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真事的報應

鄭親敏講於2013年11月13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阿彌陀佛!諸佛菩薩、宣公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今天是禮拜三,輪到我和各位結法緣;不妥之處,講得不好,請多指點。今日講述一個真人真事的報應。

有位何先生,來了美國三十幾年,一家七口,在七八年以勞工名額全家移民到三藩市。他是一個又老實,又顧家的好先生、好爸爸。在香港,他很肯幫人,朋友或同事手頭緊,周轉不靈時,他會把自己心愛的手錶,給了當鋪去換現金幫人。但他也是一個怕麻煩、怕死之人;自己吃虧也不知道計較,是個大好人。

這個好先生,很勤奮工作,下班後,就幫人改西裝、做旗袍。他愛好是中國年,歡聚一堂,跟家人打小麻將。平時他喜歡燒吃的,所以家中的晚餐都是他來主廚。他在唐人街上班,喜歡去魚店買最油水、最活躍之魚,吩咐魚店撈出魚,馬上剖肚,取出魚腸,就帶回家煮食。

他的大女兒,結婚之後開始信奉佛法;有法會時,她會時常帶父母小孩來萬佛城。何先生和夫人兩人,來到萬佛城一日遊,吃了午飯,就了事了。在佛堂大眾禮佛時,何先生站在後排看,也不拜,也不誦佛號,我想他可能心裡在念。在香港以為佛法是迷信,何先生中文也不是很好,所以不是很了解佛理。我想這個因緣還沒到。

平時,這個大女兒想吃素,何先生是沒可能燒素菜,他對佛法不認識。大女兒隨緣,就吃肉邊菜。大女兒有個二兒子很調皮,所以母親想把他送到萬佛城的男校就讀,但何先生反對。為了嘗試小孩可不可以教,所以在有一年的夏令營,就來男校讀書兩周。之後回去,小孩回到家了,變了個樣,有禮貌,面相也沒這麼兇,眼神也比較善。何先生見了,認為男校不錯,就贊成這個小孩的弟弟、妹妹也可以送到萬佛城就讀。從那時起,何先生每晚燒菜之前,都洗乾淨炒鍋來炒素菜給他的女兒吃。

在九十年代末,何先生得了膀胱症,排尿很困難。家庭醫生在唐人街安排好,先住了東華醫院做檢查,發現膀胱有一粒粒的肉粒;取出化驗是良性的、沒事,但排不出來是大問題。有時半夜入醫院去急診室,醫生就用膠管通入尿道,在膀胱內的尿抽出來;這是十分痛的,也很慘。一年之內,要入醫院幾次。醫生雖然打了麻醉針,但還是很痛。抽尿前,要幾個護士幫著按住何先生,來進行那個小手術,圍起來好像活魚鮮湯一樣的情況。

兩年之後,再去檢查,拿這個肉團出來化驗,這裡邊已經是惡性的瘤──癌症。醫生要何先生馬上開刀切除,如果不是這樣,就會全身擴散,生命不保,所以開刀是唯一的解救辦法。

這個家庭醫生,他大小手術一貫都在東華醫院,所以安排在東華醫院開刀。但醫院說了,全部滿了,要到下個月。那麼醫生建議去兒童醫院,那邊有幾個手術室;聯繫好之後,他們有位子,安排一個禮拜後去。但是保險公司會計算費用,要求東華醫院把何先生的病歷、多年的檢查、身體狀況都寄給兒童醫院;如果慢郵,也要三四天到,一個禮拜應該可以收到。

醫院有的時候會擺烏龍,醫生都很忙,在動手術前一天,兒童醫院打電話給醫生說,還沒有收到何先生的資料。何先生沒有辦法,馬上去兒童醫院全身檢查。報告出來,發現他的心臟帶有陰影,有影子,及高血壓。但是依他以往在東華醫院的記錄,他除了高血壓,及近期膀胱有病之外,心臟是正常的。在手術前,麻醉是根據病人的年齡、體重、身體情況來計算打多少份量的麻藥,過量恐怕有惡性後果。

手術當日,何先生的大女兒去了聖城,幫他父親消災並祈禱手術順利,用心良苦。但是何先生幾位兒女不理解,認為她為什麼走開。何先生走入ICU後,大女兒才回到兒童醫院。下午兩點手術開始,到六點完成;病人在昏迷中,過了午夜,病人醒來大鬧。大女兒問情況,何先生說麻藥過後十分痛。

在ICU內,手術臺上,他雖然打了麻醉針,但自己覺得好像只有百分之六十麻醉。自己很清醒,但不能動,也叫不出聲。那位醫生動手術,跟那個護士取工具,他聽得一清二楚。手術時痛得好像進了地獄道。他想那是死了還好,免得受苦。但是旁邊沒有親人,無法求救。當時唯有心中就念阿彌陀佛來求救了,這是他一生中難忘的時刻,對他大女兒講了這個情況。

在第三個星期中,何先生又發現小便排不出來、脹痛。家人懷疑手術不好,有手術工具留在裡面,沒拿出來;去醫院拍X光,正常。醫生會診,與家人商量,如果不動手術,情況不是很好;開刀還有希望,但是手術成功率偏低。家人商討下來,認為沒辦法的辦法,就是再來一次手術。

動完了,他的大女兒回家睡覺,凌晨兩點多鐘,電話響了,話筒沒人應話。後來四點鐘,醫院電話說他爸爸過世了。當時何先生的大女兒很明白事理,馬上電話要求院方給方便,把亡者從手術床移出ICU,編入一個獨立病房,方便家人為亡者料理後事,並要求不要動亡者。院方答應,這個房間可以用到隔天中午。

大女兒集合了三個弟弟、妹妹去醫院,在大女兒的帶動下,他們對亡者念佛號。何先生第二女兒在亡者茶几上,打電話回家給媽媽,說爸爸過世了,叫她過來見一面。當時,兄弟姐妹見到亡者皺起眉頭,他們不以為意。一小時之後,她到床邊大哭,大女兒安慰說,人已經死了,哭也不是辦法,唯有念佛號,去好的地方。何太太不哭了,亡者臉上變得很安詳,跟之前的皺眉頭兩個不同的相。

他們在醫院裡面助念到中午的時候,幾兄妹幫亡者換衣服的時候,亡者的手在床上全部都血水,好像魚店掏魚正在血水中的一樣,真的是活生生的一刻!

後來金山寺也幫忙助念,殯儀館提供大小尺寸的香給家屬。大香有一寸直徑,直插在土上。當時助念團跟家裡一起幫著念。大香在燒完到兩寸的時候,香灰不掉下來;這香灰的線是現一個地藏王菩薩的面相。山上有風,灰也吹不散;大眾頭上有鳥,很快飛過。我個人助念多次,也是第一次看到這個現象。

這個何先生的一生,苦和自在都在身上現出來,警示我們人生無常。所以希望各位跟我本人都應該珍惜時光,精進修行,早成佛道。阿彌陀佛!

1 則迴響於《真人真事的報應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