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用生活中的觀音法門

比丘近梵講於2013年3月25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今晚由近梵跟各位結法緣。這次的「觀音七」是因為慶祝觀世音菩薩聖誕,在昨天我們有一個慶祝的法會,雖然不是正日,但是來了很多人,大家都很誠心。就像每個家庭裡有一個長者,他要過生日了,很多子孫就回到家裡來慶祝一番,大家見面都很高興、很歡喜,就像在辦喜事一樣。

現在留在聖城的人,都是特別要打七的,很多人從各地遠道而來,大部份的人都是在聖城的常住眾。我們都知道萬佛聖城是觀世音菩薩的道場,所以這裡就像一個觀世音菩薩的大家庭一樣。在這裡,每個人都是家庭的一份子,所以像我剛剛講的,觀世音菩薩這個長者聖誕,我們都來慶祝,同享這種喜悅。

我首先要跟大家報告一件事情,這也是發生在昨天,因為也是很巧合,所以我就跟大家報導一下,這是有關中小學的事情。

在昨天,男女校有一些學生,他們去參加北加州中文學校聯合會所舉辦的學術比賽。這個比賽每年舉行一次,非常盛大,項目很多,也分年齡,但是每年都吸引六百位以上的學生去參加這個比賽。

因為這個比賽基本上很有意義,什麼都有;另外一個是它進行的時候,或是評審都非常的公平,所以它公信力非常的高,大家都沒有什麼懷疑,每年也很喜歡去參加這個比賽。

因為這個聯合會它的會員學校現在已經超過一百個了,大的學校他們有些是一千五百個學生,六、七百個學生的也有。我們算是一個很小型的學校,目前男校只有八十幾個人,女校大概是一百個人,所以我們能夠派出去的學生也是有限的,可是他們都表現得相當好。

我現在得到的資料是昨天的比賽結果,我先報告女校。女校她們有十三個學生去參加比賽,得到中文打字A組,就是十三歲以上的第一名;還有漢語拼音,也是A組的第一名;以及作文,這很難,難度很高,她們表現很好,得到第二名。

還有就是閱讀測驗,她們也得到第二名;在國語朗讀,她們也得到第二名。還有一個西畫,有一個同學得到佳作,總共女校有六位學生得獎,很不容易,我們要恭喜她們。

這個聯合會不久前也舉辦一個作文比賽,是比較特別的。它限定一個學生這個作文不能超過五百個字,所以很難寫,因為你一寫,一開始就好像要結束了,所以寫作的難度很高,你要把握到重點。大概有四、五百個學生參加這個比賽,中華航空公司提供了一張機票,從舊金山到臺北,也不曉得要送給誰,他們要在頒獎的時候才宣布。

女校有一個同學叫林于安,她上星期五應該有上來報告她得獎的作文,得到第一名。所以他們在頒獎的時候就把這張機票送給她,這是非常不容易的,這也是一個最近的事情。

男校在昨天有八位學生去參加比賽。在翻譯的部份,男校有一個學生得第一名,有一個得第三名。在閱讀測驗,男校得第三名,有一個廣東話演講也是得第三名,這是昨天男校比賽的結果。

我要特別介紹一下,是在這些比賽裡頭,難度最高的就是翻譯,或是作文,或是即席演講,這三個項目因為要靠你臨場應變,沒有人幫得上忙,只有比賽者自己能夠當場作主,因為當場給題目。

像翻譯比賽,它是一個小時,學生要翻譯兩篇作品,一個是中文翻成英文,一個是英文翻成中文,而且不能帶字典,所以很不容易。因此不是每個學校都有這個能力可以派學生去參加比賽。

