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佛城觀音法會圓滿心得報告

Yuen-Lin Tan、Jennifer Thompson、李志平、黃潔真、Steven Wilcox、高怡良講於2013年3月30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比丘近巖: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居士:大家晚安!阿彌陀佛!今天是2013年3月30日,農曆2月19日,也剛好是觀世音菩薩的聖誕。我們今天晚上做「觀音七」圓滿心得報告。請男眾、女眾結法緣的各位儘早就座,準備開始,節約一點時間。做報告的人,請記得先跟大眾報告你的姓名,從哪裡來。這樣比較好。

*        *        *

Yuen-Lin Tan:諸佛菩薩、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名字叫Yuen-Lin,從馬來西亞來的。我十二年前來到美國讀書,現住柏克萊,在柏克萊聖寺附近。所以我在那個分支道場學習佛法,在那裡我也是軟件設計工程師。這是我第一次全程參加「觀音七」。

我是在2011年的夏天,第一次來聖城,當時我參加法大的一個課,是介紹出家的佛教。那時候我嘗試過出家生活十天,覺得是很好的經驗。從此我對佛法和對修行的興趣,也就更加地深了。

當時也有一個「觀音七」,在這堂課之後舉行,我參加了一天。雖然對我很新,我也從來沒有嘗試過,但是我還是覺得是一個很好的經驗。我也回過聖城好幾次,參加「觀音七」,但是從來沒有全程參加過。有時候我也會帶我的母親來參加,但是這一次參加全程,我覺得非常受益。

從一開始我就被觀世音菩薩的這種大慈大悲吸引住。我二十多歲時,就親身受過這種痛苦,譬如像如果在我自己的這些關係中有不平的時候,或者覺得好像我跟別人的關係不好;有時候在我親人或者朋友中,有結婚的問題,或者在我旁邊周圍的人,受到貧困或者打架,或者很惡劣的情況,而且受苦。

所以我覺得觀音菩薩這種相好,就是對這些人很接近了。我記得我有一次被「觀音讚」裡的一句所感動,那一句就是「千處祈求千處應」;從此我就覺得觀世音菩薩是一個所有人都可以去祈求的菩薩。如果你沒有地方可以走的時候,你如果祈求他時,他就會尋聲救苦,不管在什麼地方;而且對一切眾生,他都如此。在課堂上我們也學到觀音菩薩能夠隨機應變,什麼眾生需要什麼因緣來教化,觀音菩薩也就現身而度脫。

在《楞嚴經》裡有一句經文是描述觀音菩薩是怎麼得到這種神力、怎麼證到正覺。簡單翻譯就是:「首先、我心就是升到一種很高的境界,並且和諸佛的這種等心、妙心和悟道的心能夠結合(妙覺心同一悲仰),我的慈悲願力也就和他們一樣。第二、我的心就跟一切六道的眾生都結合,我就能夠以他們的這種悲傷、祈求來當做我自己的悲傷和祈求。」

這次的「觀音七」對我有什麼樣的感觸呢?這個「觀音七」雖然有一些困難,但是也很受益的。它雖然對我的身心都是一個很大的考驗,但卻也洗滌身心,給我有很大的啟發,讓我在佛法道路上能夠更加成長,有更大的機會。所以雖然有些時候必須要掙扎,但是也有時候可以感到喜悅。

雖然以前我在念觀音菩薩名號時,我也是同時在祈求幫助,但是這一次我主要的目的,就是要能夠誠心來念觀音菩薩名號,並且要一心來念。雖然這不是很容易的事情,但是如果我能夠在很短的時間內,能夠把握住的話,我就會覺得比較心安一些,而且覺得好像很精進、很寧靜那樣子。

我特別喜歡在繞念時,我可以比較容易放得下,專心來跟大眾一起念佛號。當我在繞念時,我不會感到腿痛。當我的聲音跟大家的聲音一起結合時,我就會記住上人所講的「無我」。上人也說過:「念而不念」,我就覺得這些上人的教誨很有幫助。

