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藏七心得報告

陳果雄、徐親芳、趙浩宇、唐鳳鳴、Trong Dinh Tran、徐綺君居士講於2014年8月30日星期六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比丘近梵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大家阿彌陀佛!今天是地藏七的圓滿日,很多人很誠心來打地藏七,所以現在一定有很多感想,或是平時修行地藏法門的感應和心得,可以跟大家分享。我們讓大家做心得報告,男眾跟女眾輪流來報告,每個人中文、英文合起來,連翻譯不要超過十五分鐘,否則時間會不夠,因此,我們要做一點時間控制。現在就從男眾開始。

※                         ※                          ※

陳果雄居士諸佛菩薩、師父上人、諸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阿彌陀佛!我叫果雄,來自台灣,從公職退休以後往來於台灣、美國兩地,目前住在Ukiah。

地藏菩薩的威德神通和誓願不可思議,「地獄不空,誓不成佛」、「眾生度盡,方證菩提」,大家都知道這是地藏菩薩的本願。從本以來所發的願,也就是無量劫以前,過去生中所發的願,一直到現在,都還在履行這個願。

所有地獄不空,他就不成佛;地獄完全都空了,他才成佛。這是何等偉大而令人讚歎的誓願!

然而眾生造業是無盡的,煩惱也是無盡的,地獄又怎麼會窮盡呢?除非眾生煩惱斷盡了、業障消了,然後地獄才會空;可是我們眾生的業障未消,煩惱亦未斷,地獄又怎麼會空呢?地藏菩薩這個大願又怎麼能實踐呢?但是地藏菩薩他為了盡孝道、為了度眾生,為了要拔出眾生的苦,為了要報恩,他寧可不成佛!

地藏菩薩這種大無畏的願力,深深地撼動著我們的心,令我們凡夫敬佩不已。身為佛教徒的我們,要如何地效法學習呢?在這裡我向大家分享一個故事。

在一百多年前,一個被賣到美國做勞工的中國苦力,被他的主人看中了,做了家中的僕人;這個主人是加利福尼亞州一座城市的市長,權勢顯赫。這個中國僕人為人誠懇、勤勞的個性,博得主人的敬重。他終身未娶,卻克勤克儉;他到了晚年已經有了一筆令人羨慕的存款。在即將退休之時,他向主人請辭,主人對這位為自己奉獻了大半生的僕人,念念不捨。於是,主人提出了一個十分感人的承諾,為了要報答和感念這位僕人對他的照顧,他願意傾其所能為這位僕人做點什麼事情。

主人執意堅持,卑微的僕人說出了久埋心裡的一個弘願:請主人出面把他終身一分一毫積蓄的血汗錢,捐獻給一所有名的美國大學,請這所美國大學建立一個漢語學習,來研究他祖國的文化。因為當時中國正是貧弱的時候,風雨如晦,江山飄搖,面臨列強瓜分和庚子之亂;廉價勞工當做豬仔賣往美國,受盡凌辱。這個善良的僕人希望美國人了解中華民族文化和傳統,多認識一些中國。他相信文化的交流會促進相互了解,而了解,會增進友誼。他相信理解了中華文化的美國,會尊重有著五千年文明的祖國。

他這個卑微卻偉大的心願,深深地感動了他的主人。主人沒有食言,為此他也幾乎傾家蕩產捐出了大筆的積蓄。後來中國的最高統治者也深知此事,深為感動,響應捐助,連當時的慈禧太后也親自捐贈了五千多冊珍貴的圖書。

結果真的在美國傑出的大學辦了一個享譽世界的漢學系。這個漢學系就是今天位於紐約的哥倫比亞大學東亞系。

這不是傳說,也不是童話,而是一段感人肺腑的史實。這位僕人的名字叫丁龍,在哥倫比亞大學裡,幾乎無人不知;他的主人名字叫卡本蒂埃,是在1848年從哥倫比亞大學法學院畢業之後,到西部的加州闖蕩江湖。那時正是淘金熱最盛的時期,但他沒有去追隨淘金,卻在一片處女地上建造一座城市,自命為市長,相繼地也建造了學校、碼頭、防波堤以及船塢等等的設施。

丁龍並不是知識分子,也不富有,只因為美國人不了解中華文化,他想以卑微之身為中美兩國人民互相理解做點事,而許下大願,感動人心。他的主人卡本蒂埃市長,為感念僕人對他的真誠奉獻,為了報恩,傾全力完成僕人的心願。

他們兩位的願力,雖無法和地藏菩薩相比擬,但是,他們卻擁有地藏菩薩大無畏的精神,值得我們學習。身為佛教徒的我們,能不起而效之嗎?但願共勉之,謝謝各位!阿彌陀佛!

