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我在萬佛城當義務老師的經驗

Katherine Lam 講於2012年9月29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 talk given by Katherine Lam on Sept. 29 (Saturday), 2012 at Buddha Hall of CTTB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各位法師、各位法友:大家晚安!我的名字叫做 Katherine。今天晚上我要跟大家分享我在萬佛城當義務老師的一些經驗。

上個學期我教高中十二年級(高三生)的經濟學,所以我在萬佛城大約住了五、六個月左右。剛開始的時候,我非常地緊張,因為我以前沒有這樣子的經驗,也沒有在廟上住超過一個月的時間。

在過去我曾經告訴我自己,我永遠不可能會當一個老師;因為教師的工作對我來說不夠刺激,也不夠有挑戰性,我當然也沒有耐心來教書。所以,在我心裡我有各種的疑問:我到底能教書嗎?如果學生考試當掉了,我怎麼辦?如果我不是一個好老師,怎麼辦?我能夠有辦法在廟上住這麼久嗎?我能夠生存下來嗎?我能不能起得這麼早來做早課呢?所以,基本上我都非常緊張,不知道我應該對這個廟裡的生活有什麼期待。

但是,我很驚訝地發現,其實我非常喜歡教書,很享受這個教書的經驗。因為這些女孩子都非常好,沒有什麼行為上的問題;功課也都準時做,非常有禮貌,跟一般普通的小女生,或者是現在的青少女,是不太一樣的。現在的青少年,都有行為上的偏差問題。有一些對自己的父母和老師,是非常不恭敬的;她們居住的環境,都是非常地以自我為中心,求一些比較物質上的滿足,或者是金錢上的擁有。但是,在這邊的學生,都非常地特別,他們有善根來到萬佛聖城接受教育,也學習怎麼樣孝順、學習怎麼樣不自私、學習怎麼樣幫助別人,將來可以給社會做一些好的貢獻。

我比較年輕的時候,有一些野心想要改變這個世界,想讓戰爭停止、想要停止飢餓、停止我們對自然環境的破壞。後來我發現,我們如果要改變,或者讓這個世界能夠改善,要改變現在社會這個環境的話,就要辦教育。為什麼我們現在有一個經濟蕭條的問題?可能很多人都會怪銀行家,或者是我們的政治家、做政策的人,但是沒有人提到,問題是在我們現在的教育系統。過去的教育根本就是我們人起貪婪的一個原因,因為我們鼓勵學生追求金錢、利益以及物質上的擁有或享受。因為這樣子,我們製造了一些在這個社會裡共同讓我們有銀行問題,有經濟問題的一個原因;也就因為這樣子,我們現在的經濟才會蕭條。所以,後來我學習到,其實教育就是我們現今社會的一個根本,我後來就變得比較有動力,希望能夠在學校的系統裡帶來一些改變。

後來我發現我在教學生的時候,學生也在教導我。她們教我什麼呢?她們教我怎麼樣修慈悲。我發現我自己愈來愈關心學生,也真正打從心裡想要照顧她們,就好像她們是我自己的小妹妹一樣。她們教我怎麼樣多一點耐心;如果她們學習狀況不是很好的話,我必須要對她們非常有耐心,要想辦法用不同的方法,把她們教到會、教到懂為止。她們也教我怎麼樣布施,就是布施我的時間。在沒有任何回報的一種情況下,我要把我的時間布施出來。譬如說:晚上我還要改學生的功課,就不能早睡覺等等。所以,這個經驗其實就是一種很清淨的布施,沒有想到要有任何的回報。

她們真正影響我的就是她們的心性。我發現她們並沒有什麼很大,或很強烈的一種分別心,或者是歧視的心,或者是審判別人的心。她們不會因為我穿什麼衣服審判我,或者是因為我有什麼大學文憑來審判我,或者是說我認識什麼樣的人,我是不是一個修行人;她們都不會因為這些原因審判我,她們看到的就是一個很真實的我,我就是一個人。所以,她們教導我怎麼樣修行一種不分別的心。