昨天翻譯的第一名就是現在在幫我翻譯的這個同學呂明賜。因為在過去,從2002年到現在,在佛殿臺上翻譯《法華經》的都是男校的學生,先後已經有五個學生在臺上翻譯過了。

以前也有一位學生,他翻譯得很好,他去參加這個比賽的翻譯也是拿到第一名,後來他去普林斯頓大學讀書,現在已經畢業了。我特別介紹這個翻譯是因為這個學生他在道場讀書,生活在道場裡頭,已經跟我們這個道場完全結合在一起了,所以他的生活沒有離開佛法或是修行。

雖然在讀書,但是道場也提供很好的學習跟訓練機會給學生,所以他們可以在這裡學習翻譯。其實他們平常的課已經很忙了,還有課外活動,然後還要抽時間來做翻譯。可是我自己發現,這些學生來做翻譯以後,他在這方面的技巧,或是他的能力就進步得非常快,但並不是每個學生都具備這樣的能力。

主要的原因是這個學生除了他有潛力之外,他自己還要很肯認真學習,如果不具備這個條件,只是說:我只要去練習,就可以把這個翻譯做得很好,那是不可能的!

本來我今晚的講法並不是要報告這些事情,那是因為下午我在學校上課,讓我改變主意了,也不是因為學生得獎的問題,等一下我會報告。

我剛提到學生在這裡讀書,因為這樣子,除了學業之外,他的生活就跟道場結合,他也沒有離開佛法。像上人早期,很早很早就交待:「這個學校學生只要出門,出了山門,就開始要念二十一遍的《大悲咒》。」上人這樣的一個指示,如果是我帶隊出去,我一定會帶著學生念二十一遍《大悲咒》。

這個《大悲咒》就是觀音法門,其實這就是在生活中,學生他們就在修行了。大部份的學生都會念《大悲咒》,尤其是出去比賽的學生,絕對沒有問題。當然如果是在本地的這些美國小孩,那就不一定。

我們都知道,念《大悲咒》除了大家能夠快快樂樂的出門,同時也可以平平安安的回來。可是這個《大悲咒》,我們知道它有威神力的,你如果拜《大悲懺》,你就知道誦《大悲咒》,你不會墮三惡道,你會往生淨土,你會得無量三昧辯才,你今生所求都會果遂、會滿願,否則這《大悲咒》就不稱為《大悲咒》,觀世音菩薩也不願意成佛。

所以這些學生在念《大悲咒》的同時,其實他們已經在修行非常高的法門了。當然他們不知道,那也不一定要知道,反正做事情就是這樣,只問耕耘,不問收穫。你現在有這個因,將來就有這個果,這是佛法上因果不滅的一個最基本的道理。

1997到98,我還沒出家的時候,我在男校宿舍,每個月學生會有一個慶生會,就是來慶祝他們的生日。我們的傳統就是,如果是這一天,不只是吃喝而已,他們要在慶祝之前,老師就會帶著學生到佛殿,或是在佛前誦《父母恩重難報經》,用這個方式來教導他們。所以學生他們自己就會懂了,他們以後也會用這種方式來教導他的子女或是學生。

那就是把生活佛法化,也把佛法帶入了生活,佛法跟生活並沒有脫節,達到一種潛移默化的作用。所以你可以看到在聖城的學生,他們每天耳濡目染,早上大家在這裡誦《普門品》,你就會看到很多學生自動的,他們背著書包到這裡來一起誦《普門品》,沒有人強迫他們,都是自動自發的。

在十年前,在我中文班的學生,《普門品》是必須背誦的一品。因為在聖城,學生需要背《弟子規》,或是老師會要求他背《三字經》,或是《論語》。我的要求就是要他們背《普門品》。

事實上對學生難不難?不難!很多學生一個禮拜就會背了。記憶力再不好,兩個禮拜、三個禮拜也可以背。我們都知道這種經典一入耳根,永為道種,尤其是《法華經》是成佛的經。

這裡面每一個字、每一句都是成佛的種子,你把這種子種到八識田裡頭,它是一個金剛種子,這個金剛我們都知道的,你吃到肚子裡面,這個金剛不會被消化,它會穿腸而出。那學生背了《普門品》,將來這金剛的菩提種子絕對會發芽,也會開花、也會結果的。

