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七跟禪七的心得

比丘尼恆猷講於2013年1月24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我是恆猷。

今天有機會上來跟大家講講我們的「佛七」跟「禪七」;這是個人的心得。

首先,要感恩師父上人的恩德,還有天龍八部的護持,讓我們很安心,好好地用功。一個禮拜的「佛七」,然後三個禮拜的「禪七」,很快就過去了,現在我先談談「佛七」。

我個人在打「佛七」的時候,精神沒辦法集中,但是參加念佛的時候,雖然感覺精神沒辦法集中,但還是可以跟大家和合地念佛,妄想也少多了。這當中我感覺到我們在念佛的時候(這是個人的提議),最好大家聲音能夠出來;因為聲音出來是一種和合,可以提昇一種道氣的那種感受,所以說最好大家念的時候,能夠出一點聲音。

但假設你的聲音--有些人的聲音很特別很奇怪、很尖銳或是聽起來很刺耳;就算你的聲音是很特別,你就不要太大聲,這樣聽起來大家綜合的聲音,就好像是河水那樣很平靜,讓你覺得很歡喜,念得那個心很平靜的;你心平靜的話,就有法喜的感覺,所以說共修其實是很好的。

我曾經聽人講過,說他聽到有人念佛的聲音,或是特別尖銳怎麼樣的,讓他起煩惱,他就不想跟大家一起念。其實這是錯誤的觀念,因為共修就在熏習我們將來往生的時候;我們往生時,除非是沒有人來幫你助念,假如有人幫你助念的話,可能會有不同的音聲。我們往生的時候,不但是我們的業障現前,加上我們的病痛,那種無奈,加上瞋恨,你會覺得很煩的。再加上別人幫你助念的時候不同樣的音聲,我看一定會墮落三惡道。

所以實際上熏陶是很重要,因為每個人的音聲不一樣,我們就是要這樣熏;連這個都沒辦法接受的話,我們要希望去極樂世界會很困難,除非是你自己有把握,不需要人家幫忙你念,那就OK了。

我們應該多訓練我們的耳根聽不好的聲音、不好的話,這樣才不會隨著音聲轉,起很多煩惱;修行就是修這個,連這個音聲或是人家所講的話,你都沒有辦法接受,我們不曉得在修什麼,所以這個很重要的。

現在就談談上個禮拜的「禪七」。「禪七」我是沒有心得,但是有那個「痛」的心得,說給大家做做參考。

第一個禮拜,每一支香我都從開頭坐到放香;但是坐到第一個禮拜的禮拜六的時候,我的腳就開始反對,不聽話了。

它怎麼不聽話呢?它開始痠,很痠很痠;這個痠是從腳丫子痠到屁股,你愈動它就愈痠,痠到你很受不了。唉!很忍耐,反正就是要忍嘛,沒有什麼其它的方法。好,OK!就忍;忍了幾個小時,可能可以坐三個小時,不行了就起來行香,然後再坐兩小時;不行再起來行香,連續好幾天。

當一個人可以長坐的時候,發現自己掉到這麼嚴重的時候,那個心是很消極了,所以我也起了很大的煩惱。之後我就起來行香,然後就出去外面走一走,把自己那個心平衡下來。然後請示幾位法師有什麼方法來對治這種痠,能夠克制一下,不要痠得那麼嚴重;她們每一個給我的回答就是:「忍耐!」

忍耐忍了三四天,可能有時候可以坐一個小時、三個小時、兩個小時,不一定!就是三四天,很忍耐很忍耐的。那就這樣子過去;過去就開始不痠了;不痠了又可以開始長坐了,那就繼續坐囉!

第二個禮拜已經快要過去了,第三個禮拜也快要來臨了,另外一個考驗又來了,這一關其實是已經很困難了。這個痠痛忍耐過去之後,可以繼續恢復原來的那種坐香,甚至於比一般的可能多了將近三倍時間的長。因為時間坐長的話,那個痛會再回來的;不是說你坐長就不會痛的,那個痛是來來去去的。因為坐很長的時間,那痛又回來;回來就是~我個人就是那個氣很長的。我們痛是因為氣沒辦法通,那個氣要通通不過去,所以很痛。我已經坐了很長的時間了,也想要上個廁所,剛好也是要吃午餐了,所以我就說算了。

其實當時那個氣已經很強烈,很痛的,我想既然已經要上廁所,又要吃飯了,我就放腿。但是因為那個氣已經鼓在我的整隻大腿裡面了;一放腿之後,那個氣就積在那個地方。因為氣積在那個地方,你打坐,它就是一個問題。第一你腳會很硬,你要盤的話就很難盤得起來,因為氣已經鼓在那個地方。

