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億三千萬

比丘尼恆君 講於2011年12月6日星期二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Bhikshuni Heng Jyun on December 6 (Tues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恒君。2011年在這個月即將過去了,面對時間這麼快速地過去,我常說過日子就像是日曆紙一樣,一下子就撕掉一天,明天也是一幌眼就沒了,失去的是不會再有的。我們來到這個世間是個小嬰兒,轉眼之間就從兒童、少年、青年,然後壯年、老年,一直到死亡,這一生就這樣子匆匆忙忙地走了過去。

當我們年輕的時候,人家會問我們的學歷:「哎!你是讀哪個學校的?」到中年的時候,人家會問我們的經歷:「哎!你在哪裏上班呀?」等我們年老的時候,人家問的是我們病歷:「怎麼又在醫院見面了,哎!你是什麼病呀?」隨著年紀增長,身體逐漸老化,接著腦筋退化、四肢僵化,再等等就要火化。面對生老病死、人生無常,佛法告訴我們唯有修行,才能了脫生死。

今年11月25號中國山西太原市的火車站,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有一位老先生獨自坐在候車室裏,整個人慢慢地斜歪在椅子上面,有人担心靠近一看,驚愕地發現他枯瘦的身軀已經僵硬了:「哎呀!這個人死了!」本來是嘻嘻哈哈、吱吱喳喳的過往人群,忽然之間跟一個死人在一起,大家都嚇傻了,不知道該怎麼辦才好。這個人在生的時候,只是一個瘦瘦癟癟的老頭,沒有人注意他;不知道什麼時候死神悄然而來,他忽然間就這樣子走了,死亡的氣息籠罩著整個候車室,恐懼讓圍觀的群眾紛紛站在遠處,不敢靠近。

就在大家不知所措的時候,忽然出現了一位法師,只見他一襲黃色僧袍出現在這個候車室,瞬間帶給大家一種非常神聖、寧靜的力量,驅散了死亡帶來的恐懼,安撫周圍驚恐的人們。他從容不迫、義不容辭地來到這個老人的面前,為他念咒,為他念佛,為他送行。整個候車室在這時候很寧靜,在場的人凝神地看著這位法師的一舉一動,真實感受到佛家的慈悲,體會到人生在最後這一刹那間,能有一位這樣的法師為他送行,大家都很安心,相信這位猝死的老人會一路好走的。

我們有沒有想過,我們也有可能忽然之間會死亡?如果我們活在世間的時間只有一分鐘,在這一分鐘裏,你想要做什麼呢?有人說:「我還年輕,死這個事情是老先生、老太太的事,還輪不到我!」去年的耶誕節,我們在大殿裏念佛,有幾個年輕人--男校的學生和他們的朋友,到外頭遊玩。不知道是怎麼回事,車子忽然發生了重大車禍。員警到現場一看,研判車上的人是凶多吉少了;可是很奇妙的,只有開車的人扭到脖子,而其他的人擦傷而已。

其中有一個男孩子,回來告訴他的母親:「媽媽,我終於明白棺材裏面裝的,不止是老人,我們年輕人也會死的。我以前很討厭妳叫我到萬佛城做晚課,因為這樣我就不能在家裏跟我的朋友聊天、打電腦。星期六、星期天,還有放假日,我很煩妳要我去君康(萬佛城餐館)端盤子、洗碗,覺得自己怎麼這麼命苦……這次我以為自己一定是必死無疑,卻意外地逃過了。我很感謝妳!我心裏很清楚,如果不是因為有這些功德,我今天不可能活著。」

在2006年有一個女孩子,她媽媽在聖荷西金聖寺正在拜梁皇寶懺,她出了一個重大車禍,而她也僅僅是有點擦傷。當時路過的人都以為這個開車的人一定往生了,她在萬佛城大殿裏曾經跟大家講她的遭遇。對她而言,她的生命在刹那之間眼看就沒有了,如果不是因為她的媽媽正在拜佛、拜懺,佛力加被,那一次她也要走了。