但是最重要的一刻就是,不管發生什麼事情,不管是好是不好,我就是要回到念菩薩名號,再深地繼續念。所以如果我能記得住一切法都是空的話,這會讓我很容易來放得下這些。

當我爭取來一心念菩薩名號時,我發現我可以看到我這個心裡的作用,而且能夠看得出我心裡以前隱藏了一切,譬如:像一些妄想或者煩惱都會一一顯現出來。就好像有時候,特別是在我很累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很煩惱;因為有時候,在很平常,一切都OK的時候,我就會覺得很煩惱。這有時候會被一些小事情而引起的,譬如像有人在唱誦或者在念的時候而引起。而在練習的時候又從我第八識生出來的一些種子,就突然會起一些妄想,而且這些妄想有時候會是不善,是很驚人的。

那時候我就會想,我在以前做過什麼事情,讓我能夠種這些種子,而且在以後,如果他們在我比較不順的一些情況下,生起的時候,那會發生什麼事情?所以這就說明我必須要很注重當我在跟別人接觸時,我應該種什麼樣的種子。

我沒有一些什麼特別的境界來和大家報告,只是很世俗的一個年輕修行人的一些世俗經驗。但是我想說,這個社區是非常特別的,因為我們在這裡會做一些很大、很重要的事,像行菩薩道或者了生死來度脫眾生,這些都是很重要的事。

但是在我內心,我感覺時間在流逝,我們有一天肯定能夠成功的,因為我們有很遠的路程要走,而且我們的內心有多麼不同的這些可能性。我們所遇到的一些障礙,事實上都不是很大的障礙。最後我想表示我的感恩,對所有一切的人,讓這個「觀音七」能夠很順利。

當我們在跑西方的時候,我也見到很多熟面孔,那些人都是以前幫助過我,或者引導過我的,所以我感到很幸運,能夠在這裡和大家同修。南無觀世音菩薩!阿彌陀佛!

*        *        *

Jennifer Thompson:我的名字是Jennifer Thompson,從南加州San Diego來的。我以前的工作是手術室護士;因為身體健康的關係,我有高血壓,所以醫生建議我採取一些行動。他跟我說我應該要吃素,我問他:「如果我希望我的身體可以健康的話,應該要怎麼辦?」他建議我:「要學佛,要吃素。」

(翻譯:對不起!剛才漏翻了一段。她說因為她有腎衰竭的問題,血壓升高,所以她把她之前的工作辭掉了,後來醫生建議她學佛、吃素。)

我第一次來萬佛城是在去年的「觀音七」,十月一日。當時我的身體非常虛弱,幾乎不能走路,也不能拜;但是到了第七天,狀況好轉。我回家後到醫生那裡去檢查,醫生看了我的檢查報告,差一點從椅子上跌下來,問我:「妳最近都在幹什麼?」我就告訴他我做了什麼事情。他說:「從檢查報告看出來,妳的腎功能已經增加了百分之五。」這次我來聖城,我就想我不要來得很短,我要來久一點。我這次回來的時候,除了看到熟人Dennis,還看到我以前的室友Echo跟Ann Shirley。

我來的時候,看到Echo跟Ann Shirley在洗橄欖;後來又在花園工作,所以我把東西放下就加入她們,把石頭搬一搬,幫她們把該做的做一做──搬運丶舖灑木屑,再用石頭舖出花園的入口小徑等等。

還有兩天的時間是跟Ann Shirley和Mark在菜園裡,因為廚房說需要蘿蔔嬰﹝野蘿蔔苗﹞,所以我們就拔了兩天的蘿蔔嬰。後來廚房又說:「我們有一百顆檸檬要切開,擠汁。」所以我們也做了這個事情。

禮拜一跟禮拜五我就跟Ann Shirley去教她三年級的體育課。小朋友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個性;在這個禮拜以後,他們每個人都叫我Ms. Jennifer。(意思就是稱她為老師的意思。)

所以我覺得我在這邊非常健康,血壓也降低了,檢查的指數也都非常好。如果我沒有學習怎麼樣念觀世音菩薩的話,我就不知道我現在的生活是不是會這麼樂觀。如果我們這個念觀世音菩薩的方法使用得恰當的話,很多的疾病,譬如說糖尿病、心臟病、腎臟病等等,都會得到改善。

我想要感謝廚房的所有工作人員,每一天都煮這麼好吃的菜,我喜歡這裡的每一道菜。謝謝!晚安!

