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認識上人的因緣

Suzanne Ngo(親蘭)講於2013年11月28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和各位善知識:阿彌陀佛!我的名字叫Suzanne Ngo,法名親蘭。今晚我要學習講法,請大眾耐心聆聽。如果有說得不如法的地方,請原諒我並慈悲給予指正。

今晚我將與大家分享,我認識上人和成為上人的弟子的因緣。但在這之前,我想和大家分享我對講法的一些想法。在還沒住進道場以前,我常稱之為演講。自從高中時代,我就很討厭演講。那時,我必須上演講課,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做演講。當時的我很幼稚,因為當我結束那堂課以後,我就對自己說:「經過這一次以後,我就再也不需要做演講了。」

當然,事實上根本就不是這樣子的;因為後來當我上大學時,又有兩堂課是必須要做演講。結果,結束了那兩堂課以後,我依然很幼稚,又想說:「好吧!在學校裡,我別無選擇;但等我出去找工作的時候,我就不需要再做演講了。因為我可以選擇一份不需要演講的工作。」然而,我又錯了;因為我來聖城前的最後一份工作,要求我做簡報。當時,選擇這份工作的時候,我並沒有察覺到這項要求。

在我還沒有認識上人和住進萬佛城以前,我又想:「在佛教寺廟裡,肯定就不需要演講了;尤其我們在家居士更不需要,這兒跟外面的世界不太一樣的。」想到這裡,我感到非常自在。然而,在我終於找到了一位自己非常信任的法師以後,我後來才發現,原來上人要求他的每一位弟子,包括在家弟子,都要學習講法。而萬佛城天天都實行上人的這一個教誨。

今天我跟大家分享這一點,是因為我想說,當我們嘗試著要去逃避一件事情的時候,那件事情就偏偏會找上我們。來到聖城以後,我也和大部分在座的一樣,都遇到了一些出乎意料的事情。雖然我了解到,佛教講每一件事情的發生都有因緣的。然而,因為我沒有智慧,所以在很多事情發生的時候,我沒有辦法用智慧去反應。因此,在這段期間,如果我給大家帶來了麻煩、煩惱和障礙,我想藉此機會誠心地向你們道歉。

現在回到原來要分享的題目,我認識上人和成為上人弟子的因緣。有一次,我的父親生病了,看過了醫生,也沒有辦法醫好;不但沒有痊癒,反而惡化了。那時,我就向一位朋友訴說我父親的情況,他聽了以後就介紹我上人和上人的道場。他建議我到上人的道場祈求上人幫忙。那個週末我便開車到金輪寺去。我這位朋友他帶我進去禮佛,還有禮拜上人。

正當我跪在地上凝視著上人的德相祈禱的時候,我想:「這位法師怎麼看起來這麼像我的父親呢?」就在這個時候,我突然發現上人的德相活動起來了。他的肩膀輕微地在移動,好像一個活生生的人正在呼吸一樣。我當場嚇了一跳!但同時我也知道,上人正在無言地告訴我,他聽到我的祈求了。過後,馬上就有一位親戚介紹另外一位醫生給我的父親,我父親看了那位醫生以後就好了。我相信,是上人在默默地幫助我的父親。

以後我又到金輪寺去給我的父母設立消災延壽牌位。那次我看到有跟大眾結緣的佛教書籍,我拿了一本《宣化上人事蹟》回家看。我在閱讀的過程中,感到懷疑。因為書中提到,上人救了一些有疾病的人,結果卻有魔來向他報復,然後上人又將這些魔降伏了。最後,魔都變成上人的徒弟。書中又說有龍化身為人,來向上人求受三皈依;上人就跟這些求皈依的龍談判。他說:「如果你們降雨了,我就收你們為徒弟。」幾天後,果然當地就下起雨來。然後這些龍再度回來找上人,上人就給他們傳授三皈依。當我讀到這些很精彩的故事時,我就想:「哇,這看起來就像武打片嘛!」

在那段期間,我有一位同事,他想要介紹我入基督教;可是他失敗了,因為他說不動我。最後他就問我,到底相信佛教對你有什麼好處呢?我當場就被他問得啞口無言,尷尬不已。雖然我認為自己是個佛教徒,但其實我並不真正了解佛教。自此,我很頻密地到當地的一些寺廟去,可是也沒有學習到什麼。所以,我就開始尋找一些佛教書籍來看;我找到了一些,可是我覺得還不夠。

我需要的是一位可以給我解答我所有疑問的老師,這時我就想起了上人。我趕緊上網去搜查上人的其他分支道場,看看是否還有其他的道場設立於洛杉磯。因為語言不通的緣故,如果我的朋友沒有陪同我去金輪寺,我根本沒有辦法和那裡的人溝通。最後我找到了長堤聖寺。那個週末,我二話不說就到那裡去。到了長堤聖寺,我遇見了恆寂法師,她會講越南話。恆寂法師陪著我坐下來,講了一些上人和觀世音菩薩的故事。之後,她還拿了一些錄音帶給我,是用越南話訴說上人故事的。

