓我們在一起。可是我們有時候有兩種不同的妄見碰到一起的話,那我們就會有衝突;如果我們雙方都認識這些都只是妄見的話,那我們就不會太認真,然後就可以解決了。

我們提出來,因為出家是出家一生,是要一生相處,合不來的話就很痛苦。因為,我們天天都見面,甚至站在一起、住在一起。我們就提出來這個問題,持法師就跟我們分享早期上人的一些解決方式。因為早期也是有這些問題,那上人有時候就會--他不那麼死板地說,規矩要怎麼樣怎麼樣--他會調動一下,比如說排班的順序。因為持法師說,站在前面是很痛苦的,大家都會對帶頭的人有很大的期望。所以她說她很高興有一天上人就叫她排到最後面;排到最後面後,過幾天排到前面的又調到最後面;就這樣子過幾天,過幾天就輪流,每個人輪流帶頭:這也是一個方式。所以用同樣的想法的話,合不來的人,可能也可以大家互調一下順序,不一直要站在一起,那可能時間久了他們的衝突也會淡化。

今天也談到「十力」,就是佛的十種智慧力量。很多都是以一種智慧來度眾生的,因為像要知道種種的眾生理解,還有種種的境界,他們的根器是怎麼樣的。這個也讓我想起來上人的一些故事,也是從老弟子聽來的,上人真的是很活動(靈活)的。他度眾生,他可以去親近他們;不是單單跟某一種人在一起,他也知道怎麼樣讓他們可以信任他,接受他。雖然在美國,他是一個出家的老和尚,就是說,是一個比較特別的一種現象。

比如說,最近有一個人,他現在是法大董事。他最早期跟上人提議說要辦一個學校,讓孩子--特別是中國領養來的孩子--可以學習一些中國文化;那個時候是在三藩市,所以育良小學就開辦了。他分享說,上人他最記得的--他是猶太人,他介紹了猶太同性戀的一個團體的一個頭頭給上人。那個人對上人說:我們沒有地方開會,所以我們沒辦法聚會;上人就很慈悲地說:你可以來金山寺開會。所以,他說,後來就是因為他們在金山寺開會,後來就成立了現在還在的這個團體。這就是說,上人雖然也會對信佛的弟子說同性戀有什麼問題,但是對「人」他不會排斥;就算他是同性戀或是做過什麼不好的事,對修行沒有幫助的事情,他也不排斥他們,他也要攝受他們。

那個時候在三藩市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人,嬉皮、吸毒的、變性的人,他們都可以親近上人,上人都可以度他們。

今天我們跟實法師在線上開會,要做一個影片,關於上人事跡的。他說我們要小心,做的時候不要把上人神話化,因為上人真的是可以跟人很親切的,不會有個高高在上的那種態度。所以,實法師就提出,他很記得有一次在奧立岡州,上人去那裡講法;可能是還沒有到講法的時候,他(上人)就到一個洗衣店,拿著一罐可口可樂,就靠在那個洗衣機上,很瀟灑地跟那個店的管理人聊天,一個女的,就他(上人)的樣子就可以讓她聊得很高興。

當然,上人最早度第一批美國人的時候,親自煮飯打掃,照顧所有寺廟上的工作,就為了讓這些西方弟子學《楞嚴經》。上人的願望就是可以把佛法帶到西方,他不管怎麼樣,都要接引西方人。

現在我們已經有學校,法大也在擴大,當然就會有些許衝突;因為學校在寺廟裡,當然會有稍微不同的目標。但是我們是要保持上人的精神,就是要歡迎這些人進來學佛。我們在學期末都會跟學生個別開會,聽到學生都說他們很有興趣要修行,和要學習怎麼樣修行。他們說除了讀書、讀經典之外,他們想要運用這個經典在他們日常生活中,想要更多地接觸僧團,更多地聽到法師來講法。在我們,這也是一個很好的機會學習怎麼樣跟我們不同背景的人溝通,也可以學習多一點,來練習不同的語言來跟他們講話。

還有幾分鐘,我再想分享一下一個有菩薩精神的人。昨天我們聽到講法者說,這個地球很多眾生類都滅種了,或是有危險了,好像有50%,從1970年代到現在都已經滅種了,如果沒聽錯的話。我們有一塊地,現在要賣了,但是那個時候還沒有賣,是沒有人住的,都是野生動物;只有一個人常常上去,他是生物學家。他是因為在研究一些動物,從魚啊,一些植物,主要他是研究動物的。後來,他在研究這些動物的生活會因為我們管理水啊,或是什麼,會影響到(動物的生存)。所以,他做一些報告,讓管理的這些機構來關心。因為我們都沒有人去管理那邊,所以就會有一些人進來非法打獵,破壞這個環境。他們開摩托車還是三輪車,這些車就會破壞,讓這些土石流變得很厲害,這個也會影響到這些野生動物。還有很危險的,他們有時打獵或是他們在騎這些摩托車,也會受傷,所以對我們也不好。

所以,他就一直想要找這個地主,後來他發現到我們,他就一直給我們這些消息。然後他就常常去那邊,幫我們保護這塊地。後來,他看我們沒辦法照顧這塊地,我們也想賣掉,他就幫我們找到一個很好的買主,是保護環境的。他是要永遠不會發展這塊地,永遠讓野生動物在那裡生存,也可以讓人類去那邊欣賞牠們。

這個人也是後來邀請我們去Middletown那個火災區,因為他也住在那邊;他看到那邊很多人的房子都被燒了,他們心靈很苦。所以,他請我們去那邊幫忙。

他做這幾年的工作,研究動物,也幫我我們保護我們的地。他也跟警察保持聯繫,因為每次有非法的人進來,他就會報警,但是他不親自去處理,因為有點危險。但是這些都是他沒有收入,就是義務地去做,因為他為了要保護大自然,也是為了人類需要大自然,都是他太太在支持他,他太太賺錢。所以,這個人也是很了不起的。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