*        *        *

李志平: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晚上好!阿彌陀佛!我名字叫李志平,來自中國上海,是第一次來萬佛聖城。我先講講我來聖城的因緣。

三年前在上海,我的朋友和一位居士一同來我的修車店修理汽車,經過朋友介紹,我認識了這位居士,他就是Steve陳。那時我聽說Steve是從美國來的,去年我就連繫Steve,問他有關我想帶女兒來美國求學的問題。Steve馬上介紹我美國萬佛聖城的學校,我一聽Steve的講解,很感興趣,立即決定來聖城看看。

當時就把生意轉讓給朋友,在短短的兩個月時間,我就申請了美國的簽證,在去年2012年的11月底,我就來到了聖城。

雖然在別人眼裡,這是一個很衝動的決定,可是我認為這個決定是正確的。當我一踏入聖城,我的感覺:聖城是一個很清淨的道場,是一個值得我女兒求學的地方,所以我就決定在聖城做義工,以修理汽車為主。

在做義工期間,我也有機會參加了「彌陀七」、「禪七」和「觀音七」的法會。雖然我是隨喜參加,因為我在做義工,可是我覺得法會很莊重。其實這是我人生第一次參加如此盛大的法會。在上海我沒有學佛,根本不知道要吃素;現在在聖城,我每天吃素,感覺身體非常好,精神飽滿。

在這次「觀音七」的第一天法會中,我就決定皈依三寶,成為佛教徒,法名親平。我來萬佛聖城,我覺得佛法無邊,我很渺小,我還需要更深的學習佛法;在我人生的旅途,這是剛剛起步。這是我的心得報告,如果有不對的,或者說錯的地方,請多多指教。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        *        *

貞:諸佛菩薩、上人、各位蓮友:您們好!我叫黃潔貞,來自明尼蘇達州。我的國語不好,你們要用心地聽我說,口音很重。這是我第三次來到萬佛城;上兩次是去年跟大前年,是參加「萬佛寶懺」,這次是第一次打「觀音七」。

我很喜歡這一次,特別喜歡,身體感覺特別不一樣;好像我唱「爐香讚」或者「觀音讚」,一邊唱一邊拜,都覺得非常好的感覺,跟以前是不一樣的;在外面的空氣,我都覺得很新鮮,很想把它全部吸到肺裡去的這個感覺。我今天也覺得非常地高興,來到這裡,跟觀音菩薩這麼接近,在他腳下跪拜下來,我真的很高興、很高興。我想跟大家分享一點事情,這個是我真的感應的事情。

這是五、六年前的事,發生在我先生的身上,他給腎的專科醫生斷定有腎膜炎。這個病是不能控制,會一直惡化下去,不會有藥治療的;好的機會,據醫生說是微之又微的。我們也請教過別的醫生,也打電話問他的親戚,也是醫生;他們都是這樣說,是沒有藥吃的。

我就是一直在心裡面跟觀世音菩薩又求又問,你們會說:「妳怎麼問啊?他怎麼給妳答案呢?」我就是用最basic,你們會笑的方法,就是「問杯」(擲筊)。每一次觀世音菩薩給我的答案,就是說我的先生是會好的。我一次問了,另外一次又問,不同的時間,也是給我這樣的同一個答案,在我家裡求的都是這樣說。

我又跑到紐約中國城裡的一個廟,這個廟是我一直很崇拜、很相信的觀音菩薩廟裡面問,也是同一個答案:「他會好的!」我跟我的親戚朋友說:「觀音菩薩是這樣跟我說的。」他沒有吃藥,為什麼會好呢?他每一次去看醫生,醫生只是幫他抽血化驗而已,看看情況有沒有惡化下去,沒有藥吃的。這個事情,就是去看醫生,抽血差不多有兩年了;三個月或四個月就去一次,每一次都是這樣子。如果他血的數據穩定了,我就已經很高興了;如果數據一直增加上去,我就很擔心。

