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生驢「菩提」往生了

在妙覺山下生活了二十九年的放生驢「菩提」,已於十月三十日(星期日)下午五點十分往生。年老的菩提,近月來顯現種種病態,聖城的法師及居士們相當關心,時常到後山去餵食、照顧及探望,菩提雖然感受到種種來自人間的溫情,但仍然抵擋不了無常大鬼的召喚,撒手西歸。

菩提頗有善根,過去生中必定結了諸多善緣,除了病中受到關懷照顧外,往生後還有人自動輪班幫牠助念了八個小時,並於十一月一日就近埋於妙覺山下。一切眾生皆有佛性,皆可作佛。我們都希望菩提也能蒙阿彌陀佛接引,往生極樂,永脫輪迴之苦。

放生因緣

1982年時,在美國政府的土地上有一些驢子,因繁殖過盛,破壞農作物,或是政府想使用這些土地的緣故,準備用直昇機在空中射殺這些驢子。有人知道了,說:「不對!我們去救牠們。萬佛城這麼大,又有這麼多草!」因為這樣,就由恆來法師負責安排買兩隻驢子回來放生。

果齋居士在他的卡車後面,加掛了一個運送馬匹的拖車,把兩隻驢子運回聖城,暫時安置在男校對面法大校舍後面的圍籬內。放生法會選定在5月29日星期六——浴佛節前一天中午十二點半舉行。

上午九點,果齋依照上人的指示,準備把兩匹驢子帶到佛殿。到了十一點四十分,他汗流浹背地到行政辦公室,告訴恆貢師,他和另外兩個人沒辦法移動這兩隻驢子,因為牠們非常頑固,不管他們用什麼方法——用踢的、推的,甚至想再把牠們推上卡車,牠們都不肯動。筋疲力盡後,他們準備先吃飯,就把驢子留在法大圖書館前面的路上。適巧上人打電話到辦公室詢問郵件,恆貢師就向上人報告驢子不肯走,現正停留在圖書館前的事。他猜想上人一定暗自覺得好笑。

  

報告完後,恆貢師就朝法大圖書館走去,發現驢子正在圖書館前的轉角處,他走到驢子面前,驢子則目不轉睛的瞪著他,一點也不怕人,牠們的腳像岩石般僵硬地紋風不動。他拉著一隻驢子的繩子,拍拍牠的頭,並試圖用甜言蜜語哄牠上路。「走吧!我們到佛殿去!」驢子不在乎恆貢師說什麼。於是恆貢師又走到前面拉著繩子,但一點用處也沒有。牠的脖子是那麼地僵硬,大眼睛則瞪著恆貢師,好像在說:「你在幹嘛啊?」

這時,果歸居士帶著相機走了過來,他準備放生法會時拍照。過了一會兒,上人從無言堂駕著藍色的高爾夫球車過來了。恆貢師請果歸幫忙拉第二隻驢子的繩子,於是他一隻手拿相機,另一隻手拉繩子。上人停好車後走向第一隻驢子,輕拍著牠的頭,口中念念有詞,但聽不到念些什麼;接著又走到第二隻驢子前,做了同樣的動作。然後再回到第一隻驢子前,說:「去佛殿!」(或是「走啦!」)並稍微用力地再次拍牠的頭。

  

沒有任何明顯的理由下,第一隻驢子開始放腿快步而走,恆貢師反被拉著跑;第二隻驢子也依樣畫葫蘆,並拉著果歸跑。現在兩個人不是拉驢子,是反被驢子拉著跑。恆貢師擔心驢子逃跑了,因此不敢鬆手。但即使驢子真的要逃跑,也沒有人阻止得了。兩隻驢子繞過了圖書館的轉角,經過消防屋,以及君康餐廳前的斜坡,自動左轉往佛殿跑,當牠們聽到從佛殿傳來的念誦聲時,突然煞住腳步。這時牠們位於網球場(即今之大帳篷處)之路邊。恆貢師很高興,因為這裡是很折中的地點,大眾從佛殿出來就可以做放生儀式。

上人駕著高爾夫球車隨後,下了斜坡,抵達現場。上人走了過來,驢子也挨到上人的身邊。大家從佛殿出來給牠們做了放生儀式後,就送牠們到後邊的妙覺山下吃草,安住下了。恆貢師、果歸和其他人面面相覷,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大家都忍不住摸摸頭,心想:「師父是怎麼做的?太神奇了!他會講驢話嗎?好像是喔!」這真是非常非常妙!

若是上人心中沒有歡喜,想讓驢子快樂無比地自己跑到佛殿,這是不可能發生的!欲令畜類、鳥類和我們人類等眾生快樂,那份奇妙的緣份,是累世結下來的。所以要令眾生快樂,可不容易,菩薩真是難為!

【編按:兩隻放生驢已先後往生。此篇放生因緣係根據三位當時參與放生者所提供之資料綜合整理而成,若有與事實出入之處,歡迎指正。】

延伸閱讀:  萬佛城放生觀後感

3 則迴響於《放生驢「菩提」往生了

  1. 各位善知識,這事情太感動,師父真不可思議,阿彌陀佛。
    弟子合拾頂禮。
    果琢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