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佛的保證班

方丈和尚比丘恆律講於2013年12月14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首先我們誠摯地歡迎來自遠方的蓮友們回到我們的家──萬佛聖城。今天晚上我們有一年一度阿彌陀佛七的灑凈,接著有為期十四天的念佛法會。明天我們有慶祝阿彌陀佛聖誕的大法會。

不是阿彌陀佛不慈悲

最近我讀了一篇根據英國滙豐銀行最新發佈的2013年度全球移居者對移居地的問卷調查報告。該報告分析顯示:亞洲有許多國家和地區被列入全球最佳僑居地的排行榜。該報告抽樣了全球七千名的,移居在世界各地的移居者。根據經濟、經歷和養育子女三大因素,對這些國家進行評估和排名。這三大因素的經濟指的是收入和福利方面,在經歷方面呢,指的是健康的飲食、工作、休假、社交、生活、購物及市場,和當地文化等方面;在養育子女方面,指的是教育的品質和教育體系。將這三大因素綜合考慮之後,各位善知識們,您們猜一猜,哪一個國家排行第一呢?

哪個國家?中國。中國為什麽第一呢?中國在經濟收入和經歷這兩方面得分較高,而居榜首──狀元。雖然,中國在子女養育的方面得分卻較低,但移居到中國的移居者表示,與生活在本國相比,移居到中國後的薪水更豐厚,生活品質更高。於是有許多人士厭倦了本國的生活,想來個改變,很多都會考慮移居到東方的中國來展開生活的新篇章。

然而,佛陀告訴我們,還有更好的選擇,就是西方的極樂淨土世界,那裡有種種的殊勝。譬如說,那裡經濟收入最高,因為在那裡,每一個人都享有黃金為地、七寶的宮殿、樓閣。雖然世間上也有七寶,但這都是凡夫的凡品,對於極樂世界的極品七寶來相比較的話,那簡直天淵之別,一個在天,一個在地。

在經歷方面也是最殊勝的,因為在那裡的人,身體的形象、樣貌跟阿彌陀佛一樣,具三十二種大丈夫相。大家看看中間這尊阿彌陀佛,就想到那有多麼莊嚴。而且那裡氣候溫和,沒有四季、寒暑、陰雨的變化;不會像最近天氣冷得不得了。極樂世界的氣候,永遠是那麼地涼爽舒適,令人心曠神怡。更方便的是,你只要思食就有食,思衣就有衣,總令你心滿意足,還有什麽比這些更好的經歷呢?

在養育子女方面更不要擔心了,在那裡的人都是蓮花化身,絕不會淪落到三惡道去。有觀世音菩薩、大勢至菩薩及清淨大海眾菩薩的教化,在阿彌陀佛的加持下,我們絕不會再退下來了,必定會證得法身,也可以說,那是成佛的保證班。

更重要的是,極樂世界沒有名額限制,因為西方極樂世界是廣大無邊,就算是十方無量世界的眾生一起都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也不會有人滿為患的問題發生。所以西方極樂淨土世界是世界上最佳的移居的選擇。

這使我不禁想到,我們是不是可以活著的時候,就直接移民到西方極樂世界去呢?換句話說,就是不要等到死了以後,才有機會去西方極樂世界,而是今生就帶此肉身直接去西方極樂世界,這可不可能呢?

首先我們要了解,對我們凡夫俗子而言,離我們所在欲界之中最近的四天王天,我們凡夫俗子都到不了,何況那過十萬億佛土的西方極樂世界呢?為什麽我們凡夫俗子連最近的四天王天都到不了呢?因為我們被所處的時間、空間的業力所限制住了。我們首先要了解,這個法界充滿著無數不同的時間和空間,以及不同的四大。

以現代科學角度來稱,就是多重空間;想要超越不同的時間、空間,不是就像用火箭送人到月球,或用衛星去偵察火星,及其他的星球那樣就可以成功的。因為四天王天跟我們所處的時間、空間的業力不一樣。譬如說,四天王天的一日一夜,等於我們地球上多少年啊?五十年!換句話說,就是我們的肉身無法超越在不同時間、空間中的屏障,及生存適應的條件,也就是為什麽我們連最近的四天王天都到不了的原因。

