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往生前的實錄

沙彌尼近殊 講於2012年3月2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 by Shramanerika Jin Shu on March 2 (Fri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沙彌尼近殊練習做報告,如果有講的不如法的地方請各位慈悲指正。

今天我想與大家分享一個親身的經歷,是一個往生實錄,六年前在接觸第一本佛教書籍之後呢,我才了解到原來我們的種種不如意,都是因為自己往昔所造的業而感召的,當時真的忽然間明白了因果循環的道理以及業障的可怕,然後再從一片光碟裡頭看到種種殺生的果報,原來「欲知世上刀兵劫,且聽屠門夜半聲」,當下我就對自己說我不吃肉了,我發了這個願之後呢,我當然也非常希望自己的家人,也能和我一樣吃素不再造業,尤其是那時候正在受著病苦折磨的母親,學佛之後我第一個想到的便是她,其實母親因為她已經老了,不曉得各位還記得嗎﹖我上回在結法緣的時候我講述了母親扔磚的事,由於家庭環境的關係她也沒有辦法上學,她認識的中文字只有三個,就是她的名字,所以她的工作呢都不是一般辦公室的輕鬆工作,上回我說除了她在工地做零工之外,她從事的工作都是一些比較低下的粗重活,譬如說給產後婦女做陪院,端屎端尿的,做洗衣工人、菜市場工人、小販等等等等。

母親背後的偉大故事實在是太多太多了,正因為她早年的忙碌奔波導致她體力不支,1997年她中風入院,相隔9年之後,2006年她二度中風,在她中風前的二個星期,她就嚷著她頭很痛、很重,沒有胃口吃而且一直在吐,當時母親是住在哥哥家新加坡,而我卻是在相隔300多公里以外的吉隆坡工作。

在母親入院的當天,我不曉得為什麼自己的心情卻是很不安、睡不著。一直到凌晨3點多接到姊姊的電話,姊姊說在晚上8點多的時候母親一直吐個不停、頭暈,家庭醫生說懷疑她可能是中風,於是就給她做了一個抽血化驗,報告隔天下午才出,當母親從診所回來的時候,她還是很不舒服,到了晚上10點多她又再次吐了,這回吐的是白沫,母親在廁所吐個不停之後就沒出來了。打開門一看,當時母親是坐在馬桶上,而她的一邊的身體是靠在牆壁,她就是這個姿勢,在這個時候家人就把母親扶回房間躺下。

各位請注意,現在我想讓大家知道,這個動作是不對的,因為中風是微血管破裂,這個時候是不能夠移動她,否則會加速微血管的破裂,而如果在這個時候又急著把她送上救護車,到醫院去急救,而一路上的顛簸上下救護車等等等等的動作,恐怕還沒到醫院,腦部的微血管已經差不多破了。這個時候應該做什麼呢?這個時候第一要保持鎮定,如果說中風這個人,他的位置不是很穩定會跌倒的,就把他安置在一個安穩的地方,然後用針給他放血。可是各位,很慚愧,以上不該做的動作我們都做了,而且一個都不漏。

把母親送往醫院的加護病房,當時她還有一點清醒,醫生做了腦部掃瞄,確定是中風,就建議以注射藥物來控制,如果明天早上10點以前媽媽能甦醒的話,那就是藥物有發生作用,如果沒有醒來的話她就永遠成為植物人了。醫生就提醒趕緊請家人親友來見最後一面吧,聴到醫生這麼說,家人才從慌亂中清醒,於是才撥電話給我,叫我趕快回去。

在和姊姊通了電話之後,我就馬上唸佛給母親回向,我默默的告訴母親,妳一定要等我,明天一早我就會坐飛機回去見您了,我一直不停的告訴她,妳一定要等我,為什麼呢?因為我有很多很多的話要告訴她,我要把我學到的佛法分享給妳,我要把阿彌陀佛、把極樂世界讓妳知道,讓妳認識,我還要帶妳去登彼岸、紫雲洞,那兒的法師、老居士們都會說潮州話,妳一定能和他們溝通。妳也可以在那邊學做素菜,法師們會教導妳,怎麼樣能夠臨終走的自在,走的有把握。當時的我終於知道什麼叫做後悔莫及了。

