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比丘尼恆異講於2016年10月20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大家晚安。今天晚上由恒異在這裡和大家結法緣。

這個星期法大停課,因為學校想讓全校學生和教職員能有專心打七的機會。上星期我和一位法師商量,要給學生出什麼功課,用來評鑒學生打七的經驗,我向她建議:不如要學生參《楞嚴經》經裏頭的一句經文:

則汝心中演若達多,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配合《楞嚴經》裏頭提到的任何一個法門,並記錄每天修行的進展。因為這個禮拜我自己不用教書,我把出給學生做的習題拿來自己練習,今天講法的最後,我想和大家分享自己的心得,除此之外,今晚我還想和大家分享三個故事。

去年,有位來自越南的客僧法師到萬佛城參加萬佛寶懺。大概是因為誠心所感,有一天在拜懺的時候,她看到一道殊勝無比的光,就從我身後這尊觀音菩薩像的眉間放射出來,照著佛殿裏的每一個人。這位客僧法師看到這一幕,觀喜得不得了,心裏起了一個貪念,就對觀音菩薩說:“我好想再看一次,請觀音菩薩滿我的願吧!”這個時候,有另一位比丘尼剛好結束她在往生堂的工作,從佛殿後面走進來,然後就走到這位越南法師隔壁、隔壁的位置上拜佛。這個時候,觀音菩薩又從眉間放出一道光,不偏不倚就照在這位遲來的法師身上,在一旁的越南法師看到了,心裏很吃味:“就差那麼一點距離,觀音菩薩您怎麼就她不照我呢?”

佛在說法前,會從身體各部位放光,不僅是佛菩薩會放光,基本上每人頭上都有光,尤其我們在持咒和念佛菩薩聖號的時候,身上和頭頂都會放光。那麼,什麼時候,人身上的光會滅呢?以下,我給大家再講個故事。

清代文學家紀曉嵐的母親,曾雇用一位燒飯的婦人,以下是這位婦人親見親聞所講的事實。這故事記錄在紀曉嵐的《閱微草堂筆記》裏:

在這婦人的家鄉,有一個窮人外出討乞。他走了半天,在傍晚時分,感覺迷了路,不知所從。只得坐在枯樹下,等待天亮以後再走。忽見一個人從樹林裡出來,後面有三四個隨從,個個都高大雄偉。討乞人心中害怕,立刻跪下求情。那個人同情的說:“你莫害怕,我不是來拿你的。我是專管老虎的虎神,現在來為眾虎調配食物。待一會兒,虎吃了人,你收下那人的衣物,足可維持生活。”

虎神講完話,吹了一聲長哨,許多老虎便跑來集合聽命。虎神對眾虎所講的話,討乞人當時完全沒有聽懂。

後來,眾虎散去,只剩下一隻虎伏在草叢裡。一會兒,有個挑擔子的男人過來,這隻虎一躍而起,正要向他撲去,卻又立刻轉身回避。那個挑擔人,趕緊跑掉了。

又過了一會兒,走來一個婦女,那隻虎便迅速出來,把她吃掉了。虎神從那個婦女剩下的衣服中,取出若干金錢,交給這位討乞人,並對他解釋道:“虎不吃人,只吃禽獸。它吃的人,是徒具人形而無人性者。大至上,人良心尚存,其頭頂上必有靈光。虎見到靈光,絕不對他施暴!人若天良全滅,他頭上就會靈光盡失,即與禽獸無異。老虎才有機會得逞!

虎神繼續說:“剛才那個挑擔的男人,雖然凶暴無理,但他哥哥死後,他就負起照顧寡嫂和侄子的責任,使他們母子不受飢寒。就是因此一念之善,靈光雖小如彈丸,虎見到了這點靈光,也回避不敢吃他。

“後來的那個婦人,拋棄其丈夫而與他人私嫁。並虐待她丈夫前妻之子,經常毒打這孩子,使其體無完膚。更盜後夫之金,給她自己的女兒。所以她頭上靈光全無,虎便吃了她。剛才我從她衣袋裡拿出來的金錢,就是她偷來的。老虎見到了這種徒具人形而無良心的人,絕不會放過他們。

“而你孝養繼母,能把有限的食物,首先奉養繼母,你頭上靈光有一尺多高。所以我才幫助你。不是你跪拜哀求我的結果。你應繼續勉修善業,將來還有後福。”

虎神講完話後,又指給了他回家的路。這位討乞人,走了一天一夜,終於回到家中。當時聽到這件事的人很多,有不少人就變得善良起來。

我們想一想:行世間的善就可以令人身上放光,連老虎都不敢侵犯我們,更何況是修出世的善法呢?我們稱念觀音菩薩正是修出世的善。而故事中的老虎,就好比是我們的無明,煩惱,和妄想,當我們自身的光明滅了,它們就會伺機來騷擾我們。