而諸大菩薩及諸佛們,由於清淨的業力,可以能直接超越時間、空間的屏障,穿梭於不同的時間和空間來去自如,而不需要往生。也就是說,不需要換個身體才可以生存適應,乃至如同經上所說,甚至可以分身無量於十方無邊的世界,來教化無量無邊的眾生,皆無障礙。

然而,阿彌陀佛非常慈悲,知道我們眾生的困難處。雖然他有廣大的神通、智慧及願力想幫助眾生,立刻到達極樂世界,但他也是要配合眾生的業力及因緣,所以不能夠幫助眾生直接帶著肉身去西方極樂世界,但他可以接引眾生的神識去西方極樂世界,這就是往生西方極樂世界。

當我們往生一到了西方極樂世界,我們就換了一個蓮花化生的身體,就可以享受西方極樂世界種種的殊勝妙樂,而且還可以直接去十方諸佛的淨土國土,就像《阿彌陀經》講的:「盛眾妙華,供養他方十萬億佛。」從此以後不需要再換個身體才能到別的世界去了。

所以不是阿彌陀佛不慈悲,或是他的智慧、神通不夠大,而是我們眾生業力因緣太大了;就算讓我們去了,也是沒有用的,就像淡水魚想要在大海中生存,是非常困難的。這不是神通可以解決的,怎麼會這樣說呢?

有一次,佛陀及僧團的住處發生了饑荒,許多比丘們因為饑荒而無法得到足夠的供養,也就是食物。而目犍連尊者,大家都知道,是神通第一,心中非常不忍,當時就問世尊:是否可以讓他翻轉大地,以獲取隱藏在地底深處有許多營養的食物,來幫助大眾解決饑荒的困難。但是他的這項提議,卻遭到世尊的禁止;因為世尊表示,如果目犍連尊者這樣做的話,將會造成大量眾生的死傷。

接著,目犍連尊者又想,既然翻轉大地將會造成大量眾生的死傷,那我就施展神通來開闢一條直通北俱盧洲的高速道路。那裡有許多天生自然的食物,這樣僧眾就可以從北俱盧洲取到天生自然的食物,來解決饑荒的問題。同樣地,世尊又再度禁止了目犍連尊者這麼做。後來,當琉璃王要滅釋迦族的時候,目犍連尊者慈悲心切,忘了佛陀的教誨,就用了神通將五百釋迦族人放在他的缽中,帶到了天上去。結果怎麼樣?這五百釋迦族人卻都變成了血水,而無一人生還。

極樂世界的護照

我們真正信仰佛教,還是要腳踏實地的來修行,從改變我們自己開始,才是真正的消災免難,究竟之道。我們就以實際在地球生活的例子來說,無論我們想去哪個國家,都必須具備三個基本的條件才能成行的。第一個,要出國,必須要有護照。第二個,要取得簽證;拿不到簽證便與想去的地方無緣,去不了了。第三個,必須要有交通工具,如搭飛機、乘火車或坐車。具備了上述三個條件才能成行;否則的話,只是空想而已。

那什麽是我們要去西方極樂世界的護照呢?那就是「信」,簡單說,信願行的「信」。也就是說,我們相信我們所在的娑婆世界是苦的,而深信念佛生極樂國。首先,我們深信這娑婆世界是苦的,我們才會願意出離,往生極樂國。但我們真的深信這娑婆世界是苦的嗎?

事實上,我們的本師釋迦牟尼佛已苦口婆心地告訴我們,世界的三苦、八苦、無量諸苦,及西方極樂世界種種的殊勝妙樂;但為什麽我們還在這個充滿了戰爭、災害、壓迫的娑婆世界裡,而沒有移民到西方的極樂淨土去呢?因為我們看不破!

在這世界我們所擁有這一切,我們這顆心對這個人世間還有太多的期待和希望。換句話說,就是對這個世間是不死心的,有種種的染著、執著、貪著;要抓、要追、要執、要取。譬如說,沒有孩子的人想:如果我有一個孩子那該多好!有孩子的人就想:我孩子一定要出人頭地,乃至我一定要受到人的尊敬,我的銀行存款一定要至少多少錢,才可以的。

就算我們在銀行裡存有了美金十億元,我們或許會感覺到非常快樂,但我們不可能通過這一筆錢來買到一張飛往西方極樂世界的機票,也不可能用它購得開悟;到我們死的時候,不管怎麼樣,我們都再也不可能擁有這十億美金了。

從某種意義來說,就在我們死之前,我們的財產已經是屬於五家共有了。哪五家呢?第一個就是天災,如水災、火災、地震、海嘯、颱風、龍捲風等;這些天災隨時都可以將我們的財產毀之於一旦。第二是人禍,如戰爭、盜賊等;大家都可想而知,就不用說了。第三是政府,不管是中央政府或是地方政府,時時都要抽你的稅。第四是你的六親眷屬,總是用種種的藉口和方法,想要分一杯羹。第五個,才是你自己呀!

