觀音七心得分享(觀音菩薩出家)

親祥、親悟、沈寶珠、李親道、王親宣、陳親慧、比丘尼恆君講於2011年10月15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The talks given on October 15 (Satur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Kerri Taylor(親祥):感恩三寶、感恩上人、各位法師及每一位在道場辛勤工作的義工們。我的名字叫做Kerri Taylor,法名親祥,我來自加拿大溫哥華。

我跟我的丈夫在3月時來萬佛聖城受三皈五戒,當時他已經病得很重了,因為他患了癌症。所以來到萬佛城的時候,除了參加三皈五戒儀式以外,基本上我們什麼都不能做。

因為他病得非常地重,所以當他說要來的時候,其實我有一點擔心。但是我先生告訴我:「不管怎麼樣,這個是很重要的,我必須要做這一件事情。」那做了呢,他才能夠心安;為了讓他心安,所以我的擔心就變成不是很重要的事情了。我們來參加法會的時候,沒有辦法參加觀音七;受了三皈五戒以後,就必須馬上回加拿大去。

我先生知道他得了這個病,是一定會往生、一定會死的。所以,他希望我在他往生以後,能夠盡快地來打一個觀音七。他已經於這個觀音七的三個禮拜之前往生了。前幾天對我來說真的是非常地困難,因為我的傷感越來越加重,基本上已把我的情緒都淹沒了,所以我就一直哭、一直哭,我在想我大概打不了全程的觀音七了。

有一天,我就在我的房間裡大哭了起來,在我的腦子裡面跟我先生講:「我沒有辦法再打下去了,沒有辦法把這個觀音七打完。」但是我知道,他一定會讓我把這個觀音七打完,因為他有一個很不好的習慣,就是不管怎麼樣,他每一次都認為自己是對的。但是,我不知道我要怎麼樣把觀音七打完。

當時,有一個人來敲我的門,那是這整個禮拜中第一次有人來敲我的門。她跟我說:「妳應該來做晚課了。」所以我就穿袍搭衣,來到這個佛殿。因為時間還早,我就到祖師殿去。在祖師殿裡面我就拿了一本書來看,那一本書的英文名字叫《Don’t Wait to Cultivate》,意思是「修行不要等」,那是一本上人的書。我打開,上人在裡面講:「你已經開始做的事情,你要把它做完,就是你要有始有終。如果你沒有辦法做到有始有終呢,你就是一個沒有骨氣的人。」

看到這句話的時候我就笑了,因為我的丈夫常常告訴我:「妳要堅強一點!」當時我就在觀想:我先生當時要來參加三皈五戒的時候,對他而言是多麼地困難!因為這樣子的觀想,我就把自己想要修行的這個願力加強,告訴自己:「我一定要專心地誦念觀世音菩薩的聖號,我一定要盡全力來做!」

以前我就讀過《普門品》。但是這一次,我越讀越覺得觀世音菩薩真的很慈悲!我越誦念「觀世音菩薩」,我的這種悲傷情緒就越來越淡。所以,本來我是很悲傷的這種情緒,被一種祥和,還有一種耐心所代替了,覺得越來越有耐心,同時也有一點慈悲的感覺。

在我心裡,我覺得有一種很深、很祥和的感覺,對觀世音菩薩也非常地感恩。我先生以前告訴我:「一個人,如果能夠心懷感恩的話,你對周遭的這種感覺就可以打開了。」現在我覺得,我的這種感覺越來越深刻。也很感恩大家可以讓我在這裡!

*    *    *

Edward Robson:大家晚安!我的名字叫親悟。在這個地球上,擁有一個守護神或守護者,是非常重要的,觀音菩薩就是那位守護神、守護者。今晚,我就只說我的一個經驗--觀音菩薩守護我的一個經驗。

在這幾個月以來,我一直在照顧我的繼父。7月時,他突然出現了很嚴重的心臟問題,面臨著生命危險。我的媽媽告訴我:那天晚上,我的繼父感覺到他的整個身體不是很舒服,感覺自己的健康不是那麼好,同時也感覺到胸口有些難受、呼吸困難。當晚他就被送到了急診室,也進了加護病房。

