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談上人教化弟子二三事

老愚翁講於2015年2月23日星期一晚  萬佛城大殿

Audio clip: Adobe Flash Player (version 9 or above) is required to play this audio clip. Download the latest version here. You also need to have JavaScript enabled in your browser.


師父上人、各位法師、各位善知識:我叫老愚翁。時間過很快,沒想到又輪到我。這樣好了,前一陣子看了一些書—我們這邊出的,談到「淨極光通達」。「淨」,他們有幾次不小心吧,就印成了那個安靜的「靜」;事實上,那個應該清淨的「淨」,不是安靜的「靜」。這一句應該出自《楞嚴經》卷六:

聞非自然生,因聲有名字,旋聞與聲脫,能脫欲誰名,一根既返源,六根成解脫,見聞如幻翳,三界若空華,聞復翳根除,塵銷覺圓淨,淨極光通達。

就是這一句「淨極光通達」,清淨到了極點,光就通達,不是安靜到了極點。一個人清淨,他自然會安靜;一個人安靜,不一定是清淨,那是應該是清淨的「淨」,有幾次都印錯了。

它的意思應該就是說:一個人清淨到極點,他的光是通達的,是遍照一切的,它的意思大概是這樣子。

我們這個農曆新年才剛過,在這邊就講一件以前的小事情。這裡主要不是在說誰怎麼樣,而是說你看看師父對事情的處理態度。

一次農曆新年,我想應該是1986年還是1987年—我想應該是1987年的時候—農曆新年很多人來,在我們這個大齋堂吃飯。那時候我們就有人出來講幾句話,他中文也不錯,他就用中文講,那時候師父沒有在上面吃飯,他就在下頭走。反正人太多,也沒有人留意到師父遠遠地站在窗子旁邊。就有人講了,他用中文講:「恭喜發財!」這個話一出來不得了,師父站在很遠很遠的地方,然後很大聲很大聲從那邊罵了過來。然後講話的人就不敢再講了,趕快走下臺。這裡不是在說誰講了這個話,而是說師父對我們出家人的要求很嚴格;尤其是對男眾比丘,因為你們是著如來衣,要入如來室,坐如來座,所以師父就高標準的要求。所以說,師父不喜歡有這一類攀緣的話,罵得很大聲。

記得有時候跟師父出去,我們弘法團去到那兒,當地人就歡迎,就類似送了一個錦旗,好像在齋堂有看見那個小小的一個錦條,上面就寫著「弘法利生」,就這樣一個布做的一種旗子,送給我們弘法團,師父就不接受這種東西。一般人就會拿;拿了之後就照相啦,怎麼樣怎麼樣,說一些場面話,師父通常就不這樣做。我們也不是說,人家這樣就不對,我們也沒有資格去批評人家對還是不對,他們有他們的傳統、文化,我們都尊重,但是基本上我們師父是不這樣做。

再講一件事情,以前我想,到現在還是這樣子,我們的《金剛菩提海》,就是VBS,因為每次印我們只需要三、五百本,可是三、五百本那些工廠不開工的,不印的,你起碼要印一千本以上,人家工廠才開工。可是每次印到一千多本,我們好像又太多了,所以說每個月下來就越積越多,我們倉庫就要一直挪位置出來放《金剛菩提海》,一箱一箱地堆上去;然後要註明是哪一年哪一月的,年份一久了,堆積得就很多。有一次也在觀音法會吧,也是很多人來,我們也是有人就在講,就站出來講,就說:「這個《金剛菩提海》是很高水準的,是很好的一個刊物。」一期那時候好像四塊錢還是三塊錢—就說是一個價格很合理,是一個很好的讀物,就在那裡講。才講到這樣子的時候,師父就從齋堂的外面走了進來;一走了進來,就在後面很大聲很大聲地講:「你們萬佛城沒有飯吃了是不是?需要你出來自我宣傳?」很大聲地罵:「你們大家是不是就快餓死了?」很氣這樣子。當然說話的也不敢再說,趕快就跑回座位坐著;師父又走到他的前面去,站在他的前面再狠狠地再痛罵他一頓,讓他牢牢記住。我想任如何人—這是我自己猜想—假設在私底下講,這一個《金剛菩提海》是一個蠻好的刊物,怎麼樣怎麼樣,我想應該還可以。但是在大庭廣眾下,我們的人站在臺上這樣子說,就有點好像強迫推銷的感覺,是不是給人家有這樣的感覺?他也不是怎麼樣,可是師父不允許,師父罵得很厲害,就這樣子。

