殊勝的淨土法門

王親毅講於2016年10月5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晚上輪到親毅跟大家結法緣,我剛剛完成居士訓練班的第二年,如果要問我在這一年中有什麼收穫?我會說最大的收穫就是跟淨土法門結下了緣。今天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學習淨土法門的經過。因為缺乏智慧,可能有一些我理解錯誤的地方,歡迎大家指正。

每天跟大家一起上殿、出坡,工作平穩、清淨,但是我感覺自己還是飄忽不定,沒有修行的目標。我告訴自己:我應該有一個法門來專修,也許有一個這樣的切入點的話,我的目標會更加清晰一些。所以,我嘗試過一些法門,但經過一段時間後發現,好像這些法門都不是很對機;不是我的記憶力不好,記不住經咒,就是沒有足夠的智慧去瞭解經論上所描述的境界; 去參加了一些法大的課程也是聽得雲裡霧裡,以至於最後漸漸失去了興趣。

「我見他人死,我心熱如火;非是熱他人,看看輪到我。」看到他人的往生,感受到生命的短暫,人們通常在病重的時候開始體會到人生的倒計時。我突然意識到,人生的倒計時,實際上在出生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我試著問自己我還能活多少年?我不知道!50年、30年、10年甚至更短,我自己不敢想像。對比自己今世所造的善事、惡事,我註定要在六道裡輪迴,甚至墮落三惡道都有極大的可能。世事無常、生死迅速,我開始擔心我會不會還沒有解決生死的問題就往生;然後再因為往世今生所造的惡業,而墮落到三惡道裡輪轉,失去了脫離輪迴之苦的機會。

聯想到我學習通途法門的經歷,我深深體會到,以我的根性要在剩餘的有限生命中,通過自力,凈盡惑業和了脫生死將是何其地艱難!我在急迫的尋找一個簡單易行、立竿見影的方法,可以讓我了生脫死。

一個偶然的機會,我看到了一部叫《靈巖道風》的紀錄片,這部片子是講關於有淨土第十三代祖師之稱的印光法師。我看完後感到非常法喜,對印光法師非常崇拜。印光法師為民國四大高僧之一,自署「常慚愧」。他自幼天資聰穎,學習儒家思想,但因受韓歐的影響曾抨擊佛教。直到21歲的時候,他幡然悔悟,遂發心出家。在湖北蓮華寺曬經的時候,因讀到一本殘缺的《龍舒淨土文》,他因此建立了他的淨土信仰,並開啟了他弘揚淨土法門的輝煌一生。他答覆信眾的書信被整理成《印光法師文鈔》,為後人學習淨土之良師。

通過學習印光法師的事蹟,使我對淨土法門產生了極大興趣。是什麼樣的原因,這種機械式重複稱念「南無阿彌佗佛」六個字的修行方式,讓一個這麼有才能的出家人只因為看了一本殘缺的書而發願專修淨土,並以弘揚這個法門為終生的志願。我開始想要逐漸的瞭解淨土法門。說來也怪,上人很幫忙,我心裡打著妄想說:「上人,我現在真的想要一本《印光法師文鈔》。」結果在過了幾天後,我在祖師殿還真看到了一本《印光法師文鈔選讀》。

通過粗淺的學習,發現淨土法門不正就是我想要的法門嗎?為什麼?因為淨土法門目標明確—厭離娑婆,求願往生西方極樂世界。西方極樂世界的美好,《阿彌陀經》都有描述;再看看我們所處的五濁惡世,就像韋提希夫人在《觀無量壽經》中所描述的一樣,「此濁惡處,地獄、餓鬼、畜生盈滿,多不善聚。」業力牽引的貪、瞋、癡三毒,讓我不明不白地一直種下地獄的種子,滿足於眼前苟且的生活,我們不應該厭惡嗎?不應該出離嗎?可是想要通過自力來了脫生死,必須要斷惑證真、業盡情空,這對我這樣的業力凡夫,那就好比登天那麼難。