我隔天就到醫院去見我的父母。我的繼父當天得到了很多家人的關懷與關心,那天也很高興看到他的精神面貌也變好了。醫生告訴我們:他們做了很多不同的檢驗,根據這些檢驗的結果,他需要動一個很複雜的心臟手術。這是一個非常複雜,非常危險的心臟手術。這讓家人了解到了情況的嚴重性。我的繼父從來也不知道他的心臟有這麼嚴重的問題,雖然他的這一生也面臨過很多的危險。

在手術前的幾天裡,我們這些家人就跟他在一起,我們仍是過著蠻普通的日子。除了一個事情,就是我們知道他的心臟不是那麼好。我們也可以感覺到他有點恐懼,他也知道可能突然間就會面臨死亡。雖然如此,我們知道他很害怕、很恐懼,但他叫我們不要太擔心。在動手術之前的那天晚上,我們家人對他表達了很多的感謝,也給他很多的祝福。我也親自感謝他做我的繼父。那天晚上對他而言,可能是最長的一個夜晚。我想像在這種情況,對任何一個人都不是很容易度過的。我也在猜想:他那天晚上到底有沒有睡一個好覺?

第二天,也就是動手術的那一天,我的媽媽和我,還有其他的家人都在醫院裡,給他很多的祝福與支持。我的媽媽是第一個抵達醫院的,她對我的繼父很照顧。他們結婚已經有17年了。她到達的時候,有一個宗教以及心理方面的counselor(輔導員),他給了我媽媽很多心理上、宗教方面的支持與安慰,以期幫她度過這一段考驗期。

手術的當晚我去了醫院,我帶了我的枕頭與被子,坐在我繼父身邊。那個時候,他的身體上連接了很多不同的管子,我看到當時的情況,感覺到他是處在一個很脆弱、很危險的情況。當我坐下來之後,我就用我的被子蓋起來,我就往後靠著。這個加護病房裡面感覺是非常安靜的,我就慢慢地念「南無觀世音菩薩」。當我在念觀音菩薩名號的時候,我想像著觀音菩薩的慈悲。

那時候我觀想觀音菩薩的面貌,他的樣子:我觀想他是一尊很高、白色的觀音像,就站在我爸爸的加護病房裡面。那一尊觀音菩薩的像是非常莊嚴的,是非常美麗的一尊,也是非常堅固的一尊。那時候我一直在念他的名號,我祈求觀音菩薩幫助我看護我的繼父,希望菩薩能夠留在那個房間裡看護著他。我也可以想像到他顯現的時候,對我的爸爸加持了不少。這一尊很微妙的守護者就站在我的旁邊,他答應我要幫助我看護我的爸爸。

當時一位護士走進來了。那時候我還是在念觀音菩薩的名號,不知道護士走進來,我就繼續念著觀音菩薩的名號。那位護士小心翼翼地、很恭敬地,盡量不要講話太大聲。當時我的繼父被她喚醒了,但我還是繼續在念「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就持續地念著念了很久。因為我感覺念誦觀音菩薩的名號,能讓我的繼父感覺到很自在、很舒服,雖然那時候他不知道我在做什麼事情,或是根本意識不到觀音菩薩的存在。我感覺到觀音菩薩讓他在那天晚上很安祥,很平靜。我認為這樣的情況,不是很多人都可以祈求得到的。觀音菩薩在那個晚上幫助了我很多,當我最需要他的時候,他就來幫助我了。

而我的繼父呢,他繼續在那個醫院裡待了幾個晚上,身體也慢慢地恢復了,他的感應不是一件很小的事情。在那幾天的晚上,我還是會去醫院,為我繼父念誦觀世音菩薩名號,直到他從手術中完全恢復過來。

向觀音菩薩祈求,這對我來說是非常重要的。這在心理上和信仰上幫助了我,他的慈悲是不可思議的,他可以幫助我們消除業障,也常常尋聲救苦,為我們解圍。我相信他也可以幫助你們,當你們需要他的時候。南無阿彌陀佛!

