調伏我慢

郭親敬講於2012年12月13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晚上好!我的法名叫親敬,今天輪到我和大家結法緣。如果有講得不如法的地方,懇請大家慈悲指正。

今天想談的主題是:「調伏自己的我慢和我執」。在沒有學佛之前,有很長一段時間,沒有察覺到自己的「我慢」和「我執」;即使學佛後,有察覺到,也沒有想辦法對治過,更沒有覺得這是一種非常不好的狀態。尤其是在青少年的那段時間,我很熱衷於參加各種競技類的活動,比如:比賽、選拔、競選;因為我很喜歡這類活動產生的一種很激烈、很有壓力的氛圍。在參加這類活動時,我不會太在乎自己的結果;但是如果有贏或有勝利的話,也沒有心平氣和,會沾沾自喜。我的這種內在的驕傲,就在這樣的環境中,被很好地滋長了起來。

第一次察覺到自己的狀態,比較清楚地看到自己的狀態,是有一次去親戚家做客。他家供著一本《妙法蓮華經》。當時,正值下午得閑,也很好奇,沒有讀過,所以就拿起這本經想讀一讀,只想看看這部經裡講了些什麼內容,但是很認真地讀,一個字一個字地讀。在讀經的過程中,卻產生了讓我想不到的另外一個狀態,應該是經力的加持,把我內在的種子翻騰出來。在我讀經的時候,意象中出現了我過去種種的一言一行、舉心動念;它們非常快速,如放閃電般地從我的眼前一幕幕放過。這是我第一次站在一個旁觀者的角度,看我自己。當時,只能用「不堪入目」這四個字,來形容我當時對自己的感覺,就是我沒有想到自己是這樣的一個人!

同時,在我內心裡有一股力--我把它形容成是一股業力吧;這股力在不停地往上湧,在讀經過程中,使我不得不察覺它是什麼,讓我看到這是一種慢心,這第一次我對自己的慢心,感到非常非常地痛苦。這本經還沒有讀完,我就已經汗流浹背了。所以當時就對自己發誓:無論如何,一定要降服這種我慢;因為「己不所欲,勿施於人」,就是自己不想受到的,一定不要加在別人身上。

那個時候,可以想到的唯一的辦法,就是誦《金剛經》;因為《金剛經》裡寫到,「無我相、無人相、無眾生相、無壽者相。」所以,那個時候就誦《金剛經》,禮拜「金剛波若波羅密」這幾個字 ,想用這個方法來調伏我慢;因為誠心讀誦的關係,確實是是起到了作用。有一天,心裡面彷彿有一塊石頭,轟地掉了下去,我整個人感覺輕鬆不少。但是,雖然輕鬆了不少,但這座須彌山它無形無相,卻非常實在,還是非常堅固地豎立在那裡。我可以看到它,但卻沒有辦法繼續對治下去;我雖然還繼續保持誦經,還是發願要降伏我慢。但是,再也沒有辦法繼續下去了,這個狀態就一直保持著,沒有辦法再往前走一步。

後來,來美國留學,也是延續著我青少年時的愛好。因為,我很喜歡這個國家的文化--它多元化,充滿了競爭力,讓人感覺很有挑戰性。我選擇的科目和藝術有關,藝術作品是將自己專業的功夫(深淺)毫無保留地展現在別人眼前,最後還是要互相競爭。因為我們所作的一切,就是為了讓自己的東西比別人好,從而得到別人的贊美和認同,並通過自己的工作換得一些利益;這個就是自己所作的一切事情的本質吧!

直到有一天,遇到一位前輩,曾經也是上人的弟子;出於對晚輩的關心,問我,「學習怎麼樣?佛法學習得怎麼樣?」我很開心地描述自己的狀態,因為每天都有動力去學習。我也忘了(當時)怎麼回答,但是這位前輩的回答是這樣的,「妳知道妳是一個佛教徒。佛法並不等同於世間法;佛法(的學習),並不是妳非常地用功努力,就可以從佛法中得到什麼。如果是上人在,他一定會發願,希望每一位眾生都能過得比他好;每一個眾生都好過他自己,這個是上人的願,他一定會這樣發的。他一定是這樣的!……妳可以從禮佛開始,禮佛是降服我慢的最好方法;在五體投地的時候,是降服我慢的開始。」

聽完後,我感覺整個人被抽空了。因為一直以來每天努力的源動力是什麼?就是希望自己可以比別人好。但是,現在接受了一個新的價值觀,是完全相反的,相當於把長久以來支持自己前進的源動力給打碎了,在很多天之內,我自己完全找不到方向;因為一直以來,就是這個動力:「要做得很好」。但是,現在呢,發願是反的,是希望別人比自己好。工作的動力就整個反過來了,感覺整個人空了,我以後要如何繼續支持下去呢?所以,有一天晚上,就問自己的心,我真的可以放下嗎?那個時候,是自己的心回答自己,「妳放下;當妳放下的時候,就是佛菩薩來的時候。」