印光法師說:「所謂淨土者, 即生信發願, 念阿彌陀佛, 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也. 果能信願真切, 一心念佛. 至臨命終時, 決定蒙佛接引, 往生彼國. 既得往生, 則俯謝凡質, 高預聖流. 見佛聞法, 證無生忍. 」也就是說,只要信願具足,一心稱念阿彌陀佛的名號,那麼臨命終時,阿彌陀佛就一定會來接引我到西方淨土。因為淨業行人仰仗著阿彌陀佛四十八願的願力,臨終得到阿彌陀佛的接引。

《無量壽經》裡所描述的阿彌陀佛在因地所發的願:“設我得佛。十方眾生。至心信樂。欲生我國。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唯除五逆。誹謗正法。”是說只要我們發願往生淨土,那麼阿彌陀佛就會保證我們往生淨土,就怕我不發願,那麼阿彌佗佛也是沒有辦法的。

淨土法門三根普被,印光大師說:「上之, 則觀音,勢至,文殊,普賢, 不能超出其外; 下之, 則五逆十惡, 阿鼻種姓, 亦可預入其中. 」 正如《觀經》裡所講:九品眾生皆可往生淨土。更重要的是一旦往生淨土就不再退轉了,這可謂真的是萬修萬人去,但得見彌陀,何愁不開悟。看到淨土法門這麼好,我歡喜雀躍,正當我自信對淨土法門深信不疑的時候,第一場模擬考就來了。

有一晚,我做了一個噩夢,夢裡我來到一個相當於大眾浴池的地方。我發現在房間中間的一個浴池裡面躺著一個人,這個人從頭到腳渾身纏滿了繃帶,從外形上他的身體就像在水裡泡了很長時間的浮屍一樣的腫脹。看到這種情形,我嚇得拔腿就要往外跑,浴池裡面的這個人突然跑出來並抱住我的腿,它用非常可憐的聲音說:「求求你!不要走!」遇到這種情況,我更是嚇得六神無主,根本想不起來什麼阿彌陀佛、觀音菩薩了,我最終掙脫了,這個時候也從這個噩夢中醒了。

接下來的一天裡,我感到非常懊惱,讓我懊惱的有兩個原因:首先,我懊惱我為什麼當時想不起來持誦佛菩薩的名號?如果我在這種受到驚嚇,但是意識清醒的時候,我都想不起來持佛名號,我不敢想像,如果我在遇到更嚴重的境界,甚至意識不清醒的時候會怎麼樣。

其次,我更懊惱的是,我竟然對這個需要幫助的人,沒有一種憐憫之心。我當時只是覺得他的樣子很嚇人,我一心想逃離他,這與淨土法門的隨緣善行的宗旨相違背。直到後來有人提醒我,可能是這個人來找我尋求幫助,幫他做一些功德。我想既然人家有求於我,我也不能拒人家於千里之外,我之後做了一些功課,並把功德回向給他。

我認真思考了一下,我意識到想要自在面對境界只有信願還不夠,還要有持名訓練為積累。正如印光法師所說:「既有真信切願, 當修念佛正行. 以信願為先導, 念佛為正行. 信願行三, 乃念佛法門宗要. 有行無信願, 不能往生. 有信願無行, 亦不能往生. 信願行三, 具足無缺, 決定往生.」蕅益大師所說:「得生與否,全由信願有無; 品位高下, 全由持名之深淺.」這就好比專業的運動員,通過日復一日的訓練,方能達到比賽的時候從容面對對手。因此我開始學習念佛,在平時走路的時候,我也會時常地提醒自己,內心裡面往生淨土的信念不要間斷。

不久後,第二次的考試就來了。這一次我在夢中遇到一位老人家;這位老人家感到自己的時日不多了,希望我陪他回他的家鄉再看一看。就在我們走在他家鄉的街道的時候,他突然就往生了;我當時抱著他在我的懷裡失聲痛哭,內心感到很悲傷。因為我感到生命是如此地脆弱,雖然我當時的情緒很激動,但是我仍然用我最快的速度,大聲稱念著阿彌陀佛的名號,希望能幫著這位老先生順利地往生。

這次我雖然還是受到了境界的影響,但是我還可以想起稱念阿彌陀佛的名號,我感到這是得益於平時常常觀照念佛的原因。因此我相信,只要我們所按照阿彌陀佛所教授的修持,臨命終時會蒙阿彌陀佛接引,這件事情是真實不虛的,往生西方就一定能成功。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