令人流連忘返的萬佛聖城

劉蓮花講於2017年3月2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大家晚上好!我的名字是劉蓮花,來自中國浙江省金華地區義烏市。

我從前做過幼兒園老師、也曾經幫親朋好友做過自己設計的衣服、還做過幾年服裝的生意。我到聖城來的因緣,是2014年的時候,一位居士要到聖城來,本來她要帶她母親來,但她姥姥身體不舒服,她母親要照顧姥姥,不能出遠門。這位居士告訴我女兒這件事情,我女兒就說:那妳帶我媽去吧!我女兒就問:媽,妳美國去不去啊?我說去啊!我女兒說:就是到廟裡去的,住一個月,要吃素的。我說好啊!

那我女兒就給我着手辦理到美國的簽證,一切都很順利。人家申請美國簽證遇到複雜的問題,可是我遇到的簽證官,都很順利。問我爲什麼到美國?我只說了兩字「旅遊」,簽證官朝我看了看,就把我的護照收進去了,同意了。

到了舊金山機場,海關女官員,聽說我們要來萬佛城,就非常喜歡,所以都很順利。我們搭灣區捷運轉灰狗巴士來到聖城附近,下了灣區捷運要找大巴車的時候,有個高大的美國人過來問我們是不是需要幫助;我們就說要找灰狗巴士車站。在他的指點下,很快就找到了車站。一路上那位居士誦《大悲咒》,我念大慈大悲觀世音菩薩聖號,感覺凡事都很順利。下了灰狗巴士,不到兩、三分鐘,聖城安排的車子就過來接我們了。

14年的7月,那時候住進萬佛城,剛開始還想出去逛一逛,看看美國的風景,順便幫國內的親友買名牌包包和衣服。但是7月份有「觀音七」,接着「盂蘭盆法會」,有三皈五戒。我問一位從北京來的佛友:在國內皈依好,還是在這裡皈依好?她說:當然在聖城這裡皈依好。我就毫不猶豫地到功德部報名交錢;法師跟我要兩張照片,我在國內恰好就準備了兩張照片帶來,其實帶照片來,也不知道有什麼用,結果就是三皈五戒用上了。其實我就想先受三皈就好,可是法師說,這樣將來還要重新受五戒。那我想就乾脆直接受五戒吧!

三皈五戒儀式要兩個小時,跪得膝蓋挺累的,法師說,我們可以坐在後面的椅子上,我回頭一看,椅子上都早已坐滿了人,所以就繼續跪。儀式結束後,每個人都領了一個袋子,裡面有皈依證、五戒牒片、上人的照片。同房室的佛友是從華盛頓來參加法會的,告訴我,他們從前皈依的時候沒有上人的照片,所以我覺得我們現在皈依很幸運。大部分的人皈依得到的法名,都是自己本名字中間的一個字,但是我的法名是另外起的「親慈」,「慈悲」的「慈」,同房間的人都說:蓮花,妳的名字真好聽!

14年來聖城我只住了一個多月,這回16年9月份來,原來買的是單程機票,沒計劃停留多久,沒想到住了將近六個月,住到簽證期滿之前。這次來聖城呢,我除了在大齋堂工作以外,也幫忙照顧一位九十七歲的老法師,她年紀雖大,但是我的名字她都記得牢,她每天誦經,一句一句誦得很清楚。

這位九十七歲的老法師眼睛很好,誦經都不用帶眼睛,老法師對佛法,很用功精進,我覺得照顧老法師的同時,也跟老法師學了很多。福居樓的法師都很精進,也很發心爲道場服務,我覺得很受啓發,因爲我在家裡不用買菜、做飯、洗碗,我的同修全都包辦了;我在家只擦擦桌子、掃掃地,日子過得也很輕鬆。來到道場,看到法師們這麼發心工作,我很感動。所以我每天上午在大齋堂工作,幫忙挑菜;下午還在縫紉房工作兩個小時;十二月份開始,又增加一份新的工作,就是每天早晚到福居樓照顧老法師。這樣忙下來,每天晚上躺在床上,都覺得真的很累,但是我還是努力起來做早課,捨不得不做;早上三點半,最遲也三點四十分,一定要起床。我很喜歡早晚課,不捨得錯過每一堂功課,因爲在這麼清淨的道場,還有這麼多法師,跟我們一起上殿共修,我覺得很難得,也很珍惜。我很喜歡這樣的生活,唯一的問題是睡眠的時間不夠,我就求師父加持,讓我在佛殿時,不要打瞌睡,感覺真的是好一點。

