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中常生智慧

魏果時 講於2010年10月17日星期日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Joey Wei on October 17 (Sunday), 2010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叫做魏果時。剛剛講說,對這個《六祖壇經》有什麼心得,個人想講一點我自己的一些很淺見的心得。當然,有講錯了或者是不圓滿的地方,請大家不用客氣指正;不用怕給我沒面子,沒關係的,就直接講了,看我動不動氣。

很早前,看《六祖壇經》,在很前面就是六祖大師剛開始到五祖大師那裡跟他講:「我心中常生智慧」;是不是這樣子?假設文字上有不對,請原諒,太久了。當然文字上有不對,都是照原來《壇經》上怎麼講;但是它的意思大概就是說,六祖就跟五祖大師講,我心裡經常生出智慧,他的意思就是這樣。

為了這句話,我經常就在想這件事情。看書啦,還是自己有什麼心得,經常就在迴光返照自己關於這件事情。當然,也不是很懂,現在就把自己的一知半解講一下;可能連一知半解都沒有,可能一知四分之一解都說不定。

我們知道--當然在座各位每個人的打坐功夫都比我好,所以講出來有不對的,當然也請指正了;因為這一點牽涉到打坐,和自己的領悟力。

我們知道,在打坐的時候,剛開始這個妄想不停,對不對?這個每一個妄想一直接著接下去,中間好像沒有停的片刻,就念念遷流,就是不停。這樣熬很久了,開始留意到自己的妄想不停,然後留意到這個「留意」,覺知的這個能力開始注意起來了,就緩慢下來了,變成這個妄想跟下一個妄想之間開始有一點點距離,有一點時間,不停地一直跑妄想出來。

那,繼續再坐久了,留意自己留意久了,你就發現中央那段時間越拉越長;到一個階段,這個修行人他自己發現說,到最後第一個妄想過了,靜下來了。然後到第二個妄想正要出來,他已經發現那個妄想準備要出來;不是說等到妄想出來才發現,「唉,我又打妄想了。」沒有,是妄想準備出來已經給察覺到了,當然功夫已經有進步。

這個修行人,他就會發現第一個妄想跟第二個妄想中間,不是有一段時間了嗎?這段時間,他就認為這個是無念,這段時間是空;這乍聽之下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可是他自己到一段時間他會發現其實這所謂的這段時間的空,其實是有念。第一個妄念對不對?到第二個妄念,這個妄念的另外一種形式。他認為原先說「我已經有空的那個境界」,那個空其實是妄念的另外一個樣子而已。

照《楞嚴經》的講法,一個人能夠靜這個心,靜到這個地步,他的心開始;怎麼講呢?對外面的事情就如一面鏡子,在想陰的時候,他的心就像一面鏡子;像一面鏡子,它的意思大概就是外面的世界有什麼東西,他一印下來,他馬上就知道外面的情況。這樣講好像也不清楚,再講清楚一點:譬如說,外面假設有五彩雲,突然間天空有五彩雲,或者是七彩,什麼彩都好,天空很奇怪的境界出來;他一看那個境界,印到心裡,馬上知道那個境界的後面的意思是什麼;就說,是有災難呢,還是沒有災難,是好的還是壞的,什麼時候有災難,他心裡開始有這個感受。那你說這是不是生出一種智慧?這樣看,就是說憑個人的看法,去看這件事情。

再舉個例子,譬如說,某件事情發生,大家就看見這個事相,哦,某個地方著火,或者某個大樹倒了,或者怎麼樣;某種境界發生,我們就看到這個境界,然後就是誰做的,如何如何,我們就在這個境界上,在來回地想。他看那個境界,看見它後面那個意思;因為印在心裡產生出來,他就知道將要發生什麼事情,然後是如何如何。通常他也不說,等到以後再印證。那這樣好像,我不敢講他有,就好像他有點神通。好像,或者說類似,那一個人到達空的境界,到達這個地步呢,他開始就有這樣的現象出來。

這個,其實;OK,繼續把它講完,再回來講這一點。他認為是空;久了之後,他認為那個其實還不是空,他發現那個有念無念,他認為的無念其實還不是空。但是其實這時候他功夫當然很不錯。問題是,他到達這個地步,他會發現其實有念的時候,跟無念的時候,兩個念,一個有念,一個無念。其實這個空性,在你有念無念的時候都已經在那裡。這個更難解釋,舉個例子,以前好像講過,師父也舉過這一方面的例子,我們就沿用師父的例子。

譬如說,這個大廳,我現在只是隨便說一下,這個大廳,假設是二十尺長,二十尺寬,二十尺高;方便解釋,就這樣子說,二十尺長,二十尺寬,二十尺高,就二十乘以二十乘以二十。那我們放了一個大箱子在這個大廳裡頭;假設這個大箱子是五尺長五尺寬五尺高,那放進來之後,這個大傢夥一放進來,那就問說這個空間還剩多少。很簡單嘛,二十乘以二十乘以二十減去五乘以五乘以五,是不是這樣子?剩下的就是空間了嘛。其實,他開悟的人是不這樣想的;剩下的空間是多少?還是二十乘以二十乘以二十。原來那個箱子放在那裡不影響到它的空;它的空還是在,這一點不容易體會。好!到達這一點之後,假設這個修行人,他的知見一點點不對,很危險;這是《楞嚴經》上的話。

譬如說,他就知道說,一切萬事萬物,這些萬法,森羅萬象的這個萬法,它的本質的後面其實根本就是一個空了。他修到這個地步,他不是說我們平常所謂的言語,同事之間,「哎呀,這些都是空的」;不是這樣說,他實實在在去了解到體會到的。他是由很微細的生滅,我們的念頭的生滅去體會到這個空性;也是一個生死,這個生滅。