還有一點,你坐的時候,氣跑來跑去,你覺得屁股好像坐一個東西在那個地方,讓你很痛苦。但是這個氣積得很多,就像我整隻腳都已經積那個氣在那個地方,你要坐到那個氣完全都打散,它才有辦法恢復,不然是很困難的。

從那次開始之後,我坐香就很困難了;還是可以坐,但是那個氣就是堵在那個地方,事實上是已經很痛苦了。

所以說我們在打坐要很小心,不然的話,為什麼到最後坐得有的走起路來,腳都一跛一跛的,其實很多情形都會出現的。

我那個氣堵到現在已經將近一個禮拜了,今天禮拜四;是第三個禮拜的禪七,就是禮拜四,差不多就是這個時候,那個氣就一直堵在那個地方。當氣堵在那個地方,比那個痠痛還要更痛,比那個更痛;因為它氣堵在那個地方,你要坐很長的時間,甚至於你坐了五六個小時,它還是一直在痛。因為氣沒辦法走過,一直停留在那個地方,所以就在那邊一直痛。

這次打坐跟去年不一樣!我坐曾經痛了七個小時。這七個小時不是平常的痛,是很痛很痛;痛到你的心、眼睛都要跳出來,但是都是要忍耐。所以上人說:「打七,這個七就是打我們那個精神。」那種痛就是我們精神被打的痛,是很辛苦的。這當中也是讓我們學習忍耐,那個「忍」字,真的就像一把刀從心上插下去,你還是要忍,這樣才有辦法有成就;不然的話,就是半途而廢。

三個禮拜的「禪七」,第一個禮拜我坐的時候,實際上不是那麼痛;但我想因為只是剛開始在坐,那個氣還沒真正上來,就好像我們煮開水還沒開。所以雖然是痛,但是沒有痛得那麼厲害,都可以忍受的。

那因為坐久,你坐長的時間,那個氣就像開水,慢慢就要滾了。第二個禮拜那個氣就來了,開始很強,很強烈了。那個氣來的時候很強烈,它強烈地來,衝得很快,那種痛都可以接受的。

有一種是它很慢很慢,不像那個很快;你那個痛會震動,但是你又覺得痛得很舒服,你可以接受,它很快地衝過。

有一種氣你感覺它很多,但它沒有辦法衝,就停留在那個地方,就逼在那個地方,好像很漲又停留在那個地方;就是來來去去完全沒有動,就停留在那個地方,讓你很痛很痛,讓你很受不了。你忍了幾個小時,可能五個小時,它還是停留在那個地方,讓你痛得實在很沒辦法接受的。

我今年的打坐和去年有很大的不同,那個氣來的時候;去年我還可以控制,當它麻的時候或者強的話,我還可以控制它不要上來,假設我不要它的話,我可以。

今年就不同了,我想可能是時間坐長的關係,感覺上沒有氣在那邊;但是當你痛的時候,那個氣馬上就上來了。它上來的時候是經過幾個小時,因為一般可能就是會麻或是怎麼樣,但是我是完全沒有感覺,就是知道我那個地方很痛;因為我想我已經坐了幾個小時,可能是那個痛。那種痛不是說像一般麻那種,它很痛的時候,你已經坐了好幾個小時,已經受不了想要放;你放的話,你會受不了的。

像我們這個雙盤坐的,一放腿的話,比你當時在痛時還更痛;因為已經完全沒辦法忍受。你腿一放的話,整個人比你不放的時候還更痛,這就很困難。因為這種氣鼓在裡面,可能兩三個月都可能,一直都鼓在那個地方,它要散的話是不容易的。所以我不曉得在座的各位,有沒有人有這種經驗能夠告訴我,不然我可能還要痛苦好幾個月了。這就是我「禪七」的一個過程。

應該還有一點時間,我還想說~我們在打「禪七」的時候,大家要互相包容,因為關於咳嗽或是打瞌睡,就是打呼啦,或是有時候痛的時候會有一些聲音,互相都要包容。因為這是不容易的,大家能夠坐在裡面,是很不容易;這種聲音總比你坐在那邊痛,我想應該還好,都可以接受的。

大家都能夠互相鼓勵,有這個心坐在那邊,其實都已經很不錯了;而且這個打呼或是咳嗽,或是有聲音,我覺得這都是小事情,都是讓我們學習忍耐。阿彌陀佛!

它那個氣鼓在那邊,它會跑來跑去,就那個水管裡面的氣這樣跑來跑去的。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