兩年之後,我們又去看這個醫生,醫生這個報告給我們,我們很驚訝!醫生說:「你們做了什麼?你們吃了什麼?他的腎功能好了一半囉!」我也不知道我先生做了什麼?我就告訴醫生說:「沒有啊!什麼都沒有啊!」就是這樣子。

後來回到家裡,我先生就告訴我,說:「我每一天吃六味地黃丸,北京同仁堂的;每一天吃,吃了半年,還有人參。」半年之後,醫生就發現他好了一半,這個很奇蹟的!我就堅持他每一天都要記得吃。這一回因為好一半,就一直一直吃吃吃;每一次去看醫生,有的固定了,有的時候又差了一點點,但是又好了,就這樣一直到後來,好了很多很多。

後來他吃了一年半到兩年時間的藥,抽了血化驗了之後,去看醫生的報告;醫生說:「欸!你以後不用來看我了,你的腎跟我的腎是一模一樣的了,都是好的了。」

為什麼我要跟你們說他要吃這個藥?他為什麼有機會去吃這個藥?這個是觀世音菩薩的指點。一個法師跟我先生建議:「你吃這個,這個沒有妨礙你的。」還有一個居士跟他說:「你喝這個人參水,每一天喝就可以了」,就是這樣子。因為我一直求,所以觀世音菩薩實現我的願望,幫助我了。

他幫助我很多,不是只有這一次,我一生裡他幫了我好多;好像車禍啊,我的車都壞了,安全氣囊都爆了,但是我的身體還是好的。所以說觀世音菩薩的恩典,我不知道怎麼報才能報得完的。我很感恩!你們一定要誠心誠意地求,才會有反應的。謝謝大家耐心聽我很爛的國語,謝謝!阿彌陀佛!

*        *        *

Steven Wilcox:阿彌陀佛!我的名字叫Steven,我第一次來到聖城是三、四年前。當時我一進佛堂,就很畏懼、很恐怕。於是我就坐在後面的椅子,不敢站到前面來;我在那邊坐一會兒,就走了。在之後的兩次,我也來到這邊,但是我一到佛殿就是拜一拜,就坐在旁邊,什麼都不參加。因為我怕會妨礙別人,這對我很重要,所以我就坐在旁邊。

終於我決定要來這邊參加一次法會,我就從工作請假來到這邊三天,參加「觀音七」。以前我坐在後面;現在有一位法師請我到前面來講話。但是我剛來到這邊,還沒有經驗過一切,所以我現在就要來講說我將要經驗的是什麼樣。

所以我就覺得很畏懼,我就說我必須要上前面來講話,我就想,如果這樣子的話,那我整個「觀音七」參禪的話頭就是:「我上臺需要講什麼?要不要講這個?要不要講那個?哪個比較好?」這樣子對我就很麻煩,所以最後我決定:「當我在參加觀音七時,我的目的就是不要想我現在要講什麼。」

我就想:「為什麼我會來到這邊?有什麼原因我會來到這邊,來學佛法?為什麼我去年十二月份皈依?為什麼我想要是這大眾中的一份子?」我就回想我以前,我對我的父母要很感恩,因為他們雖然是福音基督教徒,但是卻教給我很多正確的觀念。

雖然這對著我的病不是正確的藥,但是它卻給了我很多好的東西,譬如:像我父母教我必須要有愛心、不能打妄語、不能偷盜;特別是不能邪淫,必須要很慷慨,常常布施,要很清廉、很守信;最重要的是要我能夠過正直的一生,不為自己或別人添加麻煩。我對這樣一個很好的一生,覺得很感興趣,我想要活著這樣的一生。

但是漸漸地我發現,我沒有這些正確的配具來幫助我。雖然我沒有很壞的惡習,像是喝酒、抽菸或者做壞事這些惡習,但是我有別的比較小的壞習慣。這些壞習慣漸漸地把我的內心給吃掉了一樣,所以我覺得我沒有這些工具來幫助我,我應該要怎麼樣?

