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了!這就是我要過的生活了!

沙彌尼近南講於20141023日星期四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諸佛、菩薩、宣公上人、諸位法師和法友們:阿彌陀佛。今晚沙彌尼親音近南跟大眾分享出家的因緣和出家的心得。如有說得不如法的地方,敬請慈悲指正。

三年前第一次結法緣的時候曾經提過家人與宣公上人的因緣,今天大略講一下。主要是在1978年上人到馬來西亞弘法,家人在那個時候就與上人結下了緣。1986年父親認識了一位上人的皈依弟子,他說要到萬佛城來,問我們家人是否有興趣同行;外婆就是因這個因緣來了聖城,所以她是我們家中第一個來到聖城的人,那一次外婆也皈依三寶了。

等到1988,上人又領弘法團到馬來西亞去弘法,我們和阿姨兩家總共7人一起去聽法。我就在那時見到上人;但基本上我年齡很小,所以也沒有什麼印象了。當天母親、阿姨和姨丈也受了三皈依,所以從我有記憶以來,我每天都要禮拜上人的法相,這是家中大人們對小孩的要求,就跟我們現在每天一樣的,每天都會「頂禮老和尚」。

在一個佛教家庭裏長大,禮佛、參加法會、聽經還有到廟上去活動,都是我生命中的一部分,這樣的生活過得很自然。我6歲那年,父親送我去上週日佛學班。我很享受上佛學課的,因為那裏老師們會給我們講很多有關悉達多太子的故事,有時候會開卡通版的釋迦牟尼佛傳給我們看,休息時有發心的阿姨們炒米粉給我們吃和沖泡熱可可給我們喝;一群同年齡的孩子在一起上課、一起吃、一起玩,真的很開心。吃飽後下半段的課程是唱歌或者畫畫或者書法,唱的也是佛曲,寫的、畫的也不離佛法。所以我真的很喜歡過這樣的生活,每每到星期天我就特別期待了。

後來在1995年,上人圓寂了,外婆到聖城來參加荼毗大典。我記得外婆從聖城回來後,有一天她和媽媽、阿姨三個人圍著談起上人就會流淚。我坐在她們身旁看她們,也不懂她們說話的內容,但是我記憶很深刻的就是她們一直講、一直流淚。因為實在不明白到底發生什麼事,所以就開始翻動外婆從聖城帶回來的法寶--有上人開示的錄音帶,有也一些書,我被其中一本書的封面所吸引住了。我現想應該是虛雲老和尚傳集吧,封面是一張很大張的虛雲老和尚的黑白照。不知道為甚麼,我看到了老和尚的相就愣住了,就這樣呆呆地看,好像老和尚有一股力量把我攝收住了。

到我14歲那一年買了一本書,叫《人間菩薩》,封面是很清幽的山上,有一名樵夫戴著斗笠、扛著木柴。本來會買這本書是因為喜歡那封面,但回去一打開來看,第一篇就說到:「菩薩清涼月,常遊畢竟空。」我看到這一段文,平日妄想紛飛的心突然間就靜下來了。這時候又有一股力量讓我想把整本書看完,我越讀越法喜,但是又怕這麼好的書一下子看完了很可惜,所以讀到一半我就規定自己一天不能讀超過三篇。我記得內容主要是講我們人活在這世間,如果每天這樣子含糊過日子是很沒有意義的,但是如果出家修行就很不一樣了。書中做了很多出家和在家的對比。有幾篇特別是描述修行人的清淨生活有多麼地好;我看到那裏,馬上萌生一個念頭:「對了!這就是我要過的生活了!」

我當時有說不出來的興奮,就衝到廚房去找媽媽,我說:「媽!我想要出家!」母親那時正在準備晚餐,聽到了臉上發光、睜眼發亮,問我:「是真的嗎?好!那我明天帶妳到廟上去問問!」我當下愣住了,簡直嚇了一大跳!我心想,我只是想要出家並沒有說我現在就要出家,媽媽不會明天真的把我送走吧?那天吃晚餐的時候,媽媽迫不及待地跟爸爸說這件事,結果爸爸很冷靜地說:「先念書吧,等念完大學了再說。」我聽到了當場鬆了一口氣,馬上答應爸爸說:「好!就這麼說!」

就這樣,如答應父親的一樣,我把大學念完了,也附加工作一年,而這10年來我也鮮少提起出家的事。我想只要一步步走下去,哪天因緣到了就可以出家了,現在就隨順因緣吧。所以,一直到2011年的3月,我在社會工作了一年以後,心想也差不多了,就向父母請辭;爸媽也跟10年前所答應的一樣,欣然允許。可是呢,雖然從14歲我就一直想出家,但我從來沒有想過我到底要去哪裏出家、找誰做師父。不過母親是上人很虔誠的弟子,所以她從很久以前就一直跟我提萬佛城了,說以後妳可以到那裏去出家。

說真的,我從有記憶以來一直到我來萬佛城之前,都常常聽家人提萬佛城的種種,但是萬佛城對我而言既熟悉又陌生。只要我一天沒有踏進萬佛聖城,萬佛城對我來說永遠都是抽象的。所以,在我向父母請辭想出家的時候,媽媽就跟紫雲洞的一位法師說;法師說她想要見見我。後來我去見法師,她說:妳可以先到萬佛城住一、兩個月,當義工,看看一下那裏的環境;如果覺得可以了,就回來辦簽證,然後去那裏住一年半左右,很快就可以出家了。

