臺師大學生談實習教學感想

彭雅筠:其實我們來之前,對這裡的訊息知道的是很少很少。學校裡(臺師大)跟我們說這裡是一間佛教學校,會提供我們食宿,又說這個佛教學校是在舊金山。後來我自己上網查,可是查到的那個網站是一個訊息很少的網站,是學生放他們的作品,只有看到學生寫的一些作文,寫說在學校的生活。然後就覺得這個學校感覺是很溫馨,像是一個大家庭。

後來我們就直接來了,來了才發現不是我們所想像的——在舊金山灣區,而是在Ukiah(瑜伽市)。來了之後,這裡很多人都說中文,有很多人是從臺灣來的,或者臺灣背景,所以我們住在裡面,其實沒有很像在美國,就覺得很親切。比如說吃飯啊,吃的東西其實跟臺灣也很像,更不覺得像在國外,就這一點就覺得很開心。住在學校裡很安全,學校也漂亮,在臺灣真的很難看到像這樣子,一走出去都是果園啊……什麼的,很難看到。還看到很多動物。

上課方面,一開始真的很趕,我們接收到的訊息跟我們實際來的情況,其實有點不一樣。學校跟我們說我們是會來當助教,就是觀摩正式的老師教學,我們只是幫忙,老師可能會給我們幾次機會上去教。那時候學校跟我們說,我們來會先有一天到兩天的休息空檔,可以跟學校談一下,比如說夏令營大概的課綱,或是談一下上課的計畫,然後才會開始去幫忙。

沒想到我們來的時候是晚上,才發現隔天馬上要去上課,而且是我們真的就要上。一開始很緊張,其實第一天我不知道我在上什麼?我拿課本進去,然後發現他們都會,第一天、第二天就覺得非常緊張。後來就好了。在這邊上課有另外一個好處就是,這邊的學生好像就會比較乖,因為夏令營的學生有一半本來就是這邊的學生,他們就會比較乖。後來我和其他老師和法師聊,他們說其實其他外面的孩子就不會像這裡這麼乖。

這是我們第一次出來教書,就可以到萬佛城來,是一個很好的初步的體驗。因為我們有一半是熟悉的環境,有一半是新的環境,不是說是完全陌生。大概是這樣子。

*       *      *      *      * 

莊惠如:我的情況是比較不一樣,因為我比較晚來。一剛開始接到消息也是蠻倉促的,我對這個學校一剛開始知道的訊息就是這個學校有孔雀,只有這樣子,助教就這樣跟我說。我覺得這完全很不一樣。

因為我比較晚來,我有比較多的時間準備下一個夏令營。然後他們又跟我說一些要注意什麼事情,學生可能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我在教學這個部份比較沒有那麼倉促。但是在真的教學的時候,我覺得跟臺灣有一點不一樣的是,在臺灣我們平常上課會準備很多電腦的教材,譬如說 powerpoint,隨時可能放影片或是什麼的,比較多媒體的方式。但是在這裡,比較靠自己純粹去想,然後設計活動,比較不能仰賴電腦或是什麼的,就是要從頭開始,跟臺灣以前在學校上的中文課好像不太一樣。我覺得在這邊教學份量比較大,這是差別部份。

至於學生方面,我覺得我們碰到的學生蠻多元的,就是各式各樣的學生都有,有時候我們會覺得他們很好笑,就是當下怎麼會有這種藉口或是什麼的。但是後來想想,會覺得這些小朋友還蠻有趣的,就是美國的小朋友跟臺灣很不一樣,在臺灣可以說是比較安靜吧,比較不敢講話;但是這裡的小朋友比較會講他們的意見,不管他們解釋是對的或不對的,他們就會自己講。我覺得對老師來說也是一種挑戰,就是隨時要準備好你下一句要怎麼說,對他們的行為有什麼反應。這是在這裡比較大的收穫吧!

*       *      *      *      * 

周良晏:前面感想的部份,她們兩個都講過了,那我就講學生的部份。因為我第一批的夏令營在女校主要是教書法,那書法這方面就比較是標準問題,我只要讓他們靜下心來寫就可以教好,跟學生互動。

但是在教中文方面,我主要教的都是男生班,可能真的是小朋友在這邊的學生比較自由,所以他們就蠻活潑的,就常常會有一些出乎意料之外的反應跟表現,所以我覺得在教中文,尤其是教男生班真的還是蠻大的挑戰,就是你隨時隨地,你要跟他們一樣精力旺盛,不然就會被他們弄到很累。

而且我發覺聖城的小朋友跟外面的小朋友(不一樣),因為第二梯次的小朋友主要是外面的小朋友比較多,同樣一個班就有聖城的小朋友跟外面的小朋友,兩種小朋友的差異就很大:聖城的小朋友比較容易就把注意力集中在你身上,可是外面的小朋友常常就是會失控,或者是他們有自己的想法直接就糾正你,直接就給老師一點衝擊。

可是教下來後就大概能掌握到一點要領,就是教學一定要有創新,一定要多元,一定要讓他們覺得我跟你學東西不是只是學知識,可能還需要有一些設計,像是要動手做,或者是讓他們動腦思考,讓他們親自實際去體驗那些課程,我覺得這樣比較容易抓住小朋友的注意力。這是我主要的感想。

*       *      *      *      * 

吳依靜:大部份就像她們三位所說的,我講講我班上的狀況。我在男校是教 CSL〈中文第二語言〉,班上的學生都很乖,而且也都還蠻願意參與課程,像我們上課會玩一些遊戲,他們也願意分享一些自己知道的事情,因為我們有教節慶,然後我就會直接問他們說,你們知道這個嗎?知道的同學我就會請他們跟大家分享,然後他們也就很大方的分享,不會說我不要這樣子。

他們程度很好,學校給我們的教材他們幾乎都會了,只是在寫的方面比較差一點,就是他們聽、說都已經很好了,基本的溝通能力都已經到一定的水準了。我的課就是在課堂上加一些遊戲,或是給他們看一小段影片來補充,因為這可以讓他們休息一下,在玩的時候也可以學到東西,然後順便復習,這樣可以加深印象。

我在女校的班是有中文基礎的,可是參差不齊,有的已經很厲害,就是聽說讀寫都沒問題,可是有的可能只學過一點點,可能會聽但還不太會說,甚至聽不太懂,這樣子,所以教起來會怕延誤程度比較好的同學,又怕這些程度比較差的同學會跟不上。通常我都用中文上課,然後上到一段的時候就問他們懂不懂,如果不懂的話就會再用英文講一次,有些比較厲害的同學也會幫我,所以上課都還Okay。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