所以,還是允許自己處在一個比較泄氣的狀態。因為感覺自己就像一個鼓足了氣的氣球,突然被人用針給戳破了。允許自己在這樣一個狀態,但是強迫自己發這樣一個願;無論走到哪裡,做什麼事情,都在心中發這樣一個願:「我希望所有的人都過得比我好。如果我有什麼東西想得到,那就希望周圍的人先得到它;如果我希望我的作品很好,得到別人的贊美,那就發願希望周圍的人的作品,可以比我好,他們可以得到更好的讚美。」

其實,一開始,這個願是有點假的。因為在心裡面,就好像又分成兩個,一個在發一個願,另一個願又冒出來,說,「沒有!沒有!妳還是希望妳自己比別人好。」但是,就是這樣每天發這個願,然後去禮佛,保證每天禮佛108拜到200拜;每天不間斷,希望可以降服我慢。每天發這樣的願,「我希望所有的人,可以過得比我好。」

有一次,正好和朋友在聊天,那個時候專業的競爭非常激烈,大家的壓力也非常大。朋友就講了一句,「心有多大,舞臺就有多大」;當時,她的這句話突然點亮了我。我想,與其發願要成為自己舞臺中的主角,為什麼不發願去成為他人舞臺中的配角呢?所以,那時候心裡湧出了很多很多的歡喜。我終於可以發願,我希望自己可以成為世界上最差的一個人,一個可以墊底的人,一個可以永遠留在地底最深處的人。這個願呢,就像一劑藥。當然,從佛菩薩的角度看,並沒有眾生和他的區別;但是,從眾生來說,因為有我慢這個毛病;所以這是很好的一劑藥去根治我慢這個毛病。我也感覺到自己的內心,在這段時間有一個很大的跨越。世間的很多東西沒有過去在乎了,我的心也常常地處在一種歡喜中。因為發願:要成為最差的一個人,所以很多東西也就無所謂了。

時間快到了,但是我的故事還沒有結束。因為,來道場修行以後,又有兩個狀態出現。一個是,這個願只是個空願而已;雖然發了願,但是,行為上並沒有去緩解別人的煩惱。我並沒有很好地去體察,沒有很好地站在他人的角度去思考問題,為他人著想。所以,這個願,還是個空願。

第二呢,雖然在世間法上,可以少少地放下一些曾經固有的思想。但是,我發現自己,用佛法又重組了另外一個自我。這是我出現的兩個狀態。

還有兩分鐘,因為彌陀七快到了,想到了怎麼樣解決自己很多身心的問題,還是要誦阿彌陀佛的聖號;因為阿彌陀佛無上醫王;阿伽陀藥, 萬病總持。如果可以誠心誦持的話,這個藥是身心都可以治療的。 所以最好的辦法還是訓練自己:少打妄想,多念佛吧!

3 則迴響於《調伏我慢

  1. 妳的心聲太好了,因大家也是同行同業。自己的作品被批評否定真是萬分不願,瞋心狂現,事後又慚愧自責。我這傲慢烈毒看似早已入骨入血了;如不再盡力對治它,所謂修行也只是自我淘醉而己,空有其表也。

  2. 有类似的经验。现在商业社会,西方的达尔文适者生存的竞争主义危害不浅,很多人因此做事都没有了底线,只要能赢,能获得物质利益,什么话都敢说,什么事都敢做,一件事可否怎样做,标准不是道德上是对是错,也不是是否属于违法,而是是否会受到足够影响到自己根本利益那么多份量的惩罚,导致弥补不了那样做带来的物质利益(也就是划不划算,像做生意那样看净得是会亏损还是会盈利,这就是佛在经上说的末法现象,“如市易”)。做什么事情几乎都要求所谓的销售技巧,将自赞毁他这一菩萨第一重戒,以及诸如推卸责任,妄语两舌等,尽可能学以致用,否则就会“失败被淘汰”(西方还专门有研究劣币驱逐良币)。这样的恶劣熏习环境是五浊恶世的末法时代的特征。自己曾仔细思考过自己擅长的事情,发现与他人相比除了擅长挑别人毛病,几乎一无是处,不过当时还没意识到是慢心的问题,直到后来在一持戒精严的南传佛寺,由于环境和思想都比平日生活清净,便开始频繁意识到自己的慢心,从而开始苦恼。试了多种方法,发现拜佛和念阿弥陀佛观世音菩萨名号,很有帮助,不过最有用的就是时时提醒自己是要来报恩(上报四重恩,而不是来报仇的)和是要来作供养的(连做布施的观念都尽量舍了,因为“施”容易使自己产生居高临下的思想,加重慢心,而供养都是由低往高,从下向上的,是要把自己放到最低的)。以此小小体会供养给您,希望有用。南莫阿弥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