*    *    *

沈寶珠: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我叫沈寶珠,法名親寶,從LA來。我這是第一次參加觀音七。

我是要來感恩觀世音菩薩、感恩上人和各位法師教我們如何念佛、如何修行。我平常按照上人和法師所教的,每天誦持「楞嚴咒」、「大悲神咒」,平時也誦經;堅持多年,所以有很多收穫和感應。

兩年前,我從北加州搬去南加州,人生地不熟,遇到很多困難。但每一次都有觀世音菩薩的千眼照看、千手扶持;尤其是在緊急的情況下,都會有人帶我走出困境。

我要講一件事,就是發生在今年1月的事:在來聖城參加禪七的路上,我從LA開車到了奧克蘭的時候,我用的 GPS〈導航機〉就一直在講話。我知道是開錯路了,但是GPS給我的方向卻是我不熟悉的。因為這是第一次單獨一個人開長途,這時候心裡就開始緊張起來,不知道應該怎麼辦。心想只好下了高速公路以後,搞清楚了再上去。因此就在下一個出口下去了,誰知道下面是一個加油站;一看就知道是一個很不好的區。那時候已經下午兩點了,我原計劃天黑以前要趕到聖城的,這時候心裡就更是萬分的焦急。

就在這個緊急的關頭,有一個人迎面走過來,也是一個過客,在那裡加油的。我趕緊就向他問路:要想重新上580號公路,然後去過那個橋 (Richmond San-Rafael Bridge),然後接101號公路。那麼他就指來指去地,但是我還是不明白。他就叫我拿一張紙和筆,要畫圖給我看。我一時很忙亂,也找不到紙和筆。他就又問我:「是不是會跟車?」我說會!然後我就看準他的車,是一輛 White Toyota Truck(白色豐田貨車)。他又跟我講:「要跟車10到15分鐘。」因為有塞車呢,也不是很容易跟車,但是終於看到了橋頭。

那個時候他就打開車窗,伸出手臂一直揮手,指示我上橋。我終於鬆了一口大氣,這時候我才意識到:這是觀世音菩薩!我就一面開車,一面想、想……,眼前的大路又開始模糊起來了,但這一次不是迷路,而是太感動了,眼淚一直流個沒完。那一天,北加州加下著小雨,但是5點鐘前我還是趕到了聖城,還吃上了晚餐。

這次觀音七中,我能有機會和法師們及所有人一起誦《普門品》。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心,還有大家的誠意,以及我自己的努力使我很感動。又再一次聽到上人講:「幫助別人,就是行菩薩道。」希望我自己能夠依教奉行,變成觀世音菩薩的眼和手,去幫助需要的人們,也讓更多的人參加觀音七,一起來誦持《普門品》和<大悲神咒>。謝謝!

*    *    *

李親道: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善知識們:大家晚上好!阿彌陀佛!我是來自阿拉巴馬州的親道,這次來和大家分享觀音七的法會心得。

這是我第一次打觀音七,感覺特別新鮮,受益也頗多的。整個觀音七過程,從早上誦《普門品》開始,繞念、坐念一直到止靜、開示、最後的大迴向,功德都很殊勝。

特別是下午各一小時的坐念和止靜,真的是很考驗大家的定力。佛殿裡有不少蒼蠅,在我們止靜的時候不約而同地來「問候」大家。又是蒼蠅聲,又是其他如咳嗽和其他的一些聲音……,能夠真正地從頭到尾,自始至終身心皆不隨這些外緣所轉的人是少數的。

止靜時,當我結跏趺坐,默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時,時有時無地總是有一些妄想打斷聖號。這些個妄想或長或短,或天南,或地北,從四面八方而來,我的心也就這麼跟著妄想跑了;等回過頭來也不知又過了多久,說起來真是令人汗顏!

本來,我們的常住真心是如如不動的,不生不滅、不垢不凈。因為攀緣心總隨著外緣而去,色、聲、香、味、觸、法,來什麼跟什麼,一直認假為真,認賊作子。祖師大德常如是開示我們,我不過是拾些他們的牙慧來講,虛老在開示錄裡曾說過:「說得一丈,不如行得一尺;說得一尺,不如行得一寸。」可見說時容易,行時難。我們大家要是真能老實用功、念茲在茲,而非像我現在這樣盡是口頭禪,那麼妄想肯定會越來越少,定力也就越來越強。

