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回聖城──談簽證過程的小波折

沈洪蘭講於2012年12月4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簡單介紹一下我自己的經歷。我是金曉丹的媽媽,姓沈;我學歷不高,中專畢業,但是我一生只跟十個數字打交道,那就是做會計。所以說在講法這方面,我可能在文字上各方面有些不妥,希望各位諒解。

我今天講法的題目是~就是我自己隨便講一下我第二次返回美國到萬佛聖城的這個過程。我說一下,因為這裡面有一些也是我的業障吧,所以說這個過程我講一下,希望大家同我分享。

我是08年來過一次,那時正值「觀音七」,我講一次法。所以那一次來的時候,萬佛聖城給我的印象,原以為就好像是西方極樂世界。我通過門進了院一看,真是奇花異草,鳥什麼樣的都有。我看我們在大陸只能在花園看到這些、公園看到這些東西,所以說我看了~唉啊!太好了!太美了!

修行人也是一個很端莊、莊嚴、清淨莊嚴的樣子,都是值得我們學習的。我就想~如果在這地方修行,確實很不錯,妄想都會少的;我是這麼想的,所以說我就有一個好的印象。那期間我在這,也就是七、八個月吧!

我在學習佛法的時候,確實很認真。我想在這個地方,一定要認真學,這麼好的一個環境,要好好地學習佛法。所以通過08年我來那次,對我自己從學佛法這方面,我覺得確實有進展,自己有些毛病確實也改不少。

我這個人就是挺認真,由於我做一輩子會計,所以說這個工作(政策性)這方面比較嚴,我就給人一個嚴肅這麼一個面孔。所以經過08年來這邊學習佛法以後,我自己感覺我這樣不對了!不應該;應該對人要和藹,對不對?不應該那個樣子。所以說我就從自己的性格這方面有所改變,對佛法就更進一步地深入瞭解,要求自己一定要好好地修行。

在09年「萬佛懺」這個法會,我也參加了。我拜萬佛,我心裡確實很高興。我想現在能跟萬佛在一起學佛,而且還拜佛,這個事情誰能趕上?誰能做到這個事情呢?我們大陸根本沒有,是吧!所以說我那時候我雖然拜佛累,我也高興。我本來就是挺愛出汗的,那汗出得就是很多,但是我也願意拜;我可以說一個頭我都不會錯過的,非常高興!因為我能和佛在一起,拜佛嘛,所以我非常高興。

但是,以後由於金曉丹的父親有病,我沒辦法也只能回去了,在五月末我又回到中國了。以後我在家就是侍候她的爸爸,在2010年的十二月份,他就往生了。

這也算是我自己的因緣,因為原來我只能和她爸爸在一起生活,孩子們都出去了;他一走剩我自己一個人,我有點確實受不了。我有點恐懼,所以白天就有一個鄰居在陪著我,晚上是我的老女兒(編按:指最小的女兒)陪著我。但是時間一長,這也不行,並這樣做會耽誤別人的,大家都要工作上班,這怎麼辦呢?我確實沒有辦法。

後來我的老女兒跟她的姐姐商量,說:「唉啊!乾脆叫媽媽回到美國吧!」唉啊!我一想,我說她爸爸剛走,我又再回去好像不太好。後來,說這也可以,先辦手續嘛;完了以後再走,我就答應了。我說:「這樣行,那就辦吧!」手續辦完了之後,我們就到廣州去簽證;因為廣州是移民簽證在那兒辦。

我們到廣州簽證,從東北往那兒去大概需要廿七~八個小時,那確實挺困難的,也挺疲乏的,沒辦法!頭一天我們把資料送去,第二天就簽證;簽證那天我過去排號、叫名字。叫到名字的時候,感覺非常奇怪,簽證官沒叫我的名字,而是叫金曉丹爸爸的名字;我一聽,說:「好奇怪喔!這怎麼搞的!怎麼把他的名字叫來了呢?」也許是同一個名字,唉啊!這世界上真是無奇不有啊!

我就注意,看究竟這個名字是誰,我要看一看?我就注意看,注意看,第一聲沒出來;第二聲,就在我眼前,離我約廿步遠的地方,就像一個螢幕那樣閃過的,颯一下就過來了;從我眼前廿步遠,離簽證官很近的。我就想挺奇怪的,我這裡沒有風啊,這怎麼出這現象呢?好奇怪!