※                         ※                          ※

徐復芳居士諸佛菩薩、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大家好!阿彌陀佛!我叫徐復芳,法名親芳,今天晚上很高興有這個機會,跟大家分享參加地藏七的因緣。

我從去年七月底開始讀誦《地藏經》,也開始了想要來聖城皈依和打七的念頭。當時,我最小的小孩已經申請到了大學,可是沒有申請到宿舍。又因為她不會開車,所以我得要開車送她去上學。這個時候,差不多是要打地藏七的時間。

因為我有這個心願,就在打七前一個星期,學校來通知說:「宿舍還有空位,妳們是不是願意來住校?」就這樣這麼圓滿地,我的女兒去住校,我就來打七了。

在開始練習讀誦《地藏經》的時候,心裡想:如果每天讀經的話是不是應該有一個佛桌比較好,然後上一支香才開始讀經?正在想是不是應該去佛具店買一個佛桌回家,大約三、五天不到的時間,以前的佛友打電話問我說:「索菲亞,我跟我的兒子媳婦一起住,他們現在搬家,房子比較小,沒有位置放我的佛桌,不知道妳有沒有地方,要不要這個佛桌先給妳用?」

因為是十多年的老朋友,我馬上驚叫起來:哎,真是不可思議!我才在腦子裡動了一個要買佛桌的念頭,不到一個禮拜的時間,就有人要把佛桌給我。我告訴她,我快要去廟裡打七,好不好等我回來,在他們搬家的時候,請搬家公司多跑一趟路把桌子給我送過來。

在參加地藏七的時候,我請示殿上的法師,可不可以照一張地藏菩薩的像回去恭敬;沒想到在出城以前,竟然得到法師贈送的一張地藏菩薩的法像。因為我的行李多,正在煩惱,回家的路上怎麼樣能夠做到恭敬地捧著地藏菩薩的像,又拖著我的行李上下車?

沒有想到,一路上都遇到貴人,在Ukiah的bus站遇到一位也是在聖城打七的師兄;因為七天下來,在道場上見過面,寒暄一下,結果在上車的時候,他見到我行李多,很熱心地替我拎了一件。我請到的地藏菩薩法像,這樣子佛像就不會放到地上去了。

因為剛剛離開聖城,所以我們在車上就聊了一下在聖城的感受;言談之間才知道誦經以後要誦「補闕真言」,以免讀經的時候有錯別字或者是漏掉的地方,「補闕真言」有修補遺漏的功用。而且他隨身攜帶的經書用一個淺黃色的小黃布口袋裝著,他告訴我:「隨身攜帶的經書用另外的布套子裝著,一來是恭敬經典,二來是保護經典不會被壓壞。」

這些事情是我過去不知道的,我覺得這個人是佛菩薩派來的,藉著這位是師兄的口告訴我,如何恭敬隨身攜帶的經典,以及「補闕真言」的妙用。

在等另外一段轉車的時候,我們在火車站又聊了一下在聖城的感受。這個時候,坐在另外一條長板凳上的男眾,見到我們在談話,也過來加入。這位先生說:這條路上很少遇到中國人,問我們從哪裡來?要去哪裡?在聖城遇到的師兄要轉車去舊金山拜訪他的朋友;而我要繼續往南回到洛杉磯。相談之下,這位仁兄與我的火車同路,他要回家;他輕裝簡行,手上只有一件行李。

火車進站的時候,請他幫忙提了裝了地藏菩薩法像的盒子,我也因此可以很順利地拖著其他的行李上車。當時心中暗暗驚叫:「天啦!怎麼會有這麼巧的事情?佛菩薩這些都是您的安排嗎?」

