住進聖城的感想

金曉丹講於2016年3月5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IMG_4385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曉丹和大家結法緣。如果有講錯的地方,請大家慈悲指正。

時間過得好快,回想自己1996年來美國,在東岸馬里蘭州,一切安頓好後,便開始尋找上人的道場;很幸運,一下子找到東岸的分支道場華嚴經舍。每星期我們全家開車到華嚴經舍與大家共修,來回近兩個小時,這樣跑了十年。

2007年,我們舉家從東岸搬到了聖城,住在城外;每天送兒子邁克到學校讀書,我在城內做義工,法會期間來參加法會,這樣跑來跑去,跑了八年。因為照顧家庭,又做義工,我每天都覺得自己很忙。

去年十月我住進聖城,心一下子靜下來很多,體會到住在城內和城外還是有很大的不同;在城內,每天隨眾上殿和出坡,不用自己安排時間,煩惱少了很多。

住在聖城的人很有福報,上人在時從不浪費一分錢,一張餐巾紙用三天,省吃儉用積攢下來的福報給我們享用。上人說:他一生用「忍耐」二字作為法寶,來克服一切困難,忍寒忍暑、忍風忍雨,忍饑忍渴,上人更是忍譭忍辱、忍罵忍打,一切都忍,絕不豎白旗。

所以上人說:「你們不要以為就這麼有了萬佛城,這是幾十年的修忍辱力、修忍辱功夫所成就的。」所以,萬佛聖城是上人的願力和忍辱力所成就的,是我們通往極樂世界的踏腳石;而極樂世界是阿彌陀佛的願力所成就的,我們可以在極樂世界修行直至成佛。

在聖城,每天中午和晚上聽上人的法,滋養我們的法身;中午有可口美味的食物,滋養我們的色身。每天從早上早課、普佛、誦《華嚴經》,然後出坡、(上供過齋堂),中午《大悲懺》、下午出坡或上課,到晚上晚課聽經、念咒心;上人用心良苦,安排我們在道場裡福慧雙修。

上人說:「這些功課每項都很重要。」對我個人來說,早上五點到六點的拜願我更喜歡。清晨,萬籟俱靜,維那清淨的唱誦在莊嚴的萬佛殿裡迴響,在佛前誠心懺悔自己的業障,每次拜完後,我覺得身心輕鬆。最後每次念懺悔文時:從於無始以至今生所造的種種罪惡,我就在想:我一定每一條罪都犯過,否則我不會還在六道裡輪回。

記得有一次一位法師說:以前有一天,上人從女眾的後門走進來,邊走邊唱這個懺悔文,從女眾的前門走出去。我想上人一定看我們眾生很可憐,造了這麼多罪業,卻不願意承認。我記得以前誦《地藏經》時,誦那麼多地獄的名字和五逆罪等,就想那些大概與我沒關,自己過去不會做這麼多惡事吧,不願意承認。

我一定業障很重,因為我似乎與拜懺比較相應。記得以前結法緣時,我講過2004年,我第一次來萬佛城,拜萬佛懺時的經驗;我拜了二十三天,幾乎哭了二十三天。回到馬里蘭後,華嚴精舍每一個月都有一次拜懺,拜《藥師懺》或《慈悲三昧水懺》,大約有兩三年的時間,每次拜懺當我很專心的時候,就會哭起來。

我除了在廚房、君康(真素齋)、和功德部工作外,我主要的工作是在錄音室,我覺得這個工作對我很適合。一是,因為我從小在東北出生長大,對上人的聲音聽起來再親切不過了;無論上人說的方言、土語、地方話,我都可以聽懂。二是,與其說我在上人的法中薰陶,不如說我是在上人耳提面命下,想不修行都做不到。聽上人的法越聽越歡喜,上人無相,沒有任何執著,所以講的法也是一直在破我們的我相和執著。上人常常提醒我們,時時要迴光返照,反求諸己。

禪七已經過去一個多月了,我想講一些自己的感受。本來很盼望禪七的到來,可以藉機好好練腿;頭幾天雖然腿很痛,還能堅持不放腿。因為好久沒有這麼密集盤腿,所以腿又痠又累,就跑去上了一堂瑜伽課,讓身體拉伸一下;沒想到適得其反,居然把左腿的筋拉傷了。開始雖然覺得走路痛,但還不影響打坐,但堅持一個星期後,痛得幾乎無法走路。