如果我們能夠這樣去想、去觀照的話,我們的財產已經屬於五家共有了,就不會把擁有的東西抓得這麼緊了。你們可以用所擁有的東西去做一些有利於修行的實踐。譬如說,施捨給急需要它們的人,這是積聚福德資糧。

我們經常會說:「明天會更好!」殊不知我們明天只會更老,與死亡更接近。所以這個娑婆世界表面上的快樂,是無法持久的,終究會敗壞的,若看不破就是苦。

在一千兩百年前,禪宗的曹洞宗的開山祖師──洞山良价(音jiè)禪師,在他小的時候跟他的師父一起誦《般若波羅密多心經》,就是我們在蒙山施食時才念過的。當他師父念到「無眼耳鼻舌身意」的時候,洞山良价禪師是一個小孩子,就問他的師父說:「師父啊,我有鼻舌身啊,為什麽經上說沒有啊?」這個問題把他這個做師父的人嚇得說不出話來,最後說出來:「我沒有資格做你的師父」,就把他送到當時的大德靈默禪師那裡去出家了。

洞山良价禪師也是非常精進的修行者,後來終於成就了,成為曹洞宗的開山祖師。有一天,洞山良价禪師問他的弟子說:「在這個世間上,什麽是最苦的事呢?」弟子回答說:「墮入地獄是最苦的事。」洞山良价禪師說:「不是的!」弟子就問:「請問老師,什麽才是世界上最苦的事呢?」洞山良价禪師說:「在此衣線下。」也就是說,在此袈裟之下,「不明大事,是名最苦!」換句話說,就是雖然在修行佛道,而對生死根本問題卻未能解決,才是名為最苦的事情。

事實上,我們今晚回到寮房去睡覺,明天早上能不能醒過來,自己都不曉得。在我認識的人當中,就有人晚上睡覺,睡到半夜就走了;或者晚上起來上廁所,就往生了。就像書裡說的:「閻王要人三更走,誰敢留人過五更?」世間一切都是無常啊,我們雖在修行佛道,而對生死根本問題卻未能解決就往生了,而繼續往生在哪裡?在六道的生死輪迴裡,實在是名為最苦的事啊!

相反的,我們要深信念佛往生極樂國,就能解決生死的根本問題。就拿〈往生淨土發願文〉來說,簡稱〈淨土文〉,就是在聖城的同修道友們幾乎人人都能夠唱誦和熟背的;因為我們在聖城幾乎每天晚上都唱。如同〈淨土文〉中所說的:

佛昔本誓,若有眾生,欲生我國,志心信樂,乃至十念,若不生者,不取正覺。以此念佛因緣,得入如來大誓海中,承佛慈力,眾罪消滅,善根增長。若臨命終,自知時至,身無病苦,心不貪戀,意不顛倒,如入禪定,佛及聖眾,手執金臺,來迎接我。於一念頃,生極樂國,花開見佛,即聞佛乘,頓開佛慧,廣度眾生,滿菩提願。

這是我們念佛人對淨土及阿彌陀佛所必須具備的深信,也就是說要出國,必須要有的護照。〈淨土文〉的全文,在我們的課誦本,兩百三十五頁,大家可以去參照一下。

沒有簽證終究去不了

諸佛菩薩及祖師大德們都非常地慈悲,已經把娑婆世界的苦和極樂世界的好,都說得非常詳盡了。我們聽了之後,信是信了,可是我們願不願意離開這個娑婆世界,而去極樂世界呢?如果願意去,那「信」才有用處。如果不願意去,那就是沒有願力;縱然相信,也是白信了。有信而無願,如同有了護照,但沒有簽證終究去不了。