難道說師父做事情都這麼不通人情嗎?好像也不是,他很通情達理的。以前師父出去,都有一位男眾的出家人載著師父,一個高高瘦瘦的美國人載師父進出,他中文講得很好。他有一次說,載師父出去,在Saratoga附近吧,他就跟師父講車子有問題,要拿去修。師父說:「好啊,那拿去修吧。」然後,師父就在他拿去Saratoga的時候,師父就在那邊打個電話,找一個居士。那個居士到了那邊之後,一聽到說車子壞了怎麼樣,原來師父要去辦事。「那我先載師父去辦事」,他就說:「辦完我就順便把師父載回,師父您要回萬佛城還是到金山寺?我就把您放到那邊去。」師父說:「不,辦完事我要回來,我要等這個比丘載我回萬佛城,我不能把他一個人放到這裡。」

他載師父出去,師父就說,其實車子根本就沒有壞。師父說因為他出家很久了,還蠻年輕就出家;一出家很久都沒有回家,很想他母親,他想藉一個車子壞了去修,然後就開車回家看他媽媽,他家就住在那附近。師父說他想看他媽媽就讓他去看吧,師父也不揭穿,他打這個主意。他以為沒人知道,可是他動念時候,師父都已經知道了,但師父也不揭穿他。然後那個人把師父載回去那個地方,他說:「車子已經修好了。」師父很高興:「那好啊,好啊。」

師父還指明說要去他家,然後到了他家,師父還跟他媽媽寒暄啊,問候,有時候你想師父那種寬大。因為有時候,你想出家,他本來以他的家人來講,覺得「我好像有所損失,我小孩子本來可以跟我在一起,好好孝順我還是怎麼樣,然後突然間不見了。你們說轉為大愛,可是你說的大愛我看不到嘛,我沒感覺,你說大愛是你在說,可是我沒感覺啊!」對不對?人家心裡是很失落。師父知道給你講太多,你也聽不進,師父也不講那麼多,就很笑咪咪地給她談話啊,問家常,很安慰她的這樣子,讓她心裡很寬慰。然後談完了,就坐他的車回萬佛城。

這件事情後來他自己就講了,他才發現:啊,其實師父早就知道!但是,師父知道你有那點孝心,他還是滿你的願。好,所以說有時候你可以感覺到他的那種慈悲。

還有五分鐘。我們就講一下—今天的主題都還沒有講到—<離世間品>,在《華嚴經》卷第三十八;三十九就是<善財童子五十三參>。<離世間品>是一段很長的,一般來講到<離世間品>—離開這個世間,到更好的淨土去。其實,你看它這段文章,清涼國師也是說,「離世間」不是說叫你離開這個世間,是你心不染於這個世間,但是你的身呢,是隨著世間而轉;二乘人呢,他的心已經離世間,可是他身不隨世間。所以,清涼國師不贊成二乘人的做法。他是說:「大乘菩薩應該心離開世間,不染於世間,不執著於世間的種種諸法;但是,他身體隨著世間的生老病死這樣轉」這個是他不可思議的這一點。因為有時候講到這邊,很多人都有看法不同,我個人也很贊成,也很不錯,清涼國師講得好,這樣子。

2 則迴響於《漫談上人教化弟子二三事

  1. 由曾經親近 上人的弟子們,來分享 上人在日常生活裏點點滴滴的教誨,這是最實用,也是最當頭棒喝的. 這對我來說受益良多,十分感恩您的法供養.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