隔天到醫院的時候,我看見母親她已經沒有辦法睜開眼睛了,碰她叫她都已經沒有反應了,她已經是植物人了,醫生說她的情況非常的危急,你們一定要有心裡準備。聴了醫生的話,便收拾心情,我這時候得分秒必爭,因為她隨時會走。我知道母親這個時候一定很慌,我便告訴她,媽妳不用擔心,哥哥和姊姊都已經組織家庭了,相信妳應該很擔心我,不要為我操心,因為我現在已經學佛了,學佛之後我的生活充實到妳無法想像,而且我現在還有一份穩定的工作,生活自由自在,妳就放下吧!妳就隨阿彌陀佛去吧!還有,老家漏水的屋瓦已經維修好了,我會去打點一切,妳不用擔心。我能夠想到她無法放下的就是這些,由於我當時才剛剛學佛,對極樂世界坦白說也不是很了解,除了把自己懂的告訴她之外,我還撥了越洋電話去請問法師和佛友們,他們都給了我很大的幫助,我就照著他們教的一一都給母親說,我不曉得她聽得到嗎?我就不停的說,因為她都沒反應。

就這樣,我日夜守護著她,給她唸佛給她誦經,她的病情都沒好轉也沒惡化,所以就從加護病房轉出來,天天看著護士給她抽血、打針、插管、抽痰,雖然她不會喊痛,可是我們都看見她皺眉頭的痛苦表情,她的手到處都是瘀青,這不是活受罪嗎?在她第四天入院的時候,姊姊隨我一同來陪媽媽過夜,我就在媽媽的床前和姊姊介紹了我認識的極樂世界,姊姊梯聽了非常歡喜,我們姊妹倆小心翼翼的把母親的眼睛撥開,讓她看看西方極樂世界的接引圖以及阿彌陀佛的莊嚴像,希望她能夠看到。之後我們就開始誦經跟唸佛給她,很奇怪?當天母親的臉很紅,我們還以為她發燒了,可是護士說沒事體溫比一般低,現在想起來,也許當時母親她也一直在學著和我們唸佛吧!所以才會臉色紅潤好看極了。

我決定回老家看一看,順便收拾整理一番,看看母親到底還有什麼放不下嗎?回到老家,各位您知道我發現了什麼嗎?我發現了一筆現款,然後我就回醫院,我就告訴母親說,妳的老家我已經幫妳整理好了,漏水啊妳擔心的事我也都已經處理好了,不用擔心。然後我就偷偷問她:「妳怎麼搞的?把我給妳的零用錢都不存在銀行反而用擦腳布包著,然後把它塞到廚房的洗碗盆底下!」我可以想像如果當時母親她能夠開口說話,她一定會說:「老人家的錢放在銀行,如果需要用的時候還得麻煩別人去拿、麻煩別人提領太費事了。」她就是我的母親,就是這麼傳統。

到了第七天,由於我工作的關係,我被迫要回到工作崗位。在離開醫院之前,我也一樣到她的床前跟她說:「媽,對不起我現在要回吉隆坡工作了,因為老闆拒絕我申請的延長假,可是妳不用擔心,妳一樣天天唸佛,我會天天唸佛回向給妳,星期五下班之後我就馬上飛來了。」

在她入院的期間,對她講話她都沒有反應,眼睛都是緊閉著的,可是當我跟她講了這一席話之後,妳知道我看到什麼嗎?我看見母親她在流淚,天啊!原來這些日子以來,跟她說的話我都沒白講,她都有在聴。

好時間到,我今天結法緣就講到這,阿彌陀佛。

相關閱讀:媽媽臉上的汗水

2 則迴響於《母親往生前的實錄

  1. 我和母亲的关系很不好
    八岁前时常在父亲和生母间辗转
    之后则十分畏惧新的母亲
    到现在我上大学
    则是尽量不回家
    我曾试过为之努力
    修补关系
    却只有短暂的效果
    因而生出世人皆幸我独苦的悲叹
    看到这篇才确定地明白
    我做的很不够
    奶奶说母亲是性格太刚强
    我太倔强
    所以就是不对头
    所以说
    修行果真不容易
    我连调柔身心都难以做到

    愿天下夫妻白头到老
    愿所有孩子快乐成长
    南无大慈大悲观世音菩萨

  2. 我更慚愧。住在離父母很遙遠的地方,孝順父母的事情,什么都沒有做,反而多次得大病,讓父母擔心。

    幾個月前,在電話裡告訴母親作過手術的傷口不疼了。才知道認字不多的母親堅持每天念大悲咒5遍,然後誠心地祈求大慈大悲的觀世音菩薩保佑女兒(我)傷口不痛、早日恢復健康。

    父母之恩,無以回報。只有珍惜父母給予的生命,好好學佛、好好修行,除盡貪瞋痴和一切染污,除盡我、人、眾生、壽者,看破這妄身、妄心,溶入盡虛空遍法界的一片真心,才不枉負「堂上兩尊佛」、和十方三世諸佛的大恩。

    願同所有佛子共勉之。

    南無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