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懺悔

比丘尼恒頤講於2014年5月8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師父上人及各位善知識:今天又輪到恒頤上來做報告。

欲求聖果,先懺罪愆;三業清淨,方趣覺路。想我等久困於生死獄中,罪惡盈積,功德法財,消盡無餘。魔王君主,居大勢力,若匪諸佛威神,無由得釋。

1982年年底,我到萬佛聖城住了半年,參加了第一期的SLTP(Sangha and Laity Training Programs 僧伽居士訓練班)當學生;後來我請假回家,準備辦好事情再回來。因為在來訪萬佛聖城之前,我答應母親及家人,日後如果我要出家,就須先再回家一趟,交代一切後才來出家。但是,這裡的許多善知識並不贊同,認為我回去以後恐怕很難再到萬佛聖城。我為了遵守對家人的諾言,還是堅持己見,買了機票,如期踏上了旅途。因為交通的問題,我必須早一天出城,就住在女眾的道場,可能就是當時的那個舊譯經院(地點是三藩市)。果然,一出萬佛聖城,我的大考驗就來了。

什麼考驗呢?很奇怪,那時候就一些不好的妄想纏繞著我,我怎樣念佛也揮不去,拜佛也不如願。我心想,這可慘了!在這邊就這麼大的考驗,那我回去確定就不能回來了。

正當我很困擾的時候,電話響了。在那個地方其實輪不到我去接電話,因為那邊有法師在。可是那天很奇怪,當電話響的時候,我左看右看,前看後看,都沒有人在那兒;於是我拿起電話,對方就說:「妳還好嗎?妳怎麼樣啦?」

聽到上人的聲音,我歡喜若狂,馬上跪下說:「上人啊!弟子很糟糕,有不清淨的念頭,懺悔了念頭還是回來。」

上人說:「再懺悔。」

我說:「弟子已經試過了,但是那些念頭還是不去。」

上人說:「再懺悔。」說完就掛電話了。

我聽完之後,就在電話旁向上人隔空頂禮。上人的「再懺悔」那句話,力量無比,正如上面所說:「想我等久困於生死獄中,罪惡盈積,功德法財,消盡無餘。魔王君主,居大勢力,若匪諸佛威神,無由得釋。」雖然宣公上人已經圓寂,但上人的威力無處不在;若能日日勤修佛事,常常懺悔己過,自性的魔王君主那些大勢力,就必然會慢慢消失。

我及眾生,無始常為三業六根重罪所障,不見諸佛,不知出要,但順生死,不知妙理。

這個大家都很熟悉,每日懺悔都念這段。這段我有很大的感觸,為什麼呢?就我個人過去待人處事的經驗,我認為除了懺悔之外,也需要有更多的慈悲、同情與包容的心,乃至要吃虧、忍讓。

過去有一次,為了一些事情,我與人爭論起來了。起初,我感覺眼前是一陣陣無理的咆哮,覺得自己像一隻被欺負的綿羊,於是本能地做出更大的反擊。此即三毒所障,也就是「不見諸佛,不知出要,但順生死。」然而,就在對方的怒吼與爭辯的眼神中,反觀自己,已儼然變成另一隻更兇猛的老虎。

於是,我開始冷靜地觀察,慈悲心的力量讓我明白,那些咆哮的背面,原來是一種負面的方式來表達她是如何地疲於奔命,需要緊急幫忙。自我反省之下,我立即收起我所有的唇槍舌劍等武器,不再反擊,而改用同情與包容的心態,問對方說:「妳需要幫忙是嗎?」然後,再調動人力去支援對方。如此地自我反省,不與人爭辯,方能「不順生死,而見妙理」。所謂「爭是勝負心,與道相違背;便生四相心,由何得三昧?」

我今雖知,猶與眾生,同為一切重罪所障,今對普賢十方佛前,普為眾生,歸命懺悔。惟願加護,令障消滅。

這也是《懺悔文》裡面的一段。上人一生奉行六大條款: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利益眾生,其慈悲智慧之教化,捨己為人、以身作則的精神,令無數人真誠改過,走向清淨光明的菩提大道。然而,卻有人問上人說:「在這個社會中,如果不爭、不貪、不求、不自私、不自利、不打妄語,如何生存呢?如何可以生活呢?」卻不知就是因為人的爭、貪、求、自私、自利、打妄語,才把世界弄壞的。

這邊還有一段說:「我今雖知,猶與眾生,同為一切重罪所障,今對普賢十方佛前,普為眾生,歸命懺悔。惟願加護,令障消滅。」所以,我們也可以在這個同時,為眾生懺悔,用慈悲心的心力自利利他,拯救整個世界。阿彌陀佛!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