媽媽臉上的汗水

沙彌尼近殊 講於2011年10月27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 by Shramanerika Jin Shu on October 27 (Thursday), 2011 at Buddha Hall of CTTB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以及諸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近殊在臺上練習講法。如果有說的不如法之處,請諸位慈悲指正。

我是今年三月出家,算一算,今天正好是七個月又一個禮拜。由於身份的關係,出家後我得回到分支道場,準備回國辦理簽證。我來自馬來西亞,一家六口在一個小鎮過著淳樸的生活。身為家裡最年幼的我,因為我和哥哥姊姊們的年齡差距都相當大,所以當哥哥和姊姊去上課的時候,家裡只剩我一個人。所以從小我就常隨著母親到處去做零工。當然,打工的不會是我,而是我的母親。我母親工作的時候,我在那地方就自我娛樂。我覺得我是家中最幸福的,因為我有機會目睹母親的工作環境,從而能夠了解她是如何為子女們而奔波。

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有一次,我母親到一個工地去上班。上班之前,她就不停地叮嚀我,她說,「今天,我們要去一個地方,這地方很危險,妳要乖乖聽話,不能到處逛。」我向母親點點頭,說「好。」我們母女倆就啟程向工地去。

到了工地那兒,母親便四處張望,找了一個地方,告訴我說,「好,今天妳就在這個地方玩,我在那兒」,母親就指著前邊的地方。我看看媽媽指的那個方向的那個地方,大約是十尺左右的距離,我當時就沒那麼害怕,因為我還看到得到母親。而我自己所在的位置,因為是一個工地,周遭都是一些沙石、磚塊、鐵釘等等。很明顯地,這個工地的工程才開始,而我們是在最底層。最底層都是鋼架跟柱子支撐著,抬頭一看,可以看到一樓和二樓也是用柱子跟鋼架支撐著,還沒看見墻壁。

工地的工人開始工作了,我看見母親也開始工作了。她挑著扁擔;就是在肩膀上有一支和她身高差不多一樣的長木棒,木棒的頭尾都掛著兩個鐵桶。我看見母親,首先把沙子挑到她們要工作的位置,接著就把一桶桶黑灰色的粉--當時我不曉得那是什麼,後來我知道那是水泥粉。我又看見,她繼續把石頭挑過來,接下來就有好幾個她們的夥伴們,就一起把這堆東西和勻。

我當時看見媽媽臉上一顆顆的汗珠,汗流浹背。可是當她經過我,看見我的時候,她總是給我投了一個非常和藹的微笑,還時時問我,「有沒有喝水呀?肚子餓不餓?」當時的我,大約是五六歲,只知道母親很辛苦。可是我一轉頭,我又繼續自我娛樂。

不曉得過了多久,有一位阿姨,是媽媽的工作夥伴,叫了我一聲,問我,「妳媽媽呢?」我很自然地往剛剛母親工作的位置一看:糟了!母親不見了。當時,我好害怕,而那位阿姨說,「不用擔心,不用害怕,妳媽媽就在前面不遠,我帶妳去看。」我就隨著阿姨去找媽媽。我看見母親,眼前這一幕卻是我至今都無法忘記的。

我不太清楚美國所規定的建築物的墻壁的原料。而在馬來西亞呢,我們的墻壁就是用磚塊,就是那個紅色的比較小的磚塊來做墻壁。但是用這種紅色的磚塊做墻壁,它的成本就比較高,比較貴。有些建築物則用一種叫做砂磚的來做墻壁,成本比較低。但是,一塊砂磚的面積就不像紅磚那麼小。砂磚的面積大約就是一點五尺乘一尺。所以各位可以想想看,這一塊砂磚是多大一塊,而它的重量也可想而知。但是我現在都還沒查出它的正確重量。

為什麼我要提這一塊砂磚呢?就因為我看見母親把這一塊塊的砂磚扛起來,把它捧起來。然後,我看見母親把一塊塊的砂磚抱起來之後,就往上拋,有一個人站在樓上接。母親在樓下就把那個好重的砂磚往上拋,在上面有一個叔叔就在上面接。當時我的心中只有一個念頭,就是祈求樓上的那個叔叔,一定要把這塊磚接好。我看見母親臉上露出辛苦的表情,同時她那份堅強與任勞任怨,至今我都沒有辦法忘記。