一般人面對死亡的時候,總有很多事掛懷、不能放下;擔心家人以後怎麼辦,一點也不擔心自己死後怎麼辦,也不擔心自己死後會去哪裏。有一個人他往生以後,人家就問他太太:「妳以後怎麼辦,你先生有沒有留點遺產給妳呀?」她說:「有!」「多少啊?」「兩億三千萬。」「啊!這麼多!真想不到……」她幽幽地說:「他留下的『兩億』是過去的回憶以及未來的失意;『三千萬』是千萬要孝順公婆、千萬要把孩子照顧長大、還有千萬不要改嫁。」他不會告訴妻子:「人生無常,千萬要念佛!」他到死也放不下對家庭的這份情、這份掛念,千囑咐萬叮嚀,然後自己又隨著業緣,在生死輪迴中繼續流轉,無有止息。

我們學佛法的人曉得念佛,臨終的時候心裏有譜、有方向,信、願、行會帶著我們去極樂世界。只可惜有很多佛教徒自恃年輕力壯,難信無常迅速,以為臨命終時是好多年後的事,覺得:「那還早呢!急什麼?到時候再念都不遲。」所以念佛拿出不真心,在晚課繞佛的時候,常常有口無心,一邊走一邊生煩惱,一邊走一邊看時間,盼著晚課快點結束,等著、等著……「哦!總算到了7點半,可以自由活動了。」只想快點離開大殿,而不曉得珍惜念佛的時間,用心去積存到極樂世界的資糧。

我很重視晚課念佛的時間,每一天20分鐘到30分鐘是我「練嘴皮子」的時候;我訓練自己的嘴習慣念佛,念20分鐘、30分鐘不累,甚至在佛七連續念40分鐘到50分鐘也行。我想如果有一天,要念佛8個小時--幫人家助念,也有可能是為自己念;萬一無人助念,自己再不念,那又靠誰呢?因為我有這種憂患意識,所以我很在意晚課念佛的時間,不斷地加強平常的訓練,免得到時又是口乾、又是舌頭打結、又是喉嚨乾啞,那就慘了!

有些人心裏有種種的牽掛,極樂世界再好他也不想去,就算有很多人幫忙助念也沒用。像有一個老太太,她的家人都很護持道場;當老太太往生時,他們盡可能地供養三寳,做種種超度佛事,也為她受幽冥戒……可是這位老太太不肯「走」,晚上家裏「鬧鬼」,常常聽到她喊老伴的聲音:「老頭!老頭!」家裏的人白天上班,晚上被吵得雞犬不寧。

後來老先生要往生了,他跟女兒說:「我要走了,我不會像妳媽媽這麼折磨人。妳不要擔心!」老先生一過世,家裏真的平靜下來,大概是老先生去跟老太太說:「咱們去極樂世界吧!何必一天到晚待在家裏,吵得女兒一家人不能生活。她給我們做了那麼多的佛事,就盼著我們去極樂世界享清福,跟我一起去吧!」這個老太太可能願意和老伴一起去,所以晚上就不再有吵鬧的聲音出現了。

我爸爸往生30年,媽媽也十幾年了,我這些年也做了很多佛事。我有一個朋友她可以感受很多事情,有一天我說:「……糟糕了!極樂世界再好,可是他們心念著我弟弟不肯去,怎麼辦呢?」她說:「你叫你弟弟念《佛說阿彌陀經》21部,每念一部就回向給你爸爸媽媽,說:『爸爸、媽媽,你們不用擔心我,我會好的。你們去極樂世界啦!』只要你爸爸媽媽心安,他們就會去的。」我立即跟我弟弟通話:「弟弟,你可要好好做!不然極樂世界再好,他們也不肯去的。」我弟弟說:「哦!知道了!」

一個月以後,我打電話給我弟弟:「 21部《佛說阿彌陀經》念完了吧?!」我弟弟說:「姐,我不像你們做法師的那麼會念經,我怎麼念得完?我到現在連第7遍都還沒有念完呢!」我驚愕地說:「什麼還沒有念完?這是《佛說阿彌陀經》,不是《地藏經》吔!」他說:「可是……很不容易念呀!」所以你要知道,你以為念佛容易、念《佛說阿彌陀經》也容易,可是對有些人來說卻是很難、不容易念的。

我們常常在念「南無阿彌陀佛」、《佛說阿彌陀經》,對於我們來說沒有一件是難的,可是我們心裏的種種執著是不是能放得下呢?那才是最難的。到了臨終那一刻,我們心裏的掛礙真的能全然放下嗎?我們身上帶著那麼多個包袱,怎麼去極樂世界呢?自己要多想想。

希望我們平常念佛要認真,多存點去西方的資糧不好嗎?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兩億三千萬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