火車上面有桌子,佛像放在桌子上。這位男眾像我的小妹夫;談起話來,表情和個性像我的二妹夫;聖城打七的師兄,側面看起來很像是我哥哥;我心裡想:「天哪!今天遇到的都是有緣人嗎?」

在??下車的時候,鄰座有兩位白人年輕人,揹著背包自助旅行的樣子。因為已經同車一段時間了,所以就請他們幫忙替我拿東西,我就可以用我的手,去拉行李架子上的行李;就這樣,在我請了一尊地藏菩薩回家的路上,佛菩薩一路上都替我安排好了,每一個上下車、轉車的時候,都有貴人替我分擔;所以我很圓滿地、恭敬地把地藏菩薩的像請回到家中。

就這樣,在我讀誦《地藏經》以後,很圓滿地,想要佛桌,佛桌就來了;想要地藏菩薩的聖像,聖像也得到了;而且很圓滿地在家裡有佛桌可以好好地念經。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                         ※                          ※

比丘近梵好,現在佛菩薩也要請大家控制時間,讓台上的人都可以發表他們的心得,所以每個人只剩下最多十二分鐘。

※                         ※                          ※

趙浩宇居士:諸佛菩薩、尊敬的法師、同修:大家晚上好!我叫趙浩宇,法名親直,來自波士頓,家鄉在中國山西;現在麻州大學波士頓分校讀公共政策博士,很願意與同在波士頓的師兄結緣、共修。

這回參加地藏七是我第三次來聖城:第一次是在2012年9月,也是來參加地藏七;第二次來聖城是去年的10月,來參加了觀音七,並且皈依、受了五戒;從上次受戒到現在已經快一年了,在這一年多沒有太多成功經驗可以分享,倒是有很多經驗教訓,也許能夠和大家引以為戒。

在我受戒之後的那段時間,我每天學佛比較投入,每天做早晚功課,大概各五十分鐘,並且看很多自己感興趣的佛書、善書。也許是業障的原因,那段時間我妻子的脾氣很差,兩個人經常吵架,鬧矛盾,後來竟然到了要分手的程度。

也就在這一段時間,我感到有一股外在的力量時常影響著我,感覺有一股力量從頭頂開始逐漸往下,到達全身;下來之後呢,我就感覺到自己全身渾身燥熱,並且心念粗重,煩惱很多,同時消耗能量很快,吃完飯很快就會餓,並且之後會感覺到真的是苦不堪言!

一開始我感覺到特別煩躁,然後在想怎麼會有這種事情;但是我感覺到這也不是一般的疾病,所以也沒辦法,每天就一心稱念「阿彌陀佛」。令我驚奇的是:我發現我念佛足夠專心的話,會感到有一股涼氣,從腹部慢慢地升起,也就是丹田的位置。如果繼續念佛的話,這種清涼的感覺會慢慢向上,充滿全身,這時候身體才能感覺到恢復正常;但如果停止不念,不長時間又會恢復到以前的情況。

這樣的痛苦情況,大概前後持續了將近一個月,才慢慢消失。經過這件事情我才明白,業障來時是多麼地可怕!這也讓我想起來了,有法師在線上講法時,說過:平時即便念佛非常得力,但最後能念佛往生也是非常難的。

另外一個收穫就是,「阿彌陀佛」這四個字真是有不可思議的力量,能除一切苦,真實不虛。

再後來我注意到,也許是因為我學佛有時候忽略了對妻子的照顧,讓她也產生了不少煩惱。所以之後我在這個方面開始努力,開始關心她,並且控制自己的脾氣,然後我們關係也在慢慢變好,逐漸地她也開始問我一些有關佛教方面的問題,她是不信佛。比如她就問我:真的有地獄嗎?雖然這問題特別地基礎,但是還是讓我非常高興。所以通過這件事情我明白了,學佛也要不能偏執,不能顧此失彼。

這就是我今天想分享的內容,明年有機會我想我一定會再來聖城。感謝大家傾聽,阿彌陀佛!