所以我們接下來談一談,什麽是西方極樂世界的簽證呢?那就是發願。發什麽願呢?簡單說,就是我們要發願離開這個苦的娑婆世界,而求生淨土的願。

我們經常有一種錯覺,以為要改變人生就得要花上幾個月或好幾年才可以。其實,只要在我們打從內心裡,發願要出離,要從這個煩惱中解脫出來,我們的人生就已經改變了。當然,要實現這個願,需要我們付出幾個月或好幾年,乃至一生的時間去努力。但重要的是,為了我們所發的願而努力,會使我們生活的每一分鐘、每一秒鐘都過得充實、圓滿。

如何發願離開這個苦的娑婆世界呢?那就要經常觀察這個世界中的恩愛與財寶,終有別離散失的時候;當死亡來臨的時候,我們不捨離所擁有的一切也不行了。人生第一要緊的是,求得永久的真理法財,而不是世間的財寶;如果能如是做觀的話,久而久之,自然能看淡看破這娑婆世界的一切,而發對這個娑婆世界的出離心。

有一個故事是這麼說的,在過去有一個印度國王,在他早晨起來的時候,他都用非常奇怪的習慣、儀式。就是他每天一早醒來以後,他都會立刻為自己舉行葬禮,所有葬禮所需要的配樂及鮮花,一樣也不少;在儀式的過程當中,他會不斷地念誦:「我圓滿地活過了!我圓滿地活過了!我圓滿地活過了!」

為什麽這個印度的國王,每天早晨為自己做這麼怪異而不吉利的事情呢?這個印度的國王之所以每天早晨為自己舉行葬禮,就是提醒他自己,在生命中的每一天都讓自己去想到死亡,這樣他才會將每個日子當做生命中的最後一天來過。因為我們人,很容易掉入習慣性的陷阱,認為一天的時間沒有什麽了不得的,未來總是還有那麼長的日子在等著我們呢!

西方大哲學家柏拉圖在臨終的時候,有一位朋友要他說明其畢生的巨著──《柏拉圖對話錄》的主要精神及意義,做一個評論。他思考了很久之後才鄭重地講了幾個字,您猜一猜是哪幾個字呢?柏拉圖說:「練習死亡。」因為死亡不只是老人的專利;死亡就近在年輕人的眼前啊!就像今年的十月,我們舉行了享年九十五歲近道師的告別式,而在今年的九月,我們卻舉行了得年四十九歲近歡師的告別式,這一切都在提醒我們生死的無常啊!

在《大般涅槃經》說:一切想中,無常思想,是為第一。由是諸想能除三界一切貪欲、無明、我慢。這經上意思說,在一切的觀想當中,我們佛法經常講觀想,觀想無常和死亡是最為殊勝的;因為觀想無常跟死亡能夠除去我們對三界一切的貪欲、無明和我慢。所以從這段經文,我們可以很清楚地了解,不管是慈悲觀、呼吸觀,或其他的觀想都比不上對死亡和無常的觀想。

因此,我們每一個日子都應該好好地去過,把每天當做是生命的終點;當做的,我們的功德要圓滿。當壽終正寢之日,這也就是為什麽那位印度國王每天早上都為自己舉行葬禮,不斷地念誦:「我圓滿地活過了!我圓滿地活過了!」

我們可以嘗試著去觀想,參加自己的告別式,自己躺在棺材裡,回顧這一生的所作所為,有遺憾還是功德圓滿?這樣做能提醒我們,光陰就像金砂一般,從我們的指縫間流逝。這世界上最無價之寶啊!想要活得轟轟烈烈,想要沒有遺憾,要靠的不是明天,或是未來;而是今天,就是現在,也就是時時能夠把正念提起來。

雖然「死亡」,這是一個一般人都不喜歡談起的話題,但如果我們能夠善用它,它卻能夠幫助我們重新整理我們每天所該做的事物及優先次序,讓我們活得更富足、更睿智、更圓滿。

我們可以嘗試去觀想,當自己躺在棺材裡,看著正在腐爛的身體,這一生為了它忙碌、打扮、辛苦,值得嗎?這樣的觀想,至少能幫助我們冷靜下來,乃至停止我們永無止境的追求財、色、名、食、睡──這五欲短暫的刺激、顛倒。這也就是關閉了上人經常告訴我們的,地獄五條根的門。