佛法中最吸引我的,一開始就是五戒。我一開始接觸到五戒時,就對五戒很感興趣,而且覺得這是很好的,我應該要受持。但是我卻想知道這五戒跟基督教的「摩西十誡」有什麼不一樣。

後來我漸漸地發現,這個五戒好像工具一樣,能夠支持你所付出的努力。譬如:像這五戒中不偷盜、不妄語這些,雖然是很大、很廣,但是它就在我們日常生活中一些微細的事情中,也可以體現出來。譬如:雖然像我不偷你的錢包,但是我也不應該偷你的一張紙,或者有「偷」的這種想法。

就這樣子,我覺得在每一念頭、每一個想法都是要受持這個五戒。所以從這個事情開始,我就對我所做的每一件小事都很關注。譬如說:像我為什麼要跟這個人說話?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為什麼想讓這個人對我有好的觀念?這種種在我生活中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事情,我都會很關注。

我對戒律的這些景仰,都是因為我父母的影響,所以在最近這個月或這幾個星期,我發現一個比較新的一種看法,就是當我在讀上人的事蹟時;雖然我沒有見過上人,但是我卻從他的事蹟和他對一些佛經的開示、淺釋,都學到很多。

當我在讀這些開示、淺釋時,我就發現在20年代時,有一個11歲的男孩,很尊敬父母、很孝順父母,每天禮拜他們,而且一直堅持下去,能夠這樣精進,這樣誠心。他的這些努力能夠影響一個在坦桑尼亞州(Tanzania)的一個基督教徒來學佛、學戒律,來斷煩惱。

我就想說一個這麼遠的時間,但是上人能夠付出這種努力,他能夠直接影響我來學習佛法;對我來說這就讓我瞭解到,如果一個人能夠付出努力,而且往正當的方向付出努力的話,那他所釋放出的影響,是超出他所想像的。

繞了一個圈,讓我回到這次「觀音七」的一些感想。當我第一天來到這「觀音七」時,我就決定參加一切的法會;沒有任何休息時間,我要盡我所能做的來做一切。但是我很快就發現,雖然我身心必須要忍耐,但是更重要的是我必須要有一種精進、一種努力,正確的一種觀念。所以當我現在看牆上手刻的佛像時,我就會想到上人付出的這些努力;他一開始的這種思想、這種觀念,事實上比他實際行動的要更重要。因為當你有這種念頭時,如果你能很專注,那不管你在做什麼,或者你為什麼做這件事,這種正確的觀念就是無比地重要。

在這次的「觀音七」時,我就發現我必須要更懂得我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在做什麼事情?是不是在做對的事情?而且是不是在用正確的努力這種思想觀念,來看待這一切的事情?

所以雖然我這次來到這個「觀音七」,我所做的什麼,有可能不是很重要;但是我這種思想觀念,當我回到家,回到工作時,我如果面對別的人有更好的態度,那有可能我就會去影響他們,讓他們也能改變他們的生命,這就是我們引導別人往一個正的方向去走。

所以我的結論就是:不管我們在參加什麼法會,參加什麼「佛七」、什麼七等等,我們必須要有這種很正確的觀念、正確的努力,這才是最重要的。

我現在想要感謝大家歡迎我,讓我覺得很欣慰。我也想要感謝所有能夠讓我吃到飯的這些人,能夠給我提供食物;而且我第一天來這邊時,把我的被舖好,床單都整理好了,讓我能夠舒舒服服地睡覺,我也要感謝這些人。

我要感謝那些人,就是幫我找頁數,有很多人都來這樣子幫我找頁數,我要很感謝他們。我也要感謝一切把我推向角落這邊,就是把我推向正道上面,讓我能夠遇到佛法,能夠來學習,所以我必須要感謝大家,感謝一些的人都來讓我能夠感到歡迎。阿彌陀佛!