※                         ※                          ※

唐鳳鳴居士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高僧大德、諸位善知識:我叫唐鳳鳴,法名是親鳴,是從路易斯安那州來的。我從小四、五歲的時候,媽媽就帶我去看電影「目連救母」,就對目連救母印象很深。每次有目連救母的電影,不管是台灣造的還是香港造的,我都跟同學一起去看。但是,從來不知道地藏王菩薩,也沒念過《地藏經》,一直來到美國。我們路州有間佛教會,那時我們的會長又給我《地藏經》。但是每次我打開一念頭一句,我就打瞌睡了;直到我們有道場的時候,跟著大眾,會長帶領我們念《地藏經》一個月。開始念還是打瞌睡,到念了四、五個晚上以後,就開始可以念一點了。

1996年的冬天,我們會長帶我們二十多個人來參加阿彌陀佛法會。之後我們每年能夠來的話,就只是參加阿彌陀佛法會,跟觀世音菩薩法會。直到2002年的時候,我帶我兒子過來唸書,剛好開學也是地藏法會的時候,我就從那時候才開始跟大家念《地藏經》;但是還是不是很集中,還是打瞌睡。後來我聽宣公上人開示說:我們念《地藏經》要跪著誠心一點念,才會有感應。

然後來第二年,我也一起帶兒子來開學,也參加地藏法會,跪著念有很好的(效果);如果你腳痛,你不會打瞌睡,所以呢就努力地念,慢慢地就跟得上了。就這樣每年來,到2005年的時候,我們也是從路州一早就訂好了飛機票,因為要帶兒子來上學,我們禮拜六一大早就來,趕上了灑凈。但是我來到聖城的時候,有人跟我說:「妳知道妳們州有颱風要打進來了嗎?」我說:「我是看到會轉到佛羅里達去。」沒想到就禮拜天的半夜,水就進來了,有些房子有些區淹到第二層樓;我的房子還好,只是車庫裡面大概一呎到兩呎而已。好在我離開之前,冰箱的所有水果蔬菜我都送給法友,請她給我帶到佛堂也好,幫我用掉也好。

結果就有水災,但我已經來到聖城;那年也是把我女兒帶來讀女校,就留下來一個月。但是,路州也有一些佛友跟著過來告訴我,說:「妳怎麼這麼幸運,離開了水才淹進來?我們在那邊雖然水沒有淹到房子也好,但是,要逃難逃到休斯頓去。平時開五六個小時都到了,因為現在是逃難的時候,個個都要離開,要花上二十到二十一個小時才可能開到。」可以想像那個多熱,還有水啊,那些東西都是很辛苦,開了這麼久才開到休斯頓去!

就是剛好我把冰箱的東西都給了佛友,因為很多人回到家的時候,雖然家裡沒有水淹,但是因為冰箱污染了,(一個月)沒有電,整個冰箱都要扔到外面去了。一個月後我回去,城市已經整理得不錯,沒有當時那麼糟。所以我可以說,我們只要誠心,就是災難來了,默默中也有佛菩薩幫助會逃過這個大劫。所以,現在雖然我的小孩都畢業了,但是我還是每個地藏七都來聖城打地藏七,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                         ※                          ※

Trong Dinh Tran上人、各位法師、各位佛友:阿彌陀佛!我是越南佛教徒,從挪威來的。挪威離這邊很遠,差不多飛機要坐十四個小時才能到。我首先是在1998年—2004年我第一次聽到了上人的開示—

我的名字叫Trong Dinh Tran,因為挪威那邊是很冷,所以我來這邊很幸運能夠遇到最熱的天氣。在挪威我們有一個越南廟,也有佛教的儀式,有不同的修行的方法等等,但是上人的教誨是有一些特殊的地方,所以我聽了十年的開示,終於有機會來萬佛聖城。

我在這邊尋找什麼呢?我自己也不知道。但是我認為,我是在尋找快樂,尋找內心的平靜,而且我也認為我找對了地方。在這一個星期中,我發現我的內心很平靜,很快樂,而且有很多善良的人在我的周遭。我從每一個人都學到很多。

所以,我在聖城的經驗感到非常好。我希望大家都能夠心想事成,所做的事都能夠有圓滿的結果。謝謝大家!