我想我跟佛教還是最有緣的,在中國的時候,每次到我媽家的路上,都經過一座天主教堂,兩個修女常常打招呼,叫我進去聽星期天她們唱聖歌,但是我一次也沒進去。來到聖城不知怎麼,就好像找到了心靈的歸宿,最近這三個月,因爲要照顧老法師,早上的拜願跟《華嚴經》,還有晚上的聽經,就沒法參加。不過中午的《大悲懺》,還有下午的戒律課,我都儘量參加。我14年第一次來美國的時候,只知道玩,想到處觀光,旅遊;現在才懂得要把握機會用功,這次在聖城住了六個月,我覺得學會了很多。

有一天早上,我來到大齋堂後面走廊的冷庫,在門口看到一條已經被踩死的蚯蚓,旁邊的居士叫我用樹葉把死蚯蚓送到草地上,她自己不敢敢;我也不敢,因爲蚯蚓軟軟的,我也怕。法師拿兩張樹葉,很快把蚯蚓送到有泥土的地方,用草蓋起來,這樣就不會有人再踩去了;法師還跟我們講目犍連尊者救了很多螞蟻、蜜蜂的故事。那天下午,我在《大悲懺》下來回寮房的路上,就碰到一條蚯蚓是活的,我想把牠請到泥土上,但是心裡還是怕這種軟軟的小東西;剛好一位居士匆忙的過來,我請她幫忙把蚯蚓放到泥土上,她說:哎呀,妳不要管了啦!但是我心裡就是記掛着這條蚯蚓的安全,回到寮房我看到附近有小鏟子,我就用小鏟子把這條蚯蚓拿到泥土上,然後蓋上,回到寮房,這才覺得心裡放心;不然,那被別人踩到,活的就變成死蚯蚓了。還有一次在大齋堂的門口,又碰到一條活蚯蚓,我也是拿小樹枝把蚯蚓送到樹根旁邊,既不會被人踩死,也不會被太陽曬乾,在樹旁牠可以過上平安的日子。以前的我肯定不會這樣做,因爲以前我對軟軟的東西都不敢碰。

另外有一點進步就是我的脾氣也改了很多,從前脾氣很不好,經常忍到不能忍的時候,我會摔東西;就像去年三月一號,跟我女兒講話不開心,我就把我的手機iphone摔倒樓下,摔得很碎,第二天又去買了一只新的手機。現在在聖城,回想起來,當時的無知、無明、煩惱,帶來的無謂的損失,實在太愚癡了!現在在聖城,脾氣慢慢就改好了;尤其看到法師穿的袍子和袈裟都是補丁加補丁,非常惜福,不像我們在國內大家都穿着名牌服裝,從裡到外都是名牌,現在掛着還要搭配名牌鞋子,名牌包包。花錢不手軟,很多時候不但不惜福,而且很浪費福報。

在中國出去吃飯,滿桌子的菜吃不完也不打包,家裡也是吃不完就倒掉。我還記得跟朋友出去吃自助餐,朋友拿的飯,只吃了一半就不吃了,剩下很多,被我數落一頓,說:妳爲什麼剩下?她說:我吃不掉!我說:妳吃不掉爲什麼又要拿這麼多?以後她跟一起我吃飯,就朝我看看,不敢剩飯了。聖城我們都知道要惜福,吃飯都是吃多少拿多少,想吃再去拿,不會多拿;吃完,我就會用剩下的一小塊麵包,把碗裡擦乾淨。

我住在道場的經驗不多,在國內住過廬山東林寺、東北遼寧海城大悲寺,還有我家附近的小廟,都只住了一個星期左右,在萬佛城是住得最久的。不過我過幾天因爲簽證的關係要回中國了,我覺得已經融入聖城的生活,有點流連忘返捨不得回去,希望明年還有機會再來。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