如果從人的觀點來講的話,當我們人年紀愈來愈大的時候,我們愈來愈會批評人家、愈來愈會審判人家。我們常常有一種傾向~把每一個人身上都放一種標籤:或者是看他們的外表,或是看他們的一些狀況來批評或審判他們。我們大人的心也比較沒有像小孩這麼開放,對新的事物比較沒有這麼開放,或者是對改變也沒有這麼的開放。如果我們想要讓我們的心開悟,有一種省悟,或者是想要清淨我們的心,要不分別的話,我們就必須要對所有的眾生,都要修這個慈悲心。我們不要在每一個人的身上都放一種標籤;這個就是我從學生身上學到的一種省悟。

我也想要提一下,以前我是在一個大公司,像財團法人的那種大公司的環境工作。那個環境都是有很多自私,或者意見很強烈的一些人。如果我要在那種工作環境生存下來的話,我必須要讓自己變得讓人家看得到,要跟同事競爭,要求名。我愈修行、愈學佛,我就愈不喜歡這樣的一個環境。後來,我的心情就變得很低落、很沮喪。早上起來去工作的時候,我都有一種很憎惡的心情。比起我在這邊的教書經驗,我想在我的整個人生經驗裡,不會有這麼讓人滿意的工作了。因為,教書的確是一個非常讓人滿足的一種經驗。後來,我在這個暑假回到倫敦,就是我回家的時候,我真的有很慎重的考慮要在培德女中長期的教書。

最後,我想要表示我感恩的一個心,讓我有一個機會在這樣好的地方,跟這樣的一個環境和機會在這邊工作。因為我可以親近很多好人(大人小孩都一樣),也更瞭解自己。所以我很真誠地希望,在未來有更多人可以來萬佛聖城當義務教師,然後有我已經經驗過的一種體驗。謝謝大家聆聽,阿彌陀佛!

大概還有十分鐘的時間,我在想我現在要講什麼;想到了~上個月我的舅媽往生了,因為癌症,後來昏迷,就要決定要不要拔管;在拔管之前就做了很多功課、做功德迴向。後來我打電話到柏克萊找一個朋友,他就飛到洛杉磯來幫我,我們念了一天的佛號。後來有兩位女居士也來幫忙。另外一位在萬佛城的朋友也到洛杉磯來幫忙念佛。這個是我的家人第一次有念佛的經驗。我的家只是名義上說是佛教徒,但並沒有修行。所以,後來我的朋友們就非常誠心地,來幫我的舅媽念佛。我的家人也第一次看到一群這麼誠心的佛教徒來幫忙,這是他們前所未有的經驗。

這是我的家人第一次遇見一群這麼誠心的佛教徒,因為在洛杉磯佛教的這種文化是非常不一樣的。那邊有很多的廟,其實都是在求名求利,有的佛教的廟的名聲也不是非常好。講到佛教,講到廟的時候,我的家人對這個廟、這些人其實都有一點懷疑,不是很相信;一直到我的家人遇見我的朋友們,他們就覺得非常地感動,我也在他們的身上看到一點點的改變。因為他們跟我說,其實他們很喜歡誦念佛號,因為他們真的很想幫我的舅媽;所以就問我是不是應該要誦經或者是念佛。我就拿《地藏經》給他們誦;他們誦完後覺得《地藏經》裡的故事非常感人,因為他們不知道經典裡也可以有很多故事的。

因為這個經驗,我發現念佛是非常重要的。因為念佛可以幫助已經往生的人到比較好的地方,譬如說往生淨土,也可以幫助轉化我們在陽上的人,譬如說我們的朋友、家人。因為我們念佛的時候就會放光,這個光是遍照十方的,也可以照在我們的家人身上。所以,我非常感恩我的家人能夠有這樣的一個經驗,希望在未來他們也可以慢慢地被轉化,然後來參訪萬佛城。

我希望在我離開萬佛城之前,可以租一台巴士讓我的家人都能來萬佛城參訪,這樣我的夢想就會成真。阿彌陀佛!阿彌陀佛!

2 則迴響於《分享我在萬佛城當義務老師的經驗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