※                         ※                          ※

徐綺君居士:諸佛菩薩、上人、法師,還有大家:你們好!我是徐綺君,法名是親君來自於柏克萊。

我上個月決定辭職,因為我的工作雖然很有意義,但是實在太耗我的身心了,我變得脾氣非常地不好;不要說不是一個好老師,我覺得自己是一個非常不好的人。所以我覺得非常得不償失,因為不僅沒有時間修行,還讓自己每次回到家裡,自己覺得自己是一個很壞的人,所以我覺得我應該要停止這份工作。

這個禮拜我所注意到事情就是,我開始會比較注意到自己好像不是很快樂,又不常笑。總是說,要修行不要亂看;那不亂看,就好像變得很嚴肅的,可是,這好像不是修行。真正修行你的心胸應該是寬闊的,應該是很快樂的;不是說用那種很壓抑的方式。所以,我開始調整自己,讓自己變得快樂一點,盡量微笑,能面對面跟人微笑;在我走路的時候,能夠比較輕鬆一點,抬頭挺胸,也是可以念聖號的;不需要這麼地嚴肅來表達自己的專心,所以,我現在就是在這方面(努力)。

我也開始比較輕鬆了,因為我以前來聖城呢,總是覺得:啊,修行人來聖城,因為難得來嘛,三點多起來,四點開始早課、五點要拜懺啊、六點就要打坐啊、然後七點就來佛殿、不要吃早餐。我後來也開始去吃早餐,但我的心情就好像是偷偷摸摸地,好像自己修行退步了。所以這一次,我想要我要好好地愛我自己,因為我覺得在修行中,這個是很重要的;也許我用這個「愛」字不對,對自己仁慈是很重要的。所以我開始很輕鬆的腳步去小齋堂吃早餐;每天早上吃到粥,就讓我心情非常愉快,覺得:啊,這是一天新的開始!

我有三點想要分享,就是在我打坐的時候呢:第一點就是,前陣子聽師父講「地」的意思有十個意思,有一點就是說,這個「地」呢好壞都包容的,不會說只有好的,或是壞的。那時候在打坐的時候,就有一感覺,那個時候,剛好也正是有太多蒼蠅在飛來飛去了,所以就給我一個想法就是:我們的這個身體其實就是一個「地」了,當我打坐很舒服,那是好的嘛,有好的心情就是好的;可是,有一些疼痛啊,腳的疼痛啊,或者說那個蒼蠅在飛來飛去呢,就是一個不好嘛,對不對?所以我就想:我就用這個來包容牠,最好修行就是這樣,克服自己所不能克服的。

第二點就是說,我們不是說這個「地」有很多的寶物嗎?我們的身體其實也有很多寶物。眼睛、鼻子、耳朵這些東西都是我們的寶貝,為什麼呢?因為有眼睛,我們可以看;有鼻子我們可以呼吸;有嘴巴我們可以說話等等。

我最近開始早上起來會感謝自己的身體每個部位,因為我覺得,雖然我們說這個身體是臭皮囊,可是我又覺得沒有這個身體是不行啊,為什麼呢?因為我們是要靠它來修行,所以我開始用不同角度,就是說,我需要疼惜這個身體,因為我想學習佛法,對不對?

第三點呢就是,我們的地有貧瘠還有肥沃,肥沃就是因為你要灌溉它,貧瘠就是你根本不管它嘛,對不對?要讓我們的土地很肥沃,就是要灌溉;相對地,我們的身體。我們要它發揮最好的效果,就是要灌溉嘛。那什麼東西是最好的灌溉方式呢?

所以我覺得就是保持愉快的心情,產生正能量,然後就是要很正面思考,有這種心情去修行呢,我們的路可以走更遠的。阿彌陀佛!

※                         ※                          ※

比丘近梵:我們現在最後一個節目:跑西方!

1 則迴響於《地藏七心得報告

  1. 末學業障深重,不知如何持誦補闕真言,今跪求聖城法師誦此真言的音頻:

    【補闕真言】: 
    南無、喝囉怛那、哆囉夜耶;佉囉佉囉、俱住俱住、摩囉摩囉;虎囉、吽、賀賀、
    蘇怛拏、吽、潑抹拏,娑婆訶! 

    【補闕圓滿真言】:
    唵 呼嚧呼嚧 社曳 穆契 莎訶

    障重如山,業深如海慚愧弟子
    法禎
    懺悔拜上

發表迴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