當我聽到那些錄音帶時,有一段說上人圓寂的時候,前任布什總統寫了一封哀悼信給上人的弟子們;我就又想了,這是真的嗎?一封來自美國總統親筆的信。說真的,我無法完全信服。一直到很久以後,當我來到萬佛城展覽室,看到上人和美國布什總統站在臺上的那張合照,才改變了我的想法。

我開始推理,上人可以有不同階層的弟子:有些受過很特殊的教育,有的畢業於一些受承認的大學,有的擁有很好的職業;但是他們都願意放棄這些來追隨上人、學習佛法。而且上人也有很多西方人的弟子,世界各地也在上人圓寂以後,相續成立了越來越多的分支道場。這些可以證明,上人是一位真實不虛的出家人。自此以後,我對上人的懷疑完全就消滅了。而對他的信心逐漸增長。

接下來,我每個星期五傍晚,都會到長提聖寺去聽法,是講因果的,非常有趣。我不斷地去那裡聽法,因為我想要學習更多。到後來,我週末也過去。那時候有人介紹我讀上人的開示錄;我讀了以後非常喜歡,也就看完全套上人的開示錄,還有上人的其他書。看了上人的書,我發現他所教的道理,和我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

在上人的書中,有一句話,給我留下非常深刻的印象,就是:「欲知前世因,今生受者是;欲知来世果,今生做者是。」當我讀到這段話時,猶如晴天霹靂。我開始迴光返照,改變了我過去的思考方式。上人他讓我了解到,佛法是個無邊無際的天空,是和我過去透過一個狹窄的管子,看的佛法完全相對的。

上人的法壓倒了我,這也使我非常尊敬他。我很想要成為上人的皈依弟子;但當我知道上人不接受已經向其他法師皈依過的人做他的弟子,我感到很傷心。我在心裡面向上人抱怨和哀訴說:「我並沒有真正擁有一個可以教我佛法的師父。」

故事是這樣子的,我另外有一位朋友,曾經邀約我到一座寺廟裡去進修,而我也去了。那座寺廟那時剛好舉行傳授三皈五戒的儀式;我的朋友和那裡的一位比丘,都堅持要我參與。其實我很猶豫,因為當時我對三皈五戒根本一點概念都沒有。然而儀式即將開始,我更是感到壓力;意志不堅定之下,我最終還是依照他們,受了三皈五戒。然而,我只去了那寺廟兩次,第二次以後就再也沒有和那裡的人有任何聯繫了。

我想,上人是有聽到我在那裡抱怨和嘀咕的。他也一定相信了我的心聲;因為我後來還是有機會隨我的朋友來到萬佛城。同一天,我們也到法界聖城去觀禮,因為那一天在法界聖城舉行剃度儀式。觀禮後,我的朋友發現,當天也有給在家居士傳授三皈五戒,他叫我趕快報名參加。我很絕望地告訴他說,我是不會被接受的,因為我曾經在其他的道場受過三皈五戒了。

由於我這位朋友知道我多麼地希望可以成為上人的皈依弟子,他就替我拿了報名表格填上,然後叫我拿一百塊錢給他。很驚奇地,當時我的錢包裡正好就有一百塊整,不多也不少。於是,我就很興奮地報了名;雖然說是興奮,但同時也很緊張。在報名表格上問到是否皈依過,我答:「有!」然後填上那座寺廟的名字。幾分鐘後,恆實法師出來給了我我的法名。三皈五戒的儀式結束後,我打開我的皈依證來看,我看到了自己的法名,還有恆實法師的簽名。當時,我感覺非常高興,因為我好像收到了美國總統的簽名一樣,或者更甚!

隨著時間的流失,我逐漸明白,如果要走上人指引給我們的這條路,相對世俗的一切來說,這是最艱難的一個旅程。上人說,身為一個佛教徒,一個真正的佛弟子,就要真正達到佛教徒的標準,給其他的人做好榜樣。所以我時常觀察自己的每一個起心動念,和我的每一個舉止;我問自己,到底所想的和所行的是否如法?有沒有按照上人的指示去做?

很慚愧地,我發現自己從道上走偏了。所以,現在我很掙扎地想要走回去。在萬佛城,就好像在學校接受訓練一樣,同時接受紀律的訓練和培育。每一日的法會裡,還有這裡的護法和每一個人,都不斷地在教我如何做個更完善的修行者,同時也在支持著我。到目前為止,我依然感到很幸福,因為可以認識上人和住進萬佛城。今晚就講到這裡,願我們在修行的路上一切順利。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