我想不能再堅持了,原以為打坐當然是雙盤坐,不是雙盤坐那不叫做打坐,可我不能繼續雙盤坐了。後來我就勸自己,試試在禪堂裡散盤坐,看是否也可以坐得住。後來發現雙盤時因為腿痛,有一半的時間在觀腿痛;而散盤時腿不痛了,我可以觀自己的心、觀自己的念頭、觀自己的妄想。這樣一支香一支香坐下來,禪七結束後,我還是坐得滿心歡喜。一是雖然是痛上加痛、苦上加苦,上人說吃苦是了苦,所以是值得的,可以了苦;二是鍛煉自己的忍耐力。

禪宗一法是最上乘,直指人心,見性成佛。上人在禪七開示中說:「參禪打坐不是坐幾天、幾個月、幾年就想得到好處或開悟;是要經過幾十年、幾百年,甚至是幾百個大劫的時間。」

我有幸在1993年,剛遇到佛法時,認識了一位行腳的禪師、老和尚。他是虛雲老和尚的關門弟子,法號宣航,和上人是師兄弟,所以我也是從那位老和尚那裡聽說上人的。當時我並沒有親眼見到這位老和尚,他雖高齡八十三歲,正在閉關一字一拜,在拜《華嚴經》,三年功德圓滿。1996年我就來到美國,直到2003年回國時,才拜見老和尚;那時老和尚已經九十三歲,眼不花、耳不聾,在炕上雙盤而坐。

老和尚說他年輕時是做生意的,家裡很有錢;後來學佛法後恒持《楞嚴經》,以後並做了注解。1957年上海的圓照大和尚告訴他,趕快去找虛雲老和尚出家!虛雲老和尚要圓寂了。老和尚離家時,他兩歲的女兒抱著他的腿哭個不停,鄰居們都指責他做父親的太狠心了,他說:孩子要找媽媽才哭的。到虛雲老和尚那裡出家後,虛雲老和尚後來派他去跟華嚴座主應慈老法師學華嚴宗。文革期間老和尚堅決不還俗,跑到鼓山湧泉寺後山,止語住了八年;後來老和尚行腳,足跡踏遍全國各地。老和尚專修禪宗,單提話頭。他的最大心願,就是在一個大城市的郊區建一個禪宗的道場,專門弘揚禪宗法門。

老和尚給我們講了兩個故事,希望我們日後在學佛的路上,遇到逆境時,以這兩個故事作為借鑒,對佛法保持信心。一個故事是老和尚在行腳時,有一次在乘船過江,排隊買船票。結果船票賣到老和尚時,堅決不肯賣給老和尚,氣得老和尚與賣票人大吵了一頓。可無論老和尚怎麼吵,就是不賣給他,老和尚很生氣。結果第二天老和尚才知道,那艘船開到江心時,整個船翻了,無一人生還。

第二個故事我聽上人也講過,大概是有個做生意的人,在秤上做手腳,缺斤少兩,就是不足秤。後來遇到了一個善知識,學佛法以後發心不再騙人了,便把秤一折兩段。不久後他的兩個可愛的兒子都死了,他非常難過,覺得自己怎麼改惡向善,開始學佛法了會有這樣的一個結果,便產生了懷疑。後來請教善知識,善知識告訴他:這兩個兒子是來要債的,你以後會再生兩個兒子,那才是你真正的兒子。後來果然又生了兩個兒子,特別可愛。

老和尚他持戒律特別嚴謹,因為行腳的時候經常要乘火車和汽車,但他不允許任何女眾坐在他旁邊的座位上,有幾次居然把這女眾給說哭了。我們和老和尚在一起有兩天的時間,我也注意到老和尚從來沒有正眼看過我,所以我盡量離得遠一些。老和尚有古來大德那種視金錢和名利如糞土的風範。當時中國八十年代,佛教恢復後有許多寺廟請老和尚出面做方丈,都被老和尚拒絕了,因為他的心願是建一個自己的禪宗道場。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