正好我的那份工作是契約式的,在2011年的531日到期。本來公司要和我再續多兩年的約,但我心想,還要拖多兩年啊?太久了,所以我拒絕了,也就這樣,契約到期了,我就買機票,63日就到萬佛城來「看看」這個地方。我真的只是來「看看」的,說真的我對出國不感興趣,也不曾想過要到美國來,但總是要找一個道場才能出家嘛!既然大家總是向我提『萬佛城』,所以來看看也無妨。

來到了這裡,所見、所聞的一切對我而言都很新奇,我本來訂了兩個月後的回程機票,因為法師建議我到這裡住一、兩個月當義工,同時,她也有叫我到了聖城要找一位法師,是負責準備辦簽證的文件的。於是我來到這裡,參加完上人涅槃日的法會,大概四天後,我就去找這位負責法師。我不認識這位法師,法師一見到我,二話不說就問:「妳什麼時候回馬來西亞?」我說:「我的父母兩個星期後會回去,我會多住兩個月。」法師說:「不行,不行,兩個月後才回去哪來得及辦簽證啊?8月底就要開課了!妳趕快去改機票,跟妳的父母一樣兩個星期後一起回!過三、四天妳再過來找我,我給妳發I-20到時候妳回去辦簽證時需要用到的,然後我再告訴妳要準備些什麼。

其實我當時聽得一頭霧水,不知道什麼是I-20,我也不知道8底到底要上什麼課。我連「僧伽居士訓練班」都沒有聽過,而且我以為我只是來「看看」而已。但是,不知何故我還是傻傻地依照法師的話,當天就去改機票,換成跟爸媽同一天回,正好也還有位子。幾天後碰到恆布法師往生了,好像是615日,我去參加布法師的告別儀式,那真是我生平第一次參加這樣的告別儀式。我記得我們在涅槃堂,我站在恆布法師家屬的身邊,是一位年輕的女孩子。我們在聽方丈和尚致贊詞的時候,本來那女孩子在我身邊一直悄悄地流淚,但是不記得方丈說了什麼,她就破涕為笑了,大家也同時笑了。我從來沒有參加過氣氛這麼好、這麼輕鬆、這麼法喜還有這麼祥和的告別儀式的。後來我們迴向時唱淨土讚,唱到「不退菩薩為伴侶」的時候,我有一個念頭說:「是了!是這裡了!我一定可以在這裏找到不退菩薩為伴侶的。」當下我就決定了:我要在萬佛城出家。

所以三天後我就回國去;辦了簽證,2011年的8月底過來常住,一直住到今天。兩個星期前的農曆916上人出家日那天因緣成熟了,終於可以跟隨著上人出家了。

出了家以後才發現所獲得的比自己想像中的來得更多。師兄弟一起上殿、一起吃飯、一起上課,互相照顧、互相扶持,有如兄弟姐妹一樣的單純。這種安寧與和合的生活真的很法喜,讓我想到當初6歲的時候上佛學班的那種很單純的、很安寧的心情。大家有共同的目標和見解,一起去努力、一起學習,我覺得這份因緣特別難能可貴。

這些年在外面的花花世界生活,看到社會的人太瘋狂了,而一切大家所認為是開心的事其實全都是痛苦的因。真的,這個娑婆世界沒有什麼好玩的;如果不努力修行求出離,那麼這一生也就枉然一場了。而自己想要用功修行,總是心有餘而力不足,因為身邊沒有一個志同道合的人,逆水行舟、孤身作戰,我覺得自己的意志力不夠堅定,這樣子很難的。所以,出家以後才真正感受到共修的力量。

因為我常常有早課醒不來的問題,但是今天我已經當了沙彌尼,老師會和我們一起排班上殿,師兄弟一起,所以當我早上還是有點困難醒來的時候,我就想到法師們都說要有「一合相」,我又怎麼可以從團體中落掉呢?所以沒有第二個念頭了,馬上就跳下床。所以這個力量是很大的。

我也記得在高中時,有一次我在佛教會裏找到一本結緣書,題目是《應無所住》,字是虛雲老和尚題的,本書是老和尚的開示錄。我找到這本書時猶獲至寶。本書很小、很輕,方便隨身攜帶,所以我都隨身帶著好多年,重讀了一遍又一邊,我很感恩有這本書維持了我這段日子的堅持,和對想要出家的這份肯定,老和尚的每一句開示都像甘露法雨一樣滋潤著我。

現在想起來很好笑,我覺得自己真的很遲鈍。其實,諸佛、菩薩、祖師大德和善知識們,無時無刻無不在指引著我,加被著我,我今天才可以走到這條路上,但是我以前都沒察覺,等到我發覺的時候,我已經受了他們很多很多的恩德了。

在這裏,特別感恩父母一路來的支持;除了養育我以外,給我最大的禮物就是佛法。如果沒有他們,我今天也不一定會出家的。也很感恩諸位尊敬的法師們,這三年多來妳們每一位都很慈悲和耐心地教導我們,不管在生活上、工作上或者出世間的佛法上,都是在教導和培育我們走向更完善的人格的目標。最後,非常感恩上人的慈悲攝收,讓弟子得以出家。阿彌陀佛!

7 則迴響於《對了!這就是我要過的生活了!

  1. 由此看來,少時的熏習對一個人是多麼的重要,除了近南師本具的深厚善根外,環境也是一個不可缺少的增上緣。隨喜讚歎!!!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