好吧!先把這個重點講出來,這是上一回遺漏掉,沒有講的這個知見的這個問題。好,他因為知道這些都是空的,所以當他看見眾生在受苦,他會知道這些苦果;我們覺得如何如何的痛苦,其實都是空的。那你說;怎麼講呢?好,再講多一點吧,就算這個人造了很大的惡業,到地獄去受果報。假設他要受苦一百劫,或者是三百劫;一千劫好了,那總有了的時候嘛,受完了就沒有了,所以畢竟還是沒有嘛。好像很容易體會到這一點,所以他的結論出來了,這些果報是空的;我們因地在造因的時候,那也是空的,所以他就開始講沒有因果。

他講這個沒有因果,不是說一個沒修行的人講的話;他到禪堂裡跟你開示什麼叫作打坐,什麼叫作空,可以講得非常非常透徹,你都無法辯得過他。他這個知見說到沒有因果的時候,你再跟他講這個知見是不對,他又不愛聽;他覺得你打坐都沒有我好,你有什麼好批評我。所以一個人打坐功夫到一個地步,開始人家說什麼,不愛聽;因為他覺得,「你不如我嘛,你懂什麼?」就有這樣的心態出來,變成很危險。

就是上一回,師父的錄音帶,聽到這個空的邪見;這是一件很不容易懂的。在這個天臺教裡,在以前講的藏通別圓,大家也都知道,這個藏就是藏教人所設,就是析空觀;通,就通教人所設,就體空觀;再就別教,別教就是剛剛講的。這個一層一層的體會,很不容易講,因為這個人必須要很懂得這個定力的功夫,打坐的功夫;我當然是沒有,所以說,是很不會講這一點,也希望有人補充,把這個做圓滿,關於這個別教所認識的這個空的境界。

這個因跟果,我們因地的時候在造,那個因呢,其實你說它是空,也沒有不對,但是你在造那個因的時候,你很真實地在造那個因,你覺得很真實。譬如說,我只是舉例。譬如說你罵哪一個人或者打哪一個人,或者甚至於說殺害什麼東西,在做那個惡業的時候你當下覺得很真實,所以當你受果報,那個果報是空的,是假的,是幻象了;可是因為你造因的時候太真實了,你覺得很真實,所以你受果報的時候,明明是幻象,你也會覺得很真實地在受那個果報。所以說這個因果你說它是空,好像也沒有什麼不對;但是沒有因果又是兩回事,是不是這樣?他到最後是沒因果,這個人,在《楞嚴經》裡頭就講到類似於行陰,就色受想行識的那個「行陰」;其實他到這個地步,照師父的講法,這個修道人其實到這裡,他白天沒妄想,晚上不做夢,其實是很好,我們的講法就很有根性,很有善根的一個修道人。

他是覺得說,他到了想陰盡的時候,其實他一個修道人能夠到這個地步,白天沒打妄想,晚上不做夢,這裡頭要留意哦。有些人說我連續好幾個月都沒打妄想;你敢講你都不打妄想了嗎?不敢講的。你不知道,連續三個月沒有妄想,不表示你第四個月就沒妄想,是不是這樣子?你連續三個月都不做夢,你哪敢保證第四個月就不做夢,是不是?你管不到它的。但是假設有個人,就很經常都能夠這樣子,是很不得了的;可是他就開始發現他的生滅的念念遷流,這個念念遷流不容易掌握,就是他的念頭的產生。

這個行陰的產生很清楚了,這個書上是講;當然我沒有,對不對?只能照本宣科。這個行陰,書上就講這個修道人,他會從此披露,現出來,在他的眼前會現出十類眾生的同分生機,這個《楞嚴經》上的用語,就那四個字,就同分生機。用白話文來講,這個修道人到那個地步,他會看見十類眾生,當然就若卵生,若胎生,若濕生,若化生,若有色,若無色,若有想,若無想,若非有想非無想;這十類的這些眾生,他們之間有一個共同的生機,會顯出來。那很多人,沒有顯出來,他就說出他已經到達空的境界。他的講話跟一個開悟證果人講話很像。

這個同分生機現出來之後,就是開始行陰的現象了。那師父是說,這個修道人就憑他的定力,把這個同分生機這個生命,那我自己跟十類眾生有一個共同的根源,那個根源他看到,然後他修行就用他的定力,師父是說用他自己打坐的定力把這個根源震裂掉;震裂掉你開始才跟十二類生沒有關聯,你才開始說不生死。

我相信禪宗公案裡頭,大家都很清楚有一個祖師往生了,本來要傳給小弟子;可是首座就說應該是他的,是不是?然後他那個首座就說,我打坐,假設在一炷香之內我不往生,就表示我沒功夫。他真的一打坐,一炷香還沒燒完,他就往生了。這個人脫死,我們講了生脫死對不對?你脫死自在,不表示你了生自在。就是了生脫死,你脫死很自在,沒有保證你了生能自在。那個禪師他一脫死了,誰曉得他還投胎不投胎去,是不是?現在那個同分生機你要震裂掉它,你才開始說我不用再去投胎;因為跟十二類生已經沒有關聯了。

本來是十二類生,我相信大家都知道,書上都是說十二類生;可是在這邊只講十種生,因為還有另外兩種是一般人很不容易入的,所以他就簡略說十類眾生。(為了講這個「常生智慧」,真是的--)我想時間到了,這個topic講得也很沉悶,很抱歉了,讓你們覺得很枯燥。以後再想辦法改進。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