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來到萬佛城

袁華麗講於2015年12月15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諸位法師、諸位善知識:大家好!我叫袁華麗,法名親華,今天第一次在這邊練習跟大家結法緣。想跟大家分享我學習佛法、來到聖城,還有來到DRBU(法界佛教大學)的因緣。

我出生在湖北,在南京讀大學。在中國的時候,並不懂得佛法,只是比較喜歡去逛寺廟。因為在南京有很多有名的寺廟,有時候班級會組織去那邊秋遊。在離學校最近的一個廟叫雞鳴寺,有時遇到困難的時候,會一個人騎車到雞鳴寺去拜一拜,這是我最早跟佛法的緣分吧。

02年到美國上學,05年要畢業的時候,比較迷茫。不知道畢業之後去哪裡,也不知道要幹什麼。就開始對星座、八字之類的網站感興趣,想知道以後會怎麼辦。

有一次,在一個星座網站逛的時候,發現有一篇文章,叫《佛教傳奇故事》。看到這個標題的時候,就想,哦!這估計就是講佛教裡的一些小說吧,應該不會很感興趣,就跳過去了。但是當跳過去的時候,又一行字,引起我的注意,就是標題後面有一個括號,寫着「有緣者讀之」。這個「有緣者」一下子就在我心裡動了一下,就點進去了。

這一點進去,從此一個新的世界就展現在面前。那篇文章講的是一些從來沒有聽過的因果故事。最重要的是,在那篇文章的最後,提到上宣下化老和尚。提到上宣下化老和尚可能是觀音菩薩的化身;還提到上人的一些故事。其中一則故事講到上人為了教化他的弟子不要浪費食物,把弟子丟的馬鈴薯皮自己吃了;那些弟子都很感動,就不再浪費食物了。當讀到這則故事的時候,就覺得這位老和尚,會是我真正的老師。文中也提到在加州的「萬佛城」。

看到之後,我立刻就google上宣下化老和尚,聖城的網頁就跳出在眼前。聖城網頁上,提到了說凡是有志於道德,還有明心見性的人,都來到這個地方;這些詞語都是我沒有聽過的,但是聽到就很高興。又繼續瀏覽網頁,看到很多穿黃袍子的出家人,一隊一隊的,在那一瞬間我覺得:哦!從來沒有見過那麼清凈、高尚的人。反觀自己,好像是很染污、很世俗的感覺,立刻就覺得他們多麼地清凈,高尚。

我就決定來加州,因為北加州是離聖城最近的地方;別的地方,就不再想去了。兩個月之後,我的先生很幸運地在加州找到工作。所以,他就先來到加州。8月份畢業之後,我也來到加州灣區。

來加州後第一個禮拜,用了幾乎所有的存款,去買了一輛車。買車後第一個周末,我們就開車來到聖城。那時候,都不是很會開車,所以三個小時對我們來說是非常長的路程。在半路上,我突然發現心裡很溫暖。自己還覺得很奇怪:哦!我在去一個從來沒去過的地方,那裡一個人都不認識,為什麼心裡會有這樣的感覺,很熟悉、很踏實、很溫暖。以前在南京也讀書、在美國東部讀書,對那些城市,都沒有這樣的感覺;即便住的很久,也沒有這種感覺。可是,對於這個從來沒有來過的地方,怎麼心裡有這麼溫暖踏實的感覺、淡淡的喜悅。

就這樣開開心心地就開到了聖城,還好沒有迷路。在看到山門的時候,覺得好像不應該開着車,大搖大擺地進來;總覺得進山門,第一次來應該是下車走進來才對。另外,又覺得好像廟和佛殿應該在後面,不在這個前面。所以我們就沒有直接進正門,而是往old river那條路去開;開着開着就開到幾乎接近東區那邊,越開越遠,覺得不對了,然後開回來,硬着頭皮,坐着車進了聖城,還覺得很慚愧,因為坐着車進廟,這種感覺第一次。

這樣子就進了山門,到了聖城。到聖城的時候,發現跟在國內寺廟裡不一樣-一個人也都見不到,也沒有看到香霧繚繞的地方,也看不到佛殿在哪裡,也不敢去什麼地方問。遠遠地看到有幾個人,好像是美國人,在前面走,我們就跟著,也許來的都是來拜佛的吧!我們就在後面跟着,走啊走,他們就走到一個地方,原來是「君康」。因為我們早上出發時,沒有想到還要準備吃的就來了。正好!就先去吃了一頓。

吃完後,也不知道問什麼,我就問人家:圖書館在哪裡?別人指了半天,我也不知道在哪裡。出門之後也沒有看到人,也不敢隨便進門,因為怕打擾人家,所以就原路返回,站在外面路邊,就是現在女校前面,在那裏傻傻地等着。過了很久,有位法師出來了,那時,我唯一懂得的,就是跟法師合掌,別的都不懂。後來,法師就把我們帶到了佛殿禮佛。與萬佛城的因緣,就此展開了。

