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佛歷程

Brooks Hansard講於2013年9月16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我的名字叫做Brooks Hansard,今天晚上跟大家報告我的學佛經過。我從小在基督教家庭長大。我小時候參加基督教的一些活動;這些活動,奠立了我學習道德的基礎。我的基督教長老會背景並不是很堅固,我那個教派不像浸禮會教徒那樣子。

接著在我大學(Furman University, Greenville, SC)的時候,大概在兩千零一年的夏天,我要進入四年級的時候,才是我第一次比較深入地去了解。當時我看了一本書,是專門比較世界上各種宗教的意義,它們的本質與相同的地方。這本書使我大開眼界,引起了我對宗教方面深入研究的意願。

當時,我對基督教以外其他的宗教,產生了興趣,比如佛教。同時,那個時候我看到一個電視節目,對我也有很大的影響。那個節目是介紹一個人,叫約翰‧愛德華──他有神通,能夠跟一些靈魂溝通,得到一些信息。

這件事情對我的影響很大,因為我看到他在電視裡,能夠收到當時那些觀眾們一些親屬的信息。他就現場形容那些親屬的一些特徵,那些觀眾都說是很正確。這對我來講──因為基督教是講人死後,只有兩條路,一個是去天堂,一個去地獄──從約翰的形容,很明顯地,還有其他的地方,而這些人不是只有在天堂跟地獄。

從這個事情以後,我對基督教產生了疑問。所以,我一直就很難接受,關於《聖經‧舊約》裡面所形容的那個神──天父,他的個性還有很深的嫉妒心在裡面。有的時候我覺得他的德行,跟人間的一些人的德行,好像並不一定高很多。他在做事情的時候,也會犯錯;這些錯誤,對以後的影響都很大。他應該事先做防範,可是都沒有。

在大學的時候,我也去上《聖經》讀經班。我比較對《新約》有興趣,比較能夠接受;因為多半是耶穌的故事,覺得跟我們這個時代比較接近。《舊約》裡面講的都是古代的一些事情,我就很難接受。感覺上,是跟現在差得很遠。

剛剛講的是我對基督教產生的最大的問題。另外一個就是,我當時去念弗曼大學,是在南卡羅阿來納州(South Carolina)。這時候這個地方幾乎所有的人,都是很虔誠的基督教徒,對《聖經》都很相信。我就在那個情況下讀大學。

那邊的人跟我從小接觸的基督徒不太一樣。我們的基督徒的看法比較開放,比較能夠容納其他的看法。所以我不太能接受他們那種,對基督教是非常唯一的一種信仰。他們也說,像我姐姐(非基督徒)那樣子的做法,將來會到地獄去;我也很不喜歡,因為我的姐姐也不是壞人,怎麼她一定去地獄呢?所以我對他們的很多看法都不認同。

對我來講,我最不喜歡的就是他們的一種說法,只要你信主就可以得救。耶穌基督是天父之子,你只要相信他的話,將來就可以去天堂,就算你在人間犯了一些罪惡都沒有關係。我覺得他們這種看法,是欠缺智慧的,跟我相信的不同。

所以剛剛講的是我的信仰背景。現在回顧起來,大概就是三個過程。第一個就是那個電視神通的節目,使我感覺到,除了天堂和地獄,還有其他的東西。第二,因為我讀那本書,引起了我的好奇,使我對其他的宗教,產生了去研究的興趣。第三,當時已經有網路了,所以我就開始在網路上去查很多資料。

當時我花了一些時間研究不同的宗教,發現它們各有長短;直到我開始接觸到佛教以後,我才立刻感覺到,我找到家了──這就是我要找的答案。所以我從佛教方面,接觸到參禪打坐,怎麼樣去專心,怎麼樣去維持自己的正念。從那個時候,我就很有興趣。所以當時,九月開學我就回學校上學了,那個時候剛好是九一一之後。我選了一堂課叫印度哲學,除了介紹印度教,同時也把佛教的大小乘都作介紹。

在我們上課的時候,介紹到《大智度論》裡面的一些內容,使我感覺到這裡面所談的哲學的深度,實在是不可思議。同時,又介紹《瑜伽師地論》裡面的一些內容,讓我也覺得非常喜歡。

當時我們的教授,是西方人,不過他在日本的寺廟住了五年,在那邊參禪打坐。所以當他在教我們的時候,我們必須也要打坐,是我們必修的功課;不但要打坐,還要記日記,在期末的時候交給他。從那個時候,奠定了我練習禪坐的基礎。

接著一個學期,我修了一堂課──世界宗教。這個課裡把世界的四大宗教都學過;尤其是佛教,這才是我第一次接觸到大乘佛教菩薩的修行,是救度眾生。當我讀到這邊的時候,我得到無限的喜悅。我就自己覺得說,我要學佛教,就是要學這個大乘的菩薩的精神。這時候,我也開始自我檢討,我為什麼要來念大學,我念大學的目的是什麼。結果我發現,我念大學的目的只是為了將來賺錢;所以我就做了一些改變,從那時候開始,我的目的是要幫助更多的人。

那年讀完了以後,我就畢業了。我有兩個朋友,一個住在日本,一個住在斯里蘭卡。當時我有機會去這兩個地方參訪。我在日本住了幾個星期,在斯里蘭卡住了六個星期。當時,這兩個國家都是有很深遠的佛教影響。對我來講,斯里蘭卡對我的影響最深遠,而且給我很大的改變。當地的人對三寶都非常尊敬,遠大於他們的事業跟金錢。這給我很深的印象,也是一個很美的國家,到處都有很大的佛像,很容易看到。

當時在斯里蘭卡,給我很深的影響。我自己就覺得,我應該做一個佛教徒。所以,從那次回到美國以後,我就開始讀經。我在網路上找佛教的經典,找到很多大小乘的翻譯的經典,能夠找到的我就去讀它。

當時,我讀到師父上人的《楞嚴經》的淺釋。讀完以後我就發現,我所有的疑問都得到了解答;就是因為這樣,我才來到萬佛城,繼續學佛。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