*        *        *

高怡良: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善知識:大家好!我是高怡良,法名親怡,從柏克萊來參加「觀音七」,今天在這裡和大家結法緣。

我坐在這裡聽前面幾位分享,我愈聽愈慚愧,也愈來愈緊張;可是我希望還是可以很勇敢地來跟大家分享我的經驗,得到各位的指教。

我兩年前第一次參加「觀音七」的時候,非常喜歡《普門品》的唱誦,所以今年我有空,就決定還要再來參加「觀音七」。

這次要來參加「觀音七」前,星期六早上我需要到舊金山金門公園去上一堂課,再趕回柏克萊和朋友一起上聖城。因為我沒有想到我捷運卡的錢不夠了,所以又要在轉車之前去售票機加錢。我站在那裡掏錢,很擔心公車趕不上;一位街頭流浪的婦女過來問我要錢,我跟她表示:喔!對不起!她離開了一下,又過來。在我忙著搞清楚要怎麼用信用卡買票的時候,她靠過來說:「今天是我生日,可以給我一點錢嗎?」我因為很急,而且也沒有看到她跟別人要錢,就一直湊過來我這邊;我突然一下子就生氣起來,說:「很對不起,我沒有錢可以給妳。」她很可憐地就離開了。我終於就買好了票,衝下月台;車子剛剛走,還好下一班七分鐘以後就會來。

我終於靜下來,我從袋子裡面掏出饅頭要來吃的時候,我就對自己生氣起來,想:「我為什麼一急就那麼容易發脾氣?而且把脾氣發在一個無辜的流浪者身上。」我覺得我應該可以分一個饅頭給她,可是車子再三分鐘就要到了,我怕走回去又錯過了車子。

後來我就很生氣,我想:「哎呀!我這樣的人還說要去打『觀音七』!」而且自己好像這一年多來,沒有工作,慢慢的對錢覺得要精打細算,心量好像也變小了。 總想控制開銷,以前覺得想要支持的組織捐款,可是現在都覺得自己做不到了。

所以廿四日我聽到上人中午的開示,我想:「啊!真是太好了!」上人說:「沒有錢也可以幫助人,就用慈悲口、方便舌,把意見不合的給調和了,變成可以把事情一起辦成了。」這正好相應了我最近一直在思考的工作方向,和一位老師給我的功課,我想我就是要學習怎麼樣調和自己的心、調和人心,然後幫助別人。

後來我們在繞念「觀世音菩薩」聖號的時候,我又想:「啊!對對對!就是這樣!」我如果想要調和人心,我就要「觀世音」,要多多聽別人的聲音,培養自己 的慈悲心,而且也要學習好好地說話。

所以當法師來問我願不願意分享時,我就想:「我常常打了一個小妄想,觀世音菩薩和上人就聽到了,馬上就來叫我練習說話。」

我體會到「觀世音菩薩」和上人常常在我心裡想什麼,就很快給我一個練習的機會。然而我自己說要做的功課也得要好好做到,不然也會得到一些提醒。我覺得「觀世音菩薩」和上人真的是對我循循教導。

今天下午法師還教導我說,要注意自己個性裡自私和計較的部份,要想有沒有因為自私而打妄語,或是因為自私去害到別人。所以今天在最後一堂止靜的時候,我突然間想到,當我在生活上有困難的時候,我常常受到很多認識或是不認識的人的照顧。我覺得我應該要好好努力學習他們的慈悲,把我自己在痛苦中的這些經驗,轉化成智慧,希望能夠幫助眾生都得到平安和喜樂。謝謝大家!

*        *        *

比丘近巖:等一下我們最後一次跑西方,在這個「觀音七」裡。下個禮拜,就是明天開始,就是一個禮拜的「禪七」,希望能夠繼續參加的人,就繼續參加,將軍不下馬,各自奔前程。等一下我們跑西方,可以把身上很多穢氣、倒楣氣都跑掉,所以大家好好跑吧!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