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學佛因緣

李梅芳講於2014年1月23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及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姓李,名叫梅芳,法名親賢,來自馬來西亞吉隆坡。今天是第一次上臺和各位結法緣;如有說得不如法的地方,請各位慈悲指正。今天與各位分享的題目是《我的學佛因緣》。

自己出生在一個大家庭,爺爺、奶奶、姑姑、叔叔們都住在一個屋檐下。小時候的我,不喜歡和表哥表姐一起玩;而弟弟還沒出生,所以在幼兒園到小學一二年級期間,我常常到家對面的廟堂和那裡的孤兒一起玩。這間廟堂是以供奉觀世音菩薩為主,但也融入了一些民間信仰,供奉齊天大聖、白虎、求籤問卦等等。廟祝是一位梳起不嫁的師姑,我們稱她為師太,她只收女徒弟,我們稱她們為師伯。她們領養一些被別人遺棄的女孤兒,而我就和這些小孩一起玩。

在廟上的期間,我只知道中央供奉的是觀世音菩薩和其他的神像。但是對為什麼要學佛,為什麼要禮拜菩薩等等的佛學知識,一概不知;當時我只知道,到廟裡就是找朋友玩。每逢初一、十五到廚房幫忙洗麵筋,到櫃臺幫忙賣香燭等等;有時我到廟上玩的時候,會剛好碰到她們做晚課,我就和她們一起誦經;她們用客家話讀誦經文,而我就負責敲木魚。

當年齡慢慢長大,弟弟出生了,我必須留在家裡照顧弟弟,從此就很少再去廟堂了;一直到大學時期,我才真正地接觸佛法。一進到大學,各種各樣五花八門的學會團體琳瑯滿目,真是看得我眼花繚亂。突然,《佛學會》三個字在眾多的學會團體當中,特別吸引我,就這樣加入了佛學會。

當時的佛學會以「下鄉服務」為主,意思是我們會到一些比較偏遠的鄉下,和當地的佛教會聯辦中小學佛學生活營。我加入大學佛學會的時候,正是下鄉服務的巔峰時期;每個會員都很熱烈地參與其中,我也不例外。我完全投入和參與所有的準備過程一直到生活營的結束,我們除了學會怎樣辦活動之外,也包含了一些佛學知識。

問題就出在這兒,一個真正的正信佛學會,不會是讓年輕人結交異性談戀愛的地方;不會是下鄉服務後的慶功宴,竟然是以烤肉會為主等等顛倒的事情。正信的大學佛學會是讓年輕人學習什麼是正信佛法,如何正確運用佛法在我們的日常生活裡。

當時佛學會的顧問老師也發現問題所在,幾番嘗試把佛學會的宗旨修正過來,但基於大家都沉迷於名利裡頭,老師也無能為力。我們的顧問老師是上人的弟子,時常親近上人的道場,就在上人的加被下,因緣終於成熟了。在一個新的學期開始時,有一批擁有一些佛學基礎,並且想要學習正信佛法的學員們加入,老師才有機會把整個佛學會重整過來。

當時,我們有一位顧問法師,每星期都會來我們學校上佛學課。有一天,主席突然告訴我,他和老師想請紫雲洞的法師,長期來我們大學上佛學課,原因是現在的這位法師告訴我們主席「《楞嚴經》是假的。」(紫雲洞又名般若觀音聖寺,是上人在馬來西亞的其中一間分支道場)。基於事態的嚴重性,我唯有馬上硬著頭皮打電話給這位法師。在電話前想了很久都不知道要怎樣開口拒絕法師,我只好先念佛號,求佛菩薩加被一切順利。當電話接通了,法師直接說最近會比較忙,暫時不會來我們學校;我聽了真是謝天謝地呀!

