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義工改變了我一生

沙彌尼近殊講於2012年11月9日星期五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及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沙彌尼近殊練習與大眾結法緣,如果有講得不如法的地方,懇請各位慈悲指正。

我記得中學的時候我曾經聽同學說他們家人會不定時的到老人院去幫忙,我聽了他大約描述之後,我也很想到老人院去幫幫忙,可是就一直沒機會滿願。之後在另一所學校登記做義工或者是做社工,我當時就被安排到一間不是老人院,是一間類似孤兒院的地方;我的任務是陪一群大約四到九歲的小朋友在遊樂場盪鞦韆。就在遊樂場的時候,其實是要確保小孩在玩遊戲時候的安全,以免發生意外,這就是我第一次做義工,感覺挺好的!

畢業之後過著「忙」與「茫」的生活,我已經忘了什麼是義工了。直到開始學佛,讓我有很多機會做義工,我可以這麼說:做義工改變了我一生,提昇了自己的方向。為什麼我這麼說呢?

在2006年正逢馬來西亞分支道場-登彼岸重建之後正準備開光,可是在開光前總有很多瑣瑣碎碎的事務要處理,所以經由同事的介紹,我成了登彼岸的義工。每天下班之後,我都到登彼岸去幫忙,我幫些什麼呢?登彼岸的牆壁是石磚,我的任務就是把石磚上所沾到的一些石灰或者是油漆之類的一些污點慢慢給刮下來。

就這樣過了一個月,開光的時間到了、弘法團也到了,那是我第一次看到這麼多出家人,有一種說不出的歡喜、說不出的喜悅,當下已靜悄悄的和佛菩薩發願說:「我祈求自己的母親和自己能夠像他們一樣也能出家。」想想,如果不是做義工,我也不會發這個善願。

之後就開光,我就被安排在招待處幫忙;開光之後便是七天的「梁皇寶懺法會」。許多的義工都說:「好想參加法會,可是都得看櫃檯。」當下我就毫不猶豫的告訴義工:「誰想去拜懺的就儘管進去吧!我來代班,成就你們。」所以那時候我幾乎天天都在代班。

雖然我沒有進去拜懺,可是我卻法喜充滿。當時我才剛剛學佛,什麼都不會,而且很多時候都懵懵懂懂,可是我每一天都不會忘了和佛菩薩發願。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是在法會的圓滿日那天,有一位相貌長得很慈悲、很友善的一個居士就來到櫃檯,她說:「我想買妳現在身上穿的這件義工服。」我當時就跟她說:「非常抱歉!我們的義工服數量有限不外賣,只提供給義工;不過每個義工有兩件,我可以把我的那件給妳。」

然後我們就開始聊,我隨口的問她說:「請問妳是從哪來的?」她就告訴我:「我是從美國萬佛聖城來的!」我就問她:「萬佛城是什麼地方?是做什麼的?」可見我在做義工的時候真的只管做工,都沒有機會去探索。她便大略的和我說、介紹萬佛城。我又問她:「那妳在那兒做什麼的?」她就跟我說:「我是萬佛城的全職義工。」當時聽了我都傻眼了,我的第一個念頭便是一個~很敬佩!這個女士她能夠放下工作、放下家庭、放下一切全職做義工,真棒!

然後馬上第二個念頭就來了~她真的好幸福,相信是來自一個富裕的家庭。我們繼續聊,她甚至告訴我說:「妳也可以做全職義工!」我那時就跟她說:「不可能!因為我還得上班、還得賺錢啊!所以可能做短期的還可以吧!」就在這個時候,因為法會已經結束了,所以這個時候很多法師都出來了;當法師看到這麼多義工,法師就在呼籲我們這些義工說:「美國很需要義工!你們趕緊到美國做義工吧!」

我相信也許是佛菩薩知道我個人的福德因緣不足夠,所以便派了這位全職義工來給我說這一席話;而這一席話也深深的印在我的腦海中,於是我便成了一位投入的義工。

現在我跟大家分享一下我在馬來西亞做義工的一個經驗~在萬佛城有很多精進供人家用功的法會,但壓軸的要屬我們三週的「冬季禪七」;而在馬來西亞則是年底的「精進佛七」。

2006年底正逢般若觀音聖寺正在籌備兩週的「精進佛七」,於是我便參與籌備工作。法師及義工們都非常慎重的在策劃,從登記、報名、打掃,把幼兒園的課室變成寮房,再把大殿改變成一個精進、莊嚴的念佛堂,一直到廚房、行堂、廁所等等,每個小節都不馬虎。因為在打七期間,道場不對外開放,參加者全勤禁語並受持八關齋戒,而且必須遵守規矩。

是什麼樣的規矩呢?就是在這十四天裡沒有手機、沒有電腦、沒有手錶、沒有營養品、沒有護膚品、沒有報紙、沒有雜誌等等。如果和別人打手勢、點點頭、打招呼,就得戴上「長舌」和「犯規」的牌子一天一夜;如果打盹就得戴上「懈怠」的牌子一天一夜。那麼嚴厲的規矩為的也只是讓大家萬緣放下,一心念佛。

我曾記得那時候我看上人的開示錄,他說:「要能踏入禪堂,一定是累劫所種善根才能成就。」我當時就開始打了個妄想,不曉得法師會不會給我機會進入念佛堂?因為我聽其他義工說:「閒雜人士在佛七期間都不能夠到這個道場。」而我還得上班,不能夠全勤參加,但真的是很想每天下班後過來幫幫忙,和大家一起用功。

於是我便悄悄的問了上人:「我可不可以來?能不能夠給我來?」很不可思議的就是當我和上人溝通之後不久,應該是幾個小時後吧!法師就來問我,她說:「妳能不能夠早餐的時候來做行堂?晚上的時候如果妳有空的話,妳就大概跑西方前後,看看有什麼可以幫忙的?」我當時高興得不得了,我先跟法師說:「可以!可以!」我不懂什麼叫行堂?什麼叫跑西方?可是我非常願意來幫忙。

在這個兩週佛七的有一天,我忽然間就跪在上人的法相前,我就請上人加持,我業障深重,誠心祈求上人讓我到萬佛城去拜懺、做義工和修行。慈悲的上人滿了我的願,讓我有機會來到萬佛城。

很慚愧!我現在已經在萬佛城,可是自己在這個道上修得不夠好,真心希望就像上人剛剛說的:「時時迴光返照、改過自新、認真修行。」阿彌陀佛!

3 則迴響於《做義工改變了我一生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