兒子出家了!

張琛居士 講於2011年6月5日(星期日)臺北法界佛教印經會  A talk given by Cynthia Chang on June 5 (Sunday), 2011 at Taipei Dharma Realm Buddhist Books Distribution Society


我一九七五年和先生到美國念研究所,然後就留下來成家立業,有二個兒子,大兒子就是親偉師。我的祖母生長於「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背景,她不認識字,但是佛經她都會背誦。

我很佩服法大這些年輕人,我和先生在台灣讀台大時,覺得佛教是和西方比較沒有連結的宗教,所以並沒有對佛教進一步去研究。但是我相信我們中國的家庭成長環境,佛教、道教和儒家,這三家的思想,對我們的成長有很大的影響。我對二個小孩雖然沒有加強宗教方面的教育,但從小要求他們要做一個好的人,有機會盡量幫助別人。親偉師高三時有經濟學的課程,經濟學老師就要他看不同的經濟體系,要他們看一個錄影帶,是天主教一個苦修修道院的生活方式,他們自己養雞、種菜、打坐、念經。親偉師看了這錄影帶回來後,他還不知道他要哪一個宗教,就和我說:「I’m going to be a monk.」(我想要當修士)我當時責備了他一下,我說:「你在講什麼話?」因為他那時剛拿到美國史丹佛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入學許可,照世俗的看法,是前程似錦。親偉師的個性很好,很有人緣,長相也還不錯,我覺得這好像不是人生規劃的一條路。

但是我自己年紀慢慢進入中年,我開始在尋找我人生的方向,我對佛教也有些興趣,會去聽一些佛法。第一次是在加州聖荷西附近的菩提學會,有一次請恆實法師來演講,給年輕人和一般人演講,我把兒子也帶去了,但是我從來沒想過我要把兒子送給佛菩薩。親偉師因為不知道適合哪一個宗教,就開始研究。星期六晚上去聖經的查經班,星期天下午就去研究佛教。他第一本書看的是《成佛之道》,他也去看了很多佛教方面的書。結果他在二○○○年要進入大學之前,他決定選擇了佛教。

非常幸運的是,史丹佛大學離柏克萊只有一個小時的車程,正好有一個居士星期六常去聽實法師講法,就帶他去聽。夏天時,就去幫助萬佛城夏令營的活動。二○○四年拿到物理學士,二○○五年拿到宗教碩士。拿到學位後,他就說要到聖城做志工。那時我和先生也很躊躇,希望他能在外面有一些歷練,所以那時我們不是很贊成。我這個兒子的態度是很有禮貌,但是他想做的事情,他會去做。以後他還是去了聖城。他於二○○五年去聖城,現在六年了,他學到的歷練,比外面還多,因為在聖城那麼大的機構,有很多地方須要大家出力。經過這五年多,事實上,很多法師都知道,我和他之間雖然感情很好,要出家這個話題,是不能談的。雖然我對所有的法師都很尊敬,但是我自己的兒子好像不太捨得。同時在他開始學習佛法時,他到佛根地,我覺得在場如果有年輕人,我希望你們能參加佛青會的活動,因為親偉師告訴我:佛青會的一群年輕的孩子,他們可以分享對人生的看法,一起研習佛法,是一個很大的助緣。

同時我也要和大家分享一個故事:他去聽佛法,我當然要聽聽他在聽什麼?他去佛青會夏令營,或二、三天的活動,我也去聽。我聽的感覺,法師和居士的教導都很好,但是我一個很深的感覺,就是我一走進去,我看到台上果勒居士、恆實法師這些白人的法師和居士,在台上用英文教導台下一些亞裔的孩子們佛法,我想佛法真正是一個世界的宗教。也是上人的遠見,能夠讓佛法到西方生根、發芽。

還有一件我很感恩的事情:我兒子想出家,去請問法師,有一位法師就和他說:「在你還沒成為一個好和尚之前,你先做一個好兒子!」因此他也很有耐性地等我的同意。這段時間,我也去學習佛法,也去拜觀音七,也接觸到法師和居士們。特別是上人的理念,我心裏常常想到上人說:「我們的教育,應該教孩子們『明理』,但現在人都教孩子們『名利』,大家都追逐名利。」我是台大會計系畢業,是會計師,但因為孩子,我參加學校很多活動、在我們的學區,我擔任了十七年學區委員。我覺得教育是我一個很大的心願,我希望能夠好好教育下一代。接觸上人這些理念,我覺得深得我心,這也是一個原因。

在我附近,我不曉得為什麼,有好些朋友的孩子,一個朋友女兒十九歲癌症過世,一個廿三歲,也是癌症過世,還有一個女孩子被謀殺,一個自殺。這些都是很好的亞裔孩子,讓我覺得:其實孩子的生命,不是在我們掌握之中,人生是很無常的。所以我應該讓我的孩子,在他有限的生命中,追求他真正的人生目的。我也很高興他找到人生的方向,所以在去年年初,他告訴我說:「看到法界有一批生力軍進來,我在法界做義工的身分可以暫時告一段落,六月廿日有一個沙彌先修班,希望能參加這個課程!」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事情,九個月過去,今年三月廿日,他正式出家。我覺得非常圓滿,因為他八十九歲的爺爺,原來也不贊成,但最後我們有一個五十個人的親朋好友團為他祝福。在這同時,他也邀請我加入法界大學董事,因為我曾做十九年學區委員。學習佛法我是晚輩,接觸聖城也晚,所以我希望盡我一分棉薄之力。這二年我非常高興和這些年輕人、果勒居士和法師們一起前進,希望經由大家的努力,能將佛法傳到全世界,幫助世人離苦得樂。

我再講一件事:今年三月廿日是我打觀音七的第一天,我兒子出家;三月二十六日是最後一天,我八十八歲的母親過世,是很安祥地走的。在中午我們放生法會前過世,我們幫她立了牌位,然後下午大回向。我母親是很有福報的人,我兒子要出家前,我們告訴她,她說:「人各有志。」我母親比我還放得下,比我有智慧。很慶幸母親過世時,聖城大家對我的關心和幫助,親偉師說:「第一天  I left home(出家),最後一天外婆  left the world (離世)。」我相信他們二位,都是到非常好的地方。

【編按:張琛居士目前是法界佛教大學董事會主席,積極協助法大的發展;並常到萬佛城參加法會、打七等。】

3 則迴響於《兒子出家了!

  1. 我先生在几年前也出家了,是缅甸南传原始佛教。现在我也跟着他的脚步,不过只能偶尔短期出家,应为他的福报比我好。。。sadhu sadhusadhu。。。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