到最末的時候,顯像出來,就是金曉丹爸爸的身影;我看到了,就面向簽證官。我這時候我前面有個柱子,我就斜著身看,我就看這究竟到底是誰來簽證,我又往那兒瞅,那個位子根本就沒有人。

完了以後,我就心裡懷疑,怎麼這是真的嗎?他的靈魂真來了嗎?我就有點恐懼。可馬上就叫了我的名字了,我就過去;這個證簽完以後,那肯定我是簽不上了。那個簽證官告訴我:「妳把妳的資料送到那邊去,收集材料那個地方去,完了以後他會告訴妳的怎麼辦。」我說那好,結果就是沒簽上。

完了!這次就沒簽上;沒簽上呢,但是就是管資料的地方告訴我,妳缺什麼資料需要補,缺什麼資料需要補,我們就一一地按照他所說的去做、去辦。我兒子在那邊嘛,給我兒子打電話叫他辦資料,馬上給寄來。這樣辦,資料又遞上去了;遞上去後告訴我:叫妳回家等候,給妳通知妳再來。

這樣我們就回去等了,等過完春節以後,二月份嘛我們又去一次,去的時候被拒簽了。拒簽的時候,我自己反而也沒意識到,也沒意識到這一點,究竟是怎麼回事?其實就是我的業障。

法官就說:「妳這次被拒簽。」我覺得很不對,我自己為什麼覺得很不對呢?我的材料都是你們告訴我的;要什麼材料給你什麼材料,那你為什麼給我拒簽呢?我一想就是很不對的事情,所以我那時就回問一下簽證官。

我說:「簽證官,我有一個問題,我可以提一下嗎?」他說:「妳可以講。」我說:「我這次來簽證都是按照你們所索取的資料,我一一都給你們了,按照你們想要的資料全給了,我為什麼被拒簽呢?簽證官你是不是給我解釋一下。」

我這話問得確實有點愣,他確實無話可講,就說妳這個事情是我們上司決定,不能改變了。我說:「不改變,你得給我一個答覆啊!為什麼不簽、為什麼沒有簽上啊!」他答不出來。最後告訴我:「妳過幾個月再來吧!」「我再來再出現今天這個現象,我怎麼來?」「不會的,妳再來吧!」

所以今年七月份我又去了,這次去確實很順利,第一名就叫了我,去了就簽,二句話都沒有,是一個美國男士他給我簽的。他說:「妳這資料沒問題,妳已經簽上了。」告訴我的。很客氣!

但是我就想~我說這個二月份這個問題,我為什麼沒有簽上呢?我一直檢討一下自己。回家後老姑娘(編按:指最小的姑娘,即女兒)就研究這個問題,為什麼?問題在哪個地方?所以說這個問題,我就想~我說:「妳爸爸剛走,我這個就去簽證,確實不對!七七還沒到呢!我們就去簽證,那行嗎?」我說:「確實不應該,這是我的錯,我不應該去。」

我說從常理來講,依世間的常理來講,這也不應該去。所以以後我就注意這方面,我就拜佛的時候我就跟他商量,我說:「你應該支持我去,讓我自己在家確實不行。」另外呢,我說:「我到那兒去,我好好學佛、拜佛,我給你迴向,這樣多好啊!是不是?」我就跟他商量這個事情。所以說我在七月末去簽證,簽得就是挺順利,但是我當時也有業障現前。

第二天簽證,我頭兩天是檢查身體,我的血壓就非常高;高得大夫告訴我,妳這個針不能打,因為妳這血壓特高。唉啊!我這個麻煩來了。完了以後我就等一等,過一會兒,就是廿分鐘左右,我在不斷地念觀世音菩薩,這樣血壓就降下來了;降下來一看,我女兒回去取藥去,回來這邊大夫一看,行了!妳可以扎針了,這就可以通過了。

這個檢查身體這關很順利就過去了,該簽證了。在簽證的頭一天我就病倒了,一天都不行,臉色蒼白。我女兒一說:「唉啊!我的媽,妳怎麼辦呢」,就很害怕。後來到晚間的時候,我一直不斷在念「觀世音菩薩」、念《普門品》,我在注意念;《藥師灌頂真言》,我全都聽;到晚間好了,第二天終於去簽證,很順利!這個事情就完成了。

我想了一下,還是我的業障現前,誰也不怪,怪我自己;我業障挺深的,所以說這次障礙挺大。我今天講這個法講得不太好,大家聽了可能是浪費你們的寶貴時間;如果有什麼錯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夠指出來,為我們今後的學習打好基礎。下次我再講法要有所好的準備。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再回聖城──談簽證過程的小波折

  1. 感謝老人家分享如此寶貴的體驗。
    願所有讀者閱讀本文,都生歡喜心、誠信心、感恩心、精進心。
    南無觀世音菩薩!
    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