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裡逃生感慨多

比丘尼恒會講於2016年10月21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阿彌陀佛!這裡是恒會。這裡我先要感謝大家,感謝大家及法總的所有的道場及分支道場,當我生病的時候迴向給我。在這個太平洋醫院,當時我生病,先到瑜伽市的醫院去,後來事搭直升機的救護車到三藩市,因為我的肝衰竭;因為這樣,做了肝移植的手術。

另外一個我想要感謝的人就是,捐這個肝臟給我的捐贈者;因為這樣,我今天還能夠活著。

第三我想要感恩的就是,在太平洋醫院裡的護士醫生,她們真的很致力於救人救命,包括我的命。

我每天在那邊都看到她們微笑的臉,醫生護士還有那裡的工作人員,一天都要來我這裡三次抽血去驗。她們的表現都非常的真誠,從心底生出那一種真誠來幫助別人。上人講過醫院的醫生護士都是行菩薩道的。她們就是發願在醫院工作,來利益眾生。

那,為什麼我會生病住院呢?首先可以看到的就是我的肝已經衰竭了,已經不工作了。我想我過去一定是殺過人,殺過眾生的命,所以它們現在就來討債了。

所以在我們的思想裡面我們都會有瞋恨心,這個瞋恨心是我們要斷的,要停止這個瞋恨心。在我們每一天的生活裡面,人跟人相處都會有衝突;有衝突的時候我們就會不高興,不高興的時候就會責怪其他的人。但是我們不知道怎麼樣迴光返照看自己的錯,改進自己的毛病;因為我們的心一起了瞋恨我們不高興,我們怪別人,沒有辦法原諒別人。

從我過去這麼多年住在萬佛城,這麼多年覺得我們要把自己瞋恨心轉換成一種慈悲心,不要把這個瞋恨心一直留在心裡面,否則以後它就會變成一種殺氣。我們就會有殺的這種行為,也因為這樣子,我們就會在生死的苦海裡面,一直輪轉沒有辦法修行。

我記得我剛出家的時候,我都會常常做這樣子的一個夢。就是有一群人一直追殺我,就是用刀子把我殺死。但是我那個時候是很幸運的,從那個被殺的地方就又站起來,又在走路。所以我就想那個大概就是我今生會死的一個業,但是,這一次我很幸運,我被救活了,所以可以今天晚上在這邊跟大眾講話。

所以如果我們要知道我們是不是有瞋恨心呢,我們就可以自己檢視自己,是不是常常不高興別人,心裡面不歡喜別人,是不是常常對自己也不高興。如果這這樣子的話我們就要改;要不然的話,在道場裡面修行就沒有意義了。

為什麼我沒有辦法念佛呢?就是因為在我到醫院的時候,第一天、第二天去的時候,醫生就告訴我,我的肝壞掉了,我需要換肝;如果不換肝的話,幾個禮拜我就會死掉。當時我聽到醫生說,做完肝移植手術以後,妳必須要終身吃藥;我沒有辦法接受,因為這個對我來說是一個晴天霹靂。因為我也不相信我會死,所以我很困難的發這個心來念佛,來救自己。

不過,我在醫院的時候都喜歡講到萬佛城。當我講到萬佛聖城的時候,裡面的醫生護士,光聽萬佛聖城的名字就很歡喜。我想她們是有善根的,因為我是比丘尼,所以在醫院的時候她們就讓我開著念佛機聽佛號。她們來的時候就會說:“歐!就這個音樂很好聽;這個音樂可以讓人安寧。”

所以我縱然聽著這個念佛機,但是因為自己的業障,這個念佛機念南無阿彌陀佛的聲音,我再也聽不清楚,連南無阿彌陀佛都聽不到。

所以後來我就把佛號改成聽大悲咒,我很高興可以就聽到大悲咒,很清楚,也開始想要喝大悲水。那這個就是從金山寺,還有在聖城有一位比丘尼,她念的這個大悲水,喝了很多,但是最後連從機器出來的這個大悲咒,也變了。

在兩個禮拜以後,我就做了肝移植手術;手術完隔天我就醒來,但是肚子開刀的地方還都會痛,但是我還是很清醒的;再清醒一天以後就一直睡覺,一直睡覺。

我是星期六開刀,到禮拜天醒來,禮拜一就整天都是睡覺;整天睡,從早睡到晚,然後半睡半醒。我已經忘記我在禮拜天醒過來一次。我在昏睡的時候,就跟自己說:“為什麼我醒不過來”,所以我就想要念大悲咒,但是因為這個麻醉藥的關係,它很強,所以我也沒有辦法念大悲咒,不知道怎麼樣開始念大悲咒,我連自己的名字都不知道!

幸運的是我還還記得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我就念了一陣子,但是後來我又昏迷了,就沒有辦法再繼續念。

我這邊想要強調的一點就是,我們很多人念佛,也常常在念佛;有人說我一天念多少多少的佛號,但是我們在念佛的時候是不是全心全意投入,很專心地去念呢?這一點我特別想要分享的就是:如果我們在念佛的時候,沒有全心投入,沒有真的很專心去念的話,我們是沒有功夫可以了我們的生死的,也沒有辦法往生極樂去。

所以從我的經驗來說,就是在我沒有通過這一項考驗的經驗來講,我知道念佛是怎麼一回事;一直要等到境界來的時候,我們才知道我們的功夫到底在哪裡。

我記得上人曾經說過:我們念佛的時候要很專心,要把我們的精神都放進去;所以念佛的時候要念到一心,要很專心地念,什麼時候都要隨時隨地都要念,到最後就會不念而念,這個佛號就會自己流出來。這樣子我們才有一點工夫,才有一點希望可以了生死。如果我們只是念佛,但是還沒有念到這樣的有功夫呢,就還沒有辦法了生死。

所以,當我聽到我還有幾個禮拜就要死的時候,我的心裡沒有辦法接受,但是我心裡有一個想法,就有一些悔恨的後悔的一些地方,就是我出家這麼多年,我自己的口業不是很清淨。

我記得在《地藏經》裡面講到:人知道自己要往生的時候,心中都會後悔曾經做過一些錯事,但是已經太晚了,因為就要往生了。雖然醫生告訴我,如果我不換肝的話我就死,雖然這種要死亡的感覺,並不是像真的要死的那一種那麼強烈的衝擊。但是我心裡面還是有很多後悔的地方,就是我自己的口業不好。

因為佛菩薩的加持,上人的加持,我今天被救了。所以我希望從今開始,我會有一個新的生活,一個新的開始。阿彌陀佛!

4 則迴響於《死裡逃生感慨多

  1. 我也贊成一心唸佛, 有人說:做事的時候也可以念佛, 我認為那就是兩心去了, 沒一心. 做事時做事, 唸佛時唸佛, 散唸就是有口無心, 這是我的愚解

  2. 感恩法師慈悲分享!
    這篇文章看了好多遍,幾乎每次都是含着眼淚在看,用心在體會法師的感受…….
    最爲敬佩的是法師在病危之際,仍在感恩別人,反觀自我……

    懇請法師保重身體! 願您早日康復!
    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