方才所講的,是我在止靜過程中的一些感想。接下來,還想再談談在繞念過程中的些許體會。

其實,不單單是在觀音七時我們繞念觀世音菩薩聖號,於平常的早、晚課中,亦如是繞念諸佛菩薩的聖號,我發現這看似平淡無奇的繞佛、稱念,亦非想像中的那般簡單。怎麼講呢?必須要時刻收攝六根,以至一心不亂。眼睛看著前面的人,始終保持適當的距離--不會太近,也不會太遠。耳朵聽著每一句從口裡發出的聖號,字字清楚外,不快,亦不慢。身體昂首挺胸,手結彌陀印,腳步輕盈。心中一句菩薩聖號外,別無其他。若能把持住這眼、耳、鼻、舌、身、意不被色、聲、香、味、觸、法所轉,於繞念中坐念,於坐念中繞念。靜中有動,動中有靜,果真能做到如此,那麼境界應該會很殊勝的。

現在回到這次觀音七的主角--觀世音菩薩身上。觀世音菩薩大慈大悲,雖於無量劫前早已成佛,然而仍舊掛念著娑婆世界的貧苦眾生,乃至倒駕慈航,尋聲救苦。我們在稱念觀世音菩薩名號、祈禱加持的同時,是否曾想過學習觀世音菩薩這種不辭辛勞、捨己為人的大無畏精神呢?平時總是有求於諸佛菩薩,可曾想過我們又為諸佛菩薩做過些什麼事情呢?當下,我們應該精進修道,慎勿放逸,乃至證果,自度度他,如此才是真報答諸佛菩薩法布施之恩。

觀音七的法會雖然已經結束,但觀世音菩薩這種以大慈悲心救度眾生離苦得樂的願力,卻從來沒有停止過。以上就是我在觀音七法會中的心得體會。阿彌陀佛!

*    *    *

王親宣:上人、各位法師、佛友:阿彌陀佛!

我是10月9號皈依的,法名是王親宣,我住在舊金山。會來到萬佛城,是因為我的同學陳親慧邀我一起來萬佛城打觀音七。她傳了觀音七的申請表給我,但是我看不懂什麼是「三皈五戒」,什麼是「八關齋戒」。於是我上網搜尋資料,我發現皈依之後不會落入三惡道,受了「八關齋戒」之後,可以乘坐蓮花去西方極樂世界,所以我才決定來萬佛城跟大家一起學習觀音七。

對於佛經,我也只是會念《普門品》,是4年前我同事教我念的。但是在觀音七的第一天,念《普門品》時我才發現:以前念《普門品》,我只念了一半而已。因為以前的我念到「爾時,無盡意菩薩以偈問曰」,我就直接念迴向偈了,這是我同事教我念的。如果沒有來到萬佛城,對於《普門品》我還是只會念半部經。我相信這是觀世音菩薩看我太傻瓜了,冥冥之中教我,讓我知道如何正確地念《普門品》。

這是我第一次吃長齋,第一次住在廟裡,第一次連續好幾天每到半夜都會聽到一些奇奇怪怪的聲音。後來聽了法師的建議,立了冤親債主的牌位,就睡得比較安穩了。雖然受了好幾天驚嚇,但還是讓我受益良多:學習如何正確地念佛經,和感受出家人的生活。這也算是我人生的新體驗。希望以後還有機會來這裡,和大家一起學佛經。阿彌陀佛!

*    *    *

陳親慧: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大家晚安!末學姓陳,法名親慧,我在2006年開始學佛,直到今年的盂蘭盆法會,在聖城皈依及受戒。

今年,我參加了觀音成道七、地藏七和這次的觀音出家七。因為初期學佛的熱忱及我在健康上有小問題,還有我的先生在事業上有新的機會創業,便想到說到聖城,為自己及我的先生禮佛、祈福。這是今年我連續參加了三次的緣由,所以,當中兩次法會的《普門品》,讓我學會活用於生活當中,並因此更加了解及熟悉觀世音菩薩。

回想以前,我20歲的時候,最初接觸的佛法就是《心經》。《心經》使我首先受觀世音菩薩的智慧及教化。經文中的這句「心無罣礙,無罣礙故,無有恐怖」,我只要這麼告訴我自己,我真的就會很快常因此讓我得到平靜的心了。

其次,我念的是美術學校,直到做設計工作,我的想法及接觸的朋友和資訊,都覺得抽菸不是一件壞事情,也可以說是為了要尋找靈感及清淨,就學了抽菸。很多年來卻不是這樣子的,反而,抽菸讓我的腦子更加混沌,還缺氧,而且被菸奴隸了。當我接觸佛法還有一些善知識,知道了抽菸的一些壞處及果報後,我就想要戒菸了。但即使貼了「戒菸」的貼片,我的心及習氣還是在。