現在因為學校的課業很多,課外活動更多,學生忙得不得了,所以我已經不敢要求學生背《普門品》了。但是,我跟小學的學生──五、六年級,我就跟他們講以前的學生都會背,我問他們:「你們有沒有人願意背?我不強迫的,就是你自己要背的。」有五個人,很勇敢,他們舉手。雖然沒背好,但是我想有一天,他們還是可以把它背完。

我剛說因為今天下午的一堂課讓我改變主意了,為什麼呢?因為這一堂課在一個很小的教室裡面,前一堂課也是中文課,這個老師是我們培德中學畢業的校友,很年輕,他剛畢業沒多久就回到母校來服務,也因為他在大學修的就是中文,所以他就在學校教中文,他現在正在取得教師執照當中。

今天我進這個教室,他還沒走出去,我看到牆上貼滿了很莊嚴的圖畫,是什麼呢?原來這老師很用心,他把《普門品》的畫冊掃描後印出來,是彩色的,就貼在整個牆壁上。我數了一數,總共有三十二幅圖畫。那就是《普門品》上──應以佛身得度者,即現佛身而為說法,應以辟支佛身得度者,即現辟支佛身而為說法。

每一句偈誦就有一幅這樣的圖畫,他就把它貼在牆壁上,讓學生實地、每天都可以看得到。其實他做的不只是這樣,他會根據因緣時節,常常做一些變化。譬如說過年的時候,他就會做很多有關過年的活動,像紅包、年糕、恭喜啊!他就把那些字貼在牆上,因為他的學生有些是美國孩子,有些是越南孩子,有一些是ABC,那中文幾乎就只能在學校學,回家沒有人可以幫的,所以用這個方法來幫他們。

今天我看到後就很感動了,他用這個圖畫式的《普門品》,讓他的學生能夠親身體驗觀世音菩薩的慈悲,因為學生絕對會去看圖的。我班上的學生每個都會講中文,我們進教室的時候,我的學生就很好奇,他們就在那邊看了,所以表示這個方法是很吸引他們的。

萬佛城的佛殿和觀世音菩薩,已經成為學生精神的支柱,以及他們尋求幫助的地方。在2007年的時候,我們有七個畢業生,還沒有畢業之前,很奇怪!有幾個學生會來做早課。我問他們:「為什麼你們要來做早課?」他們就回答說:「因為我們希望申請大學能夠很順利。」

後來,六個學生都很順利的申請到非常好的大學。可是其中有一個學生,他成績也不是很差,也不是很好,他申請的大學一直拒絕他,他申請了可能十個左右,每個大學都拒絕他,連最差的大學都拒絕他。最差的大學都拒絕他,當然他要上大學沒有希望了,他那時候很沮喪,因為所有人都有大學上了,而他卻找不到大學。

他就一直等,等到三月三十一號,那天是加州大學最後收學生的截止日期了,他已經很絕望了。那天我剛好在男校,他就坐在電腦的前面,還抱著一絲希望,希望看到有學校通知他。其實已經是最後一天了,應該沒有了,最差的學校都不要他了,何況是加州的大學呢?

突然間我看他跳起來,大喊大叫,像發狂似的,然後就衝出去。後來我才知道,原來他在最後一刻,沒有希望裡頭的希望,他被柏克萊大學錄取了,這等於是一個奇蹟一樣!

我知道他那時候早課做了很多,我也不曉得他跟觀世音菩薩講了多少話了。不過這是一個事實,2007年到現在,他已經早就大學畢業了。不過我相信,對他來講,這是人生裡頭一個很難忘的經驗。

所以我們可以住在聖城的人,或是你來到聖城的人,都可以絕對的來相信觀世音菩薩。你有困難,你有痛苦,觀世音菩薩都會幫我們解決,只要把我們的苦交給觀世音菩薩,那剩下的,你就不用問了!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