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衣人和白衣人

比丘尼恆異講於2013年7月16日星期二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法友:大家阿彌陀佛!我今天剛好要講的也是一個噩夢。萬佛懺期間的一天,我見到一個境界。有一天我拜佛,有一個影像就現在我的眼前。一個是我出家前曾經做過的夢。那一年我想出家,以後我就一連串做了幾個奇怪的夢,夢裡頭都有出家人出現。我接下來要講的這個夢,是其中一個,也是唯一一個恐怖的夢。

那一年我動了出家的念頭以後,有一天晚上,我夢見在一個黑暗的角落裡,有一個穿黑色衣服的人,那個人陰氣很重,感覺很不友善,他用很快的速度向我飛過來。可是就在他即將要碰上我的時候,從左邊的角落衝出另外一個人,這個人穿著灰白色的長袍,長長的頭髮,長長的鬍子。就在穿黑色衣服的人即將要碰撞上我的時候,這個白衣的人就用身體擋在我的前面,把那個黑衣的人給截走了。

這一幕來得很快,我根本就來不及反應。我抬起頭來,看他們飛過,還聽見他們衣服拍打的聲音。這時候黑衣人袖子的一角就從我的頭上掠過,之後我就醒了。醒過來以後,我發覺我冒了一身的冷汗,而且有一種很不舒服的感覺。因為那是在半夜,我沒有太在意,以為這只是普通一個噩夢,然後我馬上又沉沉地睡著了。等到第二天清早醒過來,我發現我自己動彈不得,全身骨頭都酸疼,而且喉嚨也疼得說不出話來。我以為自己是感冒了,接下來的兩天,我都躺在床上,整個晚上都咳嗽,咳到無法入眠。第三天,我才勉強自己出門去看醫生。

吃了藥以後,我沒有絲毫的起色,還是一樣地難過。從小到大,我沒有生過這麼重的病。然後躺在床上,我想起不久前我看過的一個故事。故事是有個貴婦人,她得了麻風病。麻風是一種會傳染的病,她的家人因為怕被她傳染,就把她帶到一個離家有一段距離的小木屋裡頭關起來。為了怕她跑回家裡來,他們就把木屋所有的門窗封死,只留一個小洞,可以遞送食物和水。這個婦人被家人這樣對待,得不到他們的關心,感到很傷心、很無助,整天在黑暗的小屋子裡頭哭。

直到有一天,她想起她師父的教誨。她師父說:「人生是虛幻一場,家庭的親情也不是真實的。色身是苦空無常,沒有一個自我。」從此以後,她反覆地參這句話,慢慢地她放下了一切的執著。又過了幾天,奇怪的事發生了,她發現她自己開始脫皮。來送飯的傭人很驚訝地發現,這個婦人伸出來接食物的手,又白又細,完全都沒有皮膚病的症狀。於是這個傭人跑回家,向其他人報告這個情形,並且把家人帶來。家人前來把門打開一看,婦人好像脫胎換骨一樣,有病的皮膚完全都脫落殆盡。

在病中,我就想起了這個故事,以後我自己也開始給自己找一個解決痛苦的方法。什麼方法呢?我就開始觀想,觀想這個身體不是我的,這個身體與我的自性無關。觀想到,讓自己的精神可以脫離肉體,我真的就感覺不到痛了。第二天,我完全好了,可以下床,像正常的人一樣走路。經過那次的經驗,我才深刻體會到,原來痛苦是來自於執著。如果我們對身、對心都不執著,什麼苦都沒有了,什麼都可以超脫了。不過那個時候我年紀比較輕,心也比較清淨,觀想比較容易成就;如果現在叫我再去觀,我覺得我應該是觀不起來了。

這場大病過後的幾個月,我也如願出了家。當時剛出家的沙彌尼都被安排在臺北法界。有一天晚課的時候,我們在繞佛,我注意到佛殿左前方有一個法座。這個法座比一般的椅子大,法座上擺著一張虛雲老和尚的法像。法像中的虛老也是穿著一襲灰白色的長袍,長長的鬍子,長長的頭髮。我想起來幾個月前我做過的那個夢,夢裡頭來救我的人,他的穿著也是一模一樣的。到底當時救我的是誰呢?我不知道。因為我看不到他的臉。可是我看他那身打扮,我想他應該也是修道人吧?那天過了以後,我也就把這件事忘了。

我再一次記起這件事的時候,是在兩年半以後,我進了戒壇。我有一個師弟,他從小身體就很不好,戒期的時候他變得更重了,幾幾乎乎都沒命。我聽其他比丘尼的師兄說,每一年的戒期都會有狀況,不是有人病了,就是有人死,再不然就是有人會發瘋。因為有人發心出家受戒,佛的眷屬會增加,相對地,魔的眷屬就會減少。而且呢,人發心受戒,會令魔宮震動。因為這個原因,魔常常就來道場搗亂,令人修行不能成就。

聽了這些故事,當時我就有一個感覺,當初我發心出家的時候,魔就已經找上了我。雖然往後到受完戒為止,我都平安無事,可是當初那個穿黑衣的人,只不過是衣服的一角,掠過了我的頭上,就令我生了一場大病。如果當初沒有那個穿白衣的人來救我,後果又會是怎麼樣呢?到底那個救我的人是誰,我一直都沒有答案。

直到今年的萬佛懺,有一天我在拜佛的時候,我又看到了當初的那一幕,我心裡就有一個感覺。當初那個救我的人,很可能是我過去世所拜過的一尊佛,也很可能我當初在拜那尊佛的時候,也像現在拜佛一樣,悠悠忽忽的,還一邊打妄想。可是,就因為那麼一個小小的不經意的禮拜的動作,竟然種下了我日後得度的因緣。《法華經》上講:

若人散亂心,乃至以一華,
供養於畫像,漸見無數佛。
或有人禮拜,或復但合掌,
乃至舉一手,或復小低頭,
以此供養像,漸見無量佛。

又說:

若人散亂心,入於塔廟中,
一稱南無佛,皆已成佛道。

佛所說的法是真實不虛的,應著佛的廣大願力,讓我們薄地凡夫在道場裡所種的微弱善根,都能夠引發不可思議的感應。更何況是我們以殷重心所修的善業呢?坦白說,萬佛懺期間,我都不知道我拜的是些什麼佛,也沒有求要得到些什麼感應。可是,每拜一次,我就覺得和他們結了一次緣。我相信,時間久了,和萬佛的緣也會由淺轉深。我總有個感覺,修行不在快,也不在多,能用平常心持續不斷地修行,善根就會慢慢地紮下去。

這個是我拜萬佛懺的一個小小的感想,在這裡跟大家分享。

2 則迴響於《黑衣人和白衣人

  1. 感恩法師慈悲分享;
    隨喜法師默默耕耘!

    “修行不在快,也不在多,能用平常心持續不斷地修行。”
    ——在暑熱中聽到這句話,心裡不由感到一陣清涼。

    頂禮法師!頂禮十方常住三寶!

  2. 黑色的恐怖的梦见了不好。
    我16年凌晨3点做了个梦,一个黑色的四方形的,看到了心惊肉跳。梦里还有人右手被铁链锁住–当天下午2–3点左右。动脉被划断。
    住院手术。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