每當夜晚,躺在床上,要入睡時,我們可以很感恩地說:「我真幸運啊!多活了一天;除了可以念佛之外,又做這麼多重要的事情,而且還沒有死啊,真是感恩啊!」或者早上出門去,晚上還能夠平安地回到家,這都是很幸運的。

我曾經認識一對學佛的夫妻,他們都是老師,服務於不同的學校。他們每天早上出門的時候,不會互說「晚上見」,或者是「下班見」;而是說「西方淨土見」。之所以如此,他們說:「每天早上出門的時候,都會想到這世間一切都是無常的,而世界充滿著種種的災難,不知道出門之後,還能不能夠再回來。」於是他們就互說:「願在西方淨土再相見!」

如何發願呢?在〈淨土文〉一開始說:「一心皈命極樂世界阿彌陀佛,願以淨光照我,慈誓攝我,我今正念,稱如來名,為菩提道,求生淨土。」這是我們念佛人對淨土及阿彌陀佛必須具備的深願,也就是說,必須要取得的簽證;如果沒有的話,就去不了了。

當我們輪迴在地獄,或是餓鬼、畜生道時候,我們都不知道阿彌陀佛一心在為我們發願修行,而成就了西方極樂世界,提供了最佳修學真理法財的因緣,即對生死問題有根本解決的保證,等著我們去。就像慈父盼望著心愛的孩子們,能夠浪子回頭,趕快回到溫暖的家裡;我們只要發願往生,就能一切OK!在這世界上,哪裡還有比這更幸福的事呢?

求生淨土的交通工具

接下來我們討論,什麽是去西方極樂世界的交通工具呢?那就是信願行的「行」。或許有人說,我不需要交通工具,我用走的;就像可以從美國到加拿大,或到墨西哥,可以用走的。

然而,請不要誤會,這交通工具不是什麽飛機、火箭,而是你若能看破這娑婆世界的一切,時時刻刻不忘求生淨土的願力,就是交通工具,也就是信願行的「行」,就可以往生。淨土宗九祖──蕅益大師說:「得生與否,全由信願之有無;品位高下,全由持名之深淺。」就是說,我們的往生呢,是看我們到底有沒有這個信和這個願望;至於往生之後,你是在九品蓮花的上品上生,還是中品中生、下品下生呢?是靠你持名念佛的功夫深淺來決定的。

這時時看破娑婆世界的一切,刻刻不忘求生淨土,就是我們念佛人對淨土及阿彌陀佛必須具備的深行。簡而言之,就是我們要時時刻刻一心皈命阿彌陀佛和他的西方極樂世界。換句話說,就是把阿彌陀佛時時刻刻放在我們的心中,這就是求生淨土必須要有的交通工具。

如何把阿彌陀佛時時刻刻放到我們的心中呢?有四種方法:第一種方法,是我們要時時刻刻持誦阿彌陀佛的聖號;第二種方法,是我們時時觀看阿彌陀佛的聖像;第三種方法,是我們時時心想阿彌陀佛的聖像;第四種方法,我們時時關照諸法的實相,因為佛佛道同。

淨土宗十三祖──印光大師開示:在這四種方法之中,唯有持名念佛一法,也就是時時刻刻持誦阿彌陀佛的聖號,最能夠普攝群機,最容易下手,而且不會產生任何魔障的事情發生。這就是我們在佛七主要修行的法門,就是時時刻刻,至誠懇切地持誦阿彌陀佛的聖號。

或許有人說,求生淨土只要一心念佛,那就不需要信和願了。就像這個世界上,有人可以不用護照及簽證,只要有交通工具就可以偷渡到別的國家去,對不對呀?在這個世界上,或許可以不用護照及簽證到別的國家,但這是無法到達極樂世界的。因為,若光強調持名念佛,而沒有對淨土及阿彌陀佛產生必須具備的深信及深願的話,就算持名能夠達到風也吹不透,雨也打不漏,那也只是一種定力的顯現罷了。只有時時持名念佛,時時生起對娑婆世界的出離,及求生西方世界的深信和深願,這才是我們時時應該努力的方向。