從此,我就常來聖城。第二次來時,知道灣區有金聖寺,所以有時間就去金聖寺幫忙。因為覺得,自己從小到大,是一個很普通,平凡而卑微的人,卻讓這樣一個人,有幸認識上人,認識佛菩薩,親近上人的弟子;學到那麼多善法,那麼多做人的道理,讀到那麼多經典,真的心裡是非常地感激,也非常地快樂,覺得自己簡直是最幸運的人,以前所有的事情都微不足道。因為覺得遇到了佛法,就是最幸運的事情。

那時候,就去廟上做事情,來報答佛菩薩的恩。所以,開始學佛法的那幾年,是蠻快樂的幾年。在我的眼裡,每個法師即便認識不認識,都很親切,而且很信任她們;即便好多法師我不認識她們,她們也不認識我。如果隔很久不見到她們,見到了,就會覺得好親切,會很感動。所以基本上,每個法師的話,我都聽;比我年長的居士的話,我也聽,也很信任他們;叫我做什麼,就做什麼。即便是在廟上掃地拖地,都覺得非常高興地去做。那是一段非常單純快樂的日子。

可是,什麼事情都有兩面性吧,就是因為太簡單,所以依賴性也逐漸在增長。逐漸地我覺得自己開始變得很依賴,很依賴認識的法師,甚至居士。我會依賴她們告訴我,這個怎麼做,那個怎麼做,有什麼事情,只要問她們就好了。2010年左右,當在生活上、身體上都遇到一些逆境的時候,很多事情也不知道該怎麼做決定,也不知道該怎麼辦。那時候,我就開始意識到說,哦,原來,我沒有自己真正的智慧;即便周圍的人,法師們再有智慧,那是她們的,我沒有什麼智慧。

所以就開始問自己一些問題:什麼才是真正的修行?什麼才是真正的精進?即便經常參加法會,可是我覺得那不是真正的精進;即便讀很多書,我不知道怎麼運用到生活中,那也不是真正的懂。所以,什麼是真正的學佛法?什麼是真正的精進?怎麼樣才運用到佛法在自己的生活中?是不是一直光聽別人就是對的?一味地順從別人,這是最高的價值嗎?就是這樣子的嗎?一系列的困惑,一系列的懷疑,就開始在心裡產生。那段時間可以說是生命中蠻低落的一個過程,也不知道自己錯在哪裡,也很困惑。就在那時,DRBU開始在我的生活裡出現了。

當第一次知道有DRBU的時候,我就知道有一天會來DRBU上學。為什麼?因為這是上人建立的學校;上人建的學校怎麼可以不來讀書呢?一定會有一天我會在DRBU讀書!還有一次,聽到上人開示說:「如果你有DRBU的文憑呢,閻羅王都會對你客氣一點。」那個時候我才學佛法,不知道還有另外一個選擇,那就是你可以不用見閻王,可以直接去見阿彌陀佛。所以我以為說都是要見閻王的嘛,閻王對我客氣一點不錯的,那一定要有DRBU的文憑。

其實在我來DRBU之前,兩次有法師建議我到DRBU來幫忙,可是我知道,其實自己什麼都不會,英文也不好,佛法懂得也不多,我都不知道能幫什麼,所以想都沒敢想。在第三次,2011年底,有位法友找我談時,我就想,可以來試試看。

開始來的時候,是很讓我很開眼界的。因為我發現DRBU年輕的一輩,很多同齡的人,都是那麼地自信,在開會的時候,都會有自己的想法。而且更讓我驚訝的是,年長的一輩呢,當年輕人有不同的意見時,並沒有生氣,而且還是鼓勵他們有自己的想法,鼓勵他們有自己的智慧,鼓勵他們來一起討論問題;這都是很開眼界的,因為在我以前所受的教育都是說,就乖乖地聽長一輩的話就好了。

就這樣,開始的時候,就是每個禮拜來一兩天;雖然是一兩天,但是足以開闊眼界,增長智慧。然後,真的是讓我真正相信,智慧不是向外去求的,是要向裡面來求的。我以前之所以錯,是因為我都在外邊用功夫;我只要去廟上就好了,並沒有在心地上用功夫。我並沒有相信自己會有智慧,一般都是會去問別人,相信別人比自己更有智慧。可是實際上,真正的智慧是在自己的心裡,是要向內去發掘的,不是向外求來的;不是你去得到一個什麼,而是要真正減少內心的貪、瞋、癡,那個智慧才現出來,而且那個智慧是你的。

我可能沒時間再深入講在DRBU的因緣了。下次有機會再說。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