後來,紫雲洞法師們的慈悲,每個星期都到我們學校來上佛學課。居士阿姨們的發心,每次都開車載法師們,車程30分鐘。佛學課的內容包括三皈依、五戒、十善等等的佛學基本知識。就在要放學校假期前,我們想請法師在紫雲洞開辦佛學營給我們這些大學生。法師們商量後,決定開辦《楞嚴講習班》。第一屆的《楞嚴講習班》就這樣開始了,內容為《四種清凈明誨》。法師說:開智慧的是《楞嚴經》;對於我們這班年輕人,剛剛離開父母到大學讀書,就像脫韁的野馬一樣,對世間的五欲樂--財、色、名、食、睡,充滿了好奇,一不小心就會走錯路。

而且大學時期是對世間的人事物最具好奇心的年齡,我們那時又很喜歡看一些不同修行者的開示,和各種類型的佛學書籍。所以法師先開講《四種清凈明誨》,讓我們先了解什麼是正法。解釋不淫、不殺生、不偷盜和不妄語的重要性,何為破戒、何為犯戒、何為大妄語等等,讓我們至少擁有一點點的擇法眼,以後出到社會工作,不會誤信邪師,誤入歧途。《楞嚴經》云:末法時代,邪師說法如恒河沙。

《楞嚴講習班》一共舉辦了八屆,講習班的內容包含了四種清凈明誨、五十陰魔、十習因六交報、二十五圓通章裡的觀世音菩薩耳根圓通等等。晚上,法師特別準備了一項節目給我們,名字叫《主觀智能推動力》。每天早上,法師會給一段大約一百到一百五十個字的經文讓不同的學員背。晚上節目開始了,被選中的學員必須在臺上,一字不漏地把經文背誦出來,不可帶任何小抄;背完後,學員們必須用自己對經文的了解,把整段經文用白話消文出來。其他在臺下的學員,必須評估每個上臺的學員,法師會挑選幾個上去講解自己的評估表。這項節目,對於我們這班學生來說是既刺激又害怕。

大學畢業後,本來是繼續升學,但基於一些因緣的驅使下,我到了紫雲洞開辦的幼兒園當老師。幼兒園又名《法界幼學苑》,跟普通的幼兒園是一樣的上課時間,唯一不同的是我們注重幼兒的品格培養,以古八德和上人的六大宗旨為教育基礎。所以每天都有一個小時的早課、讀經班和上供儀式。早課包含大悲咒、《心經》、六大宗旨、普賢十大願、楞嚴咒、念佛和打坐;讀經是以弟子規和《論語》為主。

在幼兒園當老師的期間,我學到了很多東西。老師就是要以身作則,小朋友都在看著我們的一舉一動。老師是小朋友們學習的典範,所以我必須開始學習注意自己的言行舉止,合不合乎一位老師的模範。當然一開始是非常辛苦,時時都要注意自己;就連出去逛街都要注意自己的言行,有時還真的會碰到學校的家長和學生呢!

我除了早上在幼兒園裡教課外,下午會到一間專教認字閱讀的語言中心當老師。這間中心是以教馬來文和華文為主,學生年齡從四歲到十歲比較多。紫雲洞是不給薪水的,只是給予義工老師一些零用錢;單單這些零用錢,其實對我來說已經足夠了。那我為什麼還要再多找一份工作呢?其實目的是我曾經發願,我希望每年都可以到萬佛聖城來拜萬佛寶懺。下午的教書工作給予的薪水比較多,而且老板也是紫雲洞的居士,對我非常好。在二零零九年,我終於存夠錢來萬佛聖城拜萬佛寶懺,終於滿願了。

這樣的生活維持了兩年,突然有一天語言中心的老板告訴我,基於一些私人理由,他必須升我為院長;院長的職責是必須全心全意付出,比平時當老師更多的時間。我自認不能承擔兩份重量級的工作,唯有忍痛放棄自己最喜歡的幼兒園工作。

當自己在做院長期間,有時真的會--「學佛一年佛在眼前;學佛兩年佛在身邊;學佛三年化成雲煙」。我很幸運,剛離開上人道場後,又有機會到另外一間上人道場當老師。當時,上人有一間新的分支道場位於芙蓉,名字叫觀音堂。廟上開始招收周日佛學班的學生。因為是新道場,當地的居士不熟悉上人的家風和規矩,紫雲洞的法師就找了我們大學的顧問老師,和我們這班曾經參加過講習班的學生,去新道場當佛學班老師。

新道場距離吉隆坡紫雲洞,車程大約1個小時。剛開始每個星期都有幾位居士跟著我們一起去;長期下來,居士們選擇在紫雲洞當佛學班老師,因為不會這麼累。而我們這般年輕力壯的年輕人,長期有四位包括我在內;除非星期日有私事,否者都會風雨無阻每個星期都報到。

時間到了。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