有位女居士有念佛誦經的習慣,做早課、晚課數十年如一日。有一天,有一位大哥大級的人物被槍決,當送進刑場槍決的那一剎那,她在電視上看到轉播,當時,她突然有一種感觸,覺得不管什麼人,只要進到刑場總是會害怕的,可是,這個人居然還能坦然無懼的樣子。旁邊有很多人在祭拜他。她看到這種情形,心裡非常難過。

在這之前,這個被槍決的人曾在監獄裡畫觀音菩薩像,畫得非常細膩、非常好,所以這個女居士覺得這個死刑犯應該是個人才,只是因為一步錯就走到這個地步了。當時,她發了一個小小的願:既然我有每天念佛誦經的習慣,不如就迴向功德給他吧!

其實,這個女居士跟那個犯人素不相識,只是在電視上看到他。所以她很懷疑:我這樣念佛給他,他到底收不收得到呢?

大概念到第三天,她作了一個夢,夢裡她仍在念佛誦經,就看到那個被槍決的人來了,旁邊有兩位穿古裝的人(而他本身的穿著倒是和常人一樣)。他一看到這個女居士,就給她磕頭,這個女居士就想:怎麼擔當得起?馬上站起來。

可是對方卻說:「小姐,我不是給你磕頭,我是給你的佛磕頭,因為阿彌陀佛就站在你所稱念的佛號聲中。很感謝你這幾天念經迴向給我。」

女居士問他:「我這樣子對你有功效嗎?我跟你素不相識,你會收得到嗎?」

他說:「會,而且有幫助。我在陽間犯了罪,受了審判,槍決掉了,現在面臨第二次審判,還好,有你給我念經,可以減輕我的罪業。」

我想這位死刑犯如果不是佛菩薩來投胎,就是大概和三寶結過緣。他既能畫觀音,又知道拜彌陀。槍決後,還有陌生人帶著佛法來救他。看了這個故事,我心裏覺得很安慰,因為我總會在每天固定的功課後,給很多我所認識的、和不認識的人迴向,過去我也曾懷疑對方到底收不收得到迴向的功德?故事裏的女居士為一個素昧平生的人念佛,被迴向的人,竟然就可以看到阿彌陀佛站在她所念的佛號聲中。隨著我們的心念所及,念佛功德就能讓被迴向的人收到,可見,我們稱念觀音菩薩迴向給他人,一定也能把觀音菩薩的慈悲傳送給需要的人。

這幾年我發現我做的工作比較勞心,不知不覺,在佛殿共修時的就無法像以前那麼專注。與其說是專注的習慣減退,不如說是放下的習慣尚未養成。我們修行,不論修行任何法門,都要先練習專注,我們之所以不能專心,是因為還沒能學會怎麼釋放自己。以前有個老比丘尼,她打坐參禪超過了30個年頭。人家問她,“老法師,您打坐時都在用什麼功呢?”她回答說:“我一輩子都在練習‘放下’。”

我們用一輩子,甚至幾輩子來練習放下,因為放下不是件容易的事。我們心裏想放下,嘴巴說放下,即使在粗的方面是放下了,可是在微細處還是放不下。這是什麼原因呢?原因很簡單—因為我們修行的程度還不夠。當你想專注,心卻定不下來,想修行,功夫又使不上,種種的念頭,來回在心裏交戰,這時,你還是要緊咬著一句觀音菩薩不放,用耳朶去聽你自己念的聲音,聽到你的身心和觀音菩薩打成一片,因為你不知道在哪一刻,你的功夫就會現前,所以要一直念下去,在忍不了的地方要忍,在受不了的地方要受,在放不下的地方要放下,我們修行的基礎和定力,就是一次又一次的嘗試後,在堅持不放棄的毅力當中培養出來的。這個星期,我和我的學生做同樣的功課,我可以確定:我們的心是可以被訓練的。透過訓練,你可以縮短妄心的長度,延長專注的時間。當我可以把提著的心放下的時候,就可以融入到大眾念誦的韻律當中:“狂性若歇,歇即菩提。”如果這一次您還沒有練成,歡迎您下次回來再接再勵。

前幾天,有位法師宣布我們後山的興建工程即將於明年開工。如果您關心萬佛城未來的發展,並希望萬佛城能有較大的修行空間,觀音菩薩是滿眾生願的,我們鼓勵您將這次法會的功德迴向工程順利圓滿。阿彌陀佛!

2 則迴響於《狂性自歇,歇即菩提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