或許我們會問,經上還告訴我們要讀誦大乘經典、孝順父母、持戒、廣行眾善,為什麽沒有包括在內呢?其實我剛剛所提的信、願、行,是往生必須的、最基本的條件;如果除了最基本的信、願、行之外,還能夠讀誦大乘經典、孝順父母、持戒、廣行眾善,那是最好不過的。那是積聚廣大的福德資糧。那就可以坐專機、頭等艙到西方極樂世界。什麽是專機、頭等艙呢?那就是阿彌陀佛會拿著金色蓮臺來迎接你,直接花開見佛悟無生,所以廣行眾善也是非常重要的。

上人曾經講過一位修無法師的故事,修行的「修」,有無的「無」;修無法師在出家前是做泥水匠的,是一個苦行人,沒有讀過書,不識字,就只會念一句「阿彌陀佛」,經也不會念。出家之後,在廟裡都做苦工,出家身份,在廟裡就是別人所不願意做的活,他都幹,幹的都是粗重的活。譬如說,收拾廁所啊、劈柴、種菜啊,他從不抱怨,只是一句佛號不間斷,逢人就勸人要念佛。

在民國十八年,西元1929年的夏天,哈爾濱的極樂寺傳三壇大戒,修無法師當時就發心自願來照顧生病的法師。照顧了幾天之後,他就向方丈倓虛法師請辭。倓虛法師就說:他能不能等一等,等傳完了戒再走啊?修無法師就說:他不能等了,他就要告假往生。倓虛法師很驚訝,就問他:你何時走啊,你何時往生呢?他說十天之後,他就往生。

可是到第二天,他就向方丈倓虛法師說,他隔天就要走了,請方丈派人到寮房幫他助念。於是在他寮房裡就有助念人幫他助念,有人就問他說:「修無師啊,您就要往生了,可不可留一首偈頌給大家做紀念啊?」修無法師就說:「我不識字啊,你們也知道,我更不會做什麽偈頌啊!但是我有一句經驗的話,可以跟大家講一講,那就是『能說不能行,不是真智慧!』」當日,他就安詳往生了。

合掌當胸如捧水

所以我們要時時一心皈命阿彌陀佛,不是僅僅在口業上用說的,或用唱誦的;而是身業上也要能夠真誠地表現出來,進而影響我們的意業,使之能夠真正地一心皈命阿彌陀佛。如何在身業上表達我們一心皈命阿彌陀佛呢?我們可以拜佛,但更簡單的,就是至心合掌,緊貼於我們的胸前,表示一心,在這個時候我們會比較虔誠和專心的,為什麽會這樣呢?

我們這裡可以做一個小小的實驗,用手指著你自己;你的手指著你身體的什麽部位,來表示你自己呢?如同大多數人一樣,我們會指著我們的心,幾乎沒有人會指著頭,會指著肚臍,會指著膝蓋來稱自己。為什麽會這樣呢?因為我們本能就覺得心臟這個部位就是我們的本體。

現代科學證實,心臟部位確實有一個強大的能量場。在心臟數理研究院,發現人類的心臟會在身體的周遭產生一個直徑幾米的電磁場,強度是大腦產生的磁場的伍仟倍。這個結論在斯坦福大學(Stanford University)及邁阿密大學(Miami University)的心臟研究中心都證實了。

所以當我們合掌至心胸之前的時候,與胸口接觸的時候,會讓我們有一種貼心、溫暖及一種一體的感覺,這能夠幫助我們更誠心、更專注的發願或唱誦。您不妨試一試,當你的合掌離開你的胸口越遠的時候,乃至呈180°水平狀況的情形下,和你緊貼胸口的合掌的感覺做一比較,你會發現其中不同之處的。

美好一生無非是無數美好充實的日子所串聯而成的,就像一條美麗的珍珠項鏈,每一天都是非常重要的,都影響著我們這一生的品質及未來往生的去處。我們怎麼樣在過每天的日子,就決定了我們怎麼樣在過這一生及來生。

比如說,當我們早課在念藥師佛聖號的時候,我們念念都願眾生能夠健康、長壽;晚課時,我們念阿彌陀佛的聖號時,我們念念都願眾生都能夠沐浴在無量的光明之中。無論我們在念任何的佛菩薩的聖號,我們都念念普願眾生能離苦得樂,那我們就是在廣行眾善,就是在聚積廣大無邊的福德資糧。

大家有沒有問題啊?如果沒有問題,我們就到此結束好了。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