恭讀 百丈禪師《叢林要則》

朱果翔講於2016年9月26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師父  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大家慈悲!弟子法名朱果翔,今天輪到我來練習報告及結法緣。

首先感恩法師的安排,讓我們有機會來這邊練習,雖然每次結法緣總是有點勉強,勉為其難,但是這也是我們應該做的本分,所以就盡力來做。今天還是繼續把以前報告沒有完成的,百丈禪師《叢林要則》,總共二十條,上次講了十六條,還有四條沒報告完的,今天繼續報告。

第十七條這個題目是說:「凡事以預立為不勞」,「凡事」,就是不管什麼事情,生死大事,還有我們日常生活,吃飯、穿衣、睡覺,都是「凡事」﹔「預立」就是要預先準備﹔「不勞」就是說不會徒勞無功,也不會過勞,當然不是說要不勞而獲。那麼「凡事」,吃飯、穿衣、睡覺我們限於時間就不再提,那麼生死大事就是《法華經》裡頭提到的:佛以一個大事因緣來到娑婆世界,就是要開示我們眾生,「開示悟入佛的知見」。

我們平時怎麼「預立」,怎麼認識佛的知見呢?佛的知見不同於凡夫的知見,也不同於二乘的知見。凡夫的習性就是一向生心,凡夫一向生出名聞利養的心﹔二乘人知道這樣不好,所以就一向滅心,把這個攀緣心息滅它﹔佛的心與菩薩的心就是不生不滅的心。

至於我們這個生死大事的另外一件,就是我們臨終的事情﹔假如平時有信願行,到臨終當然三資糧就具足。還有我們臨終的時候,假如沒有預備好,可能在醫療方面,突然手忙腳亂,因為沒有事先把我們臨終可能會遇到的一些情況,寫下來。

比如說,幾年前,有一個醫療的團隊來聖城跟大家介紹,就說,人命無常,不一定是上了年紀,中年、年輕的,可能臨時遇到情況的時候,我們自己願不願意人家來急救我們?電擊我們?或者我們遇到那種不希望碰到的情況的時候,是不是願意用這個人工的方式來延長我們的生命?包括人工的呼吸器,還有放射線的治療,化療這些,這有一個表格。很多人在我們城裡住久了都已經有預先寫好的。但是有的新來的人並不知道,或者有的人還沒決定。不過我覺得,這個在生死大事來講,能夠提早準備好,還是一件好事情。

這個是略略地報告一下第十七條——「凡事以預立為不勞」。凡事預立其實就是菩薩畏因,不預立就是凡夫畏果。人生到終點的時候,就好像過年的除夕夜,假如我們平時不預立,等到除夕夜再來大掃除,將會特別費力。那麼畏因就是平時就知道無常迅速,輪迴路險,隨時要做心靈的環保,到了臨終的時候,人生的除夕夜,那麼很容易就可以收拾乾淨了,不需要臨時手忙腳亂,讓身邊的人人仰馬翻,甚至雞飛狗跳了。

第十八條這個題目,「處世以謙恭為有理」,「處事」就是做人做事,「謙恭」就是很謙虛,很恭敬,來代替跟人家爭辯,「謙恭」就是有道理可以走遍天下。處世謙恭其實就是以德來服人,不謙恭的話就要以力與理來服人。比如,今天晚間是這次美國總統選舉第一次的電視辯論。主要政黨,兩位候選人,能力也許差不多,從第十八條這個標準來看,我們是要看,哪一位是比較謙恭,哪一位比較有德行,對於這個國家長治久安是比較有利的。

這個謙恭又從哪裡來?謙恭其實是誠於中形於外的,不是說演戲,裝出來的。比如說,我們在聖城裡頭做事情,我們凡事儘量聽招呼,聽招呼也就是孝順的「順」﹔聽了招呼了以後不曉得怎麼做。我們就每事問,每事問可以講是問候人家,也是請教怎麼做,這是一種孝。

剛剛講「孝」跟「順」,一般人講「孝順」,其實要做到「孝」還比較容易,因為是有個「我」要怎麼對待法師們,有「我」怎麼對待我的父母親。那這個「順」,就是要把我執我相去掉了,「順」就是父母親或法師們怎麼講,我就要怎麼聽,盡可能地把我執我相我所要的,把它縮小﹔或者把它完全息滅掉,所以「孝」比較容易,「順」是比較不容易。

印光大師的一個開示,就是讓我們學習怎麼樣來對待眾生,對所有人能夠謙恭,這是來自於悲願心。印光大師說,我們看一切人都是菩薩,唯我一人實是凡夫。看一切人都是過去的父母,未來的諸佛,那麼自然而然我們就不會凡事對人發脾氣。比如說,最近有法師說我們城裡頭人很多,有這個見濁,彼此的意見很不容易一致的﹔在開會的時候,還會爭辯。這時候我們看誰的聲音越大,越容易發脾氣的,一般來說,這方面都會比較理虧。但是雖然是理虧,我們本著悲願心、慈悲心,了解到大家都是在學習的過程,更要以謙恭相待。

第十九條講「遇險以不亂為定力」。那麼遇險有外在的險境,還有內心的險境。外在的險境就是生死關頭,還是遇到意外的險境之下,有的這種險境是可以避免的。比如說,幾年前有一個奧立岡州女居士來這裡參加念佛七或者襌七,臨時匆匆忙忙她就要回去。那是在冬天,下雨,路上可能還有風雪,即將要下雪了,她來辦公室講臨時有事情,需要走了。我看她單獨一個人,並且氣象報告也說路況不好,就勸她說,「您可以明天再走,不用這麼急啊。」她說:「沒有關係,我路上會念觀世音菩薩。」我就跟她說,「觀世音菩薩雖然有千手千眼,但是觀世音菩薩很忙的,我們能夠自己避免危險,就不要去麻煩菩薩啦。」

那麼遇到險境的時候,能夠真正不亂的,那就是需要有定力,像  宣公上人從天津坐船到上海,在那個黑海洋,遇到九死一生這種危險的情況,他能夠有深厚的定力,順利度過難關﹔在南華寺遇到土匪來搶劫,他也很鎮定。這種大菩薩的風範,那是多生累劫修來的。

那麼一般凡夫沒有這樣的定力,遇到險境的時候,最好最可靠的,還是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