很快地,母親看到我了。她很驚訝地說,「為什麼妳四處亂走,不聽話?」那位阿姨就跟她說,「是我帶她來的。」很顯然的,母親有點不自然,因為她看到我了,因為我看見了她是如何辛勤地工作。母親是一位內向而又不會表達自己的傳統女性,從來不會告訴我們她的工作是如何如何,所以我們這些做子女的也都「摩訶薩不管他」(註:漠不關心之意)。

除了在工地打工,母親也常常給產後的新媽媽陪月,負責照顧她的飲食、幫忙洗髒衣物、侍候小baby,以及教導這位新屆媽媽如何照顧新生兒等等。陪月的40天,白天照顧大人和小baby,晚上還得每3小時得起身給小baby餵奶和換尿布。有時小baby就會整個晚上哭著不停。陪月40天結束,母親回到家了,她的聲音變得沙啞,我問母親為啥,是不是感冒咳嗽了?她說不是,說只要睡一會兒就好了。當時我還很小,不知道原因,直到後來我才知道,母親為了自己的小孩,再怎麼艱辛她也無怨無悔。這樣長時間的熬夜與勞碌,母親累垮了,連聲帶都抗議了,於是母親就躺著休息,但是每每看著自己孩子們放學了,母親又忘了自己的疲憊,馬上準備美味的晚餐給我們,記憶中,家裡所吃的都是些粗茶淡飯,生活很清貧,但卻別有溫暖,這是因為母親是在用無盡無盡的愛在經營她的家!母親背後的偉大故事實是太多太多了,在這兒略述兩個,待往後有因緣再一一道出。

所以我剛剛說,我很幸運,有這機會和母親一起外出,做零工,因為我會更加惜福,不敢有諸多的奢望。因為這些奢望都是用母親辛苦賺來的血汗錢,來滿足自己的私欲。而這些奢望,不外乎是一個玩具熊,或是一個洋娃娃,這都是不重要的東西。

我是二零零六年接觸法總,學佛。那時,一位同事問我,「妳有沒有空到我們佛堂做義工?」我二話不說,馬上答應了。馬來西亞的道場叫做登彼岸,當時是剛重建好,所以有很多事情要做。登彼岸距離我上班的地方非常靠近,步行大約二十分鐘就到。

在登彼岸,除了我的同事之外,我不認識任何人。但是很奇怪的是,我那時每天最期待的一刻就是下班。為什麼呢?因為我可以到登彼岸去做義工。每天都做到大約晚上十點多,才搭另外一位義工的便車回家。不曉得為什麼,那段日子特別開心。之後我才知道,那個叫做法喜充滿。

剛剛接觸佛法,我什麼都不曉得,我只知道,「佛」就是那尊非常莊嚴的佛像,那個就是佛。後來,我看到一本書寫著「堂上兩尊佛」,那時我才知道,原來父母親就是家中的兩尊佛。然而,當時我的父親已經往生數年了,現在家中只有母親,所以我會更加珍惜母親。由於母親早年的忙碌奔波,導致她體力不支,病了。在登彼岸,佛友告訴我,「登彼岸的觀世音菩薩非常有感應」,叫我有事情可以和觀世音菩薩發願。

有一天,我就悄悄地和觀世音菩薩說,「觀世音菩薩,我現在開始學佛了,我覺得好開心。您可不可以幫我,保祐我,我很想帶母親一起來學佛。聽說,學佛能夠得到解脫。母親現在病了,我想讓她早點接觸佛教。希望我們能一起學佛,一起出家,一起解脫。」這是二零零六年三月份的事。可惜,媽媽就在同年的五月就往生了。

我常在書本上看見「無常」這兩個字,可是我一直都不了解那是什麼意思。母親二度中風,然後往生,讓我深切地了解到,無常的可怕。每次,當我誦《地藏經》時,誦到這個,「未來現在善男女等,聞健自修,分分已獲。無常大鬼,不期而到。」當我誦到這地方,我就特別特別提醒自己,無常真的隨時會到,要用功。

今天是我到萬佛城第二個月,這裡有好多好多需要我所學習的。我剛出家,就像一個剛出世的嬰兒,萬事萬物都是新的挑戰。在這期間,如果說有做不對的,請諸位多多包涵,請慈悲指導。在這條菩提大道,個人覺得,深信因果及懺悔業障尤其重要。我本身非常喜歡這個偈頌,就是「往昔所造諸惡業,皆由無始貪瞋癡;從身語意之所生,一切我今皆懺悔。」

今天我結法緣就講到這兒,阿彌陀佛。

2 則迴響於《媽媽臉上的汗水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