某日,讀過《普門品》「若有眾生多於淫欲,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欲。」我才知道:除了緊急危險的時候呼喊觀世音菩薩,想要離開抽菸的欲望,應該也是相同吧?於是末學就對著天空祈禱說:「觀世音菩薩!我想要戒菸,求求您幫我,讓我不想抽菸!」然後,我就念無數句「南無觀世音菩薩、南無觀世音菩薩……。」真的非常有效!我就真的戒菸了。我希望我先生也戒菸,所以我便向他分享我的經驗,結果他現在也戒菸成功了。

另外一個應用,就是有一次我坐朋友的車,朋友和她的女兒倆在車上吵架,女兒一直不停地說著、吵著、罵著媽媽……。末學是外人,感覺很尷尬,我想到第一次在觀音法會上唱的歌,於是就唱出來了:「南無觀世音菩薩……」,結果她們的戰爭就突然停止了。當時空氣凝結,她的女兒突然「噗哧」,轉怒為笑,也就不再頂嘴逆上了。

雖然我沒有像我朋友的女兒這麼誇張,但是瞋恚、兩舌、惡口是我要修的,所以想到經中這一句「若多瞋恚,常念恭敬觀世音菩薩,便得離瞋。」對愛生氣的我而言,真是好方法,真的也是非常地有效。

在這三次法會當中,我有一些奇妙的感覺:第一次是在我參加觀音成道法會時,因為多年來我的腳底斷斷續續地奇癢無比,一直不知是什麼病,在這次法會中也發作了,因而無法站立,無法走太多路以及繞佛。幸好遇到法師的教導及幫助,塗了一些藥油,並教我再向觀世音菩薩祈求。如今多年的小怪病沒有再困擾折磨我了。

第二次,是在觀音七法會中關於是非口舌的事,聽人家說要修行時會有魔考,而口業本來就是我最大的問題。比如我在聖城結識了某師姐,感覺很聊得來,但言談中有時候講的話題和佛學無關。在道場她似乎也被誤會及排斥,討厭她的人見我能和她互動,結果就被某位女居士惡言。

而另外一個人也是要來和我攀緣,一開始也是說一些挖苦、貶損我的話,但是因她是長輩,我就算了,也願意送她回家,不用攤汽油費。結果她更進一步,竟然是要拉攏我加入直銷;雖然這沒有什麼,但七天裡可是讓我不開心。結果我跟上人祈禱及懺悔,很神奇的是:這兩位女居士隔天都向我道歉,這讓我非常疑惑,讓我覺得很慚愧,也更加感恩上人。

*    *    *

比丘尼恆君: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今年這個最後一個觀音七,今天晚上就要圓滿了。我想各位都認識觀世音菩薩,不像我以前很愚癡的,我們家業障也很重。

有一次,忽然我父親想要請一尊觀音菩薩像,所以就叫他的朋友:「你去幫我請一尊觀音菩薩。」各位!您知道我們家來了哪一尊觀音菩薩嗎?結果來的是維納斯!

那這個……,可是我們想:「沒有關係,也是女的嘛,也是很漂亮的,沒關係吧,也就這樣子了!」所以,當你因緣不到,福報不到的時候,你想請觀音菩薩,還不一定請得到。

各位都是有福報的人,常見觀音菩薩,常念觀世音菩薩,家裡也都有觀音菩薩畫像,或是觀音菩薩的像。所以,要時時珍惜自己的福報,時時感念觀音菩薩,時時恭敬觀音菩薩,時時常念觀音菩薩。阿彌陀佛!

3 則迴響於《觀音七心得分享(觀音菩薩出家)

  1. 一個人,如果能夠心懷感恩的話,你對周遭的這種感覺就可以打開了。」

    幫助別人,就是行菩薩道

    感恩大家

  2. 众生应以何身得度,便现何身。维纳斯是罗马人的叫法,起源于希腊人所说的阿芙洛蒂特(Avalokite),而Avalokitesvara在梵语里即为观自在,在中国观自在菩萨就是观世音菩萨。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