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行的心態(下)

張親揚講於2013年3月6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今天輪到親揚在這裡練習報告,如果有講得不如法的地方,請慈悲指正。今晚我會繼續報告我之前還沒講完的報告,我的題目是:修行的心態。我很幸運能讀到上人的開示,從中學習,所以我想跟大眾分享我所學到的。

之前的報告,我有提過四種心態,我已經講過首先的那兩個心態:第一個要有信解心,第二個要有恆心;我現在會講第三個堅固心,然後第四個誠心。

第三是堅固心。這堅固心像什麼呢?像金剛鑽似的;你沒有法子能破得了它,可是它能破一切。我學佛法,任何的境界來了,我也一定要學佛法,不會變易我這種的思想,一定要堅固。立志若堅固,在什麼情形之下,我也一定要學佛法;任何的魔障來了,我也是要學佛法。我絕對要有堅固的心、真心,來學佛法!

因為在生生世世,我們不是做馬、就是做牛,不是做豬、就是做狗,甚至於做老鼠;甚至於再說一個不乾淨的東西,做糞裡的蟲子。不要說這糞裡的蟲子,你每一個人迴光返照,看看你肚子裡邊和糞在一起,每個人都不知道有多少蟲子?好像那只鴿子,你看它是鴿子,但是它身上有很多蟲子在咬它;它自己有的時候知道,有的時候不知道。我們人也是,在我們皮膚裡邊,不知道有多少細菌、多少蟲子?也就是說,不知道有多少眾生在我們身體裡邊?

在修道期間,遇到任何境界、魔障、逆緣、順緣,都要處之泰然,順逆皆精進,把一切萬事萬物都看成是在為我們演說妙法。若是我們能瞭解萬事萬物都在說法,就可以知道那個妙不可言之處。如果能明白這個,就能知道自己本來的面目,就路還家,藉世間法而修出世法。

不被萬法所迷,不被萬相所惑,當一切境界來了,就能迎刃而解,不被境界所障,這樣子久而久之,我們的智慧就會現前。我們的智慧之所以不現前,就因為看不破放不下,所以總也得不到自在解脫;就因為我們不向前進,只想往後退,遇到善緣猶豫不決,遇到惡緣就從而隨之,跟著跑了,所以就流浪在六道之中,總也跑不出去,愈陷愈深,愈深就愈拔不出腿來。在這裡流浪反覺得有點意思,所以生了又死,死了又生,糊塗生來,糊塗死去,中間又不知所做為何?總是顛顛倒倒,找不出個所以然來。各位!這種人生就是糊塗的人生,總以為自己有名有利,有大成就了。其實人世間的成功,就是聖賢的失敗,所以這個賬應該算清楚,要做一個真正的明白人。你要一明白,永遠明白,打破生死關,跳出輪回圈,這樣才是大丈夫的能事。

第四是誠心。你有一分誠心,就有一分感應;有十分誠心,就有十分感應;你有百分的誠心,就有百分的感應。

誠心,就是無論遇著什麼打擊,譬如你學佛法,或者有一個朋友就破壞你,說是:「你學什麼佛法!學佛法那些個人都是太笨了!你到底是個有知識的人,不應該學那個!」或是說:「唉!你跟著學佛法的那個法師,他不懂什麼佛法的,你不要跟他學!」用種種的方法來挑撥離間、來破壞你,你也不被他所搖動:「我自己有眼睛,我認識佛法,我求真正的佛法,不被旁人給破壞了!」這要有真誠的心。誠到極點,甚至於有人把我殺了,叫我不學佛法都不可以的;最大,就是把這個生命失去了!你把生命都失了,都要學佛法,這才是真正誠心。

釋迦牟尼佛在過去生中,佈施了一千個身。當時佈施的情形,不一定是都很歡喜的佈施;也就有種種不得已的情形。或者憐憫眾生,說那個眾生沒有東西吃了,我把我身體佈施給它,讓它維持它的生命;所以捨身喂虎、割肉喂鷹。那只鷹餓得飛不動了,想要吃鴿子,鴿子就飛到釋迦牟尼佛的身上來了。這只鷹就說了:「你救這鴿子可以,它活了,我死了,那怎麼辦呢?」釋迦牟尼佛在因地中一想:「這對啊!我救這鴿子,這鷹沒有東西吃了。好啦!現在你只是想要吃一隻鴿子嗎?我在身上割下來肉給你吃囉!」於是把肉給割下一塊,這只鷹還說吃不飽;再割一塊,鷹又吃不飽;把身上的肉都割光了,這只鷹還吃不飽。他說:「好了!你看我身上哪地方有肉,你自己來吃了!我不必割了!」這鷹就飛起來,鴿子也飛起來了;原來是天人來試驗他,也不是鷹、也不是鴿子,他所割的肉又都生出來了。

說是在科學裡頭研究,這是不可能的事情;我也說不可能的事情,但是我不知道為什麼它又可能了!所以若有誠心,才有感應,這就是誠心所感;「捨身喂虎、割肉喂鷹」,要做這種的佈施。不要佈施兩個半錢,就覺得心裡也痛,那簡直太沒有出息了!學什麼佛法?學佛法,是把身命、頭目、腦髓都要佈施出來,那才是真的!

幾十多年前,萬佛城有法會的時候,洛杉磯都會有巴士上來;但有一次人數不夠,巴士沒來。其中就有一個女生,那時候還在念書,當然現在估計都四五十歲了;當時那個女生非常想上來見上人,沒有巴士怎麼辦呢?那個女生就想自己開車過來,別人對她說:「你一個女生半夜開車上來,聽完法會再半夜開車下去,挺危險的」;但當時她就堅持開車上來了。

禮拜六忙完,禮拜天中午她就想走了。當時法會結束後她本來就打算走的,但有一個比丘過來跟她講:「今晚上人有開示,妳要不要留下來,聽完經再走?」當然勸的人並不知道她離得那麼遠。那個女生聽了後,就想留下來聽了經再走;聽完後就要九點半了,她再從這邊開車九到十個鐘頭到洛杉磯;對於一個女生來說這是很危險的。

晚上,上人照例在妙語堂做了開示,開示完就很晚了;她那時候趕快衝出來,打算趕緊開車回去了。剛開過佛殿過了一點點就發現後面有個燈,像是有人拿了個手電筒在後面照著她。因為在萬佛城裡開她沒有開得太快,她就慢下來,看看是什麼事情;後面那個手電筒的光也慢下來。她一直走手電筒的光就一直跟著她,她從後視鏡看見後面有一個手電筒,那麼一直跟到山門口。

她實在忍不住了,就把車停下來,看看後面是什麼情況;她才發現是上人開著以前老式的三輪高爾夫球車,因為是電動車所以沒有什麼聲音,而且開得很慢所以她沒有覺察。她看到是上人就很不好意思了,讓上人這樣;但上人說了一句很妙的話:「沒有關係,我照亮你的前途」。

2 則迴響於《修行的心態(下)

發佈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