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時引爆的「炸彈」

Phil Hirsch講於2013年10月2日星期三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各位法師、各位佛友:我的名字叫Phil,今天跟大家報告的題目是發脾氣。我知道,當我的脾氣上來的時候,是很快的,馬上就把我整個人給佔據了。我先跟大家講一個故事。

在一個月以前,我用我自己的錢買了一點音響方面的設備。這個錢,我再跟總會申請退還給我;我先墊的,通常差不多兩三個禮拜,退給我的支票才會到我手上。前幾天,我聽說支票已經好了,所以我很高興,跑去行政辦公室──我的信箱,去拿這張支票;到那邊,看到信箱是空的,我就開始很不高興了。為什麼不高興呢?奇怪,怎麼事情這麼不順利呢?當時,是Dennis在櫃檯那邊值班。我就走到他面前跟他講,說我有一個很大的問題,然後我就開始發脾氣了。可憐的Dennis就在那邊聽我抱怨,等於我發的脾氣都發在他身上。

我就在那邊抱怨說:「我們聖城怎麼各部門一點聯絡都沒有!」一邊發脾氣,同時好像我自己在那邊看一個很熟悉的景象,我自己就覺得,怎麼又來了?我的脾氣又來了!可是我又沒有辦法把自己安定下來,又繼續在發脾氣。我覺得我實在很愚癡,不應該發脾氣的;可是我還是沒辦法停,我還是坐在那邊生氣。大概五分鐘,不斷地在生氣、不斷地在罵,自己沒辦法控制自己。

但很有趣地,好像我自己一邊在生氣,一邊又在看自己的笑話。然後自己跟自己講:「不可以生氣,這個不應該生氣的,你已經很久沒生氣了。」可是自己還是不斷地在那邊生氣。後來等我脾氣發得差不多了,就離開了;離開了,當時我就自己反省說:「哎呀!真糟糕,發脾氣是我的老毛病!我來聖城住的這段時間,我以為已經把這個毛病給改掉了;沒想到,今天一下子老毛病又發了。」所以我自己也覺得很尷尬。

現在想起來,當時朱建和也在那邊,所以我應該跟他道歉。我後來回去自己房間的時候,就開始想:「奇怪?到底什麼事情讓我發這麼大的脾氣?為什麼呢?後來我發現,自己迴光返照,覺得好像當我自己覺得我被一種不公平的態度,或者做法所對待的時候,我就很沒有辦法忍受,就會非常地生氣。我的生氣就等於是,當我自己覺得不公平的情況之下的一種反應。至於我為什麼被不公平而引起生氣呢?我發現原來也是因為我執的一種影響。

第二天早上,我去辦公室跟Dennis道歉。Dennis就笑著跟我說:「沒有關係啦,所有的事情只是給我們一個考驗。」他這個「考驗」這樣一講,我火氣又來了,說:「什麼考驗!胡說八道!」氣得要命,我又走了。再隔一天,我又想想:「不對啊!真的,所有的事情真的是考驗。」所以我隔天早上又去跟他道歉,跟他講說:「對對對!所有的事情對我們都是一個考驗。」

我又回去自己靜下來再反省一下,整件事情好像一場鬧劇一樣──電視肥皂劇,在我這個腦海裡一遍一遍地放映著。我發現自己好像是一顆被製造的鑽石,一再地被煉燒,然後加壓,再修理。目的就是希望將來能夠變成一顆鑽石。

像我們很多佛友,大家都是來自不同的地方,我們都有不同的文化。我們每個人對佛教的了解,也都不一樣,有深有淺。我發現我自己的弱點大得不得了,好像就在我胸前有一個大按鈕,隨便人家一碰,我就爆炸了。可是我真的也不介意,希望大家能夠盡量來碰我的弱點,這樣給我更好的機會能夠改進,能夠學習。

*     *     *

翻譯:順法師聽了他的故事,就有兩個感想。第一個感想是,這種事情,其實就是善知識,很好的善知識給我們機會,讓我們能照鏡子:「哦!原來我還有這個毛病啊!我本來以為這個毛病沒有了,這下善知識來了,原來我還是有這個毛病,我又可以繼續改善。」第二點就是,順法師說上人常常講,什麼叫菩薩道呢?菩薩道就是吃虧。可是大家什麼都願意吃,就是不願意吃虧。吃虧──其實就是當不公平的事情發生的時候,都能夠接受,而不會起煩惱。這是兩點。

*     *     *

我這一生,就是這一件事情,這個發脾氣都一直跟著我,我一直不斷面對它,但以前都不是很清楚;來到聖城,我就發現這對我來講,是一個很明顯的目標,我必須要把它克服。來到聖城以後,才學到針對生氣的法門是什麼?就是一個忍耐。以前我都不知道什麼叫忍耐;來到這邊,我才開始學忍耐。另外就是以平等心去對待,能夠盡量使自己保持很平衡,平等一如,不要起波浪。

對我的這個脾氣呢,我就好像自己偵察自己,設了一個發脾氣的坐標。我一開始已經覺得自己有熱氣上來了,那我就偵察到了。這時候,我如果能夠來得及,我就趕快忍耐。我這一口氣能忍耐過去呢,那就平安無事了。如果我沒掌握到剛開始的一剎那機會,等到整個爆炸了,那就來不及了。

下面跟大家報告一下我平常的功課。平常我很少來大殿,因為我已經很多、很多年都自己在修行。我自己用這個方式來修行已經很久了,每天大概花三小時持咒,然後作手印,還有觀想。我可以觀想到一些圖像。比如說慈悲,我就觀想觀音像。最近我是在觀想韋陀菩薩的像,希望能夠幫助我在聖城繼續地努力。

平常早上三點鐘到三點半,我就會起來做一點運動。然後我就會靜下來,反省昨天的所作所為,然後念經,念完再反思一下經裡面的內容。本來我都是在讀《楞嚴經》,最近我開始讀《楞伽經》。我發現《楞伽經》裡面很多的內容,讓我非常地能夠覺得有感應。至於《楞嚴經》,現在法大禮拜三下午有《楞嚴經》的課,我現在也在上那堂課。

我在聖城最大的收穫是我可以雙盤。我打坐已經三十五年了,來到這裡以後,才有辦法雙盤。另外一個是,來到聖城我才真正接觸到佛經;從佛經裡面我能夠接觸佛講的話。以前雖然我打坐了三十五年,還只是一個外道。以前都